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2 章 直撄倭锋(三)

一筐云 收藏 12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错,非闪电,乃信号弹。 同时,枪声大作,弹如飞矢,炮似密雨。 乃木希典心下暗笑:“聂士成用兵果然不能按常理揣度,真想不到他竟在如开阔的地方伏击我军。如此,既无天时,又缺地利,他将如何克敌?” 清军的信号弹一响,日军就察觉到情况有异。日军平时训练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错,非闪电,乃信号弹。

同时,枪声大作,弹如飞矢,炮似密雨。

乃木希典心下暗笑:“聂士成用兵果然不能按常理揣度,真想不到他竟在如开阔的地方伏击我军。如此,既无天时,又缺地利,他将如何克敌?”

清军的信号弹一响,日军就察觉到情况有异。日军平时训练极为有素,如见红之牛,立时做好了战斗准备。

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古已有之,其武器制造时,完全是参照中国标准的。炮:口径,比清军的大;射程,比清军的远。舰:速度,比清军的快;装甲,比清军的厚;排水量,比清军的大。枪:射速,比清军的高;射程,比清军的远。

清军在装备上输了一筹,交手未久,损失就很严重。

清军统帅正是卫汝贵,他见此,喝道:“弟兄们,随我冲。”言罢,第一个冲向日军。

清军在卫汝贵带领下,如大潮一般,向日军漫了过去。卫汝贵见清军装备逊色于日军,欲与日军近身白刃相搏,以消其装备优势,所以身先士卒,带领麾下盛军向日军发起冲锋。

日军见清军杀来,也如见肉之饿狼,发起了反冲锋,2000多中、日军卒迅速绞在一起,展开了肉搏战。

此时,枪声已完全止息,但惨叫之声却异常凄厉。双方不断有人倒下。

“那人莫非就是乃木希典,刀法好生厉害?”当看到乃木希典瞬间连毙三员清军大将时,卫汝贵心下暗暗惊惧。

一名清将手持长矛,中宫直进,刺向乃木希典小腹。乃木希典微一侧身,避开长矛,同时,手中东洋刀已自那人左肩起,掠到右肩。刀锋过处,那清将人头离颈飞出。

乃木希典正为自己这一招快刀感到得意,就听脑后有兵刃破空之声。乃木希典头未回,身随刀转,刀随人行,身体转过的同时,东洋刀已掠过那施袭之人的双肩。那清将人头也飞了出去,而此时,那清将的兵刃离乃木希典尚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乃木希典连杀两员清军大将,东洋刀并不停息,顺势自身体左侧,向后插去,一声惨叫,又一员清将小腹中刀,壮烈殉国。

仅一呼一息间,乃木希典竟已连毙三名清军大将,其出刀之快,刀法之狠辣,实乃卫汝贵生平未睹,他怎不惊惧?

“你,过来受死。”乃木希典手托东洋刀,指着卫汝贵,喝道。

乃木希典刚才也看到卫汝贵出手了,心下也十分佩服。

两名日军同时向卫汝贵攻来,卫汝贵双掌分攻左右。两名日军的刺刀还未抵至卫汝贵,他的双掌已按在了二人的胸口。二人内脏碎裂,就此呜呼哀哉,去拜见丰臣秀吉了。

“此人掌法如此厉害,用得定是‘铁砂掌’,而他本人想必就是卫汝贵了。”乃木希典心下寻思。

“你是卫汝贵?”乃木希典问道。

“正是。”卫汝贵说道,“你是乃木希典?”

“对。”乃木希典说道,“拿命来。”

言罢,乃木希典双手握刀,劈向卫汝贵。

这一刀不但力量甚大,而且速度极快,但,卫汝贵避开了,因为他是“五虎上将”之一。

卫汝贵避刀的同时,右掌中宫直取,推向乃木希典的小腹。乃木希典并不闪避,刀锋一转,自下上撩,径切卫汝贵手臂。这一刀速度更快,卫汝贵被迫撤掌变招。

二人瞬间打斗了二十多个回合,都未能伤到对方分毫。但是,乃木希典凭借快刀,逼得卫汝贵一招都未能使全。卫汝贵每掌击出,乃木希典快刀来拦,以守为攻,而他只能变招了,也就是说,其实乃木希典一招都未守;而卫汝贵被乃木希典快刀所逼,屡次招架,倒退了数步。相对而言,乃木希典占了优势。

卫汝贵方才见到乃木希典连毙三员清将,心下已先自怯了;此时,二十多招过后,又处于劣势,心下更加惊惧,心道:“要胜乃木希典,看来必须用刀了。”

想及此,寒光一闪,卫汝贵的刀出鞘了。卫汝贵刀法极高,不逊于他的“铁砂掌”,而乃木希典未料到卫汝贵突然出刀,是以,卫汝贵一刀出手,立即占尽了优势。乃木希典被迫采取守势,同时被逼得不住倒退。

猛然间,乃木希典的东洋刀横砍竖削。这种刀法甚是拙劣,近乎无赖,但它往往有返璞归真之意,防御范围极大,而且能起到以拙胜巧的效果。

卫汝贵刀法精妙,眼看要劈到乃木希典,但乃木希典忽然横砍一刀,这一刀似拙实巧,端的是一妙招,逼得卫汝贵不得不与之兵刃相格。

双刀相交,火星迸射,乃木希典就觉虎口发麻,东洋刀几乎脱手而去,但是,卫汝贵的刀已然被震飞了。

卫汝贵锐气大挫,但他应变神速,乃木希典方欲乘胜追击,他已拍出两掌,将之逼退两步,同时飞身上马,夺路而走。

卫汝贵一败,清军士气大挫,日军乘势掩杀,清军大败。清军溃逃,日军随后紧追。

乃木希典心下大喜:“正可一鼓作气,直逼水原城,然后将之一举拿下。”

“不好,中计了。”乃木希典心道。日军只见四面高坡,冲下无数清军。

乃木希典率军一路直追,未注意地形,中了清军埋伏。再看此处地形,四围高,中间低,宛若水盆,正是伏击敌人的绝好地方。

此地名曰水盆峪,乃聂士成精心挑选的地点。

日军进了水盆峪,清军的子弹、炮弹、飞矢等冷热兵器,一通招呼,随后,大队人马自四围高坡杀下。

日军遭到伏击,阵形大乱,被迫各自为战。

“乃木希典,”马玉昆喝道,“拿命来。”

说着,马玉昆从马上跳下,手提锯齿刀,直取乃木希典。

乃木希典定一定神儿,提刀迎了上去。二人相遇并不答话,双刀齐施,战在一处。

马玉昆的刀法与卫汝贵不同,而与乃木希典相似,二人刀法皆不讲究虚实变幻,但,正是这种看似拙劣的刀法,虽少了些灵动变幻,但力度与威力却因此而增大了。

马玉昆与乃木希典的刀意有相通之处,所以二人的兵刃难免相交。几次兵刃相格后,乃木希典发觉虎口已然震裂,而马玉昆好似浑然不觉。

乃木希典心道:“这员虎将定是马玉昆了,想不到他力量竟如此之大。看来欲胜他,需用师父嫡传的‘流月快刀’了。”

“流月快刀”乃流月派的绝学。东原川藏乃是流月派的掌门,而乃木希典正是他最得意的传人。流月派与明仁派乃日本国内并驾齐驱的两大宗派,相当于中国的少林和武当,这两派乃日本武术界的泰山北斗,数百年来,两派各有绝学传世。这“流月快刀”正是流月派的嫡传绝学。

这套刀法果然威力极大,使来时,风雷之声大作,一刀比一刀快,大有开天辟地之势。

马玉昆在这套刀法的紧逼下,不住倒退。

猛然间,乃木希典暗道:“不好,又中计了。”

言语未尽,一支飞矢已钉入了乃木希典的右肋。

刀光闪闪,冷气袭人。

“这是什么刀法?威力怎的如此大?想不到东洋竟有此等厉害的刀法。凭我的能力要破解它,绝不可能。”马玉昆心想。

“看来要破解它,只有五弟的绝世剑法了。不过,我正可借此实施败中取胜之计。”

此时,马玉昆已看到,在身后,地上插有一支飞矢。

乃木希典施展“流月快刀”,马玉昆趁势后退,诱使乃木希典前趋。

乃木希典跟前数步,马玉昆脚尖一挑,地上的飞矢飞出,直插乃木希典的右肋。

乃木希典中箭倒地,马玉昆喝道:“乃木希典,回老家吧!”

声未尽,锯齿刀下劈。但,就听一声枪响,一记冷枪射在了马玉昆的胸膛之上。

马玉昆中枪倒地,两名日军端着刺刀向他刺来。但,又传来两声枪响,枪声落处,一人飞马赶到,甩手又是两枪,两名日军倒地,来人枪法端的十分厉害。

“撤!”乃木希典忍痛命令道。

双方主帅受伤,各自的士气都坠了,所以各自收兵。另外,清军出来前,聂士成已然吩咐了,只要能打成平手,即可收兵。

成欢清军大本营中。

“将我的救命恩人请来。”马玉昆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马玉昆只见来者是一青年,二十岁左右,身材不高,但显的精神饱满,充满斗志。

“我叫张作霖。”那青年说道。

“你是哪里人?”聂士成问道。

“辽宁海城人。”

“辽宁海城?”聂士成说道,“那你可知道‘辽东大侠’张成义?”

“当然知道了。那是我的堂叔。”

“糟糕,又中了伏击。”乃木希典暗叫不妙。

日军刚撤到某地,就听枪炮之声大作,乃木希典扫视四周,正是先前那险地,两侧高坡长满荒草杂树,日军所处正是两坡间的狭长地带。

乃木希典这才如梦方醒,心道:“聂士成用兵果然神出鬼没,厉害非常。原来,先前他未在此地伏击我军,而令卫汝贵在开阔地进行阻击,乃是诱敌之计。而此地,我来时他未进行伏击,待我归时再进行伏击,此计端的十分厉害。此时,我军早已疲乏,这一仗又将如何来打?”

清军并不容乃木希典考虑对策,1000多人在林间一通射击,然后迅速向日军扑来,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

日军往来奔袭数十里,又与清军交锋两次,早已疲惫不堪,成末势强弩;清军在此地打伏击,以逸待劳,士气正旺,而统帅正是清军猛将方峻。

日军好似茫茫大海中的一座孤岛,而清军如巨浪一般,一次次将日军吞没,并加以腐蚀。

乃木希典带领100多人,拼死苦战,最后终于冲出包围,逃回了汉城。

此一役,乃木希典所带日军,损失九成之多,清军缴获火炮4门,机枪13挺,步枪800支,另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军用物资。

成欢之中。

清军取得胜利,士气空前高涨。

聂士成深知汉城战略位置的重要性,一直俟机收复之。

马玉昆说道:“二哥,我们不能消极防御,等待小鬼子来打咱们,也要主动进攻。如果有机会,我们应收复汉城。”

聂士成说道:“有理。如果我们收复汉城,不但可以振奋士气,阻止日军向内挺进,而且还可威胁仁川的日军,对其登陆行动进行打击。若再得其便,应收复仁川,将东洋人赶出朝鲜。”

仁川,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后来,在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军队将美军逼到釜山附近的狭窄地带,再一用力就可将之赶进海里,同时,杜鲁门也命美海军做好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准备。

但,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一举截断北朝鲜军队的退路,使其陷入绝地,最后,南北夹击,将北朝鲜军队一举全歼,而后,迅速北进,将战火推至鸭绿江。中国由此卷入朝鲜战争。

马玉昆说道:“正是。所以,我想去汉城一趟,察看小鬼子的兵力部署情况。”

聂士成说道:“不行,那太危险了,你不能去;况且乃木希典已认识了你。”

马玉昆坚持要去,聂士成也没有办法,说道:“那你和谁同去?”

马玉昆说道:“我和方峻兄弟,两人足矣。”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