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战友是魔鬼[影子]

挺中匾歪 收藏 15 611
导读:[原创]我的战友是魔鬼[影子] 多雨的季节似乎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对往昔的追忆,连续的阴雨使得人们打消了出行的念头,个个静静地躲在家里,享受一份难得的清闲,那些为生计而奔波的人们,却还在不知疲倦地、不辞劳苦地在雨中吆喝着忙碌着。 周末对于我来说似乎也没多少清闲,原本带着儿子例行公事般地出去走走玩玩,但是这一次却被连绵不断的阴雨给取消了,看的出儿子撅着小嘴很不情愿,但是面对半天没有停歇迹象的大雨,儿子也只能把心中对周末的渴盼埋在心底了,因为每逢周末,只要我回来,总会带儿子逛街、逛公园,当然这也免不了会给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我的战友是魔鬼[影子]


多雨的季节似乎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对往昔的追忆,连续的阴雨使得人们打消了出行的念头,个个静静地躲在家里,享受一份难得的清闲,那些为生计而奔波的人们,却还在不知疲倦地、不辞劳苦地在雨中吆喝着忙碌着。

周末对于我来说似乎也没多少清闲,原本带着儿子例行公事般地出去走走玩玩,但是这一次却被连绵不断的阴雨给取消了,看的出儿子撅着小嘴很不情愿,但是面对半天没有停歇迹象的大雨,儿子也只能把心中对周末的渴盼埋在心底了,因为每逢周末,只要我回来,总会带儿子逛街、逛公园,当然这也免不了会给儿子买些玩具,虽然一种玩具儿子总是重复购买,但是不同的颜色是永远也无法填平儿子好奇心的,这就是商家的聪明之处了。刚想看一部火爆大片,单位打来的电话一下子搅了我的兴头,让我务必写一份工作请示,周一要用。这份请示涉及到单位总体工作开展,马虎不得,所以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细细琢磨,消遣的兴致荡然无存。

儿子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动画片看腻歪了,客厅里划着脚踏车,骨碌骨碌的声音使得我有点走神,不过我还是算自我感觉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不觉得伸了伸懒腰,看了看楼下,雨滴还是不知倦怠地在地面上跳舞,聚集的雨水已经开始形成了一个个浅浅的小小水塘,一阵风吹来竟然还有了小小的波浪。惬意似乎像是一种生理快感,来的快,消失的也快,不觉得有点无聊了。随手从书橱中抽出一本相册,才发现相册已经沾了一层细细的灰尘。擦干相册,翻开第一页,不仅使得我有点强烈的怀念之情,窗外的雨势也开始加大,越发使得这种怀念变得强烈了,怀念的不是别人,而是我入伍第一年的战友。

照片有点淡淡的发黄,看着照片中几个稚嫩的列兵簇拥在一起,咧嘴摆出各种造型的场面,我不禁也咧嘴笑了笑。几个要好的战友年龄大抵相仿,最大的不过也就20岁,我算是最小的了,16岁。细细地沿着照片的每一个角落追忆着过去,眼光游走在一张棱角分明,有点消瘦的面庞时,我停住了,感觉胸口有点堵得慌,这个棱角分明高大帅气的战友小腾已经早早地离开了我们,惋惜与痛心不觉得让我将记忆彻底拉回了十几年前。

小腾是辽宁大连人,一口标准的大连口音中似乎有点与我们江淮地区的口音相似,不觉得我对小腾有种亲近感。小腾的篮球打得不错,加上一米八几的身高,是他能够调来团部直属汽车连的有利条件,虽然不会开车,但是喜欢打球的指导员还是动用团部老乡领导的关系,硬是把小腾从艰苦的团下属的营里面给要了上来。只要连队与其他连队有篮球比赛,小腾就是绝对的主力,连一向从来没有败绩的团部警卫连也在小腾带领下的汽车连给打的落花流水,一时间,小腾的名气大了起来,连基地组织的与地方的篮球比赛也将小腾抽上去了,连队指导员整天笑呵呵的,就是因为小腾代表团部支援基地篮球队,受到团政委不止一次的表扬,指导员能不开心吗?小腾这家伙也能沉得住气,硬是一声不肯,当有人半开玩笑说他以后会得到重用时,小腾还会翻脸。

由于小腾给连队乃至团里争了一些面子,团部军务股破例按照汽车连支部的要求,免试让小腾学驾驶。我与小腾分在了一个排,之前呢,小腾因为既不是学兵也不是待单放司机,所以,小腾就经常找我吹牛聊天,因为我住在连队车库值班室,很是安静。这下我们一起学开车,还在一个排,使得我们有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感。说实话,那个时候的小腾具有东北人的豁达和南方人的细腻(或称小气吧),家里面寄来的海鲜食品,只要是与他关系好的,宁愿自己不吃也会给他吃,但是关系平平的,连看到都甭想。所以有人说小腾横沟哥们,也有的说,这家伙抠门。

同小腾相处,我们吹牛的内容有点干瘪,他竟是讲些体育方面的,而卧对体育的确没有多大兴趣,喜欢静静地看书,小腾一讲起篮球来就没完没了,弄得我只得硬着头皮听,随让我经常吃人家的海鲜呢?小腾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手工作品制作,特别是拿纸币或是彩纸折叠出的帆船极为逼真,连队的干部房间几乎都有他的杰作。小腾说要教我,我就推脱说要考军校,没时间整这玩意。不过我当时的确说的是实话。小腾说话有点大舌头,加上大连的浓重口音,老是“四”与“是”不分,经常被人模仿笑话。不过他也不急,总是讪讪一笑了事。

学习完驾驶,我也就彻底闷头复习功课了,与小腾的来往也变得少了,直到我考上军校临行时,接过小腾用一分纸币折叠的小船时,才知道,我很长时间没有痛小腾吹牛了。

军校第二年,得知小腾也退伍了,据说是指导员调走了,原来就同指导员有过节的副连长当上连长后,硬是找理由把小腾给整到边远的连队去了。之后我与小腾没了联系,直到大概是2000年末的时候,大家都在传说昆明出现的特大团伙杀人案(当时是震惊全国的)中,有以前的战友小腾参与时,我才猛然间想起我曾与1997年底在火车站接兵时见到过小腾,而那个时候,小腾已经杀死了两人,手段极其残忍。只不过在火车站见到他时,我根本想不到他是什么杀人恶魔,当时的小腾依然穿着他喜欢的白色,留着板寸头,很英俊潇洒,我们拥抱了一下,只记得他冲我说“当官了啊,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战友啊”。由于接收的新兵较多,我没有多少时间同小腾聊天,彼此留了电话后就走了。之后打过小腾电话,但是提示说是空号,也就没再联系。

小腾的蜕变起源我至今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参与的杀人案是令人发指的,在1997年-2000年间共杀死19人,杀伤一人,被杀死的19人中,有现役军人警察、保卫联防队员、商人。该团伙共盗抢机动车20辆,其中有V6三菱车6辆、奔驰5 320型1辆、尼桑公爵王1辆。令我没想到的是,1997年在我们部队旁边半夜想起的三声枪响后来证实就是小腾他们干的,我们当时都以为是警察在追逃犯鸣枪,直到第二天在路旁的翻斗车上发现有两名联防队员中枪死亡的尸体时,才知道枪声是歹徒发出的,更无法想象的是歹徒竟然就是小腾他们。

在接下来的作案中,小腾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禽兽,甚至连禽兽都不如。杀死的人他们首先是将人肢解,骨肉分离后,将人肉在大型高压锅里煮,煮熟后连汤带肉一同喂狗,骨头研成渣子洒在鱼塘里喂鱼。小腾曾经是军人,可是他作案连现役的穿着军装的军人都不放过,更可怕的是,我们原来的部队有两名小腾的老乡竟然在小腾疯狂作案的时候,与小腾在一起三个多月,值得庆幸的是,小腾还有点良心,没有拉老乡下水,也没有暴露自己杀人的动机,后来在审判这件案子时,才知道这两名老乡只是同小腾来往,对小腾的所作所为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两个老乡都是三级士官了,最终还是被押送回家处理。

在云南电视台播放的宣判大会上,看到了小腾,小腾还是一身白色的打扮,低着头,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洒脱。如果不是后来张君团伙杀人案的侦破,小腾他们绝对是全国最大的首屈一指的特大团伙杀人案。

我不知道,曾经那么质朴的小腾是怎么变成杀人魔鬼的,只知道,是他们一伙对金钱地位的追求,导致了他们人格的扭曲。看着他的昔日的照片,感觉人与兽之间的转变其实就是一个念头而已,而这个念头其实就是支配自己朝哪个方向选择的问题,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千年古训是任何人无法更改的,无论你多么风光,只要是建立在非法基础上的,这些绚丽的外表也只会是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枷锁而已,终有一天会被绞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