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五十七节 保险欺实税

龙居士 收藏 3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五十七节 保险欺实税

卫华这段时间,一直像海锦吸水一样,尽可能的多了解国家的现状,了解得越多,危机感就越强。正如,前面所了解的经济状况一样,Z国的保险业,也是令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的。

从原政委所介绍的航运保险中来看,这一行业,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特权垄断,质次价高。

保险公司征收了巨额的保费,但是每当遇到索赔的时候,总是难以兑现。他们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推脱责任,拒付赔偿金。

但是,不交保险行不行?答案是不行。因为保险单与轮船需要办理的各种执照,进行捆绑销售了。

作为国营企业的“Z远油”,更多了一道紧箍咒“上级命令”。所有的险种必须一个不剩的全部办齐!

当然,正因为公司的钱不是自己的,白交了就白交了,没有人为此心痛。只不过,原政委作为一名老党员,有些看不惯。不免发一些牢骚。

这哪是保险啊,分明成了“保险税”。

卫华对船舶的保险了解不多,但是他对与每一个公民都息息相关的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是很清楚的。

他有过一段时间的失业,想去领失业保险的时候,竟然发现无法办理,因为这类保险,必须回户口所在地领取。但是户口所在地又没有拿到过卫华一分钱的失业保险,它又岂会白给你发失业保险金?

从失业保险落空,卫华想到了养老保险,他一打听,发现养老保险,公民只有交的义力,没有领和退的权力。在漫长的交纳过程中,万一因为失业而断交了,那么前所交的全部作废。

退保行不行?

可以,但不计利息。同时,只退个人所交纳的百分之八,不退单位给你缴的统筹部份即占到大头的百分之二十二。

社会统筹部份,难道就不是个人应得的劳动收入中的一部份吗?凭什么不给退呢?后来,有同学移民了,卫华才明白,统筹部份也不是任何情况下都不退,如果你要移民就可以退。

交同样的养老保险,留在国内的只给退百分之八,而移民的给退全部。显而易见,保险公司在鼓励Z国人移民国外。

如此迫不急待的想将“国民”鼓励出去,还献上一份嫁妆,观上下五千年,纵横二万里,全球万国,Z国独一份。

如果有员工,迫于生计,想和公司协商,不交“三金”,将之放到工资一起发,国家是不充许的。企业是要被罚款的。不明真像的员工是要闹事的。所以不交是不行的。

比较个人险种,再看万吨巨轮的巨额保单,都是同一性质的公司在运作,所以“差不零”。

如此保险,怪不得被人称之为“保险税”。

这是事实,它之所以存在,就在存在的理由。原政委谈到,除了长叹短吁,还能做什么呢?

卫华道:“我的一个朋友,成立了一家保全公司,专门为国际海运护航。你看,他在国内有市场吗?”

原政委老眼一亮,随后又暗谈了:“有权有就市场。”

卫华轻叹一声。他知道原政委这句话的含义。

既然是保险单已经演变成了“保险税”,公民就失去了自由的买和退的权力。明知吃亏,也必须买。保险公司藉此大发横财。这个不合理现像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权力”。所以,有权就有市场。

这一点,和Z国的其他行业都是一样的。有人总结出来,写成了书叫《权力经济学》。

如此算来,卫华更有信心了,因为他有贵人相助。只是这种“信心”越大,就与他的本心,离得越远。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查完岗,卫华对这些水手们有了更深的信任。他们有着军队一样的纪律:全部六个岗,没有一个躲懒睡觉开小差的。一个个都瞪着雪亮的眼睛,望着漆黑的海面。

原政委听到卫华的赞叹声,无不得意的道:“我们是一支纪律队伍!嘿嘿,同在一条船上,就像一个大家庭。几十年如一日的磨合下来,默契程度,军队都赶不上。”

卫华想到了一句成语——同舟共济。

既然如此,卫华可以安心的睡一个觉了。

睡得好不酣畅。

当地时间凌晨五点,学员们被集合哨叫醒。

这时天已朦朦亮,东面的海天相交处,有了一抹亮光。

集合完队伍,由阎教官带着,绕着甲板,跑了几圈,又打了一趟军体拳,热了一下身体。然后解散队伍,各就各位。水手们被替换了回去。

卫华和屠倭被分到了一组。这样的结果,即有卫华假公济私的成份,也有屠倭的眼泪攻势。

总之原因很复杂!

总之他们两个在同一组。

总之借着这个便利,他们可以肩并着肩,一起巡逻,一起等待着看壮丽的海上日出……

今天的屠倭也是全副武装,不过,她不喜欢粗重的武器,对小巧的拐弯冲锋枪却情有独衷。防弹衣和战术背心,以及披挂上的零零碎碎,遮住了她曼妙的身姿。

更刹风景的是,俄式带护耳的头盔,又将她秀美的长发给拦住了。只露出一张精美得让上帝也感叹的小脸。

这张小脸在晨曦的红光中,如泡在纯净水里的鸡蛋白,见卫华在望着自己,瞬的一下,全红了。

“看什么呢?”

“好美。”

屠倭娇羞无限,心如鹿撞,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表白的时候。

“我是说日出……”卫华解释了一句。

“你——混蛋!”屠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当然,日出也没有我的屠倭美。”

雨过天晴了。

屠倭吃吃的笑了起来,看上去疯疯颠颠的。

短短的三秒钟,风云变化多次,谁都受不了。

卫华这个小组的战斗位置,在船舯的第12、13、14,三个钢板掩体。值勤的时候,一般选择中间的那一个。两人用索马里语互相调侃的时候,战斗警报响了。大功率喇叭传出魏教官的声音:

“前方六海里处,发现大量可疑船只,是渔船与快艇的混合船队。估计数量在四十艘左右。暂时无法分辨是渔民还是海盗。但他们的行为方式与海盗相似,请全体作好战斗准备。”

卫华知道这些索马里的海盗,都是有着双重身份的。一面是鱼民,另一面是海盗。驾着渔船带着快艇驶到主航道上,一边打渔,一边守株待兔。如果劫不到船,带一船鱼回去,也能小赚一笔。

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海盗们低成本高收益,怎么玩都不亏,边际效益高。而各国的军舰,是在劳民伤财,只有支出,没有收入,边际效益为负数。亏损厉害。这是军舰对付不了小小的海盗的经济原因。

经济原因,往往也是根本原因。

因此,从长远来看,海盗是永远的胜利者。

卫华如果不是限于身份,胸膛里还跳着一颗火热的心,他会考虑做一个无本万利的海盗。

“卫哥哥,我们日出看不成了!”屠倭苦着一个脸。

卫华一把将屠倭揽在怀中,对着初升的太阳,豪气干云的道:“老婆,你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在海上日出的壮丽背景中,打一场大战,更痛快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