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朝核问题看待中国的国家存在(7)现实战略篇

zhanmgfei000 收藏 4 915

从现实的世界格局出发,朝核问题是美日韩台亚洲军事同盟在东北亚对中俄势力范围进一步压缩包围,由于俄罗斯在欧洲的核心利益远高出远东,而中国东北的门户是北部朝鲜,所以朝核问题对中国的现实战略要远超过俄罗斯。于是在六方会谈之中,形成了以中国为主导的中俄对顶美日韩维护朝鲜的战略格局。九十年代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后,美国智库在华盛顿召开闭门会议,研究谁会成为下一个苏联。研究的结果是十年之内美国天下无敌,俄罗斯和中国的潜力会在未来二十年后对美国局部战略利益有所威胁。早在克林顿时期,美国就从欧洲 亚洲两个方向压缩中俄,并利用边界领土 军售 资源 问题挑拨中俄矛盾,利用西方阵营的群体协作干涉中俄内政 ,达到分割 肢解中俄大国的战略企图,妄图在崛起中扼杀中俄。如果从根本利益上看去,中俄发展具有强烈的互补性。俄罗斯是以资源出口为导向的资源大国,而中国是以产品加工为主导的工业化新兴国家,中国在军事上缺乏技术,而曾经的世界超级大国的俄罗斯则因为经济问题严重缺乏资金。俄罗斯是世界最大陆地国家,陆地国土尤其是北亚和远东地区土地资源丰富,人烟稀少,而中国日益增长的人口对空间和土地的需求早已经不是秘密。但是中俄在历史上现实上矛盾重重,历史上,俄罗斯长期作为世界大国对中国国家利益进行蚕食甚至是侵略,而苏联时期的中苏论战的冷战格局让中俄没有互信心理,而现实上中俄边界问题和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决定了中俄很难走在一起。边界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但它是大国利益历史下的现实冲突。而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决定二者很难彼此认同,而国家定位在价值观点上则体现为俄罗斯的欧洲重心和中国的亚洲战略,这些都成了美国离间中俄达到分割处治的合适突破口。在前文,已经对现实世界格局进行论述,世界是以大国为主宰分割的世界,国家利益至上,意识形态第二,而中俄在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上的差距都决定了二者不可能亲密相连,但是由于共同对抗美国的需要决定了二者不可能也不会产生热战对抗。事实上,阿富汗的美国军事存在,中亚的美国军事基地的产生一直是以俄罗斯为主导中俄联合对抗美国,而在朝鲜,俄罗斯的远东方向和中国东北方向则是以中国为主导的六方会谈。

朝核问题如果从大的世界格局看,其产生有必然原因,主导原因就是以美国为主导的美日韩军事同盟东北亚不断扩张压制中国的战略空间从而打破半岛军事平衡的一种外在表达。美日韩三国为主导的军事同盟不断对中国的国家利益进行挑衅,而三八线附近的军事对抗和不断三国军事演习只是一个外在表达。在朝核问题之后,韩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组织,而日本则缩减领海九里让美军核武器通过。在领土上,日韩都对中国存在海域和领土要求,从早期的东海海上油田之争,再到现实的钓鱼岛事件,以及新日美合作指针中将台海问题纳入快速机动反映范围和周边关注,都是日本在美国支持之下对中国国家利益的侵害,而日本也在这个过程不断武装自我,对内突破和平宪法希望达到正常国家,对外武装自己威慑中国和东盟海上诸国,希望在美国主宰世界格局之下达到亚洲一极的国家战略。而韩国不止是对中国有领土要求,而更多的体现在通过韩朝对抗来制衡中国和文化上通过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努力斡旋在世界文化遗产上不断侵吞中国文化遗产妄图达到世界四大古文明之中的中华文明并非为中国而是大韩文明的国家文化认同。当然,韩日都体现为在军事上对峙中国,历史上仇视中国,对外宣传和舆论机器丑化中国,(珠海买春事件和毒饺子事件)而经济上又不得不利用中国的诬赖逻辑。当李明博上台之后,对中政策从和解转向对抗,对中国派去的祝贺特使反映冷淡,认为韩国可以在战略上忽视中国存在,事实上,布什前期的拉姆斯菲尔德在进占阿富汗达到中亚威慑中俄目标之后,曾经计划同时对东北亚的朝鲜方向和南亚的缅甸方向有所动作,张万年将军秘调二十万军队来替换中国在东北和云南边境武装警察,使得美国人不得不望洋兴叹。而金融危机袭来,李明博又匆匆访问,这个新兴的保守派分子不得不在朝鲜问题和经济问题上对中国有所倚赖,而他在美国为美国总统做司机的的笑话不止在国际上也在国内成为人们指责的对象。而无论日本内阁做如何改变,后小泉时代的安倍福田的亲华派再到麻生的反华派都不得不上台之初来中国访问,达到经济上利用中国的现实战略。但是

这种踏雪迎春的表象之下日本从来也不曾放弃对中国国土资源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的想法到了夜郎自大的结果。事实上,在日本国内有一个类似于笑话的小故事,说的是某年日本首相来到中国,只说一句要中日友好,中国领导人便同意把舟山群岛送给日本,以缓解自我的执政压力。而金融危机对于美国,则是激发了美国温和的资本扩张阶层对激进的资本扩张阶层的总清算,奥巴马的上台则更加确定了在中俄两个潜在对手之间更加倾向于中国,而在奥巴马的总统演说中,则把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相提并论,目标很明确,就是中国。所以美国大副缓和对俄矛盾,暂停AMD的东欧部署,暂缓北约东扩,开启核裁军谈判,北约和俄罗斯开启军事合作,而这一切的缓和的背后又是一场联俄打中的好戏,而这个和当年中美合作对抗苏联如出一辙。这也就决定了,奥巴马集团对朝鲜政策时至今日的沉默。利用朝鲜急于想进行美朝对话从而达到朝美建交,在中美之间获取渔翁之利的目的,迟迟不出台对朝政策,让中朝矛盾扩大化,而随着核实验的进行,则彻底的让中国产生了对朝的敌对心理。由于朝鲜的相对封闭的国情特征决定了颜色革命不现实的存在,而军事直接打击则可能让朝鲜对美日韩进行热核袭击。所以让中国自我出手,灭掉朝鲜,趋虎吞狼则是上上之策。而中国很为难,朝鲜对中国的提防一直没有减少,中国的代理一个个的定点清除,直接干涉朝鲜内政根本不会有所结果,而对中国有好感的金正日的长子早已经由于过去亲中和假护照事件金正日彻底放弃。事实上,如果不对朝鲜有所动作,东北和中国周边经济带的安全一定是危险万分。而这一切都考验着我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

事实上,我们现在的周边早已经是威胁不断,摩擦相连。美国已经对中亚的阿富汗,伊拉克,对南亚的印度 巴基斯坦 以及东北亚的朝鲜 北部的蒙古,东南亚海上诸国完成了同盟,合作 和甚至是军事占领。这些在前文中都有所探讨,这里不做赘述。而最近关于马纳斯空军基地俄罗斯为主导的中俄同美欧战略博弈的失败也进一步巩固了美国对中俄缓冲地带的压缩和战略包围。事实上,当中国上升为美国第一号战略目标之后,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人对中国的话语权有所尊重,这种尊重是中国软实力的提高,而另外一层含义是调整之中的美国已经把中国上升到当年苏联的地位,中美对抗已经不可避免。军事上的战略包围是为外交上的强势政策服务,而外交上的强势政策则可以缓和国内人民对立情绪和有利于资本扩张阶层打开中国市场,通过货币流入,热钱操作完成资本游离,利用中国的外汇储备和经济实力来稀释缓和自身危机。欧洲人已经不会再当美国的凯子,70年代已经身受其害,所以当金融危机袭来,欧洲人首先提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虽然对美国的经济地位无法撼动,但也让美国死去了资本游离欧洲的心,毕竟,以欧元区的为主导的欧盟经济稳定已经决定了美国无法大规模的输出货币膨胀给欧洲诸国,而在共同对抗中俄 中东处理伊朗 亚洲处理台湾,美洲和南美对话都决定了美国必须同欧洲联合,当一群狼联合起来,他们的目标就是羊,而主张和平崛起的中国便成了他们的共同目标(现实中,他们需要俄罗斯的资源,而且俄罗斯是资本主义欧洲国家,对他们来说,属于资本主义内部矛盾)。所以就有了欧洲人在奥运会之前的龌龊一幕,在西藏新疆问题上联合亚洲的印度的集体发声,甚至对中国的内蒙指手画脚。最有趣的是两个国家,一个叫韩国,他们希望能把历史属于高丽王朝的东北拿回来,而另外一个叫越南,他希望广西的壮族回归河内,而南海小国还好点,不过是占了几座岛屿。

中国的领导人不是没有付出,但是由于我们的国力有限,虽然GDP世界第三,但经济构成依然是以房地产和服务密集型行业拉动,真正的高新产业拉动很少,而要打破欧洲诸国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有谈何容易,大量以牺牲环境 人体健康为前提的不可持续的发展充斥我们的GDP增长,而军事上的落后也因为技术上的落后一一贯之,外交上的失败也因为综合国力的落后而延续不断。我们虽然在台湾政策上有所缓和,但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作为曾经的蒋经国的秘书是否是在利用中国的对台政策为台湾获取经济利益,也就是所谓的经济上利用中国,而军事上我们看到马英九提出精兵之路,从来也不曾放弃军购,直到最近其政治上兼任国民党主席,以党领政,让马上要进行的两岸政治合作化为泡影,让国共平台 主席会谈成为泡影。而其政治算盘在其当选前夜,先访美国后访日本的自大的外交想法中可看到一斑,如过说,李登辉 陈水扁是叫嚣台独,那么马英九则是默默的做,经济上利用中国,军事上加紧准备,作好台独现实准备,这点在他上台之前欢迎达赖喇嘛访问台湾和六四聚会的演讲可以看出一二。而台海的缓和也导致美国人的嫉妒,东南方向缓和之初,美国人便在南海和东北亚不断组织演习,制造矛盾冲突,支持那些非法的对中国领土要求,从而达到在台湾问题之后,进一步找寻对中国的和平发展产生致命干扰的热点。在巴基斯坦问题上,我们已经失败。新的巴基斯坦民选总统是在美国支持下走上台面,贝布脱的死亡让美国发动了一场对巴基斯坦的颜色革命,从谢里夫派和贝布脱批派联合内斗穆沙拉夫,再到二者混战最后达到权利平衡,美国人把亲中势力在打击塔立班的过程中扫瞄待尽,而现在的巴基斯坦则更多在对外政治经济上依赖美国,只是由于中巴传统,还没有做的太过火而已,尼泊尔自不必谈,共产主义胜利了,一定是中国的么/越南也是共产主义,什么时候,我们看到过真诚的中越友谊?而美国人一直把缅甸的昂山素季称做甘地,妄图在中国的战略缓冲进行颜色革命。

现在中国的周边没有几个象样的缓冲,而再看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抗美援朝,为中国的东北找寻第一块安全屏障。对于国际格局,毛主席的策略一直是在制造战略缓冲,全国动员准备打仗。事实上,文革也好,左右倾斗争也罢,都是毛泽东主席对世界热战的战略判断使然,这种判断导致了将我们内部把阶级矛盾一直看做主要矛盾,而忽视日益增长的人民生活文化需求。而一次次的斗争也巩固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把政见不同上升为敌我矛盾

这样做坏处很大,牺牲了人民的幸福生活权利,但是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我们一直对外输出革命,努力构造红色地带。东北亚有朝鲜,中亚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和第三世界受压迫地带,而南亚我们支持巴基斯坦对抗印度,在甚至对抗印度获得边境战争胜利,而在越南我们支撑了一场中越战争13年打退美国,而越南在日益做大之后,我们又成功的在海上和陆地上威慑了这个南亚小国,而中国对柬埔寨输出红色革命,对印度尼西亚进行华人暴动,对台湾进行军事威慑,欧洲支持阿尔巴尼亚对抗苏联和西欧,而这些缓冲保证了我们的和平环境,甚至我们文革闹腾了10年,也没有见得帝国主义能奈我何。当然这与当年中镁苏三角格局相关。

当苏联解体,我们刀枪如库之日,和曾想到我们面临着和当年苏联的一样的艰难,而我们的国力和当年苏联有的比吗?我不是民族悲观主义者,但是我们甚至都不敢屯兵西藏,怕引起印度的过度紧张,我们甚至不敢加大新疆的军事存在,因为那样会敏感俄罗斯,而对于东北亚,面对那个不曾听话的朝鲜,我们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次次的提高要价,退出六方会谈,一次次的进行动作,绑着中国向前,如果我们送出朝鲜,则势必失去战略屏障,而如果我们制裁朝鲜,则会面临大批难民,而如果我们放纵,则面对的不止是核威胁,当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金正云上台,保不齐会全面倒向西方世界,中国的门户大开。中国面临的是没有缓冲而牺牲的是中国战略纵深的威胁,我相信胡总 温总的智慧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让我用周恩来总理的一段外交对话结束我今天的文章。一位美国记者在采访周总理的过程中,无意中看到总理桌子上有一支美国产的派克钢笔。那记者便以带有几分讥讽的口吻问道:“请问总理阁下,你们堂堂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用我们美国产的钢笔呢?”周总理听后,风趣地说:“谈起这支钢笔,说来话长,这是一位朝鲜朋友的抗美战利品,作为礼物赠送给我的。我无功受禄,就拒收。朝鲜朋友说,留下做个纪念吧。我觉得有意义,就留下了这支贵国的钢笔。”美国记者一听,顿时哑口无言。。。。。。。。。。。。。。。。。。。。。。。。。。。。。(帝国主义一定要打,无论以何种方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