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东线合围

til1111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红军的撤退迫使袁克恒不得不改变部署,他命令,游戈在东南两线的骑兵旅迅速集中,由一团长孟克指挥,连夜从叶卡捷琳堡出发,绕过正北方的‘乌拉尔斯克’向乌拉尔山口方向突进。红军一定会在哪里布置便与撤退的阻击阵地,要不惜代价拿下那里。

同时,驻扎在‘车里雅宾斯克’的俄国民军佩利师和‘别洛列茨克’的拉文斯师,三天内必须赶到叶卡捷琳堡,准备对红军留下的三个步兵师发起总攻,争取一月内扫清西进路线。而叶卡捷琳堡城内的总预备旅,跟在骑兵旅之后,天明时出发,向‘乌拉尔斯克’东侧运动,一旦骑兵旅完成了对乌拉尔山口突袭,马上收紧口袋,防止三个红军师的突围。

三号防线上的步兵二旅,外加步一旅第三团原地待命,做总预备队。

命令传达后,最郁闷的人当属二旅长马得草,他含辛茹苦的在三号防线上磨前擦掌了十几个日夜,准备和红军好好的大干上一场,可到头来,预备旅都拉上去打包抄了,他这支主力军还是暗兵不动,空守在防御体系健全的三号防线上,看着别人抢功立业。

马得草刚骑上马准备去叶卡捷琳堡找袁克恒理论,却得到了不许他离开阵地的死命令,不但是他,所有三号防线上的部队,除了通讯兵外一律不准动。

16日上午10时,绕开‘乌拉尔斯克’的骑兵旅所部三千骑兵在突破小股红军骑兵的阻拦后,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红军设置在乌拉尔山口防御阵地的发起了进攻,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将那道刚刚开始构筑,且因严寒进展缓慢的阵地拿了下来,琐死了乌拉尔山口。

战后,孟克审讯俘虏得知,由于新二师骑兵旅进展迅速,将还没来得及撤进乌拉尔山的‘红军第三集团军’大部,共计五个师,外加一个骑兵旅包围在了乌拉尔山口至叶卡捷琳堡,这不足一百公里狭小范围内,估算兵员超过12000人。孟克将这个重要的信息派快马通知给了二号防线上的王金镖,再由电话线上报给了袁克恒。

同日,二号战地前的红军部队停止了持续多日的进攻,转而进入防守态势。

接到消息,袁克恒难看的脸色终是变得光艳了一些,庆幸自己处置得当,没让红军都跑掉,将‘红军第三集团军’的一大半人马都圈在了叶卡捷琳堡。他开始考虑,要不向孟克驻守的乌拉尔山口增兵,防止退进山的红军反扑,但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否定了这个想法。

在袁克恒印象中,红军经常会上演‘壮士扼腕’的壮举,二战世界大战期间,苏军先后共有九支集团军被德军全数歼灭,其中的第六集团军,更是被全歼过两次。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军队都有其独具特色的战斗作风,而苏军此种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的精神,很可能就是在俄国内战时期培养出来的,很难再改变。

德军在向莫斯科推进时,苏军甚至把十几万部队摆在河对岸让德军吃,以此换取了莫斯科战役的喘息之机。苏军真如传闻中的那么强吗?如果单纯比较他和德军的伤亡数字,那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的强大,很大程度是建立在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之上。

就在袁克恒紧锣密鼓的调整兵力,准备吃掉红军留下的这一万多人时,克伦斯基的宝贝飞机也侦察报告,红军确实没有向乌拉尔山口反扑的迹象,他们的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残部已经撤回到‘彼尔姆’和‘昆古尔’,开始着手构筑防御阵线。

摆在袁克恒嘴边的这五个半红军师,莫名其妙的沦为了板上鱼肉。

1918年12月25日,袁克恒所指挥的‘叶卡捷琳堡集群’各部队均已到位,俄政府总理克伦斯基更是从远东各处紧急调拨来80门火炮助阵,完成了对红军第三集团军的总攻准备。

当日上午10时,各部提早开饭,由驻守在二号防线上的王金镖旅率先发起攻击。这支,因有可能大规模爆发流感而被隔离的部队,如出笼了猛虎般爆发出了强悍的战斗力,正面突破了缺粮少弹,减员严重的‘红军乌拉尔步兵第三师’的阵地,并在俄国民军‘拉文斯师’的配合下,继续向北方小镇‘乌拉尔斯克’推进。

敌军东翼,总预备旅在参谋长钱广利的指挥下,协同俄国民军佩利师,与当日下午3时在数十门火炮的协助下,发起了攻击。朝东北、正北两个方向实施突击,初时进展顺利,先后将红军‘俄第29步兵师’和‘第51步兵师’压缩后撤了十余里,但很快,又受到红军部队的顽强阻击,陷入僵持。

袁克恒马上命令王金镖部和‘拉文斯师’停止前进,以免位置过于突前。

当夜,双方停火进入相持。袁克恒在原二号防线上临时召开了团以上军事会议,经过多方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红军将未受损失的两个主力师摆在东侧翼,而将正面防守交给在二号防线上深受损失的‘乌拉尔地方师’,很可能是在做困兽之斗,企图依靠乌拉尔山的阻隔,狠狠地咬上我军一口,阻止我军下一步翻跃乌拉尔山的战略可能。也就是说,被围的红军师已经放弃了突围的打算,所以才一直未对乌拉尔山口方向采取措施。

听完分析,王金镖尴尬地笑了笑,他已从地图上看出来,如果自己的部队继续向北进攻,真的很有可能被敌军吃掉。

这仗怎么打?所有人都在考虑,战到此时,虽然胜利早晚会到来,但不计伤亡的进攻是没有人愿意看到的。

袁克恒让翻译问问对俄军无比熟悉的老佩利,东侧这两支俄国正规师,有没有可能迫使其投降。毕竟,这两个师中的许多士兵都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要比乌拉尔地方赤卫队组建起来民兵师难打的多。

佩利思索了很久,只说了三个字:“没可能”。

“为什么没可能?”袁克恒不甘心的问。一旁的拉文斯回答,如果在半年前还有可能,但现在苏维埃已经对他们所掌握的旧俄国军队进行了清洗,能留下的,都是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份子。相反,饱受重创的二个乌拉尔民兵师却有可能争取。首先,他们的士气已经低落,部队中的苏俄骨干又在对二号防线的战斗中深受损失;其次,民兵师的队伍构成单一,主要以工人为主,选择入伍的时候不会经过太过严格的甄别,而产业归公后俄国企业正在遭受严峻的考验,生产多处于停滞状态,工人的生活水平正在急剧下降,情绪处于极不稳定的时期,有可能争取的到。

听了拉文斯的分析袁克恒想明白了,这也许就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区别所在。因为不管你怎么计划,出现物资缺乏是在所难免的,市场就是个瞬万变的大舞台,也许你的计划还没出炉,市场的需求已经因为季节等因素而发生了改变,加之缺少灵活的流通环节,这种‘计划跟不上变化’的趋势,只会一再恶化,从而导致企业生产受到影响,生产效率随之降低。而管理方,根本就拿捏不准市场的需求走向,也只能做最保守预算运作从而避免损失,导致物资短缺。(我们从前为什么总是物资短缺,仔细想想就不难明白,市场是有风险的,可计划经济不会允许风险的存在。当然,这也只是其中的一小方面)

世界上的事就怕拿出来比,几十年后红旗下成长起来的工人也许不会对此产生疑问,但如今的工人,都经历过两种不同的运作方式,产生疑问和不信任是必然的。爆发,也许只需要一根导火索。

“那好吧,策反这两个师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二位了,我的部队会集中兵力,对战场东侧的第29和51步兵师加紧进攻,催化战役进程”。

袁克恒作出了决定。

(今天的更新完了,写了这么久,也许很多书友会对俄国的阐述产生疑问,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但吸烟可以保证,所写的都是真实史料,是现在的俄国政府自己公开的。历史其实就是由谎言构筑起来的,是真是假,熟对熟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存在争议是不可能的。再说,这是一本全架空小说,和我们的现实没任何的关联,我们也没必要讨论的太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