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与“造假”:谁在弄假成真?

huayes 收藏 0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当高考成绩揭晓时,高考状元受追捧,成为时下各大媒体的一道风景。“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唐人孟郊《登第》诗的描摹,印证着千余年来不变的老套。呼吁给高考状元热降温的声音年年响起,而媒体届时依然乐此不疲地张罗,状元秀如期粉墨登场。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今年的状元秀节目中,有了新看点。重庆文科状元何川洋,涉及少数民族加分造假,被重庆市的联合调查组查处,取消加分并将其民族由土家族改回了汉族。由于造假被查,文化课考了659分的何川洋,和媒体玩起了“失踪”。

何川洋的父亲系当地县招办主任,母亲为巫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编办主任。造假事件导演是家长,“受益”或“受害”的却是孩子。平时虽然一直是年级前十名,但从没拿过年级第一的何川洋爆冷摘得状元牌,连老师都感觉惊讶。联系民族身份造假事件,不由让人对其考试成绩的真实性生发出不好的联想,何川洋的状元资格罩上了雾都的阴霾。

当今社会,造假的事情层出不穷,真的反而显得稀罕。罗彩霞事件 “潜伏”多年才水落石出,一向被认为是净土的高考,也沾染了尘俗之气;松原高考的群体舞弊,折射出当地某些人的道德失守。何川洋如果没有“民族身份造假”的插曲,此刻他可能正美滋滋地在媒体的状元榜上微笑呢!

昨日浏览某门户网站的状元榜网页,一张张青春的脸庞笑得灿烂。这些孩子十年苦读拿到了高分,可喜可贺。这几十张笑脸与千万考生勇闯独木桥的壮观场面比照,我读出了许多感慨。一次偶然的考试,金榜题名成就了你,名落孙山沮丧了他。我们常说的“榜上无名,脚下有路”,在逼眼的状元榜面前,显得苍白。轰轰烈烈上演的状元秀,其负面效应是显而易见的。

让人欣慰的是,某些省市已经意识到过度宣传状元的不良作用,做出了相关规定。状元榜上迄今空缺的位置,对媒体来说似乎有些缺失,但却给愈演愈烈的状元热泼了凉水。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换是必然的,通过一次考试涌现出的所谓“状元”,只能说是迈出了人生可喜的一步。一株苹果树,开花时节就对其未来的收获评头论足,目光聚焦最娇艳的花朵,把它看成最大苹果的象征,是否为时过早?

文科状元何川洋的遭际虽属个案,但其他状元的“含金量”又有几何呢?我并非怀疑他们的分数有假,只是觉得,仅仅以分数为标杆,从千万考生中把少数的几个孩子遴选出来,大肆宣扬,不仅对这些无辜的孩子未来成长不利,而且会对素质教育的推行,形成阻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状元榜上孩子们的笑脸,何尝不是一种假象?想到这里,我的心绪莫名地沉重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