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一十三章:西游记(六)

mamimima 收藏 8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二百一十三章:西游记(六) 卫富贵几人见那洋妞搂着个男鬼子的胳膊再次进到旅馆里,定睛这么一看,不由相视大笑。 卫富贵几步上前,一把拉住那个男子的胳膊,指着那女子大笑着说“马可,这是安琪儿吧?这么几年不见,果然女大十八变呀。不过着脾气还跟小时候一样” 老朋友马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一十三章:西游记(六)



卫富贵几人见那洋妞搂着个男鬼子的胳膊再次进到旅馆里,定睛这么一看,不由相视大笑。

卫富贵几步上前,一把拉住那个男子的胳膊,指着那女子大笑着说“马可,这是安琪儿吧?这么几年不见,果然女大十八变呀。不过着脾气还跟小时候一样”

老朋友马可听罢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倒是这丫头听了颇为不服,一挺伟岸的胸怀,恶狠狠对着卫富贵说道“流氓!你才比我大几岁?别装作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我已经是大人了!”

卫富贵呵呵笑着,挠了挠脑袋,心说这丫头还真不小了,这丫头好像也就比自己小了五六岁,如今也是个二十六七的大丫头了。换在国内,儿子都打酱油去了!

这时叶紫仪一见老熟人来,而这个西洋姑娘,竟然是多年未见的马可的闺女,如今出落的,叶紫仪使劲看了这丫头几眼,心说还真是招男人的魂,那身段~~~啧啧!即便自己是个女人,也要嫉妒的多看几眼。

虽是这样想,但叶紫仪可没有失了礼数,上来忙给两人问好。这玲子也是见过两面马可和他闺女的,这时知道自己男人‘非礼’的是个熟人,就暂且忍下了一口气,也几步上前来问好。

那丫头一见几个熟人都在此,高兴的甩开父亲的胳膊,一下就扑进两女的怀中,三个女人立马旁若无人的叽叽喳喳地闹成了一团。卫富贵和马可先生,无奈地相视而笑。

旅馆没有合适的场地,卫富贵忙请两人到旅客隔壁的一间咖啡馆中坐下慢慢谈。

这五个在八蜀相熟的老熟人,不一会就聊到当年卫富贵还是个营长时,陪着叶紫仪在土匪窝救下了马可父女的历史。以及随后在邕州的交往。

十数年前的事情,仿佛眨眼之间,往昔如昨日,众人聊起不由感怀不已。

叶紫仪开着玩笑,直说安琪儿当年像个洋娃娃,以及她和卫富贵扮鬼脸,抢东西吃的光辉历史,一下把安琪儿说的好不舒服,扭啊扭着对叶紫仪进行抗议。

拉了会家常,三个女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卫富贵和马可就说起了正事。这次戴维向民主党的政治捐献,就是走的马可的路子,而这次与罗斯州长的会面,马可也出了不少力,虽然卫富贵从来没有直接跟马克说过什么,但是两人彼此都心照不宣。

于是卫富贵与马可一达没一达的聊起了天,不一会卫富贵就从马可嘴里大致知道了罗斯州长大致的个人简历。让卫富贵高兴的是,这罗斯州长尽然跟自己国家也有些关联,其祖父当年前往华夏前朝做过生意,并因此发家。

卫富贵听到此,不由心说看来这次会面,这话题要好展开了很多。

随即卫富贵拐弯抹角,连续向马克咨询了罗斯州长这次竞选的前景问题,以及万一他上台后,他会采取什么样的国内政策和对华政策。

作为罗斯州长的竞选团队中的重要的一个助手,马克虽然看在老朋友的老关系、老面子上,很帮卫富贵的忙,但是显然他对大局和分寸都拿捏地非常好,能够说给卫富贵的知无不言,不能说的滴水不漏。

虽然卫富贵提的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但是卫富贵还是十分满意。也不禁有些钦佩这马可果然是个人物。而且是个有原则的人物。跟这种人打交道卫富贵才觉得舒服。起码你能很清楚知道他做事的边界在那里。那些没有原则的家伙,行事无常,打仗或许还能说可以,但是做人,没有原则的人,你把握不住他下一步会如何做,会做什么!这是最让人头疼的紧。卫富贵忽然想起一句古话“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卫富贵心里嘀咕,估计这一定是女子和小人都太无原则性,而导致的结论。

忽然卫富贵想起了一桩事,轻声问起马可“这次我本打算以私人身份拜见罗斯州长,但是我总觉的,在如今竞选的当口,我作为一个华人,又是华夏国的外交武官,是不是这样做会给罗斯州长带来不利的影响?要不要我以正式身份,以一种临时性意外的情况‘撞见’州长,从而临时性决定拜见州长先生?”


马可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略微笑了一下“纽约州离首都那么近,为什么我们不安排你去,反而要舍近求远?这次安排到这里,是别有深意的,你不知道,包括我们现在呆的这德克萨斯州,之前我们美里哥南北战争时,都是属于南方一派。自从南方大败后,对当时当权的北方共和党暗恨不已,随后几任总统行事也有差池,在拨款和建设投入等很多方面都漠视南方利益,这导致矛盾更加激化,所以这南方诸州大部分从我们南北内战结束后,至今为止,共和党人从来没有在总统大选中,在这些州里赢过。所以这几个州的选举人票,是我们民主党的铁票。我安排你来这里,就是州长先生到这里不过是走走形式,因此只要不出大的篓子,不会影响州长在这几个州的票源。不过......”


马可略微沉思一下“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虽然这次我们民主党人赢面很高,但是也不能不小心从事。毕竟你公开身份是代表华夏国。而州长先生将代表未来的美里哥国利益。我之所以帮你,一是咱们的关系在这里,二是我们两国至今为止没有大的利益冲突,相反在日本人在远东越发放肆的前提下,我们两国有了更多的利益交集。因此老朋友,按你们华夏的话,‘丑话说在前头’一旦‘忠义不能两全’我和州长都是美里哥民族主义者,只会站在美里哥利益最大的层面跟你交流。一但我们的利益有所冲突,你不能指望凭借我们关系来达到你的目的!所以你说的,用官方身份也未尝不可。你把你们使馆的公函给我,我来替你安排。”


卫富贵点了点头,使劲拍了拍马可的肩膀,“你也知道,我不会有什么奢求的。这次我来拜会州长先生,我重点是想在贵国对日问题上,了解下州长今后政策制定的大致方向。尽可能的对他游说一二。马可先生,您可是在我们华夏带了十几年,虽然我们那里有种种不如意,但是我想,毕竟这么多年了,您对那里总还有一丝感情的。最近日本人的行动越来越过份了,虽然贵国现政府年前发表了不承认的声明,在西洋诸国里也算是表态最先。力度最大的国家,但是局势您应该很清楚,申城繁华之地,不少地方,一夕尽毁,痛心之致啊!哎,本来这些话,应该由我们公使大人来跟未来的总统先生说更符合身份。但是,这次因为您在这里,我想,我能减少些顾忌,能跟未来的总统阁下更直白的沟通下。您也不希望,华夏国只成为你的回忆吧!”


马可点了点头,两人不由沉下声来。

这时安琪儿,凑了过来,对着卫富贵说道“我说小卫,我去年刚大学毕业,现在还失业在家,听说你是个富豪。给我个工作咋样?”

卫富贵听了顿时头大起来,正琢磨怎么回绝这丫头。

就听马可替自己解了围,“嘉丽丝,不要这么没有礼貌!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这次真不该带你出来。前两天,你还跟州长打赌,赢了人家硬要人家的金笔,也太不像话了。”

丫头听了不由一撇嘴“认赌服输,中国人都这样说,他一个美里哥堂堂州长,要是赖我的赌帐,还不丢我们美里哥的脸。”

一句话说的马可摇头苦笑不已!


“嘉丽丝?!丫头你的大名呀?不错,虽然有点名不副实,但还算有点女人味!”卫富贵一句话呛来,不由让嘉丽丝恨的咬牙切齿。


卫富贵见嘉丽丝一幅恶狠狠地模样,不由好笑。就在这时,脑子猛地灵光一闪,一个念头猛地让卫富贵兴奋起来——这丫头看来跟州长很熟哦!应该可以利用一下哦!

忽然卫富贵换上一幅小红帽的笑脸,甜蜜地冲着嘉丽丝微笑着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对了,要我帮你找个事情做,我倒有个好差事,就不知道你敢不敢做,你爹地会不会反对?!”

嘉丽丝一听眉头一挑,“除了杀人放火,有什么事我不敢做的?!你到说说!”

听了这话,卫富贵抹了下头上的冷汗,心里有点后悔搭上这茬,咋总感觉自己要招惹上个母夜叉了!!

但是话已出口,容不得推脱,卫富贵只得继续说道“我这英吉利话,学了快一年了,没什么长进,这使得我和美里哥各界人士交往甚为不便。我道一直想找个私人教师,专门教我英吉利文,同时,在我学成之前,还最好有个私人翻译在身边帮一下忙,你也知道使馆里的翻译,都是同僚,老麻烦人家也不方便,尤其我要办个私事,就更不好意思了麻烦人家了。所以......”

卫富贵还没有说完,就听嘉丽丝大喊“这个工作,我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