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战士们都低下头,不做任何辩解。

关营长头一歪斜着眼问:“政委的枪不也在手上吗?怎么政委你不开枪?”

“我,我是领导,这样的小事,用得上我亲自动手吗?”徐政委被关营长问得有点紧张。

朱营长说道:“别指责政委了,其实政委的心情和我们一样,跟付学新枪林弹雨并肩作战打了这么多年的鬼子,虽然他亲口承认是国民党的特务,但我们之间的战斗情谊还是有的,让我向他开枪,我这手还真扣不下去。”

徐政委把枪收进枪匣,长叹一口气,说道:“是啊,我也下不了手。对付学新这样的人,不是深仇大恨或铁石心肠的人,还真下不了手。”

徐政委说完猛然看见唐功脸色发青的瞪着自己,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向邓卓赞扬:“特派员,刚才幸亏你这个警卫员机灵,反应够快,不然刚才真凶险,像这样的警卫员全军恐怕百里都不能挑一个,至少要万里才能挑半个。”

唐功立刻听得春风满面,喜滋滋地说道:“就是就是,刚才太危险了,幸亏六号说过,我唐功是一个合格的警卫员。对了,邓队,刚才你怎么不往后退一下,您不会也吓晕了吧?”

“你看他的枪。”邓卓无奈地说道。

唐功拾起付学新掉在地上的手枪,大惊:“保险没开!”唐功又打开手枪弹仓,“枪里,枪里是空的,没子弹。”

“对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我还用得上躲吗?”

唐功也感觉心中不是滋味。


与此同时,淮南根据地的一处芦苇丛中钻出一个中年人,戴着草帽,穿着短褂,鼻子一哼:“哼,想抓我!老子可是出国受过训练的,六块红砖一掌劈碎!邓卓,你等着,这笔账,我们军统迟早要跟你算!”

中年人说完一猫深向前跑去。

只要再向前走一两里地,就能出淮南根据地了,出了淮南根据地,自己就是飞龙在天了!

“站住!不许动!”

路边的芦苇丛中突然钻出四个人影。

中年人脚步一沉,拳头一捏,仔细一看,原来是四个拿着红缨枪的儿童团员,正用红缨枪对准自己,为首的正是当初打晕邓卓和唐功的王小虎。中年人的拳头立刻就松开了。

“哟,吓我一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虎子。不认识我了,我是卖红枣的吴大叔,你们老在三营吃我的红枣的。”

“吴大叔,这么晚了出根据地有什么事吧?”王小虎也认出了吴大叔,赶紧和自己的伙伴把红缨枪收好,枪头朝上。

“真有急事,我的一个兄弟让鬼子害死了,家里让我马上回去。这鬼子真不是东西!”

“有路条吗?”王小虎问。

“唉哟,你看你看,今天这事急,我找三营长又找不到,所以没路条。小虎子,我从你这里过去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次了,你还信不过我了?回头我再补一张路条给你看。”吴大叔笑眯眯地看着这几个娃娃,要想糊弄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样啊……”王小虎皱着眉沉思起来。

卖枣人突然觉得王小虎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正要出手,只听脑后一声风响,后脑勺一痛,眼前一黑,瘫了下去。

王小虎说道:“我们的政策是,没有路条,一律打倒!这项经验可是在全根据地受到通报表扬的。你们几个,快,用担架抬他回三营营部补张路条,然后再送他出根据地回家,吴大叔家里正着急呢!快!”


第二天早上,太阳高高地挂在淮南根据地的上空,没有风,四周的树林上没有一丝灰尘,河面的雾气也散尽了,天地之间一切都是那么的明净,明朗。

邓卓和唐功分别骑着一匹马,在平整的小道上畅快地行进着。

“邓队,真有你的,三天就把这么复杂的案子搞定了。”唐功说道。

“哪是我的功劳,这都是罗团长把饭菜做好了只等我们用碗盛着吃,可惜,罗团长自己吃不到了。”邓卓伤感地说道。

唐功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子弹,递给邓卓:“这是我们走的时候徐政委送的两盒子弹,兵工厂刚做出来的。邓队,你看,这做工多好,徐政委说了,这批子弹的质量是这几年最好的,绝不哑火,也绝不炸膛,打鬼子一枪一个。”

邓卓用手指捻着唐功递过来的子弹,微微点头:“质量很好,这些子弹,可都是用战士们的鲜血泡出来的啊!”邓卓说完长叹一口气。

“邓队,你说,这笔血账要找谁偿还呢?国民党?还是日本人?”唐功抓着缰绳放慢速度问。

邓卓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以回答了。

“假和尚,我看你对你那个大师兄秦连长很崇拜的。”既然不好回答,邓卓马上转移话题。

“那当然,我偷吃狗肉让主持发现,被赶下山的时候,全寺就大师兄跪下来替我求情,还挨了一百棍,你说,我大师兄江不江湖!”

“你们少林寺怎么会有狗肉的?”邓卓看着唐功神秘一笑。

唐功抬头看着天:“我也纳闷,当时,我挑水到厨房,一进去就闻到肉香了。找了找,在柴堆里发现了一包肉,就尝了一块,主持来了。”

“哦!厨房柴堆里发现的?那就是有人藏起来的。你记得那天厨房是谁当值吗?”

“厨房做饭是几位师兄轮流当值的,我记得,那一天,当值的是,是大师兄!”唐功突然悟出了什么,大叫起来:“难道是大师兄!”说完就看着邓卓。

邓卓笑着说道:“走之前,我问徐政委,秦连长这么好的功夫怎么就从少林寺出来了,你猜徐政委怎么回答的?”

“徐政委怎么说?”唐功急切地盯着邓卓。

“徐政委说,秦连长是吃狗肉让主持发现,赶下了山。”

“哈哈哈!”唐功一阵狂笑,掉转马头,冲独立九团的方向大喊一声:“大师兄!你姥姥的姥姥!”

唐功再掉转马头看时,邓卓已走出很远。唐功急忙双腿把马一夹,缰绳一抖,追了上去。

“邓队,走的时候徐政委交给你一封六号的密信,是不是又有任务了?”

邓卓点头说道:“苏北新四军三师七旅三团团长被人刺杀后又自杀了,六号通过我们的情报人员断定三团有问题,让我们把奸细挖出来。”

“刺杀后又自杀?这是什么情况?”唐功感觉一阵头大。

“我也不清楚,去了就知道。”邓卓平静地说道,双腿把马一夹,加快了前进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