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张发黄的借条[长城军团]

lq2983333 收藏 48 285
导读: 一天中午我回家时,在楼梯上坐着一个人。我仔细一看,这不是远房姨妈的儿子叫二毛的表弟。我问他:“二毛,来了为什么不进屋去,你那嫂子在家也!干嘛坐在这楼梯上?要不是我不想去外面吃饭,讨厌陪那些人喝酒。要不我不回来你就找不到我了!”二毛说:“表哥,你知的,我们很久都没来探过你了,我怕表嫂不识我,不让我进门,那更不好意思了!”我说:“二毛,真不知如何说你好。已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到我单位来找我,你坐在这里,谁会理你?好了,有什么事回到家再说。” 回到家后,我看二毛神色有点不对,便问他:“二毛



一天中午我回家时,在楼梯上坐着一个人。我仔细一看,这不是远房姨妈的儿子叫二毛的表弟。我问他:“二毛,来了为什么不进屋去,你那嫂子在家也!干嘛坐在这楼梯上?要不是我不想去外面吃饭,讨厌陪那些人喝酒。要不我不回来你就找不到我了!”二毛说:“表哥,你知的,我们很久都没来探过你了,我怕表嫂不识我,不让我进门,那更不好意思了!”我说:“二毛,真不知如何说你好。已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到我单位来找我,你坐在这里,谁会理你?好了,有什么事回到家再说。”

回到家后,我看二毛神色有点不对,便问他:“二毛,这么久了你在干嘛?今天怎能这么有空?说,有什么事?”二毛沉默了一下说:“表哥,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妈她现住院了,现要动手术,可那手术费要一万多元钱,加上住院的费用和那些营养费,恐怕要近三万元钱,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家里搞那生产投资都跟不上去了,连那些半拉不大的猪和鸡全卖了。今天来找你就有二个事,一是看看表哥你能否帮下忙错点钱给我?还有一件就是你认不认识那个郑玉明了?知不知他在哪里?能否陪我去找一下那个郑玉明!”

“郑玉明?是不是以前在我们那里搞过泥水工的?”我一听后便问。二毛说:“是,就是那个!”我说:“二毛,你找他有什么事?哦!是去找他借钱?他现是大老板了,你家和他的关系好吗?和他还有联系吗?”二毛说:“就是多年不见他了,现有一张他当年各我家借了钱的借条,现不是急得没办法了,想去找他还当年借的钱。”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发黄了的借条出来,我接过来一看,呵呵!还真的是署了郑玉明的大名,落款日期是1985年12月24日的,金额一千元。

我说:“二毛,表哥和你表嫂也是工薪一族,生活也就这样过。这样来,等吃过午饭后,我叫你表嫂去给你支三千元出来,多,我也拿不出来了,给你应下急。至于去找那郑玉明就得下午来,他现是某某建筑工司的老总了。借条的追索期是二年的,现都二十多年了,不知那郑玉明会怎样了,不过来了就去找下他,看他怎样说,他肯还就拿到来,不会也没办法了。那姨妈在哪里住院?”二毛说:“表哥,我先谢过你了,妈现就在县人民医院,那下午就有劳你陪我去了。”我笑着说:“自家人那有这样说话的,好了,先吃饭。”

在房间里老婆有点不高兴地对我说:“你也,好不容易才积攒到三千多一点钱,准备天热给女儿房间买部空调的,就这样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借出去了,等到他们还也不知猴年马月了!”我说:“老婆,别这样想,那姨妈有请病,等着用钱,我们虽不富裕,但我们要尽点心意嘛!其他什么啰嗦话就别说了,你等一下就去把钱取出来就得了。还有你去买点那营养品回来,晚上我们去看一姨妈。”

下午我和二毛来到了郑玉明的公司,好气派也!来到他的总经理室,巧得很,他出去了。他的秘书来接等到我们。由于讨债的,我自然不会明说的。我叫他的秘书打通郑玉明的电话。郑玉明听到电话后一鄂,后来二毛说出了姨父的名字来,郑玉明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他得知是二毛有事找他,他明确地说叫我们等到一下他,他半个小时内会赶回来。

郑玉明准时回来了,他一进门就握住二毛的手说:“二毛,当年你还是小屁孩,呵呵!一转眼就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也成为大小伙子了。你父母现还好吗?”二毛拿出那张发黄的借条递了过去说:“郑叔叔,我妈住院了,要好大一笔钱,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的。”郑玉明看了看那张发黄的借条,想了好久说:“二毛,真的对不住了,这么多年了,真的不好意思。你看我就是这样了,事情一多就忘了,真的太不好意思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额头。接着又说:“二毛,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说完起身就出去了。

没二分钟,他又回来了。大抵过了十来分钟,他的秘书拿着一沓钱进来了。郑玉明说:“二毛,这样,真的不好意思,欠了你家那么多年了,这里二万块钱,就拿去吧!”我和二毛都呆了,二毛有点结巴地说:“郑叔,我家只借了你一千元钱也,那里有这么多?我不敢拿也!”郑玉明说:“二毛,你这傻孩子,一千元,二十多年了,加上利息,不止这个数了,快点拿去,给你妈治病,我看那天有空再去医院看望下你妈。”二毛还是不敢接那钱,他一边朝我望来,我想,有这些钱,就可以解决好姨妈的各项费用了,还用去哪里左借右聚,便说:“二毛,既然郑总给了,你就接住,要不你就当是郑总借给你的,等到你妈治好了病,你以后好好干活,挣到了钱,再来还给郑总,就得了。”二毛见我这样说了便收了起钱说:“郑叔叔,这钱我就拿去了。”郑玉明点了点头。

拿着郑玉明的二万元,我和二毛来到了医院,姨父也在那里。他看到我很开心但嘴里却说:“你看这二毛,就是不懂事,一个中午都不知跑到那里去了。”我说:“姨父,是这样的,二毛来找我一齐去叫那个郑玉明还钱,这不他还了二万块钱,有了这二万块钱,姨妈的医药费不就落着了!”姨父一听说:“哪个郑玉明?”二毛说:“就是以前那个搞泥水工的,他在当年不是借了我家一千元钱,我现去叫他还,天经地仪也!”

姨父一听后说:“乱弹琴,郑玉明根本就没有借我家的钱。”我和二毛都糊涂了,二毛说:“不是有那借条,我给他看了,他只是一劲儿说对不起,欠了我家那么久。”姨父说:“事情就是这样的,当年郑玉明的儿子得了重病,他来找我借钱,由于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我说第二天卖了猪再借给他,他便给我家写下了借条,说好第二天由他老婆来拿。可就是在当天晚上的下半夜,他儿子的病情恶化就走了,他们也没有来拿这一笔钱了。就这样,这张借条便留在我家了,后来就不知那里去了,怎又在你二毛手中出现的?”二毛说:“为了给妈聚钱医病,他翻遍了家中的所有地方,是在一个箱角里找出来的。”听到二毛这样说,姨父叹了一口气:“唉-----”

姨父是一个急性子,马上叫我陪他去郑玉明那里。一进门,姨父就连声说:“老郑,对不住了,真的对不住了,二毛不懂事,你别见怪。”一边说一边掏出钱来要还给郑玉明。郑玉明说什么也不肯接。姨父说:“我家没有借钱给你也,那好意思来叫你还钱的。”

郑玉明说:“老哥,别说了,虽然你当年没有借钱给我,但你有借钱给我的心也,这是一份多么真诚的善意和好心。你不知,我当年找了那么多人去借钱,也就你老哥一个肯给我借钱的!二十多年了,这份情意何止那区区二万元钱?”姨父一听郑玉明这样一说,那眼眶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