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恶魔来袭

til1111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12月12日,正当叶卡捷琳堡战役进行的如火如茶之时,袁克恒收到一份消息,情报参谋报告,苏俄政府借机德国在一战战场上的失败,单方面撕毁了与之签署的《布列斯特和约》,向曾割让给德国的乌克兰诸地区发起了进攻,使得莫斯科以南局势进一步恶化,红军应该没有再向东线增兵的能力。这让袁克恒意识到,历史似乎又回到了原有的轨迹上,苏俄的反复无常,使得叶卡捷琳堡战役的天平,已经开始向己方扭转。

但是,12月14日,驻守第二道防线的步一旅王金镖部报告已在4天之内连续打退敌军11次进攻,毙敌4千余人,但敌军仍对防线死咬不放,天天都会发起数次进攻,虽有骑兵旅在战场东侧不停的佯动牵制,但一直都没出现可以撤退之时机。

步一旅战损超过30%,枪弹告急。

王金镖在电话里未对袁克恒请求援军,但袁克恒已预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不理解红军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第二道防线后的第三道防线,才是这此次战役的关键,己方近50%的兵力都压在了这条防线上,红军的侦察工作做的再不好,也应该能有所发现。此时,红军不计伤亡的强攻王金镖旅,到底意欲何为?

袁克恒决定,亲自到战场上去看一看。

12月15日天一亮,袁克恒带了一个排的警卫离开了叶卡捷琳堡,穿过马得草驻守的三号防线,到达了王金镖所部。那被炮火犁过般的阵地上满目疮痍、触目惊心,还没来得急送下去伤兵,已将藏兵洞挤得满满腾腾。

“红军的炮火很猛烈吧?”袁克恒担忧地问,他对苏俄的大炮兵主义一直都很担心。

王金镖笑着道:“也没啥,头几天打得挺猛,但从昨天开始就不打炮了”。

“那他们还在进攻吗?”。

“是啊,一直都在进攻,您看”王金镖递过望远镜,指着对面的苏军阵地道:“根据抓来的舌头交代,我们正对面有红军三个师上万兵力,分属乌拉尔步兵第三师、第四师,和乌拉尔独立步兵师,在阵线的东侧还有他们的骑兵旅,参加过几次步兵冲锋,孟克那小子带着他的骑一团上来后,就没精力再管我们了”。

“那昨天他们的进攻打的怎么样?你说实话,是不是有些减弱?”袁克恒疑惑的问,昨天他得到报告,红军对第二道防线的进攻打的很猛烈,一直紧压在阵地前不给王金镖撤退的机会,原定只打一到二天的战斗,活活地被拖延到了第5天。袁克恒甚至还怀疑过,王金镖为了抢功故意慌报军情,不愿撤下阵地。因为他对孟克抢战功的事,一直耿耿与怀。

王金镖听了袁克恒的问话一脸地严肃,回答道:“师长,我王金镖再混也不会混到影响战局,您瞧,战地前的尸体都是昨天留下的,休战期间他们都没派人摇旗过来收尸,您数数,这有多老少啊”。

不用靠望远镜观察,袁克恒也看到阵地前的尸体,数量非常多,大概有上千具,他还以为是王金镖故意使坏不让苏军收尸,没想到,这只是苏军昨天一天留下来的。

苏军所谓的师,和袁克恒一个旅兵力上差不多,也就3000人左右,一天死伤三分之一,这样的打法也未免太过疯狂了点。袁克恒越来越看不明白了。更何况,这些人是在没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强行发起的进攻。

整整一个上午,袁克恒都留在步一旅的战地上,期间,苏军发起过一次进攻,投入的兵力大概又是一师,在东西长五里的部一旅防线前一字排开,不计伤亡的展开进攻。而敌军的炮火,还真如王金镖说那样,响都没响过。

“这仗打不对”袁克恒一直都爬在阵地上观察着对面的动静,他发现,红军进攻的架势虽然挺像那么回事的,但单一观察后就会发现,他们的士气并不高。负责冲锋的士兵们的脸上,根本看不到渴望胜利的坚毅,有的只是冷冰冰的麻木。

红军的战前动员,绝不应该这么糟糕。

袁克恒回身道:“带我去见见舌头”。

很快,王金镖带着袁克恒来到了关押舌头的掩体,里面管着三个黄头发蓝眼睛的俄国人,翻译官一直在问,但得到的回答却什么新奇的。无非是,他们属于哪支红军部队,长官是谁,从哪里来,又在什么情况下被俘。

问话期间,三个俄国人不住的在咳嗽,说是感冒了。

出了掩体,袁克恒问王金镖带:“他们三个一直这样咳嗽吗?”。

王金镖点点头道:“大冬天打仗,难免会流流鼻涕,我们的人也有这样的”。

“把有感冒症状人的都集中起来,放到阵地的东侧,这可能是传染病” 袁克恒忧心的说,他同时想起来,刚才在望远镜里观察苏军,也发现了这样的咳嗽现象,这不可能是巧合。

不过,现在是冬天,传染病应该不会太肆虐,所以袁克恒也没太担心。

从阵地上下来返回叶卡捷琳堡,袁克恒就去了医院,找到安菲娅询问了一翻关于流感的事情。安菲娅惊讶的望着他,问道;“你难道没听说吗?整个欧洲都在遭受病魔侵袭,死了很多人”。

“你到底在说什么?”袁克恒吃惊道。

“我说什么?那你每天都在关心什么!?”一到冬天,安菲娅的脸袋就又红了起来,如涂了胭脂般可爱,她气愤道:“西班牙死了几百万人,美国、法国、英国、俄国,整个儿欧洲,甚至是中国,都在流行这场感冒,有上千万人失去了生命,你真的不知道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袁克恒的脑袋嗡嗡作响,整个儿1918年,他都窝在地广人稀的远东地区。

“我想起来了”袁克恒似乎明白了过来,脸色煞白道:“这是西班牙流感,苏军正在撤退……”。

1918年,世界上发生了一件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还要影响深远的事件,那就是‘西班牙大流感’的爆发。事件的起因首发于美国堪萨斯州的芬森军营,军营一位士兵感到发烧、嗓子疼和头疼,就去部队的医院看病,医生认为他患了普通的感冒。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出人意料:到了中午,100多名士兵都出现了相似的症状。几天之后的周末,这个军营里已经有了500名以上的“感冒”病人。很快又传播至底特律等3个城市→3月美国远征军乘坐船带至欧洲前线→4月传播至法国军队,然后至英国和其他国家军队→5月达意大利、西班牙、德国、非洲,印度孟买和各尔各答→6月由英国远征军传播至英国本土,然后至俄罗斯、亚洲达中国、菲律宾、大洋洲至新西兰→1919年1月达澳大利亚,即不到一年时间席卷全球。

据事后统计,这次流感的患病人数超过5亿,全球20%至40%的人口被卷入其中,病死率临近10%,死亡人数很有可能超过了4000万。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提早结束,也多多少少与这场瘟疫有关,协约国和同盟国的军队都被波及其中,高密度的人群聚集,有利与流感的爆发。

一定是这样,袁克恒想,苏军在人口密度相对较大欧洲地区集结时,一定把流感带到了军队中,通过近一个月行军和战斗,流感的大范围爆发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条件,红军也意识到了这场比战争还可怕的存在,正在无情地威胁着他们生命,所以很无奈地选择了撤退。而他们强攻王金镖防线,只是为大军撤退制造的假象。

敌人出现不合常理的进攻方式,往往说明他们在准备撤退,〈孙子兵法〉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阐述过这样的观点。

现在怎么办?是追击?还是整顿军队防止流感的大规模爆发?袁克恒艰难的抉择着,他没想到,一场双方都精心准备且信心满满的大型战役,败在了渺小的病毒面前。战争,这只纠缠了人类几千年的魔鬼,也会输得如此惨痛的一天。

真正的恶魔,姗姗来迟。

(今天睡了个懒觉,所以晚了一个小时,关于西班牙流感我本来不想写,但再三考虑,觉得忽略掉这样一场对人类影响深远的灾难,是对1918年不负责。只要说到1918,就不得不提到它。不过大家也不用太担心,冬天是流感的灭亡期,历史上这场可怕的流感,同样也是被大自然的严寒所驱散,翻过乌拉尔山进入欧洲,才会有更广阔的天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