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十六节繁忙的上午

acomlf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沙沙……”罗承续被一阵小小的声音所惊醒。他从床上抬起头心里不怎么高兴的准备寻找着声源。   “唔,那是什么。好象是一个女人。”罗承续对于找到了一个正常的声源显得非常的高兴,他倒了下去准备继续睡一会儿。   “啊……。”罗承续突然从床上跳起,看着眼前的女人。不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沙沙……”罗承续被一阵小小的声音所惊醒。他从床上抬起头心里不怎么高兴的准备寻找着声源。


“唔,那是什么。好象是一个女人。”罗承续对于找到了一个正常的声源显得非常的高兴,他倒了下去准备继续睡一会儿。


“啊……。”罗承续突然从床上跳起,看着眼前的女人。不过过个女人显然也被罗承续给吓了一跳,马上躲到桌子下面去了。


“呼呼……”罗承续大口的喘着气,显然他现在因为突发的事件而使得自己肾上腺素大量分泌。所以血液流动加快,身体更大量的收入氧气。他的精神开始精醒,现在的他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你,你是何人?为何会在我的房间里?”罗承续等了好久方才问道。


那个女人此时从桌边露了个脑袋出来,见罗承续的样子估计不会伤害自己,便突然的从桌边跑了出来,然后跪到了桌边的:“奴婢李环儿。见过公子。”


“李环儿?你又如何会在我的房里呢?”罗承续经过了刚才的惊讶之后慢慢的冷静的下来。


“奴婢是王大人安排来伺候公子的。”那女人也许是害怕,所以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却是清脆、娇柔引人遐想。再从身段上罗承续看出她应当还非很的年轻,也许只有十几岁而以。看来是自己小题大作了。


“这里没有奴婢,只有百姓。每人都平等相待,无主从之分。你请起来吧。”罗承续一时之间对眼前之人有了些好感。


“这……”自称李环儿的女子站了起来,顿时便让罗承续觉得眼前一亮,虽是顺着目,但是那如玉肌肤、有些圆的鹅蛋脸、还有那象是娃娃一样的大眼睛顿时让罗承续欲罢不能。


“果然是一个妙人儿。这王耀祖倒是没有藏私啊!”罗承续心道。


“你是从何处来的?”


“奴……小女子是被那些‘黑煞神’给捉来的!”女孩站于原地有些尴尬的辍着手中的抹布。


“那你便是许家庄里的人罗。嗯,那里家可还有他人。”罗承续顿时便同情起了这个眼前的美女来。


“没了,我家里人当年饥荒时都饿死了。”李环儿虽是说得悲惨的事,但是情绪却没有太大的波动。


“哦。”罗承续倒是有些为他的身世而感叹了。不过他却不想想,古代这样苦命的人车载斗量,如果不是个美女估计他都不会有感觉。


“只是我也无需人照顾啊。”罗承续前一世便是从高中起便一个人生活了。自然不怎么习惯被人照顾。


“这,这……。公子是嫌弃小女子粗手粗脚?”这女孩子居然在罗承续一句普普通通话便眼泪打转,就要哭了。


“非也非也。不过是我一个生活惯了耳,非是嫌弃于你。再说这岛上只要是你手脚勤快,心灵手巧便不愁生计。哪里需要在这里给我当一个下人。”罗承续心里觉得这美女哪有整天与抹布打交道地道理。


他却不知自己以为是在体量于人。本来说这样的话这个MM应当是马上感动异常的。哪里知道这个MM居然突然的抬起头来猛了瞪着他,眼框里那泪水更是快速涌出,便如同是快要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的滚来滚去。而最让他不解的是她那仇恨而决绝的眼神。倒是让罗承续不觉心虚了起来。


“我难道得罪她了?”罗承续怯怯的想到:“没有啊。我都是为她着想啊。”


“既然公子不喜欢,环儿自走便是。”女孩子作了个揖便象一阵风一样的退了出去。


“还是得罪她了!哪里说错了嘛?”罗承续心道。


……


早上与周清云等人练过拳之后罗承续便进入了办公室。但是哪里知道刚进去便已经有人等在这里了。罗承续一看原来是一个很熟的面孔,但是他却不知道此人是何人。见外面的石柱刚才没有多说便知道此人应当是自己要他过来的。


“你是?”罗承续问道。


“小人参见二公子,小人名叫徐清道,乃是许家请来的方士。法号龙武真人。前两日公子在寻营的时候在下有幸被公子垂青……”那人原本坐在罗承续办公室茶几边上沙发上,但是一看到罗承续问他,便马上一付媚态的跑到了罗承续的办公桌的边上。一边搓着手一边说着。


“哦,原来是你啊。”罗必定续恍然大悟。


“正是在下,正是在下。”


“嗯,是这样,你可识字。”


“当然,小人不但识字,还会写字。”明代的道士为了会记录各种事务,所以大多识字。


“那好,那你首要的任务便是写本书来。”


“写书?”此人疑惑的看着罗承续。


“正是。”


“不知二公子要在下写本何书呢?”徐清道疑惑的说道。


“录尽天下方士之灵丹妙法之书。”罗承续知道这个时代里全世界的人都才刚刚开始才化学进行摸索。而中国的道士与西方的炼金术士则是化学成为一门科学里目前最为了解的人。尽管他们学习的目的不纯,而且学得不系统。但是不可否认,他们有着许多的相关知识。所以现在罗承续就是要他把这些知识写出来。虽然他知道后世的元素表与许多方程式。但是实际上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无法完全的将那些后世的元素与这个时代的相关名词联系在一起。这样对于他将来教那些学生学习化学会非常的不利。


而且这些道士是这个时代里动手能力最强的人。便是罗承续这一方面也是甘败下风。所以将来化学课与商会的化学研究必定还是要借助于这些人的。所以现在先让他写本书出来先让他研究一下。


“这,二公子要这书有何用?若是二公子要那些丹药,那在下便制给二公子便是。”眼前的道士显然以为罗承续也是想要吃那些仙丹。


“我乃平常人,从未有登仙成神的想法,更没有想过活那万万岁。这仙丹不吃也罢。”


“那二公子要这书有何用?”


“书你去写好,写好了银子我必不会刻薄于你。以后还有更重要之工作。其他无须多问!可明白?”


“明白了,在下明白了。”这道士诺诺道。


“嗯,你便下去吧。”就在这人还没有出去的时候突然外面居然吵吵闹闹的。


“何人鼓噪?”罗承续大声问道。听到声音的石柱走了进来道:“二公子,住屋那里说是有人上吊。”


……


“上吊?”罗承续看着眼前自杀失败被抢了下来了的妙人儿实在了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至于吗?”


由于身边有大夫在救治了,所以他只是看了看便走了出来,并且还把大堆的围观者们给赶走了。只留下了石柱与一个知情人。罗承续想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因,便把那个此次事件的唯一知情人,另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子给带到了旁边的房间里。


“你是何人,与李环儿的关系如何?”


“小女子叫李媛儿。乃是许家的婢子,与环儿亲如子妹,从小一起长大。后被那‘黑煞神’给捉到了岛上。”


“原来如此。”见两个MM都有说到陆战队,看来他们那身黑衣的外形给许家人确实留下了深刻的应象了。


“那你可知她为何寻死?”罗承续实在不明白,怎么一大清早的便出这事。


“这,公子当真不知?”那女人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罗承续。


“这就奇了,我若知道还问你做甚,岂不画蛇添足?”罗承续一脸郁闷的问道。


那女子看了罗承续半天,见他确实不象是做伪,于是说道:“环儿,环儿寻死乃是因为公子!”


“因为我!”罗承续惊讶的站了起来:“承续年纪幼小。哪可能对她如何?”


“公子不知,我等丫头本是苦命之人。一生之幸福都需靠主子的垂青方可,故主子对于我等之态度便决定我等命运。环儿本是王头领安排服侍公子之人。而公子却将之赶出,那外人定会认为环儿不是。将来再难有好的主子垂青了,故不如一死了之。”


“你等有手有脚的,便是在下面做工也可养活自己啊。”罗承续实在不能理解她们的人生观。


“我等从小便只会做些家事,伺候主子。若……”女子一出口罗承续便差不多能想到她想说什么了。眼前的情景居然象是在看台湾肥皂剧一样。他算是服了这个时代的人了。


“我已知了。你好好照顾于她。等她好了,便让她来伺候我便是。”他每天事情多得吓死人,没有空在这里据这些个儿女情长的,只好快刀斩乱麻了。


“公子不是嫌弃环儿?”


“她长得如此标志,我为何要嫌弃于她。”罗承续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里自由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向往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明代虽然有王阳明这样的大才却无法象是后世的欧洲一样的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老百姓的思想才是中国将来落后的根源。


“便如此吧。”说着罗承续便走了出去,在李媛儿的眼中罗必定续仿佛是在逃出这房间一般。


……


回到办公室里他继续的浏览那些文件,突然其中的一份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份文件说来居然是找工作的文件,原本这样的东西王耀祖便能够处理。但是显然他发到自己这里来便说明里这个人物非常的特殊,因为他叫刘盛!


这个人有多特殊呢?特殊就特殊在他的身份上,他是当年黄权那三百多汉子,十多个头领里唯一还活着并且没有进入苦力营的头领了。所以虽然黄权当年的手下只剩下五十多个汉子。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之前黄权那些手下在岛上也有家业的不少,有很多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拖家带口的在岛上生活。


现在虽然男人们死了大半,女人和孩子却存活了下来。所以罗承续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这些人的立场。而刘盛便是他们目前最有份量的一个人物。可以说在黄权死后,其他头领死的死了,被罗承续打入苦力营的也不少。所以剩下来的人都走到了刘盛的身边。影影形成了一个小势力。虽然无法动摇商会的整体,但是却也是有着一些破坏力的团体。所以刘盛在罗承续眼中便是一个需要拉拢的人物了。毕近现在商会全是之前的周清云那帮子人,多一些别的势力出来有利于自己未来的权力稳定。


不过黄权死后他也好象心灰意懒了,一直都在买醉当中过活。没有想到他怎么突然一下想要在商会找工作了,这显然是一个大事了,难怪王耀祖要发给他了。想到此罗承续决定先见见这个之前便“久仰大名”的人物。


……


刘盛刚进来的时候给罗承续的感觉便是——土匪。十足的土匪。


当然不是说他长得很象土匪。实际上刘盛长了一付很老实普通的样子。也是那处往人群里一扔便不会注意到了人物。实在是他的气质太象土匪了。一身邋里邋遢的劲装,还有那彪悍的身子骨,再加上一脸的桀骜不驯的神态。便是一个普通的长想与之组合给从的感觉依然是象是土匪一样。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利落干脆,说话交谈也都言简意骇。仿佛那山中的绿林好汉一般。


“你便是刘盛。”


“在下刘盛,见过二公子。”


“不知刘头领想在商会里任何职呢?”罗承续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敢,如今老刘已非是头领了。”


“无访,刘头领还是承续心中的刘头领。”


“老刘别无所长,只有一身力气与义气。在下只想追随二公子去杀那些倭寇。任何职位都行。”刘盛就差拍胸口了。


“哦,此话怎讲?”罗承续没人想到他居然想去杀鬼子。但是自己也只是一个计划,这刘盛是怎么知道的。


“在下听说二公子在长老会议上说过要去那倭国杀倭寇。老刘不才,愿为二公子马前之卒。但有寇杀便足矣。”


“刘头领倒是坦荡汉子。”罗承续笑道,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会议里的随口之言刘盛都知道了。可见他平日里也没少关心这商会的长老会议啊。


“这承续也不瞒刘头领,将来商会确是要去倭国。承续也深恨那倭寇,只是目前商会实力弱小,远征倭国也还需要从长计议啊。”罗承续先给他打个哈哈:“不知刘头领将来所带之人为何人,如何训练。可有计划否?”


“这,这倒没有。”刘盛并不蠢。但是也冲不破时代的局限。


“那便让刘头领依着承续的方法先招些人练些兵来。等将来大船造好,便扬帆出发,如何?”


“这甚好。早闻二公子办事皆有方略。今日看来确如外间如言。老刘果然没有看错人。”罗承续自然知道刘盛也在打量自己,只是没有想他如此直接的便说了出来。


“即如此,那不如刘头领可前往武装部任职。先任练兵使一职,如何?”罗承续并不知道刘盛的实力。所以准备先让他从练兵上熟悉商会目前陆战队的战法。如果将来他的才能不错,还可以派到倭国周边活动,做为商会在那里的一个头领也行。


“当然。不过老刘想回到家乡去招些乡勇前来,不知二公子准否。”


“为何不准,准!能如此实大幸也。”罗承续没有想到他居然愿意回乡拉人。现在商会最需要的便是人力资料,哪里不高兴的道理。象是章成与李二狗两人所拉的人罗必定续全都照单全收。罗承续之前看过这个时代的那些海盗的资料,知道那些有名的大海盗其手下都是本乡本土的子弟为主。所以他目前也十分支持这种方法。倒是把刘盛闹了个大花脸,他原本认为象罗承续这样的高位者必然会防止他们这处外来势力快速的发展,会不同意他回乡招人。但是他哪里知道罗承续的想法。反道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那老刘便回乡去找乡勇了。”


“嗯,与张大叔那里问问船何时有时间吧。”


“如此老刘便告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