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0章 浴血琵琶荡

8里坡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唐西忠与金伯带着唐家族人赶到了八里坡煤矿的当儿,周铁匠与同志们还在铁匠棚里连夜赶制武器,呼嚓嚓的风箱声,叮叮咚咚的打铁声,以及翻动铁块因敲击而发出的变音,汇集在一起,响成一片。唐西桃与王木匠也正在这里清点同志们这几天打造的马刀、梭镖和短刀。 唐西忠提着一盏马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唐西忠与金伯带着唐家族人赶到了八里坡煤矿的当儿,周铁匠与同志们还在铁匠棚里连夜赶制武器,呼嚓嚓的风箱声,叮叮咚咚的打铁声,以及翻动铁块因敲击而发出的变音,汇集在一起,响成一片。唐西桃与王木匠也正在这里清点同志们这几天打造的马刀、梭镖和短刀。

唐西忠提着一盏马灯,一见唐西桃,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桃哥,快!家里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见唐西忠与族里那么多人深更半夜来这里找他,唐西桃便焦急地问。

金伯将唐家大院发生的一切情况告诉了唐西桃。唐西桃心急如焚,连忙道:“走,快回去看看!”

“西桃,你要去哪?”周铁匠见唐西桃随着他族人一起走了,急忙问。

“唐家大院出大事了!”王木匠告诉道。

“你说什么?没听清楚。”周铁匠一手用铁钳挾了块刚从火炉里取出来的滚烫而通红的铁皮,放在铁墩上,一手挥着锤子,扬过头顶,问道。

“唐……家……大……院,出事了!”王木匠双手捂着嘴,凑近到周铁匠的耳边喊道。

“啊?”周铁匠一惊,马上停下了手头的活儿。又听王木匠说,张登之在唐家大院杀了人,要抓唐西桃,周铁匠拔腿跑出工棚,一面去追唐西桃,一面大喊:“桃哥,你千万不能去呀!”

唐西桃随着唐家族人已经远去了,没有他的回音。

周铁匠急忙掉回头,站在工棚门口,声嘶力竭地喊道:“同志们,快!抄家伙!”

周铁匠原是唐家大院附近周家湾里的孩子,他家祖祖辈辈靠打铁谋生。八岁那年的一个夏日,他吃完早饭就来到了唐家大院,邀唐西桃等几个小伙伴去了溪沟里抓螃蟹。中午,乡公所的几个税吏找到他家来收税,他父亲当时正在打铁,扬着的铁锤一不小心重重地打在了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税吏的脑门上,那税吏当即身亡。愤怒的税吏们便以施暴抗税罪为名放火烧了周家,他的父亲、母亲连同年逾古稀的奶奶、十五岁的哥哥一同被活活烧死。从此,那周家湾里唯一的一户人家晒了屋场。那天,他幸免于难,却成了一个孤儿,后来是唐西桃的父母收养了他。十三岁时,他到八里坡王老财家做了长工,随后又和唐西桃一起在八里坡煤矿当了包身工,只是他继承了祖辈遗传的基因在井上干起了铁匠活,而唐西桃在井下挖煤。

周铁匠年方二十五岁,魁伟的身材,穿着一条蓝土布便裤,腰间扎着一根母指粗的麻绳;光着上身,铁一般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棱棱地突起;他没留头发,发茬又粗又黑;一张圆而黝黑的脸盘上,宽宽的浓眉下边,闪动着一对灰色的眼睛,显露出勇气,在他的嘴边有一种专横的神色,大大的下巴更增强了一份严厉。

听周铁匠一声喊“抄家伙”,大家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都听从周铁匠的命令,二十多个人拿的拿枪,操的操刀。赶了里把路,周铁匠才边跑边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同志们。大伙儿义愤填膺,纷纷道:“唐队长有难,咱不能不管,即使与张登之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把唐队长救出来!”

周铁匠带着人马一走,王木匠急忙赶往八里坡关卡向杨本立和山子报告。杨本立听说后,大叹道:“唉,你说我左眼皮怎么那么使劲地跳呢?真的是右跳财,左跳灾啊!这不?还果真来了!”

“怎么办?老杨!”王木匠跺着脚,焦急地问。

“山子,快!集合队伍!”杨本立大声命令,转过身又对王木匠说:“王老弟啊,现在情况紧急,学阶和杨文林又不在,唐西桃出了事,周铁匠带着他那点队伍去,我怕……这八里坡全就拜托你了!”

“老杨,我明白你的意思,这边你就放心吧!”王木匠道。

除留了部分同志在八里坡关卡和煤矿驻守外,杨本立和山子带着百把人的队伍扛着十来支长枪、十几杆火铳和大量梭镖连夜奔下八里坡。

周铁匠赶到唐家大院时,只听唐家大院哀声一片。唐西桃的婶娘被张登之打死了,她的家人和族人正在给她料理着后事,婆娘们一边哭,一边骂:“张登之,你这个桩巴龙,绝八代的,将来会不得好死啊!”

听说朱副官带着人掘了唐家祖坟,唐朝揆只气得奄奄一息了。唐朝揆的屋里守着满满的一屋人,周铁匠就问在帮唐西桃的婶娘处理后事的金伯:“桃哥呢?”

“刚被张登之抓走了。”金伯一边忙乎着,一边回道。

周铁匠立即命令:“同志们,快追!”

唐西桃的身前身后各有四个团丁看押着,一根粗长的棕绳把他的双手紧紧地交叉反捆在背后,然后又套在他的脖颈上,他那脖颈前和腰身后各系着一根粗长的麻绳,一个团丁在前面拉着,又一个团丁在后面牵着。

张登之时不时地跑到唐西桃的身边,羞辱道:“唐西桃,算你还有种!老子还以为你不敢回唐家大院来了呢?”

“呸!张登之你这个千刀万剐的!”唐西桃怒骂道。

“哈哈,唐西桃啊,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呀!都死到临头了,你嘴还这么硬!”张登之奸笑道:“老子倒要看看哪个是千刀万剐的!”

周铁匠带着队伍拐出唐家大院后,没走多久,天就快蒙蒙亮了。

“周队长,你看,那琵琶荡?”一个队员一边用手指着,一边喊。

周铁匠顺那队员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立刻示意后面的同志,命令道:“快,跑步前进!”

张登之领着前面的团丁正要下坎过琵琶荡边的那条溪沟,一直走在队伍后面压阵的朱副官不经意地回头望了望,发觉一队人马正紧跟着他们赶来。朱副官急忙喊道:“团总,不好了!后面有人赶来了!”

张登之停住了脚步,站在溪水里裸露出的半截岩板上,问道:“有多少人?”

“看不太清,起码有二十多个!”朱副官报告说。

“好,老子今天叫他们有来无回!”张登之兴奋道:“朱副官,我派十来个弟兄赶快把唐西桃那个杂种押回乡公所,你给老子叫其余的弟兄们在沟这边埋伏下来,”

从唐家大院的门前蜿蜒流出的这条溪沟在眼前拐了个急弯,形成了一个回水滩,这就是琵琶荡。琵琶荡的右边是颠连起伏的长岭岗,左边是从唐家大院后山绵延而下的一道小山丘。这两山延伸又快合拢过来,好像即将合围起来的双手,到琵琶荡时挨得很近很近了。这里是进出八里坡的要道,两山中间就是那条溪沟,两丈来宽,但溪水两边是丈把高的岩坎,岩坎边各有一道缺口通过这条溪沟,溪沟里溪水潺潺,荆棘丛生,两边的岩坎上一排排柳树东倒西歪的长着,一些碗口大的树枝从溪这边横到溪那边,枝繁叶茂,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天,明了。周铁匠带着队伍赶到了琵琶荡边的溪沟旁,朝对岸望去,似乎已不见张登之那队人马的踪影。

“同志们,过沟!快追!”周铁匠立即命令道。

当前面的几个同志下坎走到溪沟中的时候,只听张登之在对岸一声大喊:“弟兄们,给我打!”。这时,埋伏在对岸岩坎边、田埂下的团丁们一个个突然冒了出来,举着枪一齐朝山溪里猛射,“砰砰砰”的枪声在这小山溪里响成一片,走在前面的七、八个同志应声倒下,殷红的鲜血融进了溪水里,那溪水也变成了血。

周铁匠与几个同志掩护在溪沟这边的一个大岩石下,他一面命令还没来得及下坎的同志们举枪还击,一面高喊着:“同志们,跟我冲啊!”只见他挥着大刀,亲率十几个大刀手往对岸猛冲过去。

对岸的岩坎边挤着十几来个团丁,一个个端着枪正朝溪沟这边猛射,周铁匠一跃而上,挥起大刀,“咔嚓”两下,堵在岩坎边的两个团丁脖子歪了一下,然后随即倒地。

后面的同志冲了上来,纷纷杀向敌群,短兵相接,敌人霎时张皇失措。周铁匠带领同志们奋力追杀,瞬间又砍死了几个团丁。待周铁匠再次高举大刀正要向张登之头上劈去之时,只听朱副官大喊:“团总,快闪!”随着朱副官“砰砰砰”的几声响枪,两颗子弹向周铁匠飞来,一颗从周铁匠的脑边呼啸而过,打掉了周铁匠的半边耳朵;一颗直射周铁匠的右手,他挥舞着的大刀在空中旋了一下便抖落在地。此时,同志们旋即退回到周铁匠的周围,几十个团丁又包围了过来。

“弟兄们!给老子捉活的!”张登之叫嚣着。

正在这时,却听溪沟这边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枪响声,一支百把号人的队伍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在杨本立和山子的带领下正朝琵琶荡飞奔过来。张登之一听,那枪声、那喊杀声来势凶猛,他随即命令:“朱副官,立即开枪,射击!”说完,他自己拔腿就跑,朝押送唐西桃的那帮团丁们赶去。

朱副官带领团丁们边打边撤,一颗颗罪恶的子弹向同志们射来,四、五个同志倒了下去。

一会儿,见杨本立和山子率领大队人马赶到,周铁匠又命令道:“同志们,给我赶快追!”

“别追了!”杨本立大吼道。

眼望着张登之与朱副官领着几十个团丁离琵琶荡远去,周铁匠哭喊着:“桃哥啊……”

“我的周副队长,象这样打,赔上老本也是救不了唐队长的!”杨本立看到眼前和溪沟里倒下的同志们一具具尸体,悲伤不已,痛心疾首地说道。

战斗结束了。

天空中挂着一片片不肯回家的云,早上的太阳也躲在那灰暗的云层里,不敢露出个半个笑脸,杨本立、山子与周铁匠带着一百多人的队伍抬着十来具尸体迈步在八里坡上。

今天的八里坡走起来显得特别漫长,也特别艰难。天空的云低沉低沉的,时间也仿佛静止了,路边荆棘草丛中的鸟儿亦屏息着,不再叫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回到八里坡关卡不远的堰塘边,一滴滴雨珠开始从天而降。六天前,同志们曾经留在这里的笑声被这夏雨无声无息地吞噬了;浓雾汇聚起来,往日的笑容被一双双忧伤的眸子在雾前放大、放大,显得那么模糊却又如此真实,可看不见的,是那曾经的笑脸。

一夜之间,唐家大院遭难,唐西桃身陷囹圄,生死未卜;周铁匠战场受伤,二十多人的队伍死伤过半。走在队伍中的杨本立思绪万千,他在痛苦中挣扎,他在成败中反思,不禁自言自语道:“学阶、文林,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把队伍带回来啊?”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