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皇权异化

shurafan 收藏 39 1122
导读: 中国皇帝的制度,实行的是终生制与世袭制,由此产生了许多自身所不可能克服的矛盾;中国皇帝的权威,是来自由儒家哲学思想演变而来的人际关系和阶级划分。皇帝的终生制和世袭制,造成许多昏耄,糊涂,低能的皇帝;皇权正统性的思想理论又造成了许多围绕皇权的皇族内部纷争。制度上的缺陷和思想理论上的扭曲相互结合在历史上演出了一幕又一幕的围绕皇权争夺的卑劣丑剧,这二者成为皇帝权利异化的基础条件。 所谓“皇权异化”,就是指本来是皇帝自己做的事情,但是发展到最后,皇帝反而受到他人支配。皇帝的制度,规定了皇权的不

中国皇帝的制度,实行的是终生制与世袭制,由此产生了许多自身所不可能克服的矛盾;中国皇帝的权威,是来自由儒家哲学思想演变而来的人际关系和阶级划分。皇帝的终生制和世袭制,造成许多昏耄,糊涂,低能的皇帝;皇权正统性的思想理论又造成了许多围绕皇权的皇族内部纷争。制度上的缺陷和思想理论上的扭曲相互结合在历史上演出了一幕又一幕的围绕皇权争夺的卑劣丑剧,这二者成为皇帝权利异化的基础条件。


所谓“皇权异化”,就是指本来是皇帝自己做的事情,但是发展到最后,皇帝反而受到他人支配。皇帝的制度,规定了皇权的不可分割性和不可转让性。但是当昏耄老朽,襁褓小儿或者低能白痴身居皇位时候,皇权必然以各种形式异化。


中国的政治势力基本上可以分成三个部分:皇权,相权,以及妻权(或者宦权)。这三股势力中只要有两个产生结合,必然可以压制第三个。而对势力平衡至关重要的是皇权,而正常情况下,皇权是中立的,但是如果皇权产生异化,那么政治环境将会发生根本改变,国家也很有可能陷入动荡之中。


皇权的异化形式,主要分为后宫外戚专擅,宦官当权,权臣专朝。对比起来,权臣专朝少于宦官当权,宦官当权又少于后宫外戚专擅,分析起来,可以发现儒家思想的异化和储君生活的环境是导致皇权异化的主要原因。文官专权出现最少是因为在专制的政治体制下面,皇权和相权长期处于胶着矛盾之中,皇帝对于文官大臣的戒心远远高于外戚和宦官,这从一方面制约了权臣的出现;还有一个原因是,文官士大夫阶层由于长期接受儒家思想教育,忠君的观念根深蒂固;所以权臣专朝而无视皇帝的现象极为少见,并且从总体来说,强势的大臣还是具有一定的治国能力的。对比权臣,外戚和宦官则是相反,因为文官是从过层层选拔出来的,不具备极强的政治手腕和强势的治国能力是很难脱颖而出的,历史上绝大多数权臣先不论人品如何,但是还是干实事的;而外戚和宦官完全是依靠皇帝个人的特性来获得权力的,并且绝大多数的掌权的外戚和宦官的目标只是贪污敛财;必须要说明的是,宦官和外戚掌权时代的皇帝绝大多数都是昏庸,无能,年幼的,就是说毫无执政能力。这就造成了一旦宦官或者外戚掌权,对于国家的破坏力是相当巨大的,甚至严重影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


先说说外戚,所谓外戚,通常指皇帝的母族和妻族。外戚专权始于西汉吕后时期,而外戚专权第一个高峰时期也就是两汉时期。统计下两汉时期外地藩王入继的数量达到了七位,占到了两汉皇帝总数的三分之一;而且两汉时期幼年继位的皇帝也占到近三分之一;这都给外戚专权创造了有利条件。从一开始的吕后临朝称制,到后来的王政君家族立四朝而不倒,直到东汉时期“临朝者六太后”达到高潮。在西汉时期,从汉成帝开始,出现了所谓“国统三绝”的现象:汉成帝无子而汉哀帝入继;汉哀帝无子而汉平帝入继;汉平帝无子而王莽立孺子婴。到了东汉时期,由于也有四任皇帝是由于先帝无子而由皇后主持外地藩王入继。《后汉书》中写道:“皇统屡绝,权归女主,外立者四帝,临朝者六后,莫不定策帷帘,委事父兄,贪孩童以久其政,抑明贤以专其威。”


外戚专权的后果不但导致了皇权的异化,同时往往伴随着国家的动乱。唐代中国历史上外戚专权的第二个时期,尤其是在唐玄宗晚期。天宝四年杨玉环被册封为贵妃,得到唐玄宗的专宠。长恨歌中写道“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由于唐玄宗的专宠,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于天宝十一年成为宰相,身兼四十余职,总揽朝政,其专擅跋扈无以复加。《旧唐书》中写道:“久典枢衡,天下威权,并归于己”。后来杨国忠成为安禄山叛变的借口,以“诛国忠”为名于天宝十四年发动叛乱,史称“安史之乱”,唐王朝从此走上衰败之路。


外戚掌权的第三个高潮时期实在清代。清代由于其特殊的民族和政策关系,虽不乏幼年登基的皇帝,但是直到末期才出现外戚干政的现象,这就是慈禧。慈禧在穆宗,德宗连续两朝垂帘听政;为了获取权利,架空皇帝,慈禧在穆宗即位后积极纵其淫乐,导致穆宗于十九岁英年早逝;之后又立年仅四岁的德宗,终于完全掌握了军国大政。虽然慈禧经常自比武则天,但是毫无武则天的治国才能,国家一派乌烟瘴气,慈禧甚至将用于购买战将的资金挪用于修建颐和园,最终导致了一系列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被世人所唾骂。


外戚取得专权的过程就是阴谋实施的过程,阴谋成功的结果就是导致了政治的黑暗,特务之风大起。《晋书》中关于晋惠帝皇后贾南风写道:“亲党微服听察外间”;《清鉴》中关于慈禧写道:“每遇帝召见群臣时,辄令内监于屏风内窃听”;这类记载在史书中比比皆是。绝大多数外戚势力的崛起都代表着一个黑暗时代的到来,即使是外戚改朝换代,比如王莽新朝代汉历经十五年而归光武,杨坚立隋代周历经十三年而灭于唐,这些短命的王朝表明了外戚由于未经历传统的开国打拼,不知天下来之不易导致了新王朝迅速覆灭。


皇权异化的另一种形式就是宦官势力的膨胀。设置宦官的最初目的是为皇帝后妃以及宫廷服杂役,地位卑贱,不过是供帝王役使的家奴。如《旧唐书》中写道:“上(昭宗)曰:此辈皆朕之家臣也,比于人臣之家,则奴隶之流”。“宦官之兴,肇于秦汉”,也就是说宦官形成一股政治势力是与皇帝制度的建立有着密切联系的。伴随着皇帝制度的发展,宦官逐渐从龙套成为主角之一,是由于长期以来,宦官照顾着皇帝的日常起居,深得皇帝的信任开始的。


宦官干政起于秦代,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病逝于巡游途中,始皇近侍赵高封锁信息,伪造文书,趁机发动宫廷政变;逼死扶苏,迫使李斯就范,杀害蒙恬,立始皇幼子胡亥为帝,后杀李斯,被拜为中丞相;后诱杀胡亥,自己“引玺而佩之”。这可以说是历史上宦官弄权导致皇权异化的第一例,《史记》中写道:“事无大小辄决于高”,则完全是这种异化的标志。


宦官干政的第一个高潮是在东汉时期,东汉的宦官敢于诛杀大臣,敢于矫诏行事,敢于诛杀外戚,甚至手握兵权;后世给这类宦官起了个专有名词:权阉。《二十二史剳记》中写道:“国家不能不用奄寺,而一用之,则其害如此。及其传达于外,则手握王命,口衔天宪,莫能辨其真伪,故威力常在阴阳奥笅之间”。东汉时期宦官专权的高潮起于汉桓帝时期,桓帝继位后,与单超,徐璜,具瑗等宦官联合诛灭外戚梁氏,从此把持国柄。宦官当政后最大危害就是激化了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宦官集团,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和士人之间互相攻击,矛盾盘根错节;而著名的“党锢之祸”更是将这些矛盾推向了白热化。桓帝死后,灵帝继位,继续将全力委托给宦官集团,张让,赵忠,段珪等宦官号称十常侍,继续玩弄国政,炮制了“第二次党锢之祸”。桓灵二帝时期延续了三十余年的宦官之祸,导致了全国各地起义频频,而宦官集团虽精于权谋,但对于镇压起义却毫无办法,最后只能依靠各地豪强,而各地豪强也乘机兴起,最终东汉就是覆灭于豪强之一的曹氏之手。


中国历史上宦官干政的第二个高潮时期出现在唐代,对比东汉时期的权阉,唐代的权阉势力膨胀更快;东汉时期的宦官敢于把持国政,玩弄天宪,而唐代的宦官却敢于废立皇帝!《旧唐书》中写道:“反在人主之上,立君,弑君,废君,有同儿戏”。宦官干政的规模到了唐代后期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新唐书》中写道:“自穆宗以来八世,而为宦官所立者七君!”唐代共历二世帝,宦官所立七帝,居然占了三分之一!宦官监军也始于唐代,这些人不懂军事有乐于插手指挥,主将如有不满,即刻告状弹劾,贞元十二年,官宦开始镇守各藩镇,节度使反而成为宦官的下属,“戎卒不隶于守臣,守臣不总于元帅,至有一城之将,一旅之兵,各降中使监临”,这段话表明了从此全国兵权完全落入宦官集团之手。宦官集团内可掌废了皇帝之权,外可掌全国各地兵权,权力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再加上宦官集团毫无治理国家之心,一味贪污受贿,各地税赋繁苛,最后导致了藩镇之乱和农民起义,最终将唐朝送入地狱。


宦官干政的第三次高潮是在明代。在明代宦官干政的萌芽起于永乐十八年建立的东厂,将特务政治推向了新的高潮;而始于洪熙元年的镇守太监一职彻底扫清了明代太监干政的障碍。在明代,宦官,大臣,皇帝的权力互相纠葛贯穿整个朝代。从明成祖设立东厂,明仁宗设立镇守太监,明宣宗赋予司礼监批红权,再到明宪宗设立西厂;还有英宗时期的王振,武宗时期的刘瑾,熹宗时期的魏忠贤,太监的权力打到了前所未有得地步。《明史》中写道明代的阉党:“诸党人附丽之,羽翼之,张其势而助之功,流毒无所穷尽,而遗孽余烬终以覆国!”神宗设立的矿监和税使更是让太监的触角无所不及,由此酿成了多起起义事件,从万历二十七年到四十三年,全国各地暴力抗监的事件不断发生。到了熹宗时期的东林党争事件的发生代表了宦官权利的顶峰,国家从上到下各级官员非阉党不能得职,国家陷入黑暗之中。后虽然崇祯即位,力图挽回颓势,可惜国家已经是落入深渊,生还无路了。


宦官集团作为三股势力中最为腐朽,最为反动的权力集团,制造了史上多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对社会进程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宦官集团的掌权,完全扰乱了君主专制主义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行;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群体所具备的特殊心理也对社会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在明代后期太监竟然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现象,扰乱了社会的正常人口增长!


不管是外戚集团掌权,还是宦官集团掌权,在历史上都是非正常的现象,在君主专制主义的时代,他们的出现严重影响了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皇权的异化,必然导致统治阶级的异化;统治阶级的异化,必然导致社会心理的异化;社会心理的异化,必然导致国家的动乱不安!以史为鉴,国家的安宁,关键在于上梁要正;国家的稳定,关键在于上梁要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