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三十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5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海军今天起的格外的早。

由于人太多,所以昨天只能和欧阳他们挤在一起睡,这让海军有点不习惯。

二连昨天有安排,所以今天一大早只有三连的出操。

部队很快就集合在了一起。

郝仁带着自己的两个外甥也匆匆忙忙的集合起了队伍,不过他们的队伍实在是稀稀拉拉不像样子,好在海军现在还不在乎。

可是就在队伍准备开到村外进行训练的时候,四方台的一些老百姓已经聚集到了团部的大门口,有多老人吵吵嚷嚷的要把那个什么新上任的团长赶出去。

海军一咧嘴,知道这准是郎老贵的嘴太快,但是又不能拒绝,所以只好耐心的劝说和解释。

慢慢的,团部门口的老百姓越来越多,吵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眼镜儿赶紧把欧阳和张副团长喊起来,几个人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

陆云龙醒了。

但是他就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

他两眼直直的看着屋顶,心里反复的想着那个他怎么也想不通的事情。

张副团长和他的那些手下这么干是为了什么?是兵变吗?不像,所有的士兵都想把他这个团长赶出去。

难道说他们真的想要投敌?也不像。现在不仅连长排长知道,很多士兵心里都清楚,补充团就是为了从鬼子手里糊弄点枪弹医药粮饷,同时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进行强化训练。

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终于从远处吵到了前院。

陆云龙很快就听明白了,这是四方台的老百姓听见了什么消息要赶自己走。

陆云龙苦笑。

看来这个补充团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

老贵叔和村里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就是不发话,这可让海军、眼镜儿、张副团长这些人抓了瞎。

当官的都拦不住,当兵的更拦不住,何况很多士兵也愿意把那个陆云龙陆大团长从这里赶出去,所以老百姓很快的就涌进了前院,随之又涌进了后院,堵在刘萧的军医处外面吵闹个不停。

刘萧直咧嘴,他手下的那些人大多也是和老百姓一个观点,那就是让陆云龙滚蛋。一些伤兵知道了这件事也是破口大骂,刘萧这下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陆云龙推开了门,走了出来。

他刚想说点什么,老贵叔一指陆云龙:“就是他!”

这一句话说出来不要紧,很多的老人妇女都涌了过去,有的撕有的扯,甚至有人脱下了脚上的鞋子打了过去。

这是很多补充团的士兵第二次看到这种情况,上一次是枪毙刘家父子的时候,很多老百姓一直追打刘家父子到了刑场才肯罢手,有的人甚至在刘家父子枪毙以后的尸体上啐痰撒尿。

郝仁爷几个带着自己的手下看着,他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

······

陆云龙没有吃上今天的早饭。

不管是蔡胖子朱非还是其他的火头军,没有人愿意拿出一个馒头给他们吃。

看着那些激动地老百姓和士兵们,陆云龙第一次留下了眼泪。

他和严厉以及那些严厉带过来的士兵们站在一起。

眼镜儿扶了扶眼镜:“陆团长,你也看到了,要是您不走的话,恐怕会惹出更大的麻烦来,不是我们几个不护着您,实在是----”眼镜儿的话没有说完,他叹了一口气。

欧阳走了过来:“弟兄们,我替张副团长捎句话过来,愿留下来抗日的我们欢迎,可要是还想动什么心眼儿,那趁早走人,免得以后伤了和气!”说完,他看了看陆云龙,但是没有搭理这位团长,而是走到了严厉和铁彪的身边:“严连长,铁排长,如果你们愿意留下来,我们还是欢迎的!”

严厉没有说话。

铁彪有点沉不住气,他看了看脸色苍白的陆云龙,又看了看严厉,犹豫了半天,终于站了出来:“欧阳连长,我铁彪的家就在沈阳城里,现在那儿成了日本人的天下,我就是因为想打日本人所以才来的,只要张副团长愿意留下我,我铁彪没有二话,保证不干那些缺阴丧德的事情,这身老百姓的衣服,我不要!”

海军和眼镜儿很高兴,赶紧走过来和铁彪握手:“欢迎你,铁排长!”

看到铁彪愿意留下,又有三十多个士兵站了出来,表示愿意留下打鬼子。

陆云龙看了看,身边除了严厉就只有五个人。

他苦笑了一下:“严连长,你应该留下!”

严厉敬了一个军礼:“团座,卑职是想把团座安全的送过大凌河以后再回来!”

陆云龙满以为严厉会跟着自己,没想到严厉会说这样的话,他愣了一下,转过身看着剩余的五名还在犹豫的士兵:“弟兄们,我陆云龙是带你们出来抗日打小鬼子来了,绝不是有什么私心,你们放心,今天我走了,改天我陆云龙还会回来的,我绝不会做缩头乌龟!”陆云龙忽然哽咽起来。

······

当严厉和两个士兵护送着陆云龙走出四方台的时候,刘萧眼镜儿追了过来,塞给严厉几张大饼和几块银元后又回到了村里。

陆云龙远远地听到村里响起了一片欢呼声,他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他看了看四方台,又看了看身边的这三个袍泽弟兄:“我陆云龙一定要回来!”

······

吃罢早饭,眼镜儿海军欧阳刘萧以及冷锋、刘耀、郝仁这些人聚在了一起。

现在这些人要做的事情和陆云龙要做的事情一样:整编。

张副团长拿着补充团的大章忽然间笑了笑:“咱们还用这个章吗?”

所有的人先是一愣,然后就是沉默。

是啊!还用不用这个章呢?

眼镜儿看了看海军,示意他点头同意再说。

海军清了清嗓子:“张副团长,我看咱们先用着,等咱们安顿好了再改也来得及!”

眼镜儿看看大家:“是啊是啊!咱们先凑合用着,等狼牙回来以后咱们再商量!”

看到他们两个点头同意,其他的人就不好说什么,于是一起同意。

张副团长点点头:“那好,我就还继续当我的副团长!”说着,抄起了大章往自己面前一摆,“下面咱们请海营长和严参谋长具体安排一下!”

别看正副团长别的不行,推脱的功夫确实是一流的,他轻轻松松这么一说,所有的事情就到了海军和眼镜儿的头上。

眼镜儿打开了花名册,这两天部队增加了不少新兵,如果还是一个营的编制,那这个营就是一个加强营。

眼镜儿看看张副团长和海军,然后说道:“现在咱们的那个所谓的团长已经走了,我和张副团长、海营长商量了一下,咱们不能就这么听人摆布,所以咱们团必须派人去和锦州方面取得联系,不过事情还要等严厉严连长回来再说。”

看看大家没有什么反应,眼镜儿继续说下去:“现在张副团长任命郝仁为补充团代理正参谋长兼第二营代理营长,我这个参谋长暂时降为副职,任命孙德奎为补充团第四连代理连长,孙德庆为补充团第四连代理副连长,这里还有,军医处代理处长刘萧兼任军法处代理处长,原代理司务长蔡福提升为补充团代理军需处长兼司务长,铁彪提升为补充团第五连代理连长,至于其他的排级军官需要各连指定后报请张副团长批准。----”

等眼镜儿念完了书面的东西,海军站了起来:“现在咱们队伍里新兵比较多,请各位军官注意纪律,咱们补充团的纪律比较严,张副团长曾经下过死命令,擅自从老百姓手里抢夺一支鸡就是枪毙的罪过,请各位回去和弟兄们好好说一说,以免发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冲突。如果在座的没有意见的话,现在咱们就去挑新兵入伍,大家看看,还有什么其他要说的没有!”

刘萧站了出来:“副团长,我想说一下,现在咱们部队里有很多人都在抽大烟,这对咱们队伍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这些吸大烟的弟兄再不戒掉这个毛病的话,那我只能把这些士兵开除军籍!”

刘萧这么一说,郝仁连连点头:“刘处长的说法我是非常的欢迎,不过我带来的弟兄们里面吸大烟的也有,鄙人虽粗通医道但是医术不精,所以还请刘处长以后多多赐教,配出一些能够解除烟瘾的草药,那样也好让兄弟们早日恢复有用之身。”

刘萧一咧嘴:戒赌瘾?现代化的社会都不能用医药彻底医除毒品的影响,更别提这才一九三一年。

郝仁转过身又看了看张副团长,躬身施礼:“罪民承蒙张副团长见谅已经是万分感激,更不敢奢望张副团长抬爱,这参谋长和第二营营长的职务更是愧不敢当,还请张副团长另选他人,罪民愿在张副团长手下做一无名小卒即可!”

郝仁这么一说,孙德奎和孙德庆哥俩也都站了起来,都不敢接受这个任命。

张副团长把脸一沉:“要是你们执意不听,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按违抗军法从事!”说着,张副团长给刘萧使个眼色,刘萧马上站起身来:“来人!”

“有!”门外的卫兵答应一声走了进来。

郝仁赶紧和自己的两个外甥点头表示同意。

······

整整一个上午,团部的大院里都是乱乱哄哄的,几个连都在挑选自己的兵。

铁彪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连长,再感谢了一通之后他站在一边,看着其他的人挑选新兵。

眼镜儿和海军感到奇怪,于是就走到了铁彪的身边。

“铁连长,你怎么不去挑新兵呀?”眼镜儿有点好奇的问道。

铁彪笑了笑:“参谋长,自古兵法有云:兵不在多而在精,好兵得看到了什么将手里,咱们这样的,多孬的兵来了都不怕,保证个个训的都跟老虎一样!”

海军看看铁彪:“我说铁连长,咱们可不是其他的军队,咱们补充团里可不能打人骂人,尤其是你们带兵的,更是不能动不动就体罚士兵!”

铁彪听了海军的这几句话,原来笑呵呵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海营长,要是不打不骂,怎么管好兵啊?”

海军拍了拍铁彪的肩膀:“铁连长,你就费心好好想想吧!”说完,海军就走开了。

铁彪赶紧央求眼镜儿:“参谋长,要是碰见不听话的士兵怎么办呢?”

眼镜儿看了看铁彪:“铁连长,你说呢?办法还是要你自己好好想想才能有的,实在解决不了的时候,你再去找海营长和我!”说完,眼镜儿也走开了,只留下铁彪一个人站在那里直发愣。

······

海军前边走,眼镜儿在后面追。

好不容易追上了海军,眼镜儿打趣似的说道:“我说海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急着赶去投胎呀?”

海军看了看眼镜儿:“我投什么胎,我这是去找刘大哥商量事情!”

眼镜儿哈哈一笑:“准是为了训练新兵的事情吧?”

海军点点头:“对啊!你看看你看看,这些人懒懒散散的人,哪像一只能打仗的队伍呀,简直成了乌合之众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眼镜儿说道:“是啊!部队扩大的太快了,而且咱们又没有时间来好好的训练和搞一下思想工作!”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着,很快就找到了刘萧。

刘萧毕竟是老兵,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他开口一说,三个人立刻心里就豁亮多了:

一九四七年冬至一九四八年春,西北野战军开展了以“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并在此基础上开展了群众性大练兵,对提高部队的政治觉悟和战术、技术水平起了重大作用。一九四八春,西北野战军在宜川西南瓦子街战役中一举歼灭胡宗南部队近三万人。作战部队打得顽强,特别是经过新式整军的部队更是英勇作战,战绩卓著,毛泽东听到瓦子街大捷的消息后,当即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名义,发表了《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赞扬西北野战军新式整军搞得好,并要求在全军推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