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为了打造一支真正能贯彻自己思想、实现自己愿望的军队,就必须从思想上再对这支军队进行教育,让他们明白是为了什么而战?让他们知道“国家”这两个字对他们的意义?使这支军队始终忠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战,不会因为自己个人的存在和消失,而成为这个年代一支新的军阀部队,换句话说,就是不能成为某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那样的话,李琮的用心就白费了,自己辛辛苦苦所建立的军队也会成为一支破坏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凶器,李琮也会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这是李琮最为担心和不愿看到的结果。为了避免这种结果的出现,唯一行之有效、能从根源上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就是——让这支军队始终从思想上保持正确性,让这支军队始终以国家和民族的大局为重,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坐标,为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最大化贡献力量。所以,这是军队必须有自己的信仰。

信仰的建立,只有思想教育工作的能完成。这下子可是有点难为李琮了,在后世中,这种思想教育自然有政委这个角色来管理,自己只负责军事训练就可以了,这样的任务其实是十分简单的,部队训练的好坏就是一条标准,那就是是否符合军事训练标准。可这思想教育就不一样了,没有具体的标准可以参照,工作繁琐琐碎,稍有点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思想工作是否做到位,就很难鉴定出来,个人是否能始终忠于祖国和民族,又完全依赖于思想工作,所以,一支军队是否能打仗,除了军事技术过硬,再就是思想作风要过硬,要明白为什么打仗?这样的军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才是真正建立自己信仰的军队,才是真正有自己灵魂的军队。

于是乎,李琮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回忆着当年自己怎么接受思想教育的场景,以便给自己提供一些思路,可是,毕竟年代久远(一步跨过了几十年了),李琮的脑细胞在经过时空穿梭的时候,似乎受了点影响,死活想不起来太多的东西,无奈之下,李琮决定只好选用一些陈旧的方法来试一试了。

这军事技术的训练都放在了白天,于是,这晚上的时间对于李琮想进行的思想教育就显得十分宝贵了。那个时侯,没有电视,电影也还没有普及,更不存在什么网吧之类的好东西,所以,天一黑,大家伙就没什么事情干了,无聊之下,对着昏暗的油灯,除了赌钱、喝酒再就是造小人,尤其是男人扎堆、女人缺乏的深山老林 “土匪窝”里面,战士们的夜生活就更单调乏味。李琮抓住这个好年月、好时机,把晚上的时间也充分利用起来了,他模仿起后世CCD的军队开办夜校的方式,主要教战士们识字,对战士们进行扫盲,以及灌输爱国主义思想,为战士们举行丰富的活动,努力为战士们“洗脑”。

第一天夜里,李琮招呼所有人进入大厅里面,开始了第一次思想政治教育课。和刘进、张宏面临的困难一样,战士们大都是文盲,少数人认识几个字,可就这样的“高才生”有些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全,而李琮不顾实际国情的行为,招致了第一次的失败。具体经过汇报如下:

在战士们都入座了之后,李琮早已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文质彬彬,像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一代宗师(为了设计好自己的形象,李琮连晚饭都没顾得吃,只顾拾掇自己,然而,这土匪窝里能给李琮提供的道具实在是太少了,很少的几件抢来的衣服穿起来,不是像土匪,就是像爆发户,再就是一副伙计的打扮,怎么也无法装扮的像一位老师,最后,只得挑了件长衫穿上才略微有点神似),李琮以这幅让战士们看起来怪怪的打扮,站到了大家的面前,还笑容可掬。而战士们不明白为什么显得神勇无敌、行事粗犷的营长突然变得有点让人不敢接受,纷纷猜测营长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一个战士有些卖弄的小声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营长这是有货要给大家看啊。”

另一个战士赶忙凑上来小声问道:“兄弟,你知道营长这是要干啥?”

那个战士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说:“那是当然,不然怎么敢说营长?”

其他的战士纷纷问道:“你说说啊?别卖关子了。”

那个战士也压低了声音,一语道破天机:“营长这是要给咱们说书啊。你看看营长的打扮,那就是说书先生才穿的长衫,我估计,营长这是怕咱们晚上无聊,给咱们解闷儿来了。”

其他战士们如梦初醒的纷纷点头:“对、对、对!说的没错,营长这是要说书了,咱们可得好好听听,最好讲一段常山赵子龙大战长坂坡,那才过瘾呢。”

:“看来咱们营长还是文武双全啊,这说书可不是一般人能说的,那得有学问才行。我最想听营长说一段三英战吕布。”

:“就是,还是咱们营长有本事啊,什么都能行。”

这下子引起了战士们新一轮的议论热潮,不过大家把重点从李琮要干什么转移到了让李琮说什么内容上面了,顺带拍上一通马屁,大家把李琮真的当成了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了。

大家伙又顺便夸起了那位明确了解“领导意图”的战士,说他见识不凡,以后肯定会很快得到提拔。

众人的夸奖让那位战士不禁飘飘然了,心里十分得意:还是咱了解营长啊。然而表面上还装得一本正经,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

不过,大家的惊喜没有持续多久,更大的惊喜就又接踵而至。李琮一张嘴就把所有人当场就雷倒了。

:“我们这个国家叫中国。”

:“中国的土地面积包括黑龙江、察哈尔、热河、山东、陕西…….等省,面积……”

:“近代,中国被……侵略,割让……土地,被抢走……财富。”

:“怎么营长不像是再说书啊?说的这些好像和三国里面的英雄不沾边儿。”战士们纷纷发现了李琮的文不对题的讲解,霎时间变得不知所措了。

:营长到底在说什么呢?战士们的疑惑越来越大了,却又没有人敢于打断李琮的讲话,只能任凭李琮在大家面前天马行空的发挥了。

李琮越讲越兴奋,底下的战士们越听越糊涂,一个个慢慢陷入痴呆的境界,不是因为李琮讲的太好了,而是战士们压根儿就不明白,如同在云雾里面绕来绕去,已经不知所云了。底下的战士们表情越发显得痴呆,李琮误以为是自己的超水平发挥起了莫大的作用,反而更加兴奋起来,在台上更显手舞足蹈了。

:“中国的资本主义革命尚未完成…..”

:“地主阶级……,农民……,什么生产关系……”

李琮在上面讲的唾沫星子乱飞,只是苦了离他最近的那排战士,除了忍受李琮无休止、癫狂的语言炸弹,还要忍受李琮那不时飞出的唾液生化武器的袭击,真个苦不堪言。他们只能低着头,将脸部用力的低下去,敢怒不敢言,不一会,头发就如同打了发蜡一般,明光锃亮了。

战士们普遍不知道什么“美锅”、“自笨注意”等等。不一会儿,就觉得兴趣索然,一个个眼皮开始不停的打架,努力抵抗着周公的召唤。

渐渐的,李琮也看见战士们大都变得神情萎靡,似乎对自己所讲的没有多少反应,觉得真是对牛弹琴了。

李琮也很疑惑:刚才大家不是都听得很认真吗?怎么这会儿好像没兴趣了?难道是白天刘进和张宏训的太狠了?大家都很疲惫了?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忽然,黄东见李琮的语速慢下来,很疑惑的看着大家,于是斗胆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说:“大……营长,能不能让弟兄们先回去睡觉了?这一天练得人好累啊,兄弟们又不是铁打的,明天还要继续练呢。再说了,你讲的这些俺们还是听不懂啊。就说你说的那些外国人是坏,可是他们跟俺们离的太远,没啥关系,他们抢走的,俺们又抢不回来,说了也是白说。你还是让俺们回去睡觉得了。”

黄东的话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同意,战士们纷纷点头表示黄东说的对,强烈要求回去睡觉。李琮一看有点众怒难犯了,只好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走了。战士们如同大赦一般,纷纷夺门而出,生怕走晚了,被李琮再来一次爱国主义的说书教育。

几秒钟之后,大厅里面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了李琮一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看着大家如同见了鬼一样,纷纷逃离这个地方。李琮心里还在纳闷:记得后世的电影里面不是这样的,一说到阶级仇恨,一说到封建压迫,一说到外国侵略,大家应该是群情激奋啊,只待自己振臂一呼,就跟着自己奋勇向前,推翻三座大山去了。可是,眼下这情景明显不是这么回事儿,大家对自己所说的没有丝毫的痛恨,甚至没有丝毫的同情。难道我又被晃点了?事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果真如此,我该从何下手呢?该如何让大家接受我的“谆谆教导”呢?看来,还是先来点浅显的。先从吃饱饭说起吧。

第二天晚上,李琮依然强制要求战士们来上夜校,战士们自然愤愤不平:说实在的,经过昨晚上的教训,营长这玩艺儿还不如让弟兄们掷上两把色子,来得刺激有效,还能好好缓解缓解白天的疲劳,那才是刺激弟兄们的良药。不过看在营长大人现在把伙食搞得这么好,顿顿有肉,加上营长爱兵如子,对谁都有说有笑的,就给营长一个面子,来上夜校,大不了,听到一半再起哄走人就行了。

看着战士们拖拖拉拉、既不情愿的进入大厅,李琮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待大家都坐好了,才慢慢开始今天的活动。

这次李琮好像换了一个人,没有将其昨天那些让人听不懂的天书再次娓娓道来,而是等待大家安静之后,笑眯眯的指着一名战士,亲切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战士有点惶恐的站起来回答:“报告营长,我叫李二狗。”

:“很好。二狗,那你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啊?”李琮并没有遵循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的古训,一上来就单刀直入,问起了李二狗的伤心事,丝毫没有顾忌二狗的感受,可怜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看着营长这么和气,再加上战士听见“很好”二字,顿时面露兴奋之色:莫不是营长看我顺眼,要生我的官了?想到这里二狗顿时精神头来了不少,话也利索了,自己藏在心底的往事也统统倒了出来:“俺在老家活不下去了,俺交不起租子,地被财主收了,俺爹被财主给打死了,俺娘活活气死了,俺和俺兄弟跑了出来,也走散了,没法活了,俺就上山落草了。”说完,二狗竟然落下了眼泪,当然鼻涕也是少不了的,只是苦了他那衣袖。看来英雄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二狗也不例外啊。二狗的话简简单单,但是引起了不少战士的共鸣,很多人也暗暗伤心起来,和二狗一样经历的人不在少数,要是有几亩地,有口饭,谁愿意当这万人骂、千人唾的土匪呢?

:“好了,别伤心了,二狗,今后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我保证只要你在人民军里好好干,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帮你找到你的兄弟,要是你以后成了大官,自己也可以去找兄弟了,是不是?”李琮拍了拍二狗的肩膀,安慰道。

:“真的吗?营长真的会帮俺找到俺的兄弟吗?”二狗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好好干,以后咱们的队伍要走出这大山,让更多的象你这样的穷苦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我们要住进大房子,要让弟兄们吃好、穿好,娶上媳妇,口袋里有大把的洋钱,过上好日子,你们说好不好?”

:“好。”战士们的情绪被充分调动起来了。李琮趁机开始讲为什么大家伙儿会吃不饱、为什么地主老财能霸占他们的田地等等。

简简单单的话语,让不少战士开始喜欢上李琮的夜校,也让李琮的思想教育工作开始有了一定的进展。

经过几天深入浅出的教育,战士们渐渐有了国家的概念,渐渐明白了中国大了去了,不仅有东三省、还有云南、贵州等省,渐渐明白了造成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是什么,造成他们贫穷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自己被逼上了山、当上了土匪,为什么有的人能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为什么中国人会怕洋人等等。

李琮又循循善诱:要想改变这一切,首先就要国家能富强起来,国家不能富强,其他一切都是免谈。而人民军就是为了让国家富强起来,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成立的军队,我们是为了一个远大的理想在奋斗,解决了这个理想,我们就会成为万人瞩目的英雄,会成为老百姓的救星,会光宗耀祖。

战士们也在李琮的忽悠下、也为这个理想而不断地兴奋起来:光宗耀祖,这可是旧社会男人最大的愿望啊。为了这个愿望,就是让战士们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看着战士们的思想一天天的被自己 “诱骗”到正轨上,李琮心里真是无限感慨啊:这当个老师还真是不容易,自己要是还能有幸见到自己的老师,还真要对他们说一声辛苦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在逐步解决战士们思想问题的同时,战士们的军事技术也开始像模像样起来。

请大家多多留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