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打爆网站点瘫,政府的欣慰还是悲哀?

最高检统一了举报电话,12309开通首日几近被打爆,举报网站也因访问太多而短时瘫痪。举报,依然是热烈的,但我不知道它是否要永远热烈下去。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举报的热烈程度,到底是因为举报者的热情,还是因为这是唯一的通道,以及它是否制度失灵的效果。

今天到底有多少条举报的电话已被开通,我一时统计不了。几乎每一个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党纪监察机关,都开设了举报电话(有的叫热线),同时接受举报信件。信访接待似乎也可以算是举报的边缘形式,因为其中有一些信访案件就涉及到不被认可的官员行为。因此,理论上讲,公民举报权的落实,至少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然而,举报者的权益保护,实在是令人遗憾,报道中经常会有举报者遭受打击报复的情况发生。

我想,对一个社会来说,过于倚重举报来解决权力混乱所产生的问题,总是一个不靠谱的事情。举报是不可或缺的,这种不可或缺,就是对权力不法行为制造的混乱与不公必须有一个拾遗补缺的途径。当别的办法都没有能够预防权力不法行为,未能发现不法行为时,还有举报能够起作用。这就是说,一个正常的社会,大多数权力不法行为将因为制度的作用而无法产生,部分权力不法行为一经发生,也能够被及时发现,还剩下一些权力不法行为则会成为举报的对象。

因此,举报数量的多少,举报热烈的程度,实在不可简单地说值得欣慰还是悲哀。举报很热烈,可能是公民的热情高,可能是公民的冤屈深,可能是权力不法行为多,可能是权力不法行为难以被处理,可能是举报之外权力不法行为无以预防或发现。举报不热烈,可能是权力已经很规范,可能是举报本身令人失望,等等。

对一个公民来说,当他发现权力不法行为未受查处时,也许能准确定位自己应当向哪个机关举报;也许他不能准确定位这一点,所以他可能这里也举报,那里也举报。另外,如果他向一个机关举报未获得结果,也可能转而向另一个机关举报。最高检开通举报首日,举报量大增,这可能是调动了人们的举报热情,可能只是号码新发布引来的新奇反应。总之,可能性是多种多样的。

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举报成了一个关注度极高的话题。在人们的心目中,举报几乎成了使权力不法行为得到处理的唯一可能途径。不法行为预防不力,这是老问题;不法行为除非被举报,几乎不会被查处;不法行为即使被举报,也未必会受到追究。我想,这是很不正常的权力现状,不能因为举报的数量多而令人高兴起来。

经常会看到数据,查处了多少案件,其中来自于举报的占到多少百分比,通常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这可以说明什么呢?说明人民是办案的有力基础,说明人民对办案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还是说明“任何犯罪行为都逃不脱群众的眼睛”?但我没有看到另外的数据,例如被处理的占到举报总量的百分之几,举报属实或者不属实从而受到打击迫害的又占百分之几。也许这样的数据,会让你知道举报其实并不是一件浪漫和可以欣喜的事情。

如果制度无力预防权力不法行为,如果权力不法行为即使发生也没有什么下场,举报就会成为万般无奈的选择,举报的热烈程度不过表明万般无奈的人数很多而已。一个社会原本不该有那么多万般无奈的人为公益而举报,或者为私益而上访。举报也好,上访也好,被视为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好像有问题也不足为虑,只要举报和信访渠道畅通就好,这只是一种浪漫化的政治想象,把万般无奈转化为一种美好的愿景。

一个社会没有举报或许是不可能的,但把希望寄托于举报,并且誉之为“人民监督”,抬举到最重要的高度,可能并不可取,对制度而言,漠视预防与查处不法行为的欠缺更不可取。举报与上访数量居高不下,到底是相关部门不作为逼成的,还是“渠道畅通”、“热情高涨”使然,答案我看是前者。毕竟,社会不是依靠居高不下的举报来治理的。(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