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6)

咀嚼苦楚 收藏 1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6)




夜内。

一盏昏暗的吊灯在摇曳。

越南情报机构某间预审室。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连基本的家具都没有。一个与地板相连接的水泥柱上,黎辉被人摘下了头套。他被反尖着双手,一副塑料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嘴角也还有着凝固的血迹。黎辉试图活动自己的双脚,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被铐上了一副沉重的脚镣。


房门被打开,审讯者走了进来,是阮世豪,对这个,黎辉并不感到有什么意外。


阮世豪点燃一支烟,塞进黎辉嘴里:“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黎辉不吭声,只是有些轻蔑的看着阮世豪,心里边早已是杀机四伏。

阮世豪毫无表情的看着黎辉:“不要指望我会对你动刑,也别想有人会来救你,我的耐心很好,至于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们对你做些什么与我无关。”

黎辉吐掉香烟,笑了笑:“都是行内人,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

“不过什么?”

阮世豪追问。

不过你比我更肮脏。”黎辉的语气很平淡,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阮世豪装模作样,有些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头。

一个混身古铜色腱子肉的大汉走上去就是一脚,黎辉被打倒在地上,下巴脱臼。

阮世豪呵呵笑了起来,是那种皮笑肉不笑。

大汉抓起黎辉一顿胖揍,黎辉的鼻孔开始向外冒血,牙齿也被磕掉了一颗。

“我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阮世豪起身离开,丢下一句话:“因为你是叛国者。”

“去你妈的叛国者。”黎辉冷不丁崩出一句话。

又挨了一拳。

黎辉自嘲地笑了笑,门重重关上,大汉没有跟着出门警惕的盯着黎辉。

“你不错啊,在河内受训的是吧?”黎辉说着话,微微活动了双肩,一只手松了松贴在袖口的铜扣上面:“你们不行,你们不是中国人的对手,我在阿富汗看过你们的录象,松毛岭,扣林山,法卡山,还有很多很多...你们打不过他们,还是我们才能和他们交手......”

古铜色腱子肉大汉的双眼在冒火,他恨不能掐死黎辉,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遇到了一个哑巴。”黎辉苦笑:“看样子阮世豪手里也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人了,这也难怪。”


黎辉已经悄然拆下了铜扣子——一个十分锋利的锯片弹了出来,他开始悄然开手铐:“你肯定是交换战俘的时候回来的吧,我看你也像,被中国军人俘虏了不是什么耻辱,耻辱的是你这样的臭虫还有脸苟活到现在。”

噗。

黎辉又挨了一拳。

同时,黎辉打开了手铐,但是没有松手,悄悄的活动着手腕,打量着四周——没有监控器,可以行动了。

“想知道些什么吗?”黎辉好象下定了决心,低声说:“关于特工队真正的叛徒,现在是某个高官。”

大汉想了想,还是走到黎辉身旁:“说。”

黎辉突暴起,站起身朝大汉撞去,用力将大汉撞翻在地之后被锁住的双脚死死地勒住了大汉的脖子,黎辉一用力,卡住了大汉的喉结。

之后是一个漂亮的碎喉。

喀吧。

大汉脖子一歪,不动了。

黎辉站起身活动手腕,抽出藏在裤腿里的一支铁丝开始开锁,脚镣也打开了,黎辉四处观察着,再次确定了没有监视器,打开铁门离开。

夜内。

越南情报机构二楼。

黎辉找到了配电室,切断了整栋楼的电源总闸,顺手割段了所有的电线。

一名特工朝他走来:“谁!”

话没说完,黎辉目光一闪,上前一脚踢中特工下身,左手顺势卡住特工喉骨瞬间发力,特工混身突然剧烈抽搐,倒地不动。

黎辉扑了上去,取下了特工的54式手枪和皮带继续前进。


越南情报机关主管办公室。


阮世豪摸出64式手枪上膛装上消音器,几个亲信手持79式微冲和AKS74U短突击步枪组成了一个半包围方阵死死保护住阮世豪。

阮世豪笑笑:“他还是跑出来了,准备战斗吧,别掉以轻心。”

情报机构办公大楼楼顶。

黎辉用皮带编成“8”字形套住了外排水管道向下速滑,瞬间着地,同时向前滚翻紧贴在墙角,54式手枪瞄准了阮世豪办公室的窗户连连开枪。

警卫们追了上来,黎辉打倒一个警卫后开始飞奔,模糊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


越南情报机构主管办公室。

夜内。

几个惊魂未定的侵袭保护住了阮世豪站在墙角,地上是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和变形的弹头。

“幸亏不是手雷。”一个亲信低声说。

阮世豪脸色铁青,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黎辉已经逃脱了,这是无疑的,凭借他的身手这其实也没什么;作为一个情报机构的主管,阮世豪心里已经有底了,自己肯定还会和黎辉再次遭遇,这也是无疑的。

至于谁胜谁负,这也是个未知数。

同样脸色铁青的还有黎辉,虽然他曾经是一名前苏联特种部队外籍学员,还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但脑海中还是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西方国家的唯武器论主义的影响,没有武器,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就只有一半,面对若大一个越南情报机构,一把射程不理想的54式手枪又能干什么呢?近距离刺杀?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夜外,原本狭窄的小巷变的有些空跨,黎辉独自站在巷角谋划着如何搞枪——为了一劳永逸的干掉阮世豪,为了来之不易的幸福和安定。

......

深夜的一片沿海次生林,已经逃离了维和部队前进基地的雇佣兵们沿着低矮的灌木丛隐蔽好,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政府军和反政府军交火的锋线,维和部队的最后一架C-5银河运输机已经起飞,更多的UH-60黑鹰直升飞机沿着战区边缘低空掠过,稍倾,反政府军的四架A-4天鹰攻击机飞临前进基地上空,大片的低阻航空炸弹覆盖了空挡的前进基地,反政府军的远程火炮也已经开始进攻。

库佳皱起眉头:“来的可真快。”

“再有一个小时,他们的装甲部队就该冲上来了。”伊里奇摆弄着一个便携式混合动力发动机:“这里离海岸线有2英里,有很多的河流......”

“希望他们没有封锁海岸线。”

库佳也不太敢肯定,思衬了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试试看吧。”

“我们的头儿怎么了?一点底气都没有了?”萨莎摆弄着难以下咽的野战口粮,迫使自己把它吃下去:“搞不定就采取蛙人渗透,枪走一艘船,这个国家是不会有什么潜艇的。”

库佳冷静下来,沉默了半天才下达了命令:“向海岸线渗透,注意地雷。”

灌木丛沙沙地响了一会儿,又安静了。

......

夜内,昏暗的一家越南夜总会。

被霓虹灯映衬的光怪陆离的人群在舞池中摇头晃脑,软毒品和大麻的味道弥漫着整个雅座,各种见不得人的交易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进行着,无论是毒品或是手枪,抑或是那些来路不明的各种自动武器和伞兵手雷,甚至是单个的防空导弹反坦克火箭筒;只要有钱,你可以在这里买到一切。

黎辉就正在与一个枪贩子进行交易,不过这次他是买主。

留着一小搓胡须的枪贩子有些近乎职业化,在多次试探黎辉的底细之后,枪贩子的胆子也就跟着大了起来,比出一个数,嘴里用那种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嘟囔着:“我是文先生的人,M4卡宾枪只买你这个价格,只收美金,榴弹发射器另算。”

“成交。”

黎辉声音很冷,顺手给自己点燃一支烟:“什么时候交易?”

枪贩子摸了摸自己的头:“三天后,胡志明市橡胶厂废厂区.......”


第四章,(6)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