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前世情,来生缘[第一军团]

情伤情痛,情来情逝,当一切归于尘烟,情之何续……

紫烟,一药铺老板的小女儿,凭着诚信良好的信誉,家里经济虽然不算很好,但也让他们一家衣食无忧,一直过着平淡而快乐的生活,也造就了这个快乐无忧心地善良的少女。

二八年华,并非绝美的相貌,时时挂于嘴角的梨涡微笑让整个人增色几分。咋一见紫烟,平凡无奇的少女,并不能让人留下多少印象。可那声声清脆的笑声,那弯弯的眉眼,那暖暖的气息,令人不由想亲近。

缘分有时候就是如此奇妙,平凡的百姓和高贵的王子本无任何交集,可就是那么一次错误,让两条相交的平行线就这么交织在一起。

子轩,王的三王子,才华横溢,却又孤傲无比,除了从小相伴的翼表哥,没人能了解那总带着淡淡而冷漠笑容的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甚至他的父皇对这个从小失去娘亲的孩子,都有几分忌惮,却打心底最疼爱这个出众的儿子。

子轩早已过了成婚的年龄,看着其他皇子妻妾成群,儿女成群,王心里有几分着急,但子轩一再强调“自己的新娘自己找”。于是王多次假装“偶然”地让子轩认识了不少郡主、高官之女,可每次女孩都被子轩冷冽的双眼及面无表情的狠绝吓坏了。到底怎样才能让子轩乖乖的娶妻生子呢,王无时无刻不在动着脑筋。而不胜烦恼的子轩一气之下,留书出走,声称“给他一年时间,必定带回个新娘!”望着留书,王只得无奈的同意,他知道这个儿子轻易不许诺,一旦许诺,决不食言,等着吧!

其实从记事开始,子轩就总做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女孩一直陪着他,他长大女孩也长大,可始终看不清模样,只记得女孩身边一直有一只雪白的狐狸,狐狸很特别,眼眶有一条红线,让狐狸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邪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子轩心中已经默默认定这女孩就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于是一直暗中派人寻找,可始终没有任何线索。前几天梦中女孩一向快乐的笑脸,却变了,泣声连连,身影突然淡化,似乎就要这么消失了。醒来后的他,心中异常的难受,觉得不能再等了。加上父王三不五时的“偶遇”安排,于是他决定自己亲自去找,一年的时间,他相信一定能找到!

可人海茫茫,毫无线索,该从哪入手呢?南方他的心腹基本都已找过了,那就往北走吧。那银狐说不定在哪个雪山之中呢!

已经进入严冬,山里到处是皑皑白雪,本来这时候一般是不进山的,可爹爹听说了最近山上出现了一些比较珍奇的药材,于是决定去山上看看。儿女中,紫烟对药材的悟性最高,所以爹爹决定带紫烟进山。

从未在严冬进过山的紫烟,被浩瀚的雪山雪松雪景震撼着,时不时地问爹,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一会跑到前面,一会钻到树下,心中有着无法抑制的兴奋。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突然暗了下来,爹看看天色,像要下雪了,于是催紫烟快回去,怕晚了大雪封山,会有危险的。

下山途中,突然一阵阵呻吟传入紫烟的耳中,她好奇的想去看看,可爹爹不同意,只是催着快走。走了几步,呻吟声更大了些,紫烟忍不住了,转身朝发声的地方找去。拨开挂满冰凌的树枝,一个白白的小身影跃入紫烟的眼中。听到动静,它抬起头来,圆溜溜的眼睛流露着恐慌却又有着莫名的安心。好可爱的小狐狸啊!第一眼,紫烟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再仔细一看,右腿上有一抹刺眼的红色,好像是受伤了,她一边慢慢靠近一边轻声说着:“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别害怕哦!”

开始小狐狸还是有些抗拒的,往另一边挪了挪身子,后来看出紫烟并没有恶意,也就不再躲避,仍由紫烟检查身上的伤。“哎呀,右腿好像是骨折了,还有多处擦伤,真可怜哦!”没有犹豫,紫烟抱起小狐狸,不顾爹爹的反对,执意把小狐狸带回家了。因小狐狸眼眶有一道红线,所以紫烟给它取了个名字“线线”。

经过紫烟的细心照料,半个月后线线完全康复了,爹爹要把它带到山上放回去。紫烟心中是百般的不愿,可也不忍就这么限制了线线的自由。没人想到,再放了线线三天后,它竟然自己回来了,还给紫烟带回一条紫色的项链,此链似玉非玉,入手温暖,戴上后浑身突然充满了一阵暖意。一看就知道是非凡的宝物,可单纯的紫烟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开心着线线的回归。那以后线线不离紫烟左右,到处能看到紫烟和线线欢乐的身影。

寻访了两三个月了,一点线索也没有,根本没人听说过有这样的银狐。子轩有时也不由暗想,这终究都是梦里所见,会真实存在吗?他也茫然了。

那天,不知为什么,极度心烦气躁,子轩决定随便出去走走,以抒心中的郁闷之气。正在瞎逛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小宝,你跑慢点啊,小心撞到人!”随着声音,一个身影向他冲来,武者天生的反应使他不由的运气挡去,再一看,原来是个4、5岁的小男孩,于是赶紧撤气转而在小男孩被石头绊住时,及时伸手将他捞起,避免了摔倒。

那个清脆声音的主人也到了近前,一个平凡的15、16岁的姑娘,她一边责怪着小孩,一边道谢:“看你,差点摔倒了吧!快谢谢叔叔!”小孩乖巧地道了谢,姑娘也福了福身子,“谢谢公子!”“不用客气!”姑娘对子轩点头笑了笑,领着孩子走了,听着她说:“你啊,不听姐姐的话,一会不给你买糖葫芦了!”“紫烟姐姐,不要了,我不会再这样的,我乖乖的练字,给我买糖葫芦吧!”“呵呵,这是你说的哦!”说着她轻轻刮了一下小男孩的鼻子,嘴边荡漾着小小的梨涡,“小淘气!”

她自己没发现,笑起来的她全身有一种那么令人想亲近的灵气。子轩讶异于这种奇妙的感觉,但并非多想,只是在心中留下了那个纯净的笑容。

按计划,在一个地方停留最多10天左右,没有消息,就该转去下一个地方。可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让他别走。所以子轩继续住了下来,时不时的去附近的山上转转。

初春的天气,万里无云,瞩目望去,蔚蓝的天空,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开心起来。子轩也是心念一动,决定去郊外走走。一路行来,出来踏青的人不少,基本都是年轻俊杰,偶尔见几个妙龄少女,那声声细细而羞涩的笑,一派淑女气质,可却令子轩心中有一丝鄙夷,做作!

行了两个时辰,渴了也累了,于是随从立刻将披风铺在地上,子轩喝着水休息着,突然觉得饿了,可又不想吃干粮,于是命人四处看看,是否有什么野味。

正等待时,一只小鸟突然从天而降,落在子轩身上,一惊之下再看,小鸟身上无伤痕,可眼睛紧闭,像是昏过去了。这时,两个人向他这跑来。前面是个面白的小伙子,后面是个姑娘,“公子,这是我们的,谢谢!”子轩把鸟递给那小伙子,身后那姑娘仔细盯着子轩看了会后,笑着说:“是公子啊,也来踏青吗?”我认识她吗?这是子轩的第一反映,再看到姑娘笑起来时那可爱的小梨涡,他想起来了,微点头,一向冷漠的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可那姑娘并不以为然,依旧甜甜地笑着,热情地说:“公子一个人吗?吃饭没有?我们那带了些自制的吃食,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哦!”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当时的他竟然点了点头。

就这样,他和他们坐到了一起。和姑娘在一起的还有她的哥哥姐姐,以及几个好友,大家都年轻人,没有太多的拘束,就一起欢乐起来。虽然生性冷漠的子轩只是淡淡的,但他说的和身上那天生的不凡气度,令人不由地对他恭敬起来,紫烟的二姐甚至砰然心动,不时偷看着子轩。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天气渐暗,大家要回去了。子轩知道了紫烟她家是开药铺的,离客栈并不远,不过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说自己叫寻狐。很怪异的名字,却也令人记忆深刻。

尽管是微服出游,但子轩的性命还是有人惦记着。沿路来不断有人偷袭,幸好护卫的严密防范,加上自己的武功,一直没出太大的事,但常常有护卫受伤。今天护卫头领检查了一下备用的药材,已经用去大半,需要添加一些。子轩突然想起紫烟他们家就是开药铺的,所以当即移步。看来这药铺在当时还是有点名气的,而且名声不错,在当地百姓的指点下,他们很快找到了药铺。

“寻公子?!”一个惊喜的声音。扭头一看,是紫烟的二姐。依旧冷漠的脸庞,只是口中礼貌了一下,就把来的目的告诉了二姐。“好的,那你们先等等。”这药材方面的事,还是小妹更懂些。

子轩正顺意地打量着药铺的摆设,一个清脆的笑声传来:“寻公子,你来了!”转身,依旧是那个甜甜的笑容,让人的心也不由暖了起来。子轩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一丝从未有过的温柔潜藏在眼底。

药材都备置齐全了,本该就此告别的,可鬼使神差的,子轩问了句:“紫烟姑娘有时间吗,可否带我在城中逛逛?”此话很唐突,一出口子轩自己都愣住了,紫烟也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跟随两人后面的护卫都快傻了,前面这个时不时露出微笑的人还是那个人人畏惧的冷漠王子吗?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黄昏时,子轩把紫烟送回了家。不知为何,两人都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但最终都没说什么,微笑着点点头告别回家。这一切被二姐看在眼里,一种妒恨的感觉慢慢浮现。

二姐不甘心,于是开始和护卫们套关系,从他们口中知道了是来寻找一只白狐的。白狐?二姐眼睛一亮,是不是小妹养的那只呢?立刻赶回家,找到小妹。

看着线线抗拒着二姐的亲近,紫烟很纳闷,从来对线线都很讨厌的二姐,怎么突然那么喜欢线线了。纳闷归纳闷,也没多想,现在紫烟的心里已偷偷地被一个人的身影所占满,想起他那亮若星空的眼眸、温柔的微笑,她涨红了脸,幸福的笑了起来。

眼看着子轩常来找紫烟,二姐觉得和线线的感情培养的差不多了,该赶紧行动了,于是一天她故意支开紫烟,自己在药铺等着公子。公子来了后,她将从未在人前出现的线线赶了出来,自己装作追赶,“线线,线线,别跑啊!”听到声音,大家都往这个方向看去,哇,好漂亮的白狐!而子轩更被线线眼眶的红线所震住,“这是你养的?”“是的,从小就跟着我。”难道我命中注定的女孩是她?子轩突然一阵心痛,觉得自己不想再管什么白狐了,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没想到子轩看到白狐竟然什么表示也没有,二姐暗想难道不是这只白狐,可那时公子眼中的震惊是骗不了人的,想来想去,她觉得公子应该是已经对紫烟动情了,所以不愿意相信白狐是自己的。千万不能让他知道白狐是小妹的,要让他早点断了对小妹的情,该怎么做呢?

为了得到公子的爱,二姐的心灵已经开始扭曲,一个阴险的计划在她脑中成形,她花钱找来了一个小痞子。那天晚上,紫烟正在逗线线玩,突然二姐来说,公子有事找她,让她现在去护城河边。现在?这么晚?紫烟有些疑惑,但在二姐的怂恿下还是去了。这边子轩突然收到一封信,让他到湖边一聚,有要事相告,没有落款。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去看看。

紫烟到了河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公子”紫烟娇羞地喊道。“恩,紫烟姑娘。”公子声音怎么这么粗哑?“昨天感染了风寒,声音变的沙哑,姑娘莫怪!”“公子生病了?我去给您熬些药去。”“不用了!今天冒昧请姑娘前来,是有一事想求证。”“公子请说。”“听闻姑娘爱慕私塾的易先生,可有此事?”“啊?怎么会?怎么可能?我喜欢的是你啊!”话就这么急急的脱口而出,脸再次涨红,幸好夜色黑暗,看不出来。“真的吗?我心中也是十分爱慕姑娘的,没想到姑娘也……”话音未落,伸手将紫烟搂进怀里。“公子!”娇羞地抗拒着,但还是被他牢牢地抱在怀里。那“公子”眼睛发现边上拐角处有一白色衣角,估计子轩已经到了,于是诱惑着问道:“那紫烟爱慕的可是在下,并非他咯?”“是啊。”几不可闻的娇羞声音,却清晰地传入子轩的耳中,只听到最后几句话的他,再看到紫烟对那人投怀送抱,心中的天堂就这么坍塌了,原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那晚之后,子轩再次恢复以往的冷漠,也不想再次踏入药铺。而欣喜的紫烟每日傻傻的等待着,却始终不见公子的身影,可能他最近忙吧,乐观的她并没有多想。

而二姐呢,见计划成功了,开心之余,就想着怎么能接近公子。于是,几乎天天她都抱着线线去找子轩,今天带着自己做的糕点,明天带着自己绣的手帕,无论子轩怎样冷漠地对待她,她始终保持着温柔的笑容,即使她心中再气,也没有表现出来。这样渐渐的,子轩开始接受她是线线主人的事实,心中暗自解嘲,有这样一个一心对自己的女孩该知足了!

当看到二姐和子轩出双入对,且态度亲密时,紫烟震惊的无法言语。公子和二姐?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才向我表白吗?怎么不来找我,反而和二姐这么亲近呢?无法想通的紫烟,跑去问二姐。

“公子喜欢的一直是我,他说以前和你接触,只是为了多了解我的事情……”犹如一记响雷在脑中炸开,那他对我的表白算什么呢?看着小妹目光呆滞,眼角余光看到公子正过来,二姐脑子一转,继续刺激小妹:“小妹啊,公子让我告诉你,让你别再自作多情了!以后该叫他一声姐夫的!”“不!他是真心喜欢我的!”陷入痛苦中的紫烟,抗拒着这残忍的话,双手无意识的挥动着,二姐借势往旁边山坡一倒,口中惊呼:“小妹,你为什么要推我?”

一道身影闪过,滚了两下的二姐立刻被子轩救起,原本光洁的衣服已被尖锐的石子划破多处,隐隐有多处伤口正向外渗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敢相信善良的紫烟竟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子轩大声质问着。“我,我……”还处于震惊状态的紫烟,根本无法回答。“今后绝对不允许你再伤害她,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留下冷酷的话,转身抱着二姐离开。“不!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凄惨的悲鸣在天空久久未散。

紫烟变了,那甜甜的梨涡再也看不见了。而子轩更加的冷漠,从二姐口中得知,紫烟是为了争自己才那样做的,子轩心中更痛,都有了爱慕的人,为何还要来争我呢?这样一个纯净的女孩,竟然是水性杨花之人吗?从此每次见到紫烟,眼中的厌恶让紫烟都快窒息了。看到这样,二姐心中没有丝毫的愧疚,只有即将拥有子轩的喜悦。慢慢的,二姐知道了子轩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心中暗喜,梦想着自己麻雀变凤凰。可她却忘了,身为王子,面对王位之争,有着多大的危险。

那天,子轩在二姐的一再要求下,陪她去庙里上香。没想到的是,还叫了紫烟。一路上,二姐故意在紫烟面前表现和子轩有多么的亲近。而一直低着头的紫烟没有发现子轩的目光一直是追随着自己的。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紫烟,子轩心中有着太多的不忍和伤痛。

刺杀是毫无征兆的,数十名黑衣刺客把他们团团围住,子轩命令两名护卫誓死保护她们,一有机会就先冲出去。看着渐渐远离的白色身影在奋力拼杀,紫烟哭喊着不肯离去,而二姐则一再地催促护卫快走。最后再被安全的送到山下后,嘱咐她们快去县衙叫人,两名护卫立刻返身回去。二姐二话不说,立刻向县衙跑去,而紫烟脚一落地,就往回跑,拗不过她,护卫只有再把她带了回去。

十一

刀光闪过,子轩的身上又多了一道血痕,如今的他浑身血迹斑斑,双目通红,犹如杀神。可人数过多的刺客,已经让他们快支撑不住了。这时两名护卫的加入,让战况稍好些,但整体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一个刺客趁子轩不注意,准备从后面偷袭,一剑猛的刺出,分身乏术的子轩怕要硬生生挨这一剑了。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挡在子轩的背后,一剑刺过左胸,是紫烟!

“不!”接住紫烟的身体,从未有过的恐慌和心痛划过子轩的心头,紫烟你不能死!你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住!

一手抱着紫烟,单手迎敌的子轩更是力不从心,险象环生,护卫已经倒下大半了,他们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突然一阵尖锐的狐鸣响起,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闪电般的飞过来,不时地在黑衣人身上脸上抓挠,被抓挠的黑衣人立刻倒地,发出惊人的惨叫,伤口处流出的竟然是墨黑色的血。毒!见血封喉的毒!

仔细一看,是线线!这时的线线让人差点认不出来,浑身白毛竖立,眼睛紫红,眼眶的红线变得更红更粗,爪子长长地伸出,锋利无比,上面闪着绿色的光。线线的加入,让局势大大改观,不一会,县衙的官兵也到来。局势得到控制,最终剩下的黑衣人选择了撤离。

十二

黑衣人走了,线线慢慢恢复正常,但那道邪魅的红线已经消失,它来到紫烟的身边,用头不停地摩擦着紫烟的身体,口中低吟着,眼神中透露着害怕和悲伤。抱着紫烟的子轩,忙着找止血膏,但被紫烟阻止了,“公子,我……我不行了,别找了……”“不!我不会让你死的!”“公子,让我说完……我怕再没有机会了……”“紫烟……”“公子,紫烟爱慕着公子,那晚公子向我表白,我是那样的欣喜若狂,可后来二姐告诉我公子爱的是她,公子只是希望通过我来了解她,当时我的心好痛好痛,可依旧爱着公子。但我绝对没有做伤害二姐的事,那是意外……”紫烟用尽全身的力气,诉说着。而每听一句,子轩的心中就疑惑一层,自己认定的事实竟然是这样的!

紫烟的声音渐渐低了,手滑落在地,一声悲伤的狐鸣和一声凄凉的长啸在山谷久久不散。

紫烟的墓前,白狐死也不肯离开,面色苍白的子轩,冷漠地问着二姐:“这白狐真的是你的吗?”二姐连声说是啊,还上前欲将白狐抱入怀中,但被白狐眼中浓烈的杀气所吓到。“你到底想瞒我到什么时候?”“我,我……”看着支支吾吾无法自圆其说的二姐,子轩将自己的身份抬了出来,要求她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当真相随着诉说一一展现,子轩的心碎了又碎,心中也闪过杀念。但明白善良的紫烟不会愿意自己伤害二姐的,狠狠地闭上眼睛,子轩带着杀意地喊道:“滚!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否则让你死无全尸!”

挥退了所有人,子轩独自靠在紫烟的墓碑前,忏悔着,喃喃地诉说着深埋内心的爱意,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梦中的场景再次浮现,这次那女孩的影像是那样的清晰,紫烟!果然是紫烟!但梦中的她泪流满面,哀伤的眼神让子轩在梦中都能清楚地感受到那种痛,她悲伤地告诉子轩:“你我本有十世姻缘,可因为这世的错过,来生来世,我们都将擦肩而过,无法再续前缘。除非你能在雪山之巅,忍受百年孤独之苦,忍受百年寒冰之苦,寻找到千年雪莲,让白狐眼眶中的红线重新长出,才或有转机!”

醒转过来,梦中的话历历在目,无论百年还是千年,紫烟,你一定要等我!

数月后,京都传来消息,三王子突然病逝。

数年后,有人在雪山看过一白衣翩翩的公子,身边跟着一只白狐。


(完)


本文内容于 2009-6-28 10:17:46 被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