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个老婆12孩的牛叉日子[第一军团]

英勇顽强 收藏 15 280
导读:两个老婆12孩的牛叉日子 巍巍的高山 ,朵朵朵绕峰巅,排排楼房依山建。 曾几何时,这里曾是国有XX矿二分矿的工人住宿区。该矿是由当年南下部队一个整师就地转业而建,二矿则是当时的一个团转业而建。 当年XX矿辉煌时,是何等的风光,好多单位的女子非XX矿工人不嫁,好多单位有关系的都争着往XX矿调,可见盛极一时。 二分矿除工区外,住宿区依山而建,规模可见一斑,各种设施齐全,有医院,有学校,有商店,有食堂,有车队,中型车站,篮球场,有养路段,还有澡堂,有修理厂,还有行政区和职工宿舍楼。光宿舍楼就有一区的近

两个老婆12孩的牛叉日子


巍巍的高山 ,朵朵朵绕峰巅,排排楼房依山建。

曾几何时,这里曾是国有XX矿二分矿的工人住宿区。该矿是由当年南下部队一个整师就地转业而建,二矿则是当时的一个团转业而建。

当年XX矿辉煌时,是何等的风光,好多单位的女子非XX矿工人不嫁,好多单位有关系的都争着往XX矿调,可见盛极一时。

二分矿除工区外,住宿区依山而建,规模可见一斑,各种设施齐全,有医院,有学校,有商店,有食堂,有车队,中型车站,篮球场,有养路段,还有澡堂,有修理厂,还有行政区和职工宿舍楼。光宿舍楼就有一区的近30幢和二区的近10幢,都是清一色的二楼一底。整个住宿区面积就有约10万平方。

而现在盛况已不复存在,全矿万余职工已经下了岗或失了业。从部属企业直接划归了县上,工人陆续撤离,由县上安排了其它县属企业上班去了。矿上的东西除了住宿楼外,其余的也处置了。而这高山上的房产怎么处置?虽是国有资产,但处于高山,卖是卖不掉的,而今人去楼空,就全部闲置下来了。包括当年的工人们开垦的几百亩肥沃的土地。

良好的住宿环境,自然招来了不速之客,这些楼房和土地,成了邻州邻县很多人眼里的香饽饽,于是,盲流户们蜂拥而至。

众所周知,盲流户的管理,在很多地方,都是一个空白,一来他们不属本地人,户口不在本地,二来,他们搬来了也不一定扎根,有些人还会搬走,而有些人会在此终老,三来,那些国有资产闲置下来没有用,现在被盲流们用上了,但他们是不会出一分钱租金的,从另一方面想,闲置还不就闲置了,既然有人用,那还不算浪费,也算体现了这些资产的价值。

但这些盲流户中滋生的问题,却是不容乐观的。就我所知,描述如下:

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当地人格格不入。最主要的是卫生习惯。盲流过来了,照理说,那些亲置的房产也体现了价值,要不就那样闲置直到垮掉,岂不可惜。但盲流们用房的方式却让人大跌眼镜。院内,他们用来养鸡,底楼是人住的,二楼,则是羊的圈舍,三楼,是猪圈。就这样,如果你走进其中一家,只见满屋的稀汤汤,羊屎和着猪屎猪尿直接从二楼三楼流下来,让人找不到地方下足。好好的环境被他们用歪了。

计划生育,也是一个大问题。盲流们来此,最不好管的一个地方,就数计划生育,这是对盲流管理盲区中的盲区。铁谷子就一个明显的例子。他举家搬到二分矿来住,来时的铁谷子还只有30多不到40岁,可让人惊讶的是,他有两个老婆,有12个孩子。由于人口太多,他家比别的人家显得格外穷,基本算是那种生活无着的。由于穷,铁谷子不得不到外地去打工,可是,他出去以后,就再也没回来,死于新疆的矿难。于是,他的两个老婆就过着这样的日子:早晨为孩子们做好饭,就闷一锅米饭,没有任何菜,然后,两个老婆分别背着背篓去亲戚朋友家要粮,很晚才能回来,孩子们饿了,就抓一把锅里的饭来吃。季节不同,锅里的东西就不同,有时是土豆,有时是红薯,有时是米饭而已。就这样,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如果铁谷子不是在矿难中死去,还不知要造出多少个小铁谷子呢。

治安问题,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因为他们是盲流,原来的矿区现在几乎成了三不管地带。而盲流们大多十分的穷,所以,当一旦温饱受到威胁时,他们采取的解决方式之一就是:偷。在盲流们到来之前,我也算是小有成就,花了28000元,托畜牧局的朋友从外地购买了两只种羊,其中一只波尔山羊,一只简阳大耳羊,而那只简阳大耳羊,竟达到197斤重。还买了一群50只本地山羊,托亲戚帮养着,和着亲戚的20只一起,不到两年时间,竟达100余只羊了。就在我高兴不已的时候,盲流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于是,我的羊不增反减,最后只剩下30余只。最让我难过的是,连两只种羊也被他们偷去享用了,给我留下一些老弱羊。我不得不捂紧胸口将那些老弱羊处理掉,否则,连那些老弱羊也逃不了盲流们的嘴巴。

还有一女盲流。名叫阿X嫫。在多次毒品交易后,终于有一次被公安抓了个现行。可是,当交易现场被包围后,阿X嫫竟笑眯眯地,从容不迫地拉开毒品袋的封口,将一大包毒品倒入脚下湍急的河水中,还顺手将袋子清洗得干干净净,再一放,袋子也随水飘流而去。最后公安不得不按证据不足将其放掉。

一吸毒盲流,穷得没办法还要吸,没有毒资怎么办?还是偷。当他在市场上偷一摊主钱的时候,恰好被一60余岁的老汉发现了,恼羞成怒的他竟残忍地向老人挥刀砍下。于是,60余岁的老人成了市级英雄,吸毒盲流成了死刑犯。虽然该案顺利告破,创赞成的社会影响却长期存在。

还有一个,因为无知,所以犯罪。该盲流以为电缆线如同其它电线一样,里面非铁即铜,于是盗割几百米,铜没整到,却整来几年有期徒刑。但由此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几百万,而且国防光缆因此中断近十小时,险些酿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其实,在户口制度已显得不那么重要的今天,我们的有关部门是否应该放弃一些老的管理观念,把盲流也纳入管理呢?他们虽然还不是当地人,在当地没有户口,但他们毕竟在当地生产,在当地生活,只是个形式上的外地盲流,而实质已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所以当地又何必把他们当外地人来看而不把他们纳入规范管理呢?

如果任其下去,盲流的问题终究会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暴发出来,如果到那时才予以重视,会不会晚了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