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迷离的人生[第一军团]

都说人生如棋局,一步不慎,全盘皆输。可棋局虽然看重关键时刻的胜负手,但并非一步定输赢,理论上讲,纵横19道的棋盘,361个点位,下个300来手的棋局是有可能存在的。棋局是什么,棋局其实是谜局,从第一手落子开始,千变万化的后手和杀招都在等着你,每一步都要谨小慎微,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

人生可能更凶险些,因为就算你处处谨慎,事事小心,都会有人不停给你下套,不管你是否得罪他,原因无二,他是小人。

我在一家房地产策划公司上班,现在负责一个外地项目的整体策划工作,由于是驻外,自然就没有专门的公司办公地点,我的办公室就设在了售楼处,和销售经理坐在对面。

刚来到这个售楼处,大家相安无事,因为该经理76年生人,今年34岁了,在社会上混了10多年了,而我26岁,工作经历只有三年,一开始那经理以为我是个雏鸟,年龄小,社会经验少,没把我放在眼中,虽然我的行政级别和他同级,而且工资又比他高,拿我当个普通的文案对待,而我考虑他已经来这个项目几个月了,情况和人头都比我熟,而且我是空降兵,是刚从别的公司跳过来的,他在这公司好多年了,根子比我硬,所以事事都不争,也不出头,这样开始的时间就顺利的过去了。

刚开始的一个月,我发现他确实拿我当小孩。

第一,本来应该是他的工作,比如做表,他不做都让我做,他的理由是不会做表,这个理由还算可以,那我就给你做吧,但我是一边帮他做,一边教他如何做表,我的想法是,我都教会你了,你以后不会再让我做了吧,可他学的时候根本就不认真,我说了几遍,他都是肤皮潦草的听了一下,自己不去演示一下,也不做记录,就说知道了,我又不是他领导,不好意思深说,只能过去了,可是第二天他又说让我做,我说昨天不是教过你吗,他说学不会,兄弟你还是帮我做吧,这样反复对此,他都以学不会为名让我做,我开始明白,他就是想让我替他干活,这人很不讲究。

第二,这个人比较圆滑,说的直接点就是非常的奸诈,当着你的面一定把你夸的像朵花一样,说你哪比较出色,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哪非常优秀,他以前合作过的策划中没有这么优秀的,让你非常舒服,背后就会在领导面前打你的小报告,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因为他给领导打电话的时候有时候是背着我的,但从事后领导的语气中听的出来,有些不利于我的事,而他不仅挑拨上下级,领导和领导之间,也同样在他的关照范围之内,我们这个项目是两家策划公司联合接手的,一家关系比较硬,但策划的现场销售掌控的能力很差,而我们公司的策划水平和销售管理能力较强,那家公司就把这个项目介绍给我们,从中两家公司如何计算利益,我这个级别无从得知,虽然不参与项目的直接策划和管理,但另一家公司的老总还是经常来这边的,了解一下项目的进展情况,有一些工作遇到问题还是肯替我们向开发提出的,这点还是尽到了一定责任的,但我们这位销售经理可能了解了一些两个公司之间合作的一些内幕,时常在我们公司领导面前和在开发的老总面前说我们合作伙伴的坏话,不是一家公司的,我们不是一条心这我能理解,但这么说人家坏话,不太仗义吧,而且人家根本就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

第三,过河拆桥,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用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这个人在需要你做表或者带饭的时候对你非常亲切,你要是求他点事就推脱,即时工作上也是,本来项目进户了,项目要涨价,开发公司的老总的意思是,卖的好的户型就涨些,卖的差的也就是剩的多的就少涨些,这个涨价方法就要看销控了,要看最准确的销控才能调准,在我找他要销控的时候,他三番四次说没时间,他的时间干什么去了呢,网上打麻将,下象棋,一玩就是一天,在售楼处什么都不做,就是不肯抽出1分钟的时间把销控复制给我,像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每次因为工作上我向他要相关文件,他都是敷衍我,即使给我了,好像我也踏了他好大的人情似的,而且文件多是不完整的,问起原因,回答多是剩下的让我自己弄。

第四,抢功,本来这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但总这么做就是问题了,而且,他抢的功劳根本和他没关系,就拿价格表的事说吧,这个项目前期的价格表做的非常散乱,完全不是规范化的价格体系,而且制表非常原始,没有公式链接,这让我调整的时候非常头痛,花了两天时间才把整个表调整完,调整完又用两天时间做了已售待售的汇总表,这么大的工作量,他一点忙不帮,而且表做完了,还和开发说是他做的,简直是气死人了。

第五,给我下套,原来没感觉他这个非常恶劣,只是认为他这个人社会上的事经历的多了,是个投机取巧的人而已,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他给人下套的工服绝对是一流的。这个事就发生在昨天,这个项目临近进户了,进户的方案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给开发商审批了,是业主的进户通知单和进户流程,他之前曾跟我说过,自己做过多少多少个项目,有多么多么丰富的经验,这种进户的事他见的太多了,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进户是怎么回事,而且说进户的方案做好了,他去和开发说,因为这个方案涉及我们售楼和物业的责任问题,肯定是得罪人的,得罪人的事他去干,让我放心,这个他有经验,结果呢,开发把物业叫来了,三方对峙开碰头会,人家物业一开口,他一句话都没说不出来了,连照着念都不会了,之前吹的牛皮满天飞,现在不会了,就算这样,你要是提前看完了我的进户方案,肯定不会让人家说的哑口无言,之前连我给他三天的进户方案都没看,就敢和人家物业对峙,我一看他不懂,我马上就接过来了,结果人家物业对我开火了,这下他轻松了,脸不像刚才那么红了,而且也没为我解围。会后,等开发和物业走了,他还和我说,人家都说大那个份上了,你还想咋地,我马上说,“是我想咋地吗(东北方言,就是怎么样),明明是你说要把责任完全推到物业去的,还说这会上你说,我都是尊重你的意见,把责任推过去,现在你倒站在物业的角度说,我想咋地,我现在要问问,你究竟想咋地”。此话说完,他无言以对,不再说话。

之后的整个下午和晚上,一句话没和我说过。

虽然我参加工作只有三年,没有像刚毕业时那么矫情和锋芒毕露了,但还没有失去作人的根本原则,没有丧失自己的良心。在工作期间,没有刻意的为某个人下套,没有刻意的推卸责任,没有抢人家功劳,更没有做挑拨离间的事,因为我知道,现在你做这事,将来难保别人不对你以牙还牙。

作人真要做到这样,他才高兴吗,他难道不认为这样做将来会有报应吗。



本文内容于 2009-6-28 10:31:42 被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