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19岁德国小青年竟会让300苏军军官丢官

世界王牌 收藏 2 1018
导读:20年前,19岁的德国青年鲁斯特驾驶小飞机,穿越号称“世界上最严密”的苏联防空网,降落在莫斯科红场。这次惊世飞行令苏联军方在全世界面前丢尽颜面,并引发苏联政治大地震,导致苏联国防部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在内的309名军官被解职甚至入狱。最近,时任苏联国土防空军上将的瓦里德尔·科拉斯科夫斯基在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上撰文揭开了该事件的真相。   作茧自缚   基于二战的经验教训,冷战时的苏联积极发展综合防空体系,从华约最前沿的德国易北河畔到莫斯科郊外,苏联部署了7000部雷达、1万枚防空导弹和13

20年前,19岁的德国青年鲁斯特驾驶小飞机,穿越号称“世界上最严密”的苏联防空网,降落在莫斯科红场。这次惊世飞行令苏联军方在全世界面前丢尽颜面,并引发苏联政治大地震,导致苏联国防部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在内的309名军官被解职甚至入狱。最近,时任苏联国土防空军上将的瓦里德尔·科拉斯科夫斯基在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上撰文揭开了该事件的真相。


作茧自缚


基于二战的经验教训,冷战时的苏联积极发展综合防空体系,从华约最前沿的德国易北河畔到莫斯科郊外,苏联部署了7000部雷达、1万枚防空导弹和1300架截击机,曾击落过多架敢于冒犯苏联领空的美国和英国侦察机,可以说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领空是不可侵犯的。鲁斯特能轻易突破重重天网,难道是偶然事件吗?答案当然不是。


根据1982年11月修订的苏联法律规定,国土防空军有权在敌人侵入苏联领空时不加警告地采取武力消灭。但法律生效仅仅10个月后,1983年8月底,苏联远东防空军在库页岛上空击落了擅自闯入的韩国航空公司的007号航班。西方立即借此向苏联发难,美国和日本一度中断与苏联的空中往来。尽管苏联国防部一再强调苏联飞行员完全是按照苏联法律行事的,但上级领导却称,法律规定是向资本主义国家的军用飞机开火,不是民用飞机。此后,苏联国防部便秘密下发了一份文件,规定在无法判明飞机有军事目的的情况下,禁止向一切民用飞机和运动飞机开火,谁做出开火决定,谁就进监狱。这等于捆住了苏联国土防空军的手脚。


用冒险宣扬和平


出生在西德汉堡市附近小镇的鲁斯特是一位具有多年驾驶小型运动飞机经验的“老”飞行员了,仅在1986年他就数次驾机越过北海,飞到设得兰群岛和法罗群岛。为了呼吁美苏两国停止军备竞赛,喜欢刺激的鲁斯特决心搞一次冒险飞行——驾机去莫斯科红场转一转。


1987年5月28日莫斯科时间13时,鲁斯特驾驶赛斯纳-172小型飞机从赫尔辛基机场起飞,20分钟后,他同芬兰地面调度室进行了一次联络,报告说飞机一切正常,随后便关闭了除无线电罗盘以外的所有通讯设备。鲁斯特在飞越芬兰湾时把飞机高度降到200米,之后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直扑他早已计划好的目标——莫斯科。芬兰航空管制中心发现赛斯纳飞机突然改变航向,立即用无线电发出警告,但始终没有收到回音,不久鲁斯特的飞机便在芬兰雷达屏幕上消失了。芬兰方面以为鲁斯特的飞机失事了,赶紧派出一架搜救直升机和两艘快艇到芬兰湾寻找,但是却一无所获。


继续跟踪,无权射击


28日14时,苏联国土防空军设在爱沙尼亚科赫特拉亚尔韦的雷达站在赫尔辛基-莫斯科的航线上发现了这架小型飞机,当时它的飞行高度保持在600米,雷达站分别用芬兰语、俄语和英语向鲁斯特询问:“是不是自己人?”但鲁斯特根本不予答复。国土防空军判定,这是一架未经申请而擅入苏联领空的飞机,决定采取措施制止其侵犯行为。但受到韩国客机被击落事件的影响,在无法确定事实的情况下,苏联军人不敢贸然采取拦截行动,因为赫尔辛基-莫斯科航线是欧洲最繁忙的空中通道之一。于是,部署在波罗的海沿岸到斯摩棱斯克的苏联防空部队只好像接力赛跑式地交替跟踪赛斯纳飞机的航程,而始终不敢将飞机击落下来。


14时10分,赛斯纳飞机入侵的消息便送到了莫斯科的国土防空军指挥所,同样是受到韩国客机事件影响,指挥所在长达15分钟内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实际上,就在雷达显示赛斯纳飞机有飞向莫斯科的迹象后,苏联所有防空分队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国土防空军的3个地空导弹营已做好射击准备,并用导弹锁定了赛斯纳飞机,但迟迟没有接到上级开火的命令。国土防空军的两架战斗值班的苏-15截击机也从塔帕机场紧急升空,14时29分,飞行员布琼尼向指挥中心报告,发现一架小型白色运动飞机,而鲁斯特也看到苏联战机飞来,便赶紧将飞机向下俯冲,由于赛斯纳飞机的尺寸太少,它很快从苏联飞行员的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17时40分,鲁斯特已经飞到离莫斯科仅100公里的图拉城上空,国土防空军战役司令科罗米将军紧急向莫斯科防空军指挥中心报告有关情况,希望允许采取行动,但值班军官并没有向防空军总司令科尔杜诺夫报告,而值班的第一副参谋长也没有对这一报告做出反应,认为指挥中心会自己处理好这件事的。无形中,鲁斯特在苏联军方的互相推诿中保住了性命。


鲁斯特“重创”苏联军队


18时30分,鲁斯特飞抵莫斯科城郊,之后他根据方向直接飞向克里姆林宫。按照鲁斯特的想法,他准备将飞机降落到克里姆林宫,但由于高度只有60米,当地又没有适宜降落的场地,于是他决定降落到莫斯科红场。一开始,鲁斯特准备将飞机降落到克里姆林宫斯巴斯基钟楼和瓦西里大教堂前面,但由于红场上的游客太多,他不得不进行第二次尝试,再次降低高度,经过好几次盘旋,有一次差点撞上列宁墓,最终才将飞机平缓地降落到在红场旁边的莫斯科桥南端,此时克里姆林宫大楼的大座钟时针正好指向19时10分。


正在红场上散步的游客还以为这是一场未经宣布的飞行表演,鲁斯特着陆后,游客纷纷上前要求签名留念,直到几分钟后,苏联克格勃军官才出面干涉,把鲁斯特带走。由于鲁斯特的惊险之举正好发生在“苏联边防战士日”,该事件不仅对苏联国土防空军造成重大打击,而且对整个苏联军队也是一次重创。5月30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解除国防部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和防空军总司令科尔杜诺夫的职务,6月10日,苏联国土防空军又有300多名将领和军官被解职,一些人还被投入监狱。


1987年9月4日,鲁斯特因非法入境罪和搅乱航空秩序罪被判处4年劳改。与此同时,芬兰航空援助部门也要求鲁斯特支付12万美元罚金,以赔偿其为搜救鲁斯特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在莫斯科莱弗托夫监狱被关押了14个月后,鲁斯特被提前释放,并被引渡回德国,而他的赛斯纳飞机则被苏联政府没收,后来一位日本收藏家在拍卖会上买下了这架降落在红场的飞机。


后悔那次飞行


鲁斯特的莫斯科之行在西方轰动一时。西德《明星》画刊率先同鲁斯特的父母签订合约,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联合报道这次事件。《明星》画刊6月号的封面人物便是鲁斯特的父母,他们拿着鲁斯特的照片表示,他们的儿子飞到红场是为了和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对话。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还从一名英国业余摄影师手中买下其偶然拍摄到的鲁斯特驾机着陆莫斯科红场的照片版权。在德国,流行着这样一个笑话:“为什么红场禁止吸烟?因为机场禁止吸烟!”


20年后的今天,鲁斯特在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我十分懊悔,真不该做那次不可思议的着陆。我不是个罪犯,却进了监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