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风云录(3):揭开“希特勒娃娃”身世之谜

世界王牌 收藏 1 1057
导读:二战期间,在希特勒授意下,纳粹德国党卫军头子希姆莱推出了臭名昭著的“生命之源”计划,指示手下或从占领区抢夺符合要求的儿童,或建立“育婴农场”,生产“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未来精英”,以便在希特勒“百年之后”替他“统治地球”。这些孩子也因此有了一个外号——“希特勒娃娃”。而直到今天,他们还在为这个“生命之源”计划而遭受痛苦,并提起诉讼。   现年68岁的福尔克·汉尼克便是一名“希特勒娃娃”。1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他不寻常的经历。   1.“像宠物狗一样被德国人挑选”   1942年

二战期间,在希特勒授意下,纳粹德国党卫军头子希姆莱推出了臭名昭著的“生命之源”计划,指示手下或从占领区抢夺符合要求的儿童,或建立“育婴农场”,生产“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未来精英”,以便在希特勒“百年之后”替他“统治地球”。这些孩子也因此有了一个外号——“希特勒娃娃”。而直到今天,他们还在为这个“生命之源”计划而遭受痛苦,并提起诉讼。


现年68岁的福尔克·汉尼克便是一名“希特勒娃娃”。1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他不寻常的经历。


1.“像宠物狗一样被德国人挑选”


1942年7月,纳粹德军攻克了黑海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又称克里木半岛)。1943年5月的一个晚上,党卫军冲进小男孩福尔克·汉尼克的家,将他从父母怀里抢走。


随后,汉尼克被党卫军带上火车,送到德国一家医学研究中心。医生为汉尼克进行了严格体检,“细致到每一寸皮肤”,以检查有无犹太人特征,比如黑发、尖鼻,是否割过包皮。


汉尼克顺利通过了体检。几天后,他被带到一所房子里。在那里,他见到了30多名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周围挤满了德国人。“我们就像宠物狗一样等待那些德国人的挑选,之后便被他们带回家,喊他们爸爸妈妈。”汉尼克说。


一对中年夫妇在汉尼克跟前待了很久,但没有把他带回家。第二天,他们又来看汉尼克。原来,女主人想要一个女孩,而男主人想收养汉尼克,以便将来继承他的家族事业。“我把脑袋靠在男主人膝盖上,他乐得不得了,说‘就是他了’!”


汉尼克的养父阿德尔伯特·汉尼克是个聋子,当时,纳粹德国有严格的规定,不允许残疾人领养像汉尼克这样掠夺来的小孩。不过,作为一名狂热的纳粹分子、党卫军荣誉成员,阿德尔伯特凭借他的财富以及关系网,把党卫军头子希姆莱请到家中喝酒,并打点了一番,摆平了这件事。


那天晚上,汉尼克看到了传说中的“杀犹太人比希特勒还要残忍”的大魔头希姆莱。希姆莱喝了点儿酒,向阿德尔伯特大谈特谈他的纯种白鸡育种实验,并说该实验可应与于人类。


2.计划生产1.2亿名“希特勒娃娃”


多年后汉尼克才明白,自己当年被纳粹从家中抢走运往德国,全是拜创造所谓优秀人种的“生命之源”计划所赐。


曾在大学里学习农业的希姆莱在二战前经营养鸡场时,迷上了纯种白鸡的育种实验。希特勒大肆宣扬“只有雅利安人和德意志人才有资格作为‘文明世界’的建设者”,犹太等民族是“劣等种族”和“糟粕”,“应该被淘汰和灭绝”。希姆莱马上心领神会,抛出了“生命之源”计划。


“生命之源”计划倡导“党卫军精英”与符合雅利安人特征、金发碧眼的美女结合,以“强化德国人种”,制造“雅利安超人”。计划到1980年时生产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替“元首统治地球”。


根据这一计划,希姆莱指示手下建立了“育婴农场”,符合要求的女性与“党卫军精英”性交后,在此生产“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未来精英”。


要想成为“育婴农场”的“育种”母亲并不容易,她们必须具备雅利安人种金发碧眼的外貌特征,还要填写调查表,证明父母双方均没有遗传性疾病。


在“育婴农场”里,产妇们“被照顾得像公主一样”,食物精美,衣着华丽。作为奖赏,希特勒经常接见这些产妇。希姆莱还根据生孩子的多少来提拔党卫军成员。


德军占领挪威后,由于挪威当地女子的“维京人”外貌特征——金发蓝眼,与纳粹眼中的雅利安人种接近,希姆莱在挪威也建立了“育婴农场”,鼓励党卫军和当地女子生孩子,即使女方已经身为人妻。


孩子出生后,要举行党卫军命名仪式——带有党卫军标志的匕首被举过孩子头顶,妈妈们宣誓效忠纳粹。此后,一些孩子会被送往育婴院,稍大一点儿后被家境富裕的纳粹分子收养。


但这种“育种”方式实在太慢,后来希姆莱让手下在纳粹占领区搜寻符合条件的儿童,汉尼克就是纳粹抢来的一名“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未来精英”。


3.“希特勒娃娃”境遇悲惨


二战结束后,希姆莱遭英国逮捕,于1945年5月23日服毒自杀,“生命之源”计划终止。据估计,“生命之源”计划一共产生了12000名“希特勒娃娃”,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


生活对“希特勒娃娃”及其母亲展示出残酷的一面。“希特勒娃娃”的母亲们被贴上“德国人的娼妓”的标签,在秘密监狱里充当奴隶劳工。在挪威,“希特勒娃娃”被视为“杂种”、“纳粹娼妓的小孩”,人生之路异常艰难。“希特勒娃娃”这个群体的自杀率比普通人群高20倍,吸毒、酗酒、犯罪等更是家常便饭。


在挪威,因为“父亲是德国人”,许多“希特勒娃娃”被送进精神病院。在那里,他们被折磨、虐待。在受够了纳粹德国残暴统治的挪威人眼里,这些有纳粹基因的孩子是“危险的”,说不准哪天就会变成“法西斯主义的第五纵队”(上世纪30年代西班牙爆发内战,叛军在德国支持下进攻首都马德里,潜伏在马德里的“第五纵队”与叛军里应外合攻陷了马德里)。


哈利特·范·尼科尔是一名“希特勒娃娃”,于1942年3月生于挪威。二战结束后,尼科尔的苦日子开始了。她像狗一样被铁链拴在院子里,6岁时被一名男子扔进河里,因为他“想看看这个纳粹的种能否在水里浮起来”。9岁那年,她被人用大头针残忍地在额头上刺出一个纳粹标志。


吉德·弗莱彻生于1942年,父亲是一名德国军官,母亲是挪威人。纳粹被赶出挪威时,弗莱彻的父亲随之逃离。小伙伴们经常嘲笑弗莱彻,骂他母亲是“德国婊子”。后来,弗莱彻有了养父——一名抗德战士,他痛恨所有带有德国印记的东西,对弗莱彻非打即骂。


法律文件显示,一些“希特勒娃娃”在被收养的过程中遭到了性侵犯。生于挪威的吉德·安德森,因“身上流淌着纳粹的血”,在上课时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猥亵。他的好朋友卡尔·辛肯被送入一所智障儿童学校,多次被强奸。


4.“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杂种”


在挪威所有的“希特勒娃娃”中,安妮-弗瑞德·林斯塔德或许是最有名的。二战结束后,家人带她来到瑞典,林斯塔德后来成为“阿巴”合唱组(ABBA)的一员。


相比而言,汉尼克是一名幸运的“希特勒娃娃”。“战争结束后,(德国)当地的一个孩子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杂种!’”在汉尼克看来,养父母是不是纳粹分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非常爱他。“他们给了我优越的生活。1975年,我的养父去世了,3年后,养母也离开了人世,我几乎要崩溃了。”


直到养父母离开人世,汉尼克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继承了养父的船舶经纪公司,发了大财。一天,他在整理养父留下的文件时,发现了养父母当初领养自己的秘密档案。


为了查明身世,汉尼克在欧洲各地穿梭,从德国红十字会、波兰红十字会、国际寻人服务中心等30多个机构搜集了20箱资料。2008年,纳粹种族大屠杀的档案在德国对外开放,汉尼克在这里找到了身世的答案。一份标明日期为1948年11月12日的文件写道:“无子嗣的汉尼克夫妇向汉堡青少年办公室申请领养一名儿童,并被准许到‘生命之源’之家挑选儿童。他们最终挑选的儿童是1943年5月20日带到这里来的。”另有档案记载,汉尼克本名亚历山大·利陶,1940年10月17日在克里米亚奥尔诺瓦出生。


5.最大心愿:找到亲生父母的坟墓


2008年的一天,67岁的汉尼克回到了克里米亚的出生地。当地人指着路边的一栋老房子说,当年曾有一家姓利陶的住在里面。汉尼克在那里站立良久,试图回忆起当年德军的装甲车如何停在这里,又是如何强行把他从亲生父母怀里抢走的。


汉尼克从那栋老房子旁边取了一袋土带回德国。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亲生父母的坟墓。”汉尼克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说。


同汉尼克一样,许多“希特勒娃娃”至今仍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让他们气愤的是所在国政府的冷漠。据报道,挪威政府曾打算将一些“希特勒娃娃”送到澳大利亚,“以绝后患”。


为了讨回公道,2008年,挪威一群“希特勒娃娃”向欧洲人权法庭起诉挪威政府,分别索赔5万至20万英镑。虽然官司没打赢,但挪威政府还是向他们每人赔付了2000英镑。


为这群“希特勒娃娃”担任律师的兰迪·斯潘德沃德说:“如今他们还在为‘生命之源’计划而遭受痛苦。许多人对这个计划几乎一无所知,因此很有必要把他们的故事告诉世人。”


据报道,“希特勒娃娃”们自2002年开始聚会,于2005年成立了“生命痕迹”组织,大家在一起讲述自己的故事,互相鼓励,分享寻找亲人的经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