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两千年中国将运用毛泽东了!

千古英雄秦始皇,这是非常高的评价。对于这个评价,一些人同意,一些人反对,没有必要。

千古英雄虽主要是肯定,但其中也包含否定,为什么是千古英雄?而不是万古英雄?不是永恒的英雄?不能那么说,那么说,往前对不起炎黄,往后对不起毛泽东。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任何人也不能永远到无限。秦始皇是开山鼻祖型伟人,开创了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帝国。用了足足两千年,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是,即便了不起也仍然有局限,根据我的三阶段分类,秦始皇是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是炎黄二帝。

炎黄二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开启了中华文明,其制度是诸侯封建制。诸侯封建制有大禹、有商汤、文王等巩固者、拓展者、鼎盛者。炎黄二帝至今仍是中华文明的巨大财富。但是,炎黄的封建制有没有问题呢?有问题,问题很大,春秋战国的分裂和屠杀就是问题。

炎黄二帝解决不了诸侯征战杀戮的问题,如果炎黄的诸侯封建制没有问题,就没有秦始皇的伟大崛起了。

秦始皇突破封建诸侯制,建立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帝国,这是历史规律,是历史的辩证法。但是,同样道理,秦始皇也有局限,尽管是千古英雄,但仍然如炎黄二帝用了两千年一样,秦始皇也只能用两千年。为什么是两千年呢?两千年很特别吗?必须两千年吗?其中也有规律。

王朝与制度是两码事儿,王朝是一般是五十年到五百年。王朝往往属于利益群体,而制度不同。制度可以属于不同的势力方面。国家级的利益群体可以持续一代,两代,三代,直到十几代。十几代人有重叠,有调整,有反复,有弘扬,有进步,有衰落,有腐败,有容忍和心存希望,几次运动就过了三百年。

但王朝灭亡了,只是这个姓氏的王朝灭亡了,制度仍可能继续存在,探索需要时间,突破也需要时间。历史好比土壤,抛弃不了。诸侯封建制,换了三到四个朝代,炎黄之初没有朝代,不是直系传承,但却在血统内传承,根据司马迁的史记,三皇五帝的后者与前者有错综复杂的血缘关系。

直到大禹的儿子启方才建立夏朝,自打夏朝才主要通过直系传承,夏商周,三个朝代。为什么要经过几个朝代?很简单,开发新制度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并且,制度不是个人开发的,而是历史实践演化出来的。当夏朝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进步,于是稍微改进一点,又继承前朝的优秀方面了。

直到几次反复之后,人们发现原有的制度容纳不下新的萌芽了,于是诞生新制度。秦始皇是新制度,进步的制度。我们不要总是骂秦始皇,想想军阀混战,就必须感谢秦始皇。没有秦始皇还什么统一呀?当然,任何新制度都有新问题,都有一时不能适应的问题,穿新短裤还磨屁股呢。

秦始皇的问题,刘邦解决了一部分,汉武帝解决了一部分,唐太宗解决了一部分。当然郡县制也有问题,皇帝私有制。所以遇到混蛋皇帝也要亡国。所以,仍然统了分分了统,秦汉唐宋嘛。加上外来的因素,元清,明朝的复归,民国的再次复归,直到出现社会主义制度。都在第二阶段内小循环。

一些人憎恶循环,没有必要,地球就是绕着太阳转的,你也是围绕城市、家庭、单位转的,你每天都要睡觉?有本事你不睡啊,你不睡就要永远的睡觉了。人的生活轨迹就是绕圈子,各种圈子,学生的三点一线是圈子,开发产品也是绕圈子,生命周期,元素周期表,年年都要过年等等。

将原有的一切全抛弃是不可能的。即便革命也有大革命小革命,再小还有变革,更小还有改革,再再小还有每天变化一点点。中国历史也一样,所以循环,所有反复,都是因为历朝历代都有问题,都有值得发扬的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循环有小循环,有大循环,大循环套着小循环,总有进步,有突破。突破也有小突破和大突破。

比较而言,王朝循环是小突破,制度更新是大突破。这是一个新观点,什么观点呢?即大循环的观点。

过去的史学讲起中国历史总是讲历史循环论,为什么呢?三皇五帝夏商周早先并不清晰,而秦始皇的制度也在不断循环,只有两阶段自然难以看出逻辑。好比走路,走一步,有了方向,再走一步,又是一个方向,而走了三步,则有逻辑了。第一步是炎黄,第二步是秦始皇。

这第三步是什么?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民主集中制。这是一个全新的观点,事关未来两千年主导思想。

炎黄搞的诸侯封建制不是民主,而是诸侯做主,诸侯做主,大家听诸侯的,诸侯很多,各个诸侯都要谋私利,那么人民就要为诸侯打仗,战国就是打仗,就是砍头。因此,诸侯制再也搞不下去了。怎么办?不要诸侯的血统了,靠官僚的郡县制,靠耕战,大一统,地方之间不许战乱,谁闹乱子就揍谁。

秦始皇的制度是帝王大一统,地方之间没有了杀戮,整体上强大,可以绵延不绝。

为什么中国是伟大的国家,必须有秦始皇,如果继续裂国,那么中国就不存在了。历史上的小国最终都完蛋了,甚至大国也完蛋了,四大古国实际上只剩下了中国。埃及已经不是古埃及了,如果没有出土的石碑埃及人连楔形文字都不认识。希腊还有古代风采吗?没有。

巴比伦和克里特,只是地狱概念,人种和文化都已经消失。印度?如今的印度连佛教都很少了,人种也是十几个民族的融合,有雅利安人、印度土著、波斯人、蒙古人,印度已经没有两千年前的文化,突厥哪里去了,匈奴哪里去了,甚至古罗马帝国哪里去了?都没了。

中国却是持续的文明,两千年的文章还可以读,文字还可以认。这就是统一形成的巨大力量,因统一而高度有力,便很难灭亡,这样就可以传承,即便一时失败,也靠历史和地域的纵深可以翻盘。但是,秦始皇也有问题,主要有两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皇帝仍然是绝对统治者,诸侯没了,但是出了坏皇帝,还是要亡朝。

另外一个问题是自身太过强大,使得高度自信、自豪、甚至刚愎自用。于是很难学习其他文明。

学习这个词不好,很多时候,学习不是主动的,不是自觉的,而是在历史中学习,被迫学习,被人家打败了,人家强行灌输,你只好学习。因为秦始皇的制度造就的国家非常强大,中国古代一般不用向别人学习。只是到了后半阶段,如元朝、清朝、资本主义入侵等之后,才有被迫的学习。宋朝就弱了,被蒙古人打败。朱元璋造反,再被满族打败,当清朝接受中华文明之后,中国又被工业文明打败,被迫学习。学习之后自然要有新的制度和整合。

于是有了两种不同的选择。一种是扬弃,对历史扬弃,对外部文明扬弃,一种是崇洋媚外的跪拜。前者是毛泽东,后者是?没有后者,后者注定要被历史彻底否定掉,中国这样的大国,不可能将自己的肤色、语言、文化、历史全部抛弃掉,因此,崇洋媚外者必定最终灭亡,最后成型的制度必定是如何后的新型的制度。

新的制度应当是多数人平等的制度,必须是吸收古代文明的制度,借鉴外来文明的新制度。既考虑整体强盛,国家又考虑人民幸福。考虑国家就是集中,就是自强,考虑人民就是否定皇帝,实行型的民主集中制度,跪拜西方者的奴才要求搞资本主义,但资本主义是资本家的,怎么可能利国利民呢?

况且,奴才永远是劣等货,一个国家的强盛必须是整合型的,不是盲从型的,把自己的优点都扔了,跟鬼子跑的奴才,是不可能长久屹立的。看看历史,世界上最伟大的强国没有一个是跟人家屁股后面跑出来的,更多是博采众长,更强的是领跑精神,我不断创造,你跟后面屁颠屁颠的赶,对,就是这样。

未来两千年必然是社会主义的时代,必然是毛泽东思想指导的时代。毛泽东思想是新事物,在其诞生的时候必然有这样那样的遗憾,但其主旨、其生命力、其新要素是不可阻挡的。工商业文明、平等、民主集中制,没有皇帝独裁,也没有诸侯分裂。排除了孔夫子的小农经济。

毛泽东为中国持续两千的发展奠定了人口基础,十三亿人,是极其巨大的财富,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如果人口少则很可能被消灭,但十三亿人,任何国家都要发抖,都不敢侵略,因为人是文明的载体,人是最灵活,最有能动性和可塑性的,只要有了人,一切都好办。

任何有实力,有希望,有未来的国家都不可能是跟屁虫,都必然自由自己的思想、价值观、方法论,以及精神内核。没有灵魂的国家没有自立和崛起的可能。纵观几千年的中国历史,炎黄、秦始皇、老子、孔子、孙子、孟子、墨子、韩非子、二程、董仲舒、王阳明、康有为梁启超,纵然各具特色。但,哪一个能担当起未来的重任?都不行。单靠复古或者媚外都是不行的,必然有象征性的综合的大成者,这个人就是毛泽东,懂得历史,懂得世界,既注重文化,又注重生产力、军事、艺术。

两千年是个极大的尺度,十年不行,百年也不行,三百年还不行。我们有十年英雄,有百年伟人,但千年伟人呢?现在看来只有毛泽东。毛泽东是新两千年大循环的开始。其中也有起伏、玩转、进退、轮回,但大规律不变,大方向不变。第三波的辉煌将如炎黄、孔子、法家、秦始皇有千年的影响一样伟大。

当然,也不要形而上学,历史也在前行,不仅信息社会出现了,中国之未来也未必是今天这个样子,孔子时代的诸侯国也就一个省那么大,秦始皇时代的中国,也只有现在的几分之一。但精神、制度、新文明是可以突破疆界的,无论未来怎样发展,永远要有核心思想。这一点是不会变化的。

根据历史三段论,未来两千年属于社会主义,其标志人物是毛泽东,尽管有曲折,方向是铁定的。有了核心思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就能立起来,就能减少内部分歧,就能一致对外,就能同心协力地解决各方面问题,就能保持自信的精神和高昂的斗志,就能坚定不移地迈向中国的美好未来。

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在于伟大,在于大逻辑、大结构、大起点,评价毛泽东也必须有大气魄,大视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