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逐渐褪色

睿勤善威 收藏 0 123
导读: “对内民主、对外霸权”是美国国家形象的一贯表现,这是美国实力与国家竞争力使然。纵观美国建国200多年的历史看,对他国政权的干涉,经历了从武力到非武力、从明目张胆到暗中染指的转变。 方式转变: 从军事到非军事 强迫他国改变政权,扶植亲美势力上台,是美国100多年来外交政策的基点和主旨。 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斯蒂芬·金泽所著《颠覆:从夏威夷到伊拉克》一书,重新审视了美国的“百年颠覆史”,指出了美国颠覆他国政权的变化。 据金泽

“对内民主、对外霸权”是美国国家形象的一贯表现,这是美国实力与国家竞争力使然。纵观美国建国200多年的历史看,对他国政权的干涉,经历了从武力到非武力、从明目张胆到暗中染指的转变。


方式转变:


从军事到非军事


强迫他国改变政权,扶植亲美势力上台,是美国100多年来外交政策的基点和主旨。


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斯蒂芬·金泽所著《颠覆:从夏威夷到伊拉克》一书,重新审视了美国的“百年颠覆史”,指出了美国颠覆他国政权的变化。


据金泽统计,从1893年吞并夏威夷到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在全球至少卷入14国(夏威夷、古巴、尼加拉瓜、菲律宾、波多黎各、洪都拉斯、危地马拉、伊朗、越南、智利、格林纳达、巴拿马、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权更迭过程。


在军事干预手段越来越不受欢迎之后,美国逐渐采取了“软硬兼施”的干涉政策,这突出表现在对前苏联的“和平演变”以及中亚多国的“颜色革命”中。


2005年5月,美国前总统布什透露,两年多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让美国几乎耗费了3000亿美元;而中亚几个国家的“颜色革命”中,美国仅花了不足46亿美元。对比之下,“颜色革命”显然更加划算。正因如此,美国政府近年来加强了对他国的非军事手段干预。


颠覆重点:


从东欧到泛中亚


如果说10多年前东欧剧变是美国第一波“和平演变”的话,那么,近年来东欧和中亚的“颜色革命”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的第二波“和平演变”。


与此同时,美国的干涉行动也有逐步扩展的趋势,正从独联体五国扩展到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泛中亚区域。近来,美国对伊朗总统大选的染指、对吉尔吉斯军事基地的争夺,都是美国试图扩展中亚影响力的表现。这不可避免地引发美国与前苏联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之间的矛盾。


在泛中亚区域,美俄之间的攻防战可谓异常激烈。而类似惊心动魄的“颜色革命”,目前仍尚未完全退潮,很可能会借助各种机会在中亚乃至其他地区再次上演。



干预成效:


长期成效不明显


美国历任总统都认为,只有颠覆不合作的外国政府,才能更好地维护美国利益。


2006年初,美国总统布什公开宣称:“我们成为‘玫瑰革命’(格鲁吉亚)、‘橙色革命’(乌克兰)以及‘郁金香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见证者,上述革命只是开始……我们不会停止努力,因为这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从短期来看,美国干涉他国政权的行动,在制造动荡或乱局上似乎是成功的;但从长远来看,美国热衷的“政权颠覆”活动,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甚至还威胁到自身的安全。


比如,美国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推翻了两个美国不喜欢的政权,但同时却培育了更多敌视美国而又难以根除的恐怖网络,使反恐战争陷入“越反越恐”的困境。


近年发生“颜色革命”的多个国家,也持续陷于动荡的漩涡中,出现了许多始料不及的问题。成功发动“玫瑰革命”的萨卡什维利如今自己也遭遇新一轮的“革命”压力;昔日的乌克兰“橙色革命”领导人则反目成仇。与此同时,不论是在格鲁吉亚还是在乌克兰,“颜色革命”后上台的亲西方政权,并未交出让本国民众满意的政绩答卷。可以说,至少在这两个国家,“颜色革命”已经褪色。


此外,美国一直热衷于在南美委内瑞拉、古巴等国搞颠覆活动,结果却是南美左翼国家自动组成“反美”同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