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三章:抢亲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绝色女子襟坐在窗下。

她身着一套大明府福寿禧的大红绣花丝绸棉衣,脚穿一对京城内联升的喜庆棉靴。一袭瀑布般的黑发从耳际垂下,掩映住白如玉脂的脖梗;一双流眸善解的眼睛晶莹透彻,文静中又透着几分忧郁。一张未施脂粉的脸颊胜似桃花,素雅中又蕴含一股妩媚;一双不佩金银的玉指光滑细长,朴实而又胜过高贵。她正用纤纤细手捧着一本书,坐在秀桌前借着墙角的红烛,低头思读,连崔命硬进来都没有察觉。

崔命硬站在门口,用手使劲地揉了一把有些醉意朦胧的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冥冥之中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俺不是在做梦吧?难道俺喝醉了来到了天上?他使劲地拧了一下大腿,“哎哟”一阵火辣辣得疼痛立即从下面传来,疼得他不由地呲牙咧嘴,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你,你,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你,你快给我出去!”沉思的女人被崔命硬的叫声着实吓了一跳,手里的书一下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她迅速从桌边站起身子,躲在了墙角上,睁着一双惊魂未定的大眼睛,颤声声的问道。

女人的喊声把崔命硬一下从梦境中惊醒了过来。他想解释点什么,但是嘴里却说不出话来;他想出去,可是两脚却偏偏不听使唤。

“你再不走,我……我,我要喊人了!”。女人见崔命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瞪着两只红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心里吓坏了,赶紧将桌上的一只元青花瓷瓶紧紧地抱在怀里,声音也走了调。由于害怕,加上着急,她那一双白净无瑕的粉脸上立即飞腾起两朵红晕,在烛光下更显得妩媚诱人,娇艳欲滴。

“俺……”崔命硬费了好大的劲,半天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来。望着女人娇喘吁吁的模样,他的两眼却一下落在了她那一对上下起伏,高高耸立的胸脯上……

“哗啦!”元青花瓷瓶径直的飞了过来,落在了崔命硬身后的墙壁上,发出了一阵破裂声……

“来人呀!快来人,抓坏人啊……!”女人见崔命硬躲过了瓷瓶,急忙尖叫了起来……声音立即响彻了整个后院。崔命硬听见女人的尖叫,心里不由地害怕起来,酒意也醒了不少。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用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嘴,另一只手则使劲地抱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女人在崔命硬的怀里拼命的挣扎,象一匹脱缰的小马,左冲右突,发出一阵阵低沉地怒吼……突然,崔命硬的手碰到了一大团软绵绵的东西,这种东西当他还是孩童的时候,曾经在母亲的怀里感受过。但象这种又软又硬,如痴如醉的感觉还是平生第一次……女人还在拼命地挣扎,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身上散发出阵阵诱人的体香……。除了吃奶的时候接触过母亲的身体,他成人以后从来还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一个女人,一个如梦幻般的女人!崔命硬忽然产生了一种原始的冲动,在酒力的支配下双手死死地搂紧了女人,嘴巴疯狂地在女人的玉脖粉茎上亲吻了起来……

“住手,你这个畜生!”半掩的房门硼得一声被重重地撞开,屋子里一下闯进三五个人来,手里面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了崔命硬。为首的一名白须飘逸、斯文儒雅的老人,一脸的怒气,正用颤动的手指指着他高声喝道。

崔命硬心里一惊,赶紧松开了手。女人趁机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住了崔命硬的左手腕,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哎哟”!崔命硬发出了一声嚎叫,右手本能的从腰际抽出了驳壳枪,将枪口对正了女人的太阳穴……

“秀秀!”老人担心地惊叫了一声。

“爹,救救我!爹,快救救我!”女人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嘴角上沾满了红红的鲜血。

“壮士!你行行好放了我奉仙儿吧!有话好好说!”老人的口气软了下来,“不要伤了我女儿!你想要什么?要钱还是物?要多少,你尽管说个数!”

“俺不要钱,也不要物!”崔命硬用枪指着女人的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汉,你不要钱物?那,那你想要什么?”老者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

“女儿,我的女儿!这是造得哪门子孽呀!老天咋这么不睁眼啊!”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老妇人哭天抹泪的声音。崔命硬握紧了手里的枪,神情紧张地向屋外瞅了瞅,没有言语。

“好汉!求你放过我家秀秀,你要什么我都答应!”老者见崔命硬不吭声,便低声哀求了起来,脸上已经老泪纵横。

女人也哭了起来,柔软的身段在崔命硬的怀里上下起伏,如麦浪滚动,又如大海波浪一般。

“俺啥也不要,就要她!”崔命硬坚定地回答道。

他现在已经彻底被眼前的女人征服了,失去了理智。潜藏在他身体深处男人最原始的本性已经完全占领了他的大脑,他的朴实和厚道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丢到了爪瓜岛。

“壮士!万万不可!秀秀可是我的心头肉啊,求你放了她,要什么都行!我给你跪下了。”老者说着便缓缓地跪在了地上。

“老爷!给他拼了!”身边的几条汉子哗啦一下拉上了枪栓,将枪口对准了崔命硬的脑袋……

叭、叭、叭!

“土匪进村了!东岭山的土匪进村了!快跑啊!”院子里突然响起了几声枪响,接着传来一片杂乱的喊叫声。

“快出去看看!守住大门!别让土匪闯进来!”老人从地上哆嗦着爬起来,紧张地向外张望着。屋里的几条汉子立即端着‘中正式’步枪冲出了门外……

崔命硬趁机夹持着女人来到了门外。

透过月亮门望去,前院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隐约可见四下逃散的人影,撞击破碎声响彻不停……。院子中间的假山前,苏满仓和黄金贵手里握着四支驳壳枪,正剑拔弩张的跟刚才冲出去的几条汉子对峙着……不远处,两个丫环正扶着一个老妇人在偷偷地抹着眼泪。

“娘!”女人冲着老妇人怯怯地喊了一声。老妇人抬头看见了女儿,立即哭喊着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老头也从屋里冲出来,跪在地上死死抱住了崔命硬的大腿,嘴里一个劲地喊着还我的儿来。

“叭!”崔命硬朝天放了一枪。

“谁敢乱动俺就打死她!”说着,又将枪口顶在了女人的额头上。

“儿啊!”老妇人那里见过这个阵式,连急带吓,一下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旁边的丫环赶紧跑了过来,搀扶起老妇人,在一边忙着揉胸捶背起来。

“娘!娘……”女人一看老妇人昏了过去,一面大喊着,一面没命地想从崔命硬的怀里挣脱出去,长长的秀发散乱地披在肩头,身上的绸缎小红袄也挣脱开来,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胸兜……

“你再给俺乱动,俺就打死这个老东西!”眼看着女人就要从怀里挣脱出去,崔命硬把枪口一下转向了在脚边瑟瑟发抖的老人。

“爹!”女人忽然停止了反抗,一下静了下来。她呆呆地望着坐在地上紧紧抱着崔命硬大腿不放手的爹爹,绝望地喊了一声,脸上流下了一行泪水。

“让开!”崔命硬一把将地上的老者拎了起来,挡在了身前。然后,挥动着手里的驳壳枪推挤着怀里的女人向大门走去。几个家丁一看老爷和小姐都在他手里也都不敢再作抵抗,慢慢地垂下了枪口,乖乖地让开了一条路。

“大当家”!苏满仓和黄金贵看到崔命硬毫发无损地走了过来,两人几乎同时喊了一声,赶紧上前护在了他的身后……刚才的骚乱就是他俩制造的。当时,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已经*了,只剩他俩还在埋头大吃。正吃着,忽然听到后院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接着便看到一群人操着家伙匆匆忙忙地向后院跑去。他俩一下意识到大当家的出事了,就开了两枪,并虚张声势地喊了起来,想制造混乱,掩护崔命硬逃走。

“都不要动,谁动打死谁”!两人一边倒退着向大门口靠近,一边举枪对着站在原地早已没了主心骨的几条汉子吼着……到了大门口,崔命硬把老人一把推到在地上,飞身上了马背,将已经无力抵抗的女人紧紧揽在了怀里。

驾,驾,驾!三匹高头大马昂首挺胸,迎着黎明的晨光向东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