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鬼”打过交道的“二邪”

白得空间 收藏 156 386
导读:早年发生的一件事情

这是一件早年发生在我家乡的事情,年代虽然比较久远,但是,当地的中老年人大多都还记得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我今天在这里说起这件与“鬼”有关的事情当然不是来宣扬封建迷信,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鬼”的存在,所谓的见“鬼”只不过是人们所产生的幻觉、错觉或者是有人在故意捣乱混淆视听而已。

在我的家乡,我们生产大队第五生产小队有家周姓农民,其二子天资聪慧手脚伶俐,未及启蒙教育,概牌九、纸牌和色子无所不知无所不为。就读村里小学以后,该子对于老师推崇倍至信誉尤佳,但凡恩师所授之文字全部归还决无任何保留,如此几年下来,除了认得学校大门和自家院门,其它一概无知,幸好当年无有留级举措,否则,留校待遇非他莫属,况且,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会在本村小学里一直呆到退休。

走出小学大门以后,周家二子因年龄尚小不能参加集体劳动,于是,他就在乡里游荡了几年,虽然没有混上市井无赖之职称,但牌九、纸牌和色子技艺大有长进,偷鸡摸狗乃属业余爱好,如此以来,虽然没有搞的怨声载道,倒也搅得四邻不安,乡民肯定多有得罪。

终于熬到可以到生产队劳动赚取工分的年龄了,可周家二子在社会上数年混得“手不能提篮,肩不能担担”,除了懂得玩耍藏奸,有关庄稼院里的农活概不通晓,无奈之下,生产队长只好给他安排比较轻松一点的活计:看水。

所谓的看水其工作性质非常简单,就是看护田间水渠,发现稻田里的水多了,就往下水渠里放水,发现稻田里的水少了,就从上水渠往田里灌水,随便捎带维护水渠的完整性。这项工作的劳动强度不大,就是占用时间能多一些,往往要早出晚归。

话说有一年端午节前后,人们象往常一样到后大甸子劳作,可走过村子后面的黄土岗不远,也就刚刚走下甸子,大家就发现周家二子的五官均被黄泥塞满,昏死在田里的水渠土坝上,看水用的铁锹也扔在不远处。大伙儿七手八脚的又是抠掉其五官里的土,又是掐人中,终于把他给弄醒救活了。周家二子醒了以后,向大家介绍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原来,周家二子在当天凌晨大约四点来钟来到后大甸子,可刚走进田间不远,就遇到了一群大约二尺来高的小“鬼”(旧时当地迷信说法俗称地蹦子)围了上来,他一看情势不妙,急忙操起铁锹自卫,几锹下去利马抡倒了四、五个,可这些小“鬼”依仗“鬼”多势众,一边只嚷嚷“把他按倒,快把他按倒”,一边继续轮番冲锋向他发起攻击。据周家二子称,双方大约打斗了半个时辰,他寡不敌众精疲力竭,最终还是被按倒了,紧接着,他的五官就被塞上了黄泥,然后就是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了,一直等到众人到来把他救醒。

这件事情在当时造成了很大反响,好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几个人敢单独在后大甸子活动,而周家二子也因见“鬼”犯邪,被大家给起了个外号:“二邪”。不过,周家二子平时所说过的话含水量极大,可信程度很低,因而也有不信这个邪的,有的人就不在乎,他们跟往常一样,该到后大甸子干吗就干吗,当然了,此后再也没有人声称在后大甸子见过小“鬼”,也没有发生其它类似事件,只是留下了这个见“鬼”的传说。

几年之后,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展了起来,由于“二邪”平日里对于乡民多有骚扰,因此,有人以此为契机将“二邪”密告,说他宣扬封建迷信思想,造谣生事蛊惑人心,破坏革命大好形势,意图将“二邪”送进“四类分子”队伍。但是,由于“二邪”家庭出身好,外加在他的身上没有什么政治资本可捞,所以,“二邪”仅被批斗了几次,并未戴上“坏分子”的帽子,侥幸逃脱一劫。

到了贯彻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最高指示时,又有人把“二邪”见“鬼”一事提了出来,其目的还是想把“二邪”给整治整治。对此,我们生产大队当时的党支部书记老孙解释说:“这是由于‘二邪’平时得罪人太多了,这是让人给算计报复了,要不就是‘二邪’为了偷懒,想休个病假什么的,还不想被扣工分,于是,‘二邪’就自己作践自己,故意整出这么一摊子事来”。既然大队书记都这么说了,大家从此也就不再追究,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