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二章 大练兵(一)

huajian1974 收藏 5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独立团编制如下:

独立团:编有3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

步兵营:编有3个步兵连,1个火力连,1个侦查排,加卫生队。步兵营共编制人员670人,其中军官45人 。

步兵连:编有3个步兵排,1个火力排,火力排编制32人。共编制人员149人,其中军官8人。

步兵排:由3个步兵班加排指挥组编成。步兵班编制10人。排战时由营部增编。排指挥组同步兵排(2人)。

外加团部、直属警卫连、特务连、工兵连、卫生队等。全团满编人员超过2500人。此外,刘涛还成立了后勤处和技术处。由黄大富任处长,兼任技术处处长。(由于条件有限,技术处只是个空架子。)

独立团的武器装备就比较复杂了。大部分为日式、德式、国民党仿制。少量的英式、捷克式和其他国家制造的武器。弹药也很杂,部队现有四五种枪械,子弹却有六七种!这也是刘涛最头疼的事。虽然前一段时间缴获了日军的一批军火,但即便这样也无法做到人手一枪。无奈之下,刘涛只好把以前的土枪、老枪重新装备到部队。有的枪膛线都磨平了,一开枪子弹都不是直的出去,鬼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没法子,部队穷啊!

佟志、二柱子、胡进德分别任一、二、三营的营长。那个犯错误的姜峰、高顺和宋明、张勇、二东子也分别担任各营的连长之职。二狗子担任特务连连长。可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全连只有他一个人。搞得全团见面就拿他取笑开心。

别人可能不知道,刘涛是要把特务连磨成全团的一把利剑。不出鞘则以,一旦出鞘则让敌人血见五步。当场毙命。

团里的编制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军事训练了。

刘涛拟定马贵、胡大勇和自己一起负责部队的训练,并把训练计划写成了几本小册子,交给二人,并征求他们的意见。

“马子、老胡。以后我们就在一起负责部队的训练了。这是我写得训练大纲,两位看看,如果觉得没问题的话就按这个施训。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会解释清楚。总之,我们三个先要把它吃透了,才能指导部队。当然,你们都沙场老将了。经验比我丰富,要是你们觉得有比我更好的法子,或是我这个小册子里没有的。随时可以添加的。不一定就得非按我的法子训练。”

胡大勇大概的看了一下,说道:

“团长你太谦虚了。我还真想不出比你这个更好的法子来。不用在讨论了。我同意!不过,我看这个训练计划上有很多新的东西,团长,你是怎么想到的?”

刘涛苦笑了一下,说道:

“人死的太多,亏吃的太多。在不变革一下,我们还有出路吗?我们总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吧!”

马贵也点头表示同意。

“我看这个法子可行。就算在某个细节上有偏差,我们也可以马上改正。”

刘涛看到两人都同意,高兴道:

“好!依然二位都无异议,我们就按计划施训。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独立团打造成为一支独一无二的部队来!”

当天,他们三人在团部里讨论了很久,很久。

对于即将开始的训练,各营连长却不以为然。尤其是佟志,更是信心百倍。好歹自己也是老八路了,从参加红军开始,那天不在战斗,那天不在训练。如果这都搞不好,那可太丢老根据地的面子了。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好好表现一下的时候,刘涛给了他一个“惊喜”。

训练的当天,刘涛站在部队的前头。高声的宣布:

“独立团从今天起,正式进入军事训练阶段。你们都听好了。训练内容包括:体能训练、器械训练、武器装备的性能和工作原理,射击、投弹、爆破、刺杀、土木作业、伪装、怎么打坦克、打飞机、和怎么对日军的化学武器的防护等。由营连具体组织,以班、排为单位分别编组施训。一定要熟练掌握动作要领,着眼于提高战斗中的应用能力,在掌握手中武器使用技能的基础上,要做到一专多能。你们不都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好啊!那就训练场上见真章!饿哦倒要看看,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后面的三样事刘涛刻意加上去的。日军的坦克、飞机、和毒气威胁最大,在加上火炮,这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大量杀伤中国士兵的最得力武器。在当时,无论国军还是八路军对此都无法形成有效的打击。而且,上述几种武器,刘涛都“有幸”亲身经历过。没有经过训练的士兵在战场上看到这些钢铁巨兽时那种恐惧、惊慌失措的表情,和那些无助的士兵被日军的炸弹和炮弹撕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惨叫不断的场景,刘涛时历历在目。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士兵成为日军的下一个牺牲品!

刘涛找人用木板打造了一个坦克模型和一个缩小版的飞机模型。当着全团的面讲解这种武器的性能和防范打击的方法。(没有那么精细,只是大体成型,多少让士兵们有个直观上的印象。)

“大家听好了!日军的坦克钢板比较薄。对付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用火炮直瞄射击,比如75步兵炮。不过,由于坦克的机动力很强,再加上战场上枪林弹雨。要用火炮近距离射击恐怕伤亡会很大。所以,这种方法只能是因时因地使用,不能作为主要方法使用。还有一种法子,就是近距离步兵用手榴弹围攻!坦克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后部。”

刘涛指着模型的后部说道:

“这里坦克发动机的位置。非常容易着火。一但被打中这里。那么它就离死不远了。具体方法是:当敌人坦克进攻时,由数人组成几个小组分散的隐蔽在坦克前进方向周围。当坦克抵近时,各小组需以最快速度,利用其射击死角,从四面逼近坦克。并向其后部投掷手榴弹。然后迅速躲避。当敌坦克掩护步兵进攻时,应放过坦克,集中炮火打击敌人步兵。迫使敌步兵和坦克拉开一定距离。然后在围攻奸之。没有步兵掩护的坦克,就像一只孤独的老虎,在狼群的围攻下,它会顾此失彼。直到被消灭。

对飞机的方法也是有机可寻的。离日军飞机场越近的地方,飞机出动的频率和作战时间就会越多、越长。反之就越少、越小。当我军进攻时,如遇敌机,尽量散开、尽量接近敌人。最好是和敌人缠在一起。来迫使敌机顾及误伤不能投弹扫射。如果这几种方法都没做到,那只有以最快速度找弹坑或低洼地带隐蔽。并集中火力对空射击。迫使敌机拉高投弹高度,也能使我军减少伤亡。当我军防御时,则必须充分利用各种公事防护。我们在说说敌人的毒气,日军在战场上用得最多的就是窒息性毒气。对付这样的毒气一是要熟练的操作和使用缴获日军的防毒面具。二是在没有防毒面具的情况下,用毛巾浸水后捂住口鼻,也是各应急的法子。没有水用尿也行。”

刘涛并没有全说出来。日军的毒气有数种,在中国战场上这种窒息性毒气使用的最多。防御方法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可对糜烂性毒气来说,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种由火炮发射的毒气外观是褐色液体,沾到皮肤上,两三个小时内剧痛出现水泡;通过呼吸道使人内脏全部发生功能障碍而死。刘涛实在是想不出在现有的条件下能有效地防御这种毒气。如果真碰上了,就两种方法。要么全军都死在阵地上,要么全军撤退。

刘涛把自己知道的、在现有条件下能用得都说了。他心里很清楚,不管在怎么练,到了真实的战场上,关键是心理素质。他不敢保证他的士兵在战场见到日军的坦克、飞机、毒气时个个都能镇静自如。他也不能保证在经过这几种武器的猛烈攻击后,他的士兵能活下来多少。他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士兵们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人罢了。

刘涛的训练方法没有后世的人想得那么先进,还是因为没有条件。

谁都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攻对攻、以牙还牙。你有坦克?好!我用成师成军的装甲部队和你对攻!你有飞机?好!我和你进行大规模的空战夺取制空权!你用毒气?好!我也用,而且比你的数量还大。说说容易,种类还多。说说容易,可事实就不这样了。坦克、战防炮?没有!反坦克手雷?想都不要想!飞机、高射炮?没有!高射机枪?也没有!至于毒气弹和防毒面具,也只能从小鬼子的尸体上扒,去小鬼子那里抢了。

不管有多艰苦,不管有多困难。这场即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还是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