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近两天来,关于“谁是高考英雄”的新闻占据了重庆报纸的重要版面。得分最高的几位考生都接受媒体采访,讲述了自己学习的故事;唯一例外的是文科成绩最高分的何川洋——这位“状元郎”关闭了手机,拒绝一切采访,就连他的照片,当地媒体也难于找到。


他为什么要跟外界隔绝?证据显示:何川洋涉及少数民族加分造假,是被由重庆市纪委、民宗委、公安局、教委、招办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查出的违规学生之一。


意外诞生文科状元


何川洋是巫山县官阳镇人,据重庆媒体报道,其父母均为公务员。


媒体进一步查证,得知其父系巫山县招办主任何业大,其母为巫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编办主任卢林琼。


何川洋在今年的高考中考出了文科659分的高分——这也是当地多家媒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的文科最好成绩。在当地媒体上,有关何川洋的信息均来自其班主任、南开中学高三(十八)班周斌老师的介绍。


周斌老师称,何川洋没有一科特别突出,也没有一科特别不好。据介绍,何川洋虽然一直是年级前十名,但一次都没拿过年级第一名。对于何川洋考了659分的最高分,周老师表示:是爆出了冷门。据了解,重庆市今年高考的文科一本线为546分。


造假被查“他害怕媒体”


6月24日下午6点,重庆市招办正式公布高考分数,重庆多家媒体记者开始联系采访文科最高分何川洋,却发现:既无法电话联系上,也找不到其住址,何川洋成了一个“失踪者”。


何川洋为什么“失踪”?其班主任周斌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在何川洋查阅了高考成绩,并向老师报告了分数以后,就表示“自己不愿接受采访。”周老师解释,“失踪”的原因是何川洋“很低调”。


不过,事实显然并非如此。25日,开始有数位网友报料,称何川洋是因为民族造假被查,心虚和陷入恐慌,所以不敢面对媒体。在重庆市招办信息网上,何川洋位列“2009重庆市直属中学报名考生中聚居少数民族(民族乡)特征信息公示”表中,其“享受照顾类别”为“民族乡民族考生土家族”。


记者25日在赶赴重庆最东边的巫山县采访中,巫山县一位干部默认了何川洋是县招办主任何业大之子,且因少数民族加分造假,被做了严肃处理,取消加分并以将民族由土家族改回了汉族。


县招办主任:


正在重庆帮儿子填志愿


昨日上午,记者通过电话与何业大取得了联系。何表示自己在重庆帮儿子填报志愿,儿子的659分是未计算任何加分的“裸分”。他称,儿子已选好主攻方向经济管理,但是去北大还是清华尚未确定,“可能会去北大”。


记者随后询问“民族加分问题会不会影响到孩子的录取”,正侃侃而谈的何业大突然就慌了神,连忙声明“很忙”,挂断了电话。


何川洋或被取消录取资格


昨日上午和下午,记者分别就“伪造少数民族身份考生被查”问题采访了清华大学重庆招生组组长邓景康、北京大学重庆招生组组长冯支越。“如果查出的31名考生中有上了我们录取线的怎么办?”冯支越称,他们得看到名单才能晓得谁作弊造假,对于是否录取,将上报校招办,请他们定夺。


在记者得到的一份文件复印件中,各级民族事务主管部门、公安机关被要求对申请变更民族成分的考生要认真把关。招生考试机构对于弄虚作假、违反规定将汉族成分变更为少数民族成分的考生,一经查实,取消其考试资格或录取资格,并记入考生电子档案。已经入学的,取消其学籍。


“这意味着,包括这位文科状元在内,重庆初步查明的31名违规考生,都有可能被取消录取资格。”这位人士忧心忡忡地表示。


巫山县数十人放弃民族加分


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汤平告诉记者,自己于今年2月因工作调动,从巫溪县到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任职。今年4月,在工作调动后,其一家三口的户籍迁移到了石柱县政府所在地南宾镇。这些手续和女儿加分填报表格等手续,是由下面的工作人员代为办理的。“我已经了解清楚了——可能是帮我办手续的工作人员出于好心,帮我和女儿把民族改成了土家族,还申请了少数民族加分,上了市招办网进行公示。”


后工作人员也发现改动民族身份不妥,所以对户籍上的“民族”栏进行了“及时改正”。


“我女儿现在享受加5分,是库区或少数受照顾地区正常加分。”汤平同时认为:因及时改正且没有造成后果,故没有形成违规违纪事实。


由于2009重庆市高考查出的31名虚假少数民族考生名单并未向社会公布,因此民众对此充满了想像。25日,一网帖爆出“查出的31名违规考生有19名在巫山县”的内情。


记者随后赶赴位于重庆最东部的巫山县。县教委一名干部默认了“查出的31名违规考生大部分在巫山”的说法。县招办一位干部也表示:近期的确有不少考生家长前来主动要求放弃民族加分。 据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