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劫”浙商15亿美元货物 温州商人损失重转帖(搜狐)

元康 收藏 0 197
导读:  新闻回顾: 中国打工者在俄被“洗劫” 作为个体形象很渺小 俄罗斯大规模没收中国“走私”商品,其中浙江商人占了大头   浙商15亿美元财富在俄“遭劫”   浙江侨领接受本报电话专访,详述前因后果   本报记者 尹维纳   “有太多人的价值几百万上千万的货物全没了,就这么没了!”余圣联是俄罗斯浙江华人华侨联合会副会长,这位台州老乡在俄罗斯打拼了多年,“这个事情以前就有,最近五六年特别严重,没办法,我们根本没办法!”   6月18日,俄罗斯政府宣布将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闻回顾:


中国打工者在俄被“洗劫” 作为个体形象很渺小


俄罗斯大规模没收中国“走私”商品,其中浙江商人占了大头


浙商15亿美元财富在俄“遭劫”


浙江侨领接受本报电话专访,详述前因后果


本报记者 尹维纳


“有太多人的价值几百万上千万的货物全没了,就这么没了!”余圣联是俄罗斯浙江华人华侨联合会副会长,这位台州老乡在俄罗斯打拼了多年,“这个事情以前就有,最近五六年特别严重,没办法,我们根本没办法!”


6月18日,俄罗斯政府宣布将集中销毁价值高达20亿美元的中国“走私”商品,并要求莫斯科市尽快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

这里是数万华商在俄罗斯安身立命的依靠。


20亿货物中


15亿都是浙江商人的


“可能还不止20亿美元!6000个集装箱啊!每个集装箱货物的价值都在50万到100万美元之间,这次华商的损失是空前的。”俄罗斯中国浙江同乡会会长倪吉祥又气愤又无奈:“有人跳楼,有人自杀,这么多人倾家荡产!”浙江人在俄罗斯做皮鞋、纺织品、食品生意的很多。俄罗斯浙江华人华侨联合会会长虞安林说,仅该会的会员就有一万多人。


余圣联告诉记者,这次,浙江商人损失非常严重,特别是温州尤其是乐清的商人,上报的损失超过8亿美元。浦江商人、诸暨商人、台州商人各有超过1亿美元的损失,加上浙江其他地方的商人,浙江商人总的损失超过15亿美元。


损失最大的


是温州商人


这次事件中损失最大的就是温州商人,被拉走的270个集装箱占全部被扣货物的85%。“目前商场已经停止拉货,现在的问题主要是罚款金额。使馆要求我们不要私自去给警方送钱,等商量好了再一起给。”温州商人黄先生说。他听说罚款的数额可能为一个集装箱5000美元甚至更高。“那将又是一笔很大的损失”,他说。


更让人气愤的是,一些市场看准了这些商人另谋场地的急切需求,趁机提高摊位价格。“以前别的仓库一格(指一个摊位)价格是七八百美元,但是发生了这次拉货事件后,其他仓库的费用立刻涨价,现在达到两千多美元一格。”黄先生说。


最近几年,中国商人在俄罗斯的贸易额连续增长,2002年达到近120亿美元,2003年又增至157.6亿美元。“在俄罗斯这个风险大、不规范的市场里,大多数中国商人依然选择‘灰色清关’”。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外贸部的夏经理说,吉尔达采用的报关方式一直是“ 包机包税”。


“正规的海关没办法走,大家都是这么认为。有时候你得给海关送东西,有时候货物还是出不来,或者很慢,非常麻烦。所以企业都选择‘灰色清关’。 ”夏经理说,“而且,俄罗斯的现状是大多数企业都用‘灰色清关’的方式,所以即使有些企业想走正规清关也最后放弃,他们担心只提高自己一家的产品价格,会失去在俄罗斯市场上的竞争力。”


吉尔达也遇到过拉货的情况,后来公司派人给警察局送了钱,才把货物赎了出来。俄警方查抄货物时有发生,愈演愈烈


切尔基佐沃市场是莫斯科最大的户外市场,占地100英亩,每天的成交额达5000万美元。

这里有相当多的货物都是通过“包机包税”的“灰色清关”方式从中国运来的。由于“包机包税”的贸易形式手续简单、货量不限、税率比正式通关要低,所以中俄两国的商人基本上都采用这种贸易形式。


1999年,俄罗斯警方也拉了温州商人的货物。当时有一个温州人因此跳楼自杀。“这次就像上次事件的重演。”一位在俄浙商说。但是,这次损失更大。


本报记者联系上在俄罗斯的余圣联时,他正在开车,“我要开几小时车才能到家。”最近几天,余圣联一直在为俄罗斯警方查收中国货物的事情忙碌,他和浙江同胞们在这次被封事件中损失巨大。


俄罗斯内务部下属的侦查委员经常会派出警察突击检查在这里经商的中国人的身份证等证件。他们发出警告,限令华商在两天之内提供货物进关的合法证件,否则就要将货物封存并拉走,理由是:华商货物“没有出关单和报关单”,“货物的来路不明”,属“走私品”。


这个理由就是针对中国商人“灰色清关”而来,即发货人在中国发货、交钱,收货人在俄收货,其余中间环节,包括运输、通关、商检等统统由一些清关公司解决,由它们履行通关手续,收取税款,但一般不会给发货人提供报关单据。


正规清关通不过,只能“灰色清关”


在俄罗斯的中国商人都颇感冤枉:“‘灰色清关’在俄罗斯是多年的习惯,“包机包税”是历史上形成的,我们都是这么做。”


一个集装箱,如果通过灰色清关,关税约为十四五万美元,如果通过正规清关,关税约为十五六万美元 “以服装、鞋帽为主的一个40尺高柜,货值在15~20万美元左右,根据俄罗斯运输清关公司门到门的承诺,这样一个箱子需要支付给他们13到14万美元的运输清关费用,其中的运费和杂费加起来最多8000美元到13000美元,另外1~2万美元通过改换名目、重量纳入国库。也就是说至少有11~12万美元事实上是华商交纳的海关关税,这个关税已经远远大于这些商品出口到欧美发达国家的海关关税。我们不会为了一两万元的利益去做‘灰色清关’”,关键是,正规清关,根本办不出来!因为通过‘灰色清关’,俄罗斯海关才能通过改税单,私自扣下这些税款,装入自己的腰包。”


“经过‘灰色清关’的货物,军警和税警缴了货物后,再把这些货物直接拿出去卖,又可以赚一笔!”余圣联十分气愤。


正规清关有多难呢?正规清关按俄罗斯目前通行的方法——以重量乘以指定的价值计算出应付的税收,简单易行,目前大部分的商品类别正规清关费用不高。而唯独中国出口俄罗斯最大宗的商品服装、鞋帽行不通。正规清关也符合两国之间的利益,“灰色清关”只是少数人得益,国库税收流失,最后还是由俄罗斯民众来承受高物价。


俄新《海关法》前景不明


有业内人士认为,俄罗斯今年1月1日起执行的新《海关法》的内容虽然很丰富实用,是俄罗斯为了申请加入世贸组织而交的一份很好的答卷,但是俄罗斯海关习惯势力顽固、人们法律意识欠缺、相关配套法规不全等问题都是该新法实行过程中的阻力。


因为清关公司的不正规做法,俄罗斯政府每年要损失很多税收,因此俄罗斯政府决心改变“包机包税”的现状。但是俄罗斯“灰色清关”已经积重难返,十多年来各行各业都和它有着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俄罗斯的很多政府部门都和‘灰色清关’有关,甚至有些部门就靠它活,牵涉的就业人数达到几十万。俄罗斯也承认其政府部门存在腐败。但是‘包机包税’的做法十几年延续下来,成千上万的人都和它有关,也有其可行的地方。俄罗斯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执法不严。这种贸易渠道不太可能一下子取消。”一位浙江商人说。俄罗斯政府也想打击这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通常和一些权力部门有联系,必须下大力才能有所改变。


俄近年对华商重大查封事件


2004年2月12日,俄罗斯3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带着搬运工和大货车,查收了大批华商货物。


2005年3月12日晚,俄警方以打击走私为名突袭检查了位于莫斯科环城公路14公里处的“花鸟市场”,将10余名温州鞋商存放在仓库内的价值1亿多美元的114个集装箱的温州鞋查封没收,并于次日将货主拘押。


2008年,俄罗斯针对中国商人发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打击“灰色清关”事件,9月11日晚,俄罗斯官方对莫斯科的阿斯泰(ACT)市场进行突击检查,查封了华商在仓库里的鞋、服装、袜子等日用品,货物价值大约21亿美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