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十卷 亚洲角逐 第一章光明与黑暗交织(下)

行天罚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URL] 日本东京皇宫,时间6点(北京时间),松之阁,明裕倭皇办公议事之所,宽大的等离子荧屏几乎占了半堵墙,播放的正是台湾回归的联合公报,明仁这已经是看第二遍了,在确定没什么遗漏的东西后,明仁有些厌倦了,他吩咐老仆将视频关掉。 老仆恭恭敬敬地关上视频,然后慢慢退出大厅,将大门轻轻拉上,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前言:这是中、下合章,添加了一段遗忘的情节,否则会称为一个大BUG,希望大家耐着性子看,否则会对以后阅读产生一种接不上的感觉,最后还有一个小BUG,本来在我心目中雅丹应该是条巨蝠鲼,但是我打字的字库里没这个词,单字找也找不到,只好用魔鬼鱼暂时代替,魔鬼鱼就是黄貂鱼个头也就一米左右,上面根本没法趴一个人!这章先改过来,以前的还得再改改,晕又是个大工程!下面是正文:


日本东京皇宫,时间6点(北京时间),松之阁,明裕倭皇办公议事之所,宽大的等离子荧屏几乎占了半堵墙,播放的正是台湾回归的联合公报,明仁这已经是看第二遍了,在确定没什么遗漏的东西后,明仁有些厌倦了,他吩咐老仆将视频关掉。

老仆恭恭敬敬地关上视频,然后慢慢退出大厅,将大门轻轻拉上,但是没拉到底还留了一个小缝…..

“大和民族暗淡之日呀!”年近八十的明裕用手摸摸了自己灰白的头发。随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一侧,大日本帝国的首相石原正恭恭敬敬站在那里。

明仁点了点桌子上的绝密文件,语气很是压抑:“石原卿!”

“嗨!”

“文件朕已经看过了,按你的推论,由研究所策划并发起的袭击,已经完全失败,那100多名所谓宇宙战士也全部下落不明?”

“嗨!研究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肆意妄为才会导致不利的局面,目前的一切不利后果必须由研究会来承担!”

明仁皱了皱眉头,把失败原因归咎于替死鬼身上,这种官僚手段也不鲜见!:“那么依卿所见,该如何逆转这不利的局面?”

“嗨,既然无法阻止中国的崛起,那就展开良性竞争吧!首先要重建军部,将研究会完全至于军部控制之下!宇宙战士菌苗的生产归国家所控制,军部直接向首相负责,绝不会出现百年前军人向天皇逼宫的事情!”

明裕脸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这么一来,石原卿的权利将大得让人恐惧了呀!幕府将军的时代看来还是很让人怀念的!”

石原头上立即冒出了冷汗,鞠了个近90度的躬:“陛下,臣的忠心日月可鉴,一切都是为大和民族最高利益服务!绝无半点私心!这是生产宇宙战士的菌苗,人使用后不但拥有超能力,还可拥有5六百年的寿命,请天皇陛下笑纳!”说着石原从兜里掏出一个晶体管双手递交给了明裕!

借着晨曦的阳光,明仁看着晶体管内淡蓝色的液体双眼散发出贪婪的光芒,长生不老!历史上无数帝王将相梦寐已久的东西!明裕也不能免俗,他已经块八十岁了,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公主,对帝国未来的担忧及死亡的恐惧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在重男轻女的日本社会,让一个女人做天皇是绝对让人难以接受的!而有了菌苗,明裕可以多活好几百年,到时候完全可以多子多孙!:“这东西安全吗?用了不会变成怪物?”

“绝对安全,上百名宇宙战士的产生证明这东西百分之百安全!根据计算机推演,这种菌苗只会影响一代人,下一代人仍会是正常的人类!”

明裕脸上终于露出笑笑意:“卿之所奏朕准了!”

“嗨,陛下英明!虽然损失了上百名宇宙战士,但这点损失马上就可以补回来,第二批上万人正在接受菌苗改造不用半个月,再加上隐匿在抚顺的生化炸弹已经成功爆炸,相信支那人会陷入极大混乱中,这样不出半个月,我们大日本帝国会重新确立优势!”

“很好!还有件事情,你在文件中提到在北非及南美洲策划的政变进行得怎样了?!”

“他们24小时内就会动手,一旦政变成功,我们计划一年内将一半青壮国民转移到那里,让日本本土牢牢吸引支那人的注意力,以便让这两块地方尽快发展起来,最终达到我们预定的战略布局!”

明裕喃喃自语道:“控制两片大陆,毁掉这星球上几个主要国家!让大和民族君临天下么!”

明裕眼睛一亮:“准卿之所奏!”

与此同时,门缝外人影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后世臭名昭著的石原奏对,一年半内让近一亿人类失去生命的石原奏对!被后世历史学家誉为魔鬼的聚餐!)

越南金兰湾附近,北京时间清晨6点半,一艘小型潜艇慢慢浮出水面,岸上巨石堆里窜出几个黑色人影,其中一人拿出个小白旗打了几个旗语,小型潜艇的减压舱盖打开,爬出一个蛙人来,他纵身跳入了海水中,随后又爬出个人,他什么潜水都没穿竟是直挺挺的走入海中!小型潜艇重又潜入海水中消失不见。几分钟后,蛙人慢慢走出水面,那几个人上前对着蛙人恭敬地一鞠躬道:“皇民党越南分部全体人员恭迎石井党魁阁下!”

那蛙人一把拽下头上的胶皮头套,露出了石井森原那猥琐的面容!北韩政变成功的当天中午,石井在留下一名生体战士后就离开了那里,乘坐小型潜艇半白天加一夜就窜到了越南!

石井一点头道:“大家辛苦了!给我安排的会面怎么样了?”

其中一人道:“一切妥当!越南主席陈良德正殷切期望同您会面!”

“幺西!干的不错,支那人把他们南海12座油井全给炸了,陈良德是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好事,前面的带路!”

“嗨!”

这帮人在巨石堆中七拐八拐,很快就消失不见…………..

长江入海口,时间6点50,狂奔到出海口的赛妙偌看到雅丹变成这副摸样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肌理之间的银线,在赛妙偌的手轻轻划过之后,泛出淡淡的白光!衍生物!的的确确是衍生物!就像亚特兰蒂斯人用来做衣物而饲养的天蚕!赛妙偌从怀里掏出个小丝囊,轻轻一抖,一条肉呼呼的天蚕王虫便乖乖地趴在赛妙偌晶透如玉的手掌中!两种生物的肌理间同然夹杂着银线,比起雅丹来天蚕王虫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此庞大的衍生物其威力就是常年在紫水晶浸淫之下的赛妙偌也为之心颤!赛妙偌叹了口气将王虫收了起来,心道:“看来真得是玩不下去了!主神们为了化解危机竟居然直接将生物改造成衍生物!哎!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在外面逛荡呢?还是尽快找到波塞冬阁下吧!在他身边不也能吃香的喝辣嘛!”

冥冥中某人突然打了个寒战:“见鬼!这个小馋猫,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别来找我,我怕被吃穷……..”

此时雅丹似乎有些委屈,如小猫般地绕着赛妙偌之打转,不时用它头部突出两个肉球轻轻蹭着赛妙偌的身体,赛秒绕瞬间明白了雅丹的委屈是什么,都处上百年了赛妙偌岂能不清楚雅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不禁笑骂道:“这条色鱼!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每三年就要来这么一次!只是你这么大的身躯不知道还有那条母巨蝠鲼能受得了你!好了别闹了,等办完事情,到南边大洋里给你找一条的吧!”(为葬身海中的犬养性口默哀!倒了血霉竟选了一条母巨蝠鲼的声音,结果把雅丹这条色鱼给引过来!到地狱去泪奔吧………)他雅丹似乎听懂了赛妙偌的承诺,轻轻地把头往水下一拱,便把赛妙偌托在了背上。赛妙偌摇摇头:“你呀!你呀!和我一个德行,总有些东西是改不了的!”这时赛妙偌突然抬头望向天空:“那烦人的东西又来了,不就是想看吗,本姑娘的容貌也是世间少有,这次总看清楚了吧!”说完她伸手向天空轻轻挥了挥手:“拜拜”然后一拍雅丹的头道:“走了雅丹,照片拍完了,咱们也该消失了!”雅丹那超巨大的身躯缓缓沉入水中,美人鱼赛妙偌也随即消失不见……..

镜头上拉,3万米太空长城站,杨林的脑袋差点撞到到视频上,无疑赛妙偌这出戏实在出人意料!简直就是个作弄人的小精怪!边上狄昆看得哈喇子都快掉出来了:“好个邻家女孩呀…..”

杨林瞪了他一眼:“滚!小色鬼,不同物种之间是不能通婚的!”

吓得狄昆赶紧装模作样的去检查仪器!不过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同时在他心中留下了赛妙偌的一个淡淡影子!

见狄昆这个糗样,杨林不禁莞尔,反而在心中打定主意将来看看能否帮人一把?一个不到30岁的小伙不让人怀春也难,太空实在不太适合年轻人呀!

西山指挥所时间7点,副主席杨怀志感觉自己快要扛不住了!席天成主席失踪快一夜了至今音信全无,虽然解决了三城市原生体威胁,但抚顺那边的炸弹还是爆炸了,有多少人感染还没统计出来,虽有台湾统一带来欣慰,但丝毫不能抵消抚顺那枚原生体炸弹做造成的恶劣后果!就在杨怀志无比沮丧的时候,生体计算机的声音突然回荡在房间内:“发现主席身份识别器的信号,地点西郊圆明园!”

副主席噌得一下从椅子内蹦了起来!中国所有高层领导都会在体内埋设一个信号发射器,以便安全保护,现在发现主席的身份识别器意味着终于可以把主席给找回来了!杨怀志心中有些疑惑,之前的大搜索圆明园也在搜索范围之内,战士们为什么没有发现呢?不及多想,杨怀志立即将这一消息通知给了江涛,江涛立即调用一架军用直升运输机向圆明园急驶而去!15分钟后,终于将失踪近12小时的席天成等人迎回西山指挥所!等众人洗漱完毕,略微补充了一下食物后,看着杨怀志等人疑惑的目光,席天成微微一笑,对肖擎光道:“肖老,把我们的客人给请过来吧!”

肖擎光微微一笑:“OK!”随即打了个响指,两个生体战士操控着一个模拟防护球缓缓走进大厅,模拟球内包着一个人正垂头丧气蹲在那里,两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江涛之前也见过这个模拟防护球,只是当时防护球屏蔽了视觉,让人看不出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直到此时江涛立即认出这个人竟是之前推荐给主席在特殊时期护卫他安全的生体战士原国安局探员费征!当然这不过是个陷阱,现在看来这陷阱起作用了!

肖擎光的声音有些高昂:“我很荣幸地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坎普拉人狒兰先生!”

“什么?”江涛虽然大体猜到了结果,但还是吃惊不小!副主席和国防部长更是失态,张着大嘴半天合不上!直接就傻了!

狒兰似乎恢复点生气,他低声吼道:“请称呼我为狒兰、储扎力子爵!我是坎普拉上层贵族,我的父亲是帝国四大公爵之一米斯岚.储扎里大公,你们最起码应该尊重一个贵族的尊严!我已经投降了,没必要把我像个猴子般关在里面吧!”

众人除了席天成及肖擎光外,脸上露出了看戏的表情,如此先进的文明居然还使用封建社会制度真有点不可思议,难道集权制度才适合太空文明?

肖擎光微微一笑道:“有付出才会有得到,想要得到我们的尊重请拿有价值的东西换!譬如坎普拉文明科技的秘密,时间泡的制造方法?辐射弹的制造方法?甚至你们军力的分布?”

狒兰咆哮道:“那还不如杀了我!我不是坎普拉的科学家或军事家!”

“那就是说不成?”

狒兰突然低声抽泣起来:“梦涟儿!我只要梦涟儿!有了她我什么都可以背叛!”

肖擎光摇摇头:“你还真是个情种!我们星球有句话强拧的瓜不甜!自己的幸福需要自己去争取,别人给不了你什么!”

狒兰的眼睛中似乎有些生气,不过随即又冷了下来:“请求屏蔽视线听觉!我想静一静,然后再考虑跟你们说什么!”

“可以,战士!屏蔽他!”

“是!”两名战士操纵模拟装置,将防护球屏蔽起来,里外双方都看不见听不见对方!

等两位战士离去,席天成这才将他们一夜的遭遇娓娓道来!

时间12小时前,一辆普通黑色红旗(那种非加长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种,牌子也是挂的普通牌子)缓缓驶出中南海,车上正是席天成、肖擎光、费征(狒兰)车子由林云驾驶(秘书),席天成并没有急着去西山指挥所,而是在北京街道上慢悠悠的转齐圈子来!车上的暗格内储藏有各种食品,即使过了饭点也无妨!席天成他们就这样悠闲地一边吃喝一边看着街景,席天成本以为这样躲避危险又不给西山指挥所增添压力,但是他太过自信了,却不知道危险正在身边!

天光彻底暗了下来,席天成突然感到脖子附近一阵轻微电麻的感觉!不由得轻哼一声!

“怎么?”肖擎光感觉到席天成的异常赶紧询问。

一个冷冷的声音自驾驶座上传来:“他身份识别器下线了!”

肖擎光立即听出不对想,第一反应就是想抱着席天成跳出车子!座位上又传来冷冷的声音:“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除非你想杀死你们自己!”

席天成示意肖擎光按李云说得做,并指指车窗外,肖擎光这才发现窗外的街景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白茫茫的一片!

“林云!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席天成悠悠地道:“他不是李云,或许我们现在该说声欢迎来到地球!只是这场合不太正式!坎普拉?”

“林云”嘿嘿一笑道:“果然不愧是一国之元首,集睿智、幽默于一身,比起美国人的元老院要智慧得多,他们只剩下贪婪了!”

肖擎光问:“你们把李云怎么样了”

“放心,他没事,不过在花园内熟睡一会,明早上就醒了!”

席天成皱皱眉头道:“现在这个车子是什么状态?”

“哦!还有点时间,正好来个科普讲座,用你们的科技词语来形容,这辆车子正处于多维“飞行”状态,车内空间于原先世界处于空间与时间不同步状态,所以外面的人即看不到这车子的形状,也无法追踪它的电子讯号,因为空间时间不同步!这个车子周围空间产生了一个时间泡!”

席天成一脸恍然:“费城实验?”

“猜得不错!那是个失败的实验,具体来说是由于我的误导,参与实验的人类都死得很惨,不是被空间错位撕成碎片,就是因时间扭曲而镶钢板里!真惨哪!”

“奇怪,罗斯维尔1947年,费城实验1943,时间上有些不对呀,莫非有人上当了!你们一直藏匿在我们身边,罗斯维尔不过是遮人耳目罢了!”

“对也不对,我确实是1947年来到这里的,而他们则更早!看来那些傻固兰人已经和你们接触过了!”

席天成重重一“哼!”不再搭理他

“林云”突然对费征道:“控制他们俩”

肖擎光刚要作出反应,费征的神经细丝已经把他的脖子紧紧缠住!同时也缠住了席天成!

“到地方了,时间泡已经扩张到最大,外面已经安全了!”

四人随即下了车,“林云”手中犹如变花样般出现了一个水晶球!正闪着妖异的光芒!

四周白茫茫一片,看不出哪里是天那里哪里是地!

狒兰提溜二人来到“林云”面前,神经细丝开始微微加紧,作为普通人的席天成吃不住劲竟痛苦地微微哼出声来。

肖擎光怒吼道:“干什么!有话说明白,这种状态我们还能反抗吗?干什么折磨我们?”

狒兰冷笑道:“适当的折磨可以提醒你们目前的处境,跪下!在你的神面前跪下!”

席天成肖擎光两人任凭狒兰如何加力,都不愿下跪,席天成脸上已经渐渐发青!

李林云挥了挥手,狒兰停止了手上加力,李云盯着席天成的眼睛注视了会道:“这个人的精神力极强,难怪会抵抗坎普拉原虫的入侵,但是,一旦控制成功就会成为我们最强大的助力!”

席天成大吃一惊,脖子被勒得吐字很是困难:“坎…普…拉原虫!?林…娇儿坟墓里的那种..东西!”

听到这话狒兰的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李云”对着狒兰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对席天成道:“呀!不错,可惜如此宝贵的东西居然被浪费了!你的可不能这样哦,我会帮你的原虫进入成熟阶段,这样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说话间李云后颈部位延展出五条色鲜红色大触角,触角之间有透明的薄膜相连!似乎受到感应,席天成后经部位竟也伸出五条粉色小触手!

肖擎光看得心神俱裂:“不”却苦于身上的生物反应堆被狒兰神经细丝所控制住,想做些事情都不成!

就在这关键时刻,只听着一阵呲呲怪声,不远处空间竟裂开了一个小缝,一个黑乎乎的圆球竟滚了进来!

李云和狒兰犹如被针扎般地同时惊叫起来:“辐射弹!谁?”

空间重又裂开来一个更大缝,一位容貌娟秀的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在这个星球上除了我梦涟儿还有谁能有谁拥有辐射弹?这是来自斐雯老师的问候,你们一定后悔当初发动暴乱吧!我继承了她的遗产!”

梦涟儿盯着李云道:“为什么不用你本来的面目?干吗带着面具?怎么连我都没脸见吗?我的叔叔!不!我应该称你为父亲?”

“李云”云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雯霏老师都告诉我了,你们兄弟俩都不是好东西!你们到了这颗星球上,霸占我的母亲,害死本来应该成为我父亲的人!”

李云(共泽)气的直咬牙:“该死的贱人,当初真该把她挫骨扬灰!但是涟儿,没有我们你和你的母亲早在2千年前就该死了,根本活不到现在!是我们给了你们长寿!”

梦涟儿脸上出现了一股厌恶之色:“稀罕吗?一个认贼作父,一个被克隆了无数代被你们充做后宫任意奸淫!这样的生活谁要”说到这里,梦涟儿对着席天成及肖擎光道:“整整两千年!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还要强颜欢笑喊他们为父亲!”

席天成自言自语道:“两千年前?秦始皇时代?那时发生的唯一一件诡异的事情就是孟姜女哭倒了长城,孟氏是楚国落魄贵族,贵族都会起个表字,孟姜女的表字正是涟儿!”

肖擎光吃惊地眼睛大睁:“主席您是说坎普拉公主的母亲竟是孟姜女?这怎么可能!”

林云(共泽)闭上眼睛轻声道:“涟儿正是孟姜的表字,梦孟同音,当年我给你起这个名字正是为了纪念你母亲!我只是利用了范启良,并没有真正害死他们,害死他们的正是跖泽!那个逼你喊他父亲的人!”

梦涟儿冷喝道:“闭嘴!真正原因是你们兄弟俩的野心!一个贪欲永远无法满足的野心,上亿冤魂被你们驱使!又有多少生命死在你们坎普拉人的手中!你们不怕报应吗?”

林云(共泽)哈哈狂笑:“报应!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就是宇宙间的神!我掌控着因果,谁来报复我!”

梦涟儿亢声叫道:“我!我可以终结你们!跖泽已经授首,只要杀了你宇宙就清净了!”

共泽的刷眼巨睁“不!你不能这么做!他们怎么办,你使用辐射弹这些无辜者也会一起被烧死!”

梦涟儿瞥了席天成、肖擎光两人一眼淡淡地道:“一个国家有完整的领导层,他们死了还会有更优秀的来接替,没了他们地球照转!”说话间地上的黑球发出呲一声,正是辐射弹爆炸前的先兆!共泽发疯似地狂叫:“该死的疯丫头!该死的人类!杀了我,一个更强大敌人会来报复你们!”伴随着共泽的狂叫他手中水晶球光芒大盛刺得众人睁不开眼!当光线暗淡之后,众人发现林云(共泽)竟凭空消失了!

梦涟儿一脸嘲讽之色:“真是菜鸟!这么就被骗走了!”

狒兰颤抖着手指着地上的黑球道:“公主殿下,那炸弹!”

梦涟儿冷脸道:“把他们放下来!”

狒兰忙不迭地道:“放!这就放!”席天成和肖擎光终于恢复了自由,肖擎光一把把席天成护在身后着急得道:“请公主殿下取消辐射弹!”

梦涟儿走到黑球前用脚一勾,就把黑球勾到手中,然后笑嘻嘻地道:“别怕,这是个半成品,一个关键原料我还没弄到手,所以根本不会爆炸!”

“忽悠?!”肖擎光惊得下巴磕都要掉了。

梦涟儿微微一笑:“不错,正是忽悠,他手中的水晶球太强大了,只能以它们的信仰作威胁!没了原虫,就是贵族也会被平民处死!”

席天成双手拱了拱:“多谢救命之恩!不知公主殿下是否愿意我们双方进行更进一步的合作呢?”

梦涟儿有些疲倦地道:“这事情看将来吧、毕竟你们还没通过考验…”

席天成点点头道:“明白了时间会证明一切!”

梦涟儿突然对席天成及肖擎光用古礼福了福:“我那顽皮的女儿多年来承蒙各位照顾,梦涟儿多谢大家了!”

席天成和肖擎光没想到梦涟儿会来这一出,急忙道:“不用谢,这都是薛辰刚的功劳,可惜林娇儿……”

梦涟儿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狡狯之色,席天成立马领悟到,原来这娘俩都在玩假死把戏!

梦涟儿微微一笑对席天成摇摇头,以席天成的智商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这时梦涟儿看了看四周道:“没了水晶球能量的支持,这个空间和时间都在和正常空间快速协调中,大家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只是时间差异,这里一个小时相当于外面12小时,现在外面该天亮了吧!”

席天成心道竟然一夜过去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地狱还是天堂?

整个空间瞬间破碎,一道强光闪现,等视力恢复后,人们发现竟是在圆明园大水法废墟之前!

这时狒兰走到梦涟儿惭着脸道:“涟儿,带我走吧,现在我可是你的俘虏,以后我再也不怨恨程远桥了,咱们组成一个小家庭在这颗星球上好好过日子好吗?”

梦涟儿脸突然沉了起来:“涟儿是你叫的吗!”没见梦涟儿做任何动作,一个透明的模拟防护球就把狒兰给整个包进去了!

狒兰慌神了:“公主!你这是…”

梦涟儿对着席天成笑嘻嘻地道:“这个坎普拉人就当礼物送给你们了!咱们后会有期!”说话间梦涟儿的身影逐渐变淡,最后竟消失不见!

狒兰嚎叫起来:“别走!公主,我说错了,我道歉!“渐渐地狒兰的嚎叫声变成了哭泣声,整个人卷缩在模拟防护球内,看起来是无比地颓废!此时天空中传来军用直升机的轰鸣声,江涛正好赶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