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88 解救人质

jdw0001 收藏 7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47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在车上我发现了今天与以往的不同,因为我们的班长们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身上背的是不常用的85狙。

“妈的!发生什么事了?!真要打仗呀!”胖子小声的说。

“不可能,真打仗如果打到咱们这儿了,咱们早就知道呀!”

“可这架势真的像要打仗呀,又是实弹又是大狙的!”

“呜。。。”耳边传来一声警报的声音。

我从前央的缝隙往外看去,前面开道的居然是一辆警车。

我隐约间觉得可能自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胖子小牟一会不管是什么任务,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很严肃的对他们两个人说。

“怎么了?”小牟问我。

“可能是地方任务,前面是警车在开道,我估计对方肯定有武器,不然他们不可能拉下脸到咱们这儿来找咱们,所以一会儿一定要小心!”我推测的说。

虽然只是我的推测可我居然紧张了,有任务就有可能有伤亡,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虽然这也是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

车跑的很快,已经快超过解放的极限了,因为我感觉到车体的抖动。

前方的警车开着警灯,拉着警笛撕开了漫漫黑夜。

警车后在的猎狗还有我们的解放都打着双闪,路上偶尔驶过的车辆都靠边让路了。。。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候显示出我们司机班长的优秀素质,虽说解放的车况不是很好,但他们依然把前面的车咬的紧紧的。。

紧急的刹车声告诉我们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了。

“下车!”,连长的命令声刚传到耳朵里,我们就像潮水一样的下车了,这时我们才理解为什么一个登车动作我们会练了几千次。。

下车后我看到闪烁的警灯。。。。空气中有一股烤肉的香味!嗯?!难道是在举办烧烤晚会?靠!不会有人这么好心吧。

班长连长队长都到前面听简报了。。

“同志们下现请警方给我做简要通报!”队长他们跟着一个警察回来了。

“同志们时间紧急我拣重要的给大家说。”第一次听穿军装以外的人叫我们同志们,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现在据我们掌握情况是在我们面前这幢废弃的楼房里有犯罪嫌疑人一名,可能携有武器,人质有三名,有一名男性还有一名女性一名儿童!咱们的任务就是配合我们警方行动解救人质!在解救过程中如遇反抗在保证人质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开枪!另外据我们推测,该嫌疑人可以经过了系统的军事训练,有可能是退伍军人,这一方面的消息我们不害核实,他在这周围设置了很多的陷阱,我们的同志在搜捕过程中,已经有被烧伤的了,所以同志们在搜捕过程中一定要小心!”

我们也终于明白我们是来干什么了。可对方只一个人呀,这么多警察对付一个人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把我们拉过来,我们可有三十多号的兄弟呢。后来我才明白,我们跟警察是不同的,警察的对象主要是那些没有受过训练的犯罪嫌疑人,说白了就是普通老百姓,而我们的敌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罪犯的目的是犯罪,而敌人的目的是杀人。其实就是这么的简单。

我也明白了刚才的肉香味,不是在烘烤,而是踩中的了陷阱的警察发出的味道。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按平时训练三人为一组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回来的时候身上挂了彩!更不想你们横着回来。”这是队长对我们的叮嘱,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我们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把军衔摘掉!”我们那时还不明白为什么要我们摘掉军衔,后来才懂,一般性的犯罪案件只能动用警察和武武警,动用了部队就算是武力镇压了。

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班长们都趴到最佳的狙击位置了。。看来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试通话!”队长对着耳麦说,我们用的是单兵电台,这是上次跟他们联动以后,作训专门

拨给我们的。他们对我们这群“污合之众”还是挺照顾的!

电台里里传来兄弟们的声音,确认一切正常。

队长冲不远处的警察的头儿做了个准备好了的手势。

有一个警察开始拿着一大喇叭喊话了。。

可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行动!朵里传来了队长的声音。

趁着夜色我们开始向那座废弃的楼房靠近了。。。

刚靠近楼房我就发现有些东西是那么的熟悉。看着那些被警察破坏掉的陷阱,我在想如果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会不会也中了陷阱呢?!结果是肯定的。

我们开始交替掩护着前进。。

我的感觉很不爽,因为我觉得我们面对的就是我们自己,甚至可能是比我们还要厉害的家伙,我知道我们在部队所受的训练还只是皮毛而已,如果对方真的是特种兵出来的,那么我估计我们这三十几个兄弟非要全交待在这里不可,高手过招,有时赢只需要一点点的优势就可以了。

我们慢慢的向前摸索着,这是一桩能要人命的卖买我们还没冲动到拿自己的小命玩的境界。

前面的小牟闪身蹲在楼梯口,冲我一摆手,我刚起身要前进。他突然又一压手,我迅速的蹲了回去。

楼梯的死角让我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小牟端站枪一点点的向前走去,

我迅速的跑到他的位置上掩护他。。

在确定没有危险以后,小牟轻轻的弯下腰,这时我才发现在一个台阶上方大约十公分的位置上有一根透明的细线,顺着两边望去,我发现了让我出了一身冷汗的东西。这根细线连着的是一个平衡做的很好的重力陷阱,只要有人触动了这根线或者线断了一边的重特就会砸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拆除的陷阱,做的很完美。。。。。如果有人碰到了就算能侥幸的活着,我估计也得是断胳膊断腿了。。。

“真是太他妈的阴险了!”

“这不是训练,这里是真正的战场是能杀死我们的战场呀!”这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战争,因为如果是真正的战争,我们的“敌人”的装备不会这么简陋。那样我们活下来的机率就更小了。

我冲后面摆了摆手,让胖子跟了上来,当胖子看到那个陷阱后也是一脸的惊愕。

交替掩护继续前进。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当初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因为心里已经有了想杀人的想法。

那是一种愤怒的情绪。

刚到二楼我就闻到一股汽油味儿,我抬头看过去,整个楼道里每隔十米就放着一个装着汽油的大桶,桶口都是开着的,只要有一个桶的油着了火,整层楼马上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看来这帮家伙还真是一个亡命之徒呀。

我觉得他们根本就想要活着离开这里。他像是在享受着一些东西一样,在这座楼里他更像一个上帝,所有进入这里的人都必须十分的小心谨慎,要不然就会把命留在这里。也许他现在就在躲在那里享受着。

慢慢的穿过汽油桶阵,我心有余悸,突然我觉得脚下有些软,我立马把脚收了回来,这就是穿胶鞋的好处,如果穿的是作战靴肯定感觉不到的,身后的胖子和小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急忙停下来警戒,我观察了一下确定前方没有发现危险,然后低头寻找我刚才脚踩的东西,“嗯?!什么玩意?!”借着很微弱的灯光,我发现自己拿到手里的居然是一个避孕套,只是外面的一层已经破了,里面流出了很多的水,在里面还有一个圆圆的气球里面也是充满了液体。我没弄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但我还是俯下身去看到,刚才我脚踩的地主方还有一支牙签,旁边还有一条棉线,棉线是从汽油桶里接出来的。“妈的这是一个女火装置!”我突然明白过来,只要里面的这个小球破了就会着火,而火会顺着棉线点然汽油桶,而我们现在正处在走廊的中间部位,如果起火,我们三个绝对会变成烤肉的,死神又一次与我们擦肩而过。

我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死亡的影子。愿来我们与死亡是这么的接近呀。拆掉这个该死的陷阱我们继续前进,每一步我们都非常小心,真是高抬腿轻落步。如果跟敌人面对面的,那怕是拼命我们也不会觉得害怕,但现在我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一个,就差点把命给交待了,我们还是觉得有点窝囊的。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手指轻搭在板机上,要知道敌人并不是不动的靶子,而是会动的人,而且是像我们一样受过军事训练的有很多战术经验的退伍军人。

狭路相逢我不敢保证我不会死在对方手里,毕竟现在是他在暗我们在明。不过我不会让他们轻易的伤害到我和我的弟兄的,就像他们也不会让我轻易的伤害到他和他们的弟兄的,我们是同一类人,有着同一类的思想。所以在这里可能有的只是你死我活,而不是妥协或者是投降,那种事我们不会做的,他也可能不会做,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信仰的真理,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做对的事不需要后悔。更不需要认错。

轻轻地推开一间屋子的门,在门缝间我发现了一条细细的透明的鱼线。鱼线没有紧绷说明一端没有重力,我示意胖子我小牟警戒,两人一个把枪口对准了门,一个警戒着远方。自己掏出了匕首,轻轻的把鱼线割断,在确认没有第二条鱼线后,我慢慢的把门推开。门突然遇到轻微的阻力,我急忙停了下来。

打开的门缝已经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并没有我们要找的目标人物。

当我看到了门一边有几个用啤酒瓶做的燃烧弹,而鱼线的一头连着一个简单的发火装置。

可就是这样一堆用啤酒瓶和汽油做成的东西,如果被触动了,估计那些爆飞的玻璃片,跟手榴弹的铁片的区别不是很大。

在门的背后的一条只有三条腿的凳子,上面放着满满的一盆汽油,顺着凳子倒下去的方向放着一个闸盒,有两条电线从不远处拉了过来。只要汽油倒在地上,凳子就会压下闸盒,电线就会短路到时造成的火花足以把汽油点燃,到是不但可以用汽油烧人,而且火还会点燃一边的燃烧弹。

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混身都湿透了,两条腿都有点发软。我不是大罗神死更不是不死金刚,我也会害怕,我也怕死呀,更怕被烧死,我可不想变成脱水僵尸。这个家伙对汽油的偏爱达到了我们前所未有的程度,不过也是,我们国家对那些有危险的东西控制的还算是挺严格的吧,就连一些化学药品都很给买的到,我想如果能买掉,他肯定会自己做出高爆炸药而不是用这些普通的汽油。

胖子和小牟也看到了这些陷阱,这次没把胖子蒸熟已经是很幸运了。

我努力的缩着腹部,从门缝里挤了进去,把门后的汽油端开,把陷阱也给拆了,我怕后来进来的人再触动了机关。

“看来他们设置这些陷阱的时候很仓促呀!”小牟若有所思的说

“如果他们时间充裕肯定会做的更好,也不会只做的这么简单!”

“嗯”小牟的说法得到我和胖子的肯定。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兄弟都你我们这样幸运。

耳朵里传来有兄弟报告说有人中了陷阱受伤了。。。

“有兄弟受伤了!”我对他们两个人说

“不可避免的,我们的对手,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傻!”小牟现在倒是很镇定。

“继续吧,我估计他们不会在这层的,看样子他也没想逃走,只是想找几个垫背的。他可能在最顶层!”

一切都还在沉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