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十八章 新兵试练之七——你自找的!

冷眼望天 收藏 4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听了那名上了点年纪的队员说罢之后。我愤恨的把手中从日本鬼子手里得来的那把东洋武士刀折为了两断,并发誓要让那些侵犯我们中国的日本人皆如同此刀一般,个个身折。不过,我知道我是改变不了历史的,也是不能刻意去改变历史的。如果我改变了历史,那历史便会因我的改变而改变,其带来的后果是我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听了那名上了点年纪的队员说罢之后。我愤恨的把手中从日本鬼子手里得来的那把东洋武士刀折为了两断,并发誓要让那些侵犯我们中国的日本人皆如同此刀一般,个个身折。不过,我知道我是改变不了历史的,也是不能刻意去改变历史的。如果我改变了历史,那历史便会因我的改变而改变,其带来的后果是我所不能预料的,说不定会让事态变的更加严重,让水更深、火更热,说不定就不只是“八年抗战”、“南京大屠杀”那么简单。

我在这段屈辱的历史记忆中不过是芸芸一员、沧海一黍,我所能做的只有——杀!杀光侵我河山的每一个日本人!!诛尽犯我国土的每一个侵略者!!这也是我加入护山亲卫军的真正原因,我需要在军队中磨砺身心,在战斗中积累经验,在屠戮中血洗国耻!!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灭寇强者!!

我用怜悯悲愤的眼神看着那可怜的狼孩儿,心中满是说不出的酸楚。

不过,我随即皱了一下眉头,转脸向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问道:“这狼孩儿……为什么总用这种凶狠的眼神看着我?好象我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呵呵……”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笑道:“队长,他一定是把你当成了他的杀‘母’仇人了!”

“什……什么?杀母仇人?”我大惊愕然道:“这……这……这也未免太冤枉我了吧?”

众人闻听后也是一脸迷惑,用质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之后,都转脸看着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众人明白,这位受人尊敬的老道猎人是不会信口乱讲的。不过他们也相信,我虽然平时是有些“可恶”,但我绝不会做出杀害自己同胞的事。他们也和我一样,很想知道我与这狼孩儿结下深仇大恨的真正原因。

“呵呵……刚才你用战刀杀死的雪狼,一定是哺养这孩子的那头母狼。那头母狼先前压在你身上,你身上沾有那头母狼的鲜血和气味。同时,在它尸身之上也沾有了你的气味。这孩子在那头母狼的尸身之上嗅到了你的气味,在你身上也嗅到了母狼的气味和鲜血。所以,这孩子认定你,就是他的杀‘母’仇人,找你为‘母’报仇也是理所应当。看来……”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顿了顿又道:“看来这孩子还不完全算是一个狼孩儿,在它的天性中还残留着一些我们人类的情感……”

[望天:打断一下,三、四岁大的孩子真的有报仇心理,我过去一直怕现实中三、四岁大的孩子,不会有什么为母、为父报仇之类的想法,我怕这么写很不符合现实逻辑。可是……他们心里真的有报仇的念头。我昨天就遇上了……我死去的朋友的儿子,三岁半大。我们几个把我朋友的尸体,从他的卧室抬出来之后,刚好被他儿子看到,那小子竟然从厨房拎了一把菜刀要和我拼命,后被人把刀夺下之后,那小子竟跑到我跟前对我疯狂的拳打脚踢,我当时很是不解。后,有人向我解释,他儿子以为我们要把他爸爸抢走,所以拿刀要把我们全部杀光!由于我和他爸爸最善,看着我眼熟,所以先拿我开刀。唉!!!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父亲。我今天再去他家之前,我赶忙换了身衣服,在我认为换件衣服可能会好点,没想到那小子今天竟然还对我横眉冷对,我现在觉得这狼孩儿,如果以这小子的性格编写,难度或许会增加,不过,狼孩儿对鬼子下手会更加残酷。]

“这话怎么说?”我不解的问道。众人也齐刷刷看着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期盼着答案。

“除了我们人类以外……”上了点年纪的队员接着道,“再没有一种动物懂得什么‘为母报仇’之类复杂的情感……据我估计,这狼孩儿应该是在三、四岁时被雪狼叼回山洞哺养的……”

“不会吧?我怎么听说母狼只会叼一些不超过一周岁的婴儿哺养,怎么三、四岁大的它们也叼来哺养吗?”我打断了他的话,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这就是雪狼与其它野狼不同之处,它们的崽子生下之后便高大于普通野狼崽子,而且叫声深沉犀利,比我们人类婴儿的哭声强上好多,只要是六岁以下孩童的哭声,都有可能导致它们叼回山洞哺养。”

“哦!”我颇得受教的点了点头:“你接着说……”

“在此之前,毕竟这孩子已经有三、四岁大了,他已经有了一些我们人类的感知与情感。不过,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是不知道惧怕雪狼的,正如‘初生牛犊不怕虎’是一个道理。在他饥饿之时,母狼或者给予他食物,或者哺以乳汁,给予孩子无微不至的母爱,孩子渐渐便会对母狼产生感情,认狼为母。当孩子见到母狼被杀死时,由于他本身具有人类情感,所以,他会做出人类的行为——为母报仇。你看……”上了点年纪的队员用手一指,我与众人同时望向狼孩儿。

“这孩子身上白色的毛发短而稀疏,与那些真正的狼孩儿还有一定差距。真正的狼孩儿毛发与雪狼无异,体毛长而浓密。单这一点,就说明他被雪狼抚养的时间不算太长,我估计最多不过在一年左右。”

“由于这孩子被雪狼拣来时已经在三、四岁模样,对我们人类的复杂情感还有些残留记忆……这狼孩儿现在很可能有着双重记忆,一种是我们人类生活方式的记忆,另一种是雪狼生活方式的记忆。要不然……”他说着,眼神有意识的扫向我胸前被狼孩儿咬伤的地方,我顿有所悟,紧接着又羞又气。

“要不然,他不会用双手抱住你的两肋,咬你的胸部……那些雪狼是不会用爪子抱着人咬的。而且,它们只会咬你的脖子,不会咬你的胸部。只有……很调皮的、不懂事的孩子,才……”

“行了!”我一声高喝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发现众人都在一脸讪讪的怪笑,看着我壮硕赤裸的胸部,好象能从我身上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

我赶忙穿上了衣服,高吼一声:“集合!”

一通杂乱的脚步声过后,众人整整齐齐列好了队形。然后,我目光冷扫众人。

“适才,雪狼出洞吞食鬼子尸体时,我命令你们开枪,你们为什么离我几十米远?几十米远……导致我下命令时,你们没一个人听到……如果你们离我近点,我还用得着大声叫你们开枪吗?如果我没大声叫你们,雪狼会发现我吗?我能把这孩子的……我还能被这孩子……你们说,刚才到底是怎么会事?还有,你们见雪狼向我冲来时,为什么没人开枪?我差点就被那群雪狼给分尸……”

为了转移众人的思维方向和视线,为了我自己能捡回点面子,我对已经列好队形的众人大声质问着。

“队长……”一名队员答道:“俺们远离你,是……是因为俺们看见你一边看着雪狼吃鬼子尸体,还一边谗得流口水。俺们怀疑你真的是个吃人的瘟鬼,怕你一个忍不住……把俺们给吃了!所以吓得俺们都远离了你。后来,你大声叫俺们开枪,俺们就在想,应该先射雪狼,还是……还是……”

“还是什么?”我看那名队员吞吞吐吐的样子,气极地问道。

“还、还是……先、先射你这个吃人的瘟鬼……”

“射我?”听了这话,我好悬没吐血。我没想到七十多年前的人,竟这么迷信,有我这么帅的鬼吗?“你们、你们愚昧!我那是馋得流口水吗?我那是……那是……”我都气结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许久之后,“好吧,这就算是你们一个理由吧,那后来呢?你们为什么又开枪救我?”

“嘿嘿……其实,不开枪还有一个原因……”此时,队列中的张学民突然答话。

“什么原因?”我冷扫了张学民一眼。我知道,这小子只要一开口,准没好事。

“嘿嘿……其实大伙都想再次瞻仰一下,队长您‘英姿勃发’的样子。队长,您忘了……您在黑木森林里那个‘英姿勃发’,一口气连杀了四个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的日本伤兵,您当时是多‘威风’啊!所以,我们认为,您,一定能再次‘英姿勃发’,一口气再杀死那几头扑向您的雪狼……我们……我们就是怕妨碍您展现‘英姿勃发’的‘英雄’壮举,才……嘿嘿……没想到,后来,见您没能够‘英姿勃发’,所以我只好开枪救你。嘿嘿……”

听了张学民这番话之后,我看着他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当即明白,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他在幕后搞鬼,目的就是——整我。

他先开始利用我见到雪狼,由于惊讶而导致嘴角垂下的口水造谣,骗众人说我是个吃人的瘟鬼,然后把众人从我身旁骗开,从而导致我下射击命令时没人在我身旁,听不到我的命令。他又知道我脾气火爆,在我发现众人离我甚远,没听到我的命令时,我一定会大怒。盛怒之下的我,只要我稍稍弄出些动静,绝对会被雪狼发现,被雪狼发现之后……这就是他真正的目的,没有人能够力抗数头雪狼的攻击,当我招架不住、狼狈不堪、近乎绝望时,他的热闹也就看得差不多了,这才会开枪,对我施以援手。

“好你个张学民,你这是在故意整我,故意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卖乖。”我看着一脸讪笑的张学民,心中冷冷道。

不过,我很奇怪。我与这张学民在龙尾盘时交情一般,我也从来没得罪过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自打出了龙尾盘之后,就一直在刻意的损我。

或许是因为,他在这些新兵中的威望仅次于我,如果不是我在这个分队里,他一定会被众人推举为队长。而我的存在,无形中泯埋了他在众人眼中的“光辉地位”。所以,他心里一定对我很不满,就想借助一切可利用的机会,给予我这个队长狠狠打击。在打击我的同时,他自己在队员眼中的地位便会提升。说白了,这就叫——嫉妒!他在嫉妒我的能力,嫉妒我的威望,嫉妒我所做的一切。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杰于众天也妒之!”咱们中国人其实就喜欢内讧,就喜欢对自己人下手。

唉!我顿觉,身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并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做人,最好还是低调点!

“有仇不报非君子。张学民,原本我念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对你既往不究,没想到你竟是在故意整我。”

我再次想到了大评书艺术家单田芳老先生那句,“小个儿不高,干巴巴一团精气神。”

“小子,你可别怪我胡先锋缺德,这是你自找的。哼哼……”我心中一阵的冷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