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八十三章 两面开花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8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这个时候顾盛林也发现了不对劲,立刻抽出腰间的左轮手枪,喝道:“把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搜!”

辕门边一个班的战士立刻飞扑过去,几下子把两个人捆了个结实,结果一搜就搜出来足以证明此两人为太平军的物件。两人看起来也只是刚刚加入太平军没有多久的老百姓,几乎没有受什么训练就派出来打探情报,带下去只是一恐吓就连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这种最底层的小喽啰也弄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近一个月来都抓十几个,处理方式都是让仙游大营押粮草的部队押送回仙游干苦力。这种免费的劳动力,林易博自然是来者不拒。

有这一茬,蔡斯景和顾盛林便也不再继续聊天,缩回营帐去了。

太平军派出来的探子在李昌辉的眼里比业余还业余,刚开始还有点意外,也比较重视,但是人抓多了,自然也懒得去理,现在对于捉到的菜鸟探子直接让手下人审问,自己只是了解个结果。

咸丰二年马上就要过去,这个年注定要在野外过了,盘踞武昌城里的天平军们兴高采烈地过年,有高大的武昌城作为老巢,这年过得也比较好,至少比去年好。但是身居深宫的咸丰帝这个年过得恨不舒坦,本来过年这几天都要罢朝歇政的,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可是如今军情紧急,军机处在寒冬腊月还是继续运作,一份又一份的奏折和请示文件不断地进进出出。咸丰帝也只好劳心劳力地继续工作,只求尽快剿灭叛贼。

历史上对于咸丰帝的评价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昏庸”。但那是后来的事,登基之初的咸丰帝不过二十虚岁,可说是弱冠之年登大宝。这种年龄的人正是对人生踌躇满志之时,刚登基的时候咸丰帝也是信心十足誓要实现大清中兴,能来个咸丰中兴最好,再不济也要当个有为的君主。可是结果呢,刚一登基,这个倒霉天子就碰上了清朝历史上最严重、最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而且自己还被斥之为阎罗妖。虽然绞尽脑汁派大军尽力征缴,可惜事与愿违,太平军越剿越强,反倒朝廷损兵折将,耗费库银上千万。

这一切让咸丰帝郁闷不已,这帝位才坐上就碰上这么棘手的事,大清国还没有皇帝这么倒霉过。但是到目前,咸丰帝还是很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剿灭叛贼,进而借着自己剿灭叛贼,权势大增之时,一举破除朝中种种弊端,然后成为大清的另外一位圣主。每至苦恼之时,咸丰帝就如此安慰自己。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

咸丰帝烦恼不已,洪秀全此时也烦恼不已,进入武昌城半个多月了,太平军内部,对下一步的进军方向又产生了争论:有人主张建都武昌,“遣兵道襄樊”,北进中原;有人主张东取金陵,“踞为根本,徐图进取”,两种意见一时统一不起来。洪秀全也举棋不定,一直没有表态。

这个时候,杨秀清又一次故伎重施,恍当之下,再来一个假托“天父降凡”,坚持其进军金陵(即南京)的一贯主张,才结束了这场争论。当时,太平军无论“北走信阳,东下九江,西上荆襄,南回岳州之路,清军俱属空虚”。但从咸丰帝的决心和部署看,向北,河南方向兵力较强,长江下游则相对薄弱。从太平军本身来说,由于在益阳、岳州、武汉一带获得了数以万计的船只,并已编成“水营”,成为太平军的一支重要作战力量和运输队伍,因此,顺江东下,不仅可以直接威胁清王朝赖以生存的南北水陆运输线和江南财源要地,而且能充分发挥水营的作用,而如果北上中原,就不能发挥水陆配合作战的特长。

故而这个方案最终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太平军的高层们都不想在武昌久留。在武昌城呆了一个月,由于向荣、张国梁兵在东部大举进攻,搜掠光附近地区的所有能够带走之物后,洪杨于1853年2月9日(咸丰三年正月初二),下令太平军把全城抢掠的官和银物捆载至船上,逼使几乎所有武昌的男性居民上船,然后自武昌直下江南。

此时洪秀全、杨秀清等人率领的太平军号称五十万之众(兵力约十万)、船万余艘,水陆并进,浩浩荡荡地顺江东下。陆路由胡以晃、 李开芳、林凤祥等率领,沿长江两岸推进;水路由东、北、翼三王及秦日纲、 罗大纲、赖汉英等率领,顺流而东。天王洪秀全随水路行动。

太平军一路帆幔蔽空,衔尾数十里,炮声遥震,喊杀冲天,声势炫赫,乘风破浪而来,清兵望风遁逃。

身在黄石驻扎的仙游大军被直接划给三个钦差大臣之一的两江总督陆建瀛指挥,闻说太平军水陆并进望东而来,陆建瀛一面命令仙游大军坚守,一面在下巢湖一带组织起数千人的江防军,同时向朝廷发书告急。

太平军的速度很快,最快的时候近乎日行百里,不到三天就已经来到黄石地界,顾长青等人虽然摩拳擦掌地想大干一场,但己方只有数千人,哪里是人家五十万人的对手,凭借自己手中只有对方百分之一的兵力想要阻拦住太平军的步伐无异于痴人说梦,并且对方水陆并进,仙游大军又没有船只。阻得了陆军,拦不住水军,也只好作罢。

仙游大军不加阻拦,太平军也懒得理,水军连正眼都不瞧,直接就万帆点点扬长而去,仙游大军不想惹麻烦,连炮也不打一发。陆军倒是不知死活地在林凤祥的指挥下围了上来,数万人一下把仙游大军驻扎的营地包围起来。按照林凤祥的估计,数万人击败对方几千人应该问题不大,可是打了半天,空折了数千兵士之后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加上闻报后方向荣的部队将赶上来之后,林凤祥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弃了黄石的仙游大军营地,全军开拔,往东顺着长江而去。

其实,向荣虽然一直保持追击太平军的态势,但是只敢一步远远蹑随,再不敢追上硬拼。其他各部清军连追击都在互相推诿,只是远远地观望。向荣一万多兵力也不敢真追太平军,搞不好被对方吃掉都说不定。只是这个时候,朝廷上还不知太平军到底要去何方,一直属于流寇作战的长毛一向行踪不定,早期的时候就连洪秀全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到哪去,都是哪里好打去哪里,哪里能攻得下就攻哪里,或者是哪里粮草多、哪里财物多久攻打哪里,全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直到在武昌的时候才明确了东进金陵,也就是进军南京的目标。

这个时候的清廷里面也是各种说法皆有,有人猜是自上游走荆州,有的猜是分股窜长沙,并不十分明确太平军真正目的地。是以几个方向的清军并没有做出十足的防范。2 月 15 日(农历正月初八),秦日纲、罗大纲所率先锋水师突然出现于鄂东下巢湖广济县南的老鼠峡一带,防守此地的三千陆建瀛的江防军猝不及防。连逃跑都来不及,登时大乱,太平军水师乘机一股作气,全军攻击,厮杀大半个时辰,歼灭两千多江防兵,余者四散溃逃,连翼长寿春镇总兵恩长都被太平军当场击毙。攻占了老鼠峡的太平军水师并未停足,而是顺流继续往东,九江遥遥在望。

这个时候正在九江的陆建瀛闻说败绩,二话不说,仓皇带领心腹亲兵弃师先逃,返回金陵。没有了主帅的数千沿江防兵也纷纷溃散,太平军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抵抗连获大捷。而陆路的太平军由于沿江的清军早已逃之夭夭,打仗的机会也不多,只需要沿江大步前进就是了,反正前方有水师开道,省去了许多麻烦。

离了下巢湖,石达开率水军,大军顺流而下,2月18日(正月十一)攻占了九江,一举掌握这个控扼皖、赣、鄂三省门户的重镇。而一直尾随太平军的向荣部队还落在太平军后面一百多里外的地方。

打下九江之后,石达开立刻指挥先锋水军向安徽扑去,目标就是安徽省会——安庆。并且于六天后抵达安庆城下。

而待向荣率领的尾随清军赶至九江,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太平军主力已经杀入安徽,正杀气腾腾地准备攻占第二个省城。

这个时候的安庆虽然有狼山总兵王鹏飞所统万多人的山东兵,可这帮花着手拳绣腿的绿营兵不战自溃,藩库饷银五十余万两及城上近二百门重炮皆为太平军所得,王鹏飞趁着全城陷入混乱的时候,单枪匹马混出安庆,急急如丧家之犬往桐城去了。

作为省城,安庆的物资自是不少,太平军破安庆之后,获得了存放在安庆里面,安徽省的所有藩库剩余饷银三十余万两、总局饷银四万余两,制钱四万余千、府仓米一万余石、太湖仓米二万余石及常平仓谷也都一并坚决没收,收入圣库了。而城上一百八十九尊的数百斤至二千五百斤大炮,一些被太平军搬到船上,一部分因为带不走丢弃江中。”

没有例外地,进入安庆后,太平军又一次进行对“反革命”分子和清妖进行清剿,倒霉的巡抚蒋文庆就在安庆城里,到城破的时候领着亲兵急急想跑出城去,被太平军堵个正着,当场被枭首示众,命丧当场。

已经过了咸丰三年的元宵节,元宵节一过,也意味年真正地过去。仙游大军接到命令,即刻启程往东追击太平军。寒冬腊月里行军大家都不愿意,林易博等人没有办法,心里骂骂咧咧地整队拔寨出发,说是追击太平军,依然按照之前的策略,每天行进二十公里,亦步亦趋地“追击”太平军。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或者说怕被上面斥责,但是几天后发现周围“追击”太平军的各股清军部队都是这样,只是不同的是,大多数的清军离太平军远了,可以来个日行近百里,离得近了,日行十里都不到,不像仙游大军每天的行进速度都一样。

仙游军这种一板一眼的行军方式引起了其他清军的兴趣,一些老兵油子私底下打赌仙游大军会不会在太平军在眼前的时候仍然保持这种速度,大多数人表示太平军真在眼前的话仙游军会徘徊不前,但也有些人认为仙游军会保持这种前进的速度。后来干脆就有人做庄,赌:仙游军不会继续前进:赔率一比一,继续前进的一比五。

从赔率上看,就看可以知道大多数人还是不相信仙游军真那么不怕死,真敢去摸老虎的屁股,哦,不是,是洪秀全的屁股。

闻说各“兄弟”部队竟然拿自己做赌注,可让林易博等一干仙游大营的军官无语到极致,这还像军队吗?自己的仙游大军说走就走,说打就打,有哪一个人会说一句废话的?

不过,算了,懒得去管,指望这些个兵油子上战场,这大清朝就离灭亡不久了。

且不说追击太平军路上的无聊,却说杨老师带兵控制了大部分的广西地区,现在年一过,便也开始进一步的军事行动。

因为有远远强于清朝水师的海南海军在,故而海南本土的陆军反倒不是最重要的,故而杨老师只是留了一支三千人的队伍担任守备。其他的守备旅经过紧急扩招之后已经达到了两万人,人数是上去了,但是战斗力反倒下降了不少,没有办法,兵员扩充得过快。

杨老师集中一半的作战部队共一万多人西出广西,往云南、贵州行进,目标很明确,就是一路占领过去,直至四川的攀枝花。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对于任何一个后世的中国人都心里明白,有了这个地方,海南方面的重工业发展绝对能上一个台阶。

洪勉鸿本来就是社体的学生,指挥千军万马阵前驰骋正是自儿时以来的梦想。现在大学生的就业形势很不好,特别是体育、法学等这些专业。所以许多的社体专业学生都选择了毕业的时候考军校,然后出来后直接当军官,本科毕业的一出来,军衔就是中尉,如果能弄个研究生,一出来就是上尉,前途一片光明。是以洪勉鸿早在上大学之初就准备好了一毕业就投身进最可爱的解放军行列中去,誓当一名比天真活泼的儿童还可爱的解放军军官。

现在在这里同样也能实现当时的梦想,故而洪勉鸿做得很欢,作为副师长的他更喜欢的是亲自指挥一个团、一个旅直接跟清军干架。

在海南的时候先是有普鲁士教官灌输这个时代世界上最先进的作战方法,近半年来又有李昌辉脱胎于优秀的解放军战士的战术、战法、技巧,如今的洪勉鸿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用拳头说话的鲁莽体育生。

正因为如此,杨老师让洪勉鸿带着一个团充当先锋,一路攻城拔寨,清军纷纷弃城而逃。结果不需要想象,仍然停留在古代军制的清军哪里会是近代化的海南军对手?而且还是腐朽了的清军,要换成康熙时期的清军或许还有得一战,可是现在的清军几乎面对同等数量、同等武器的农民都打不过,谈什么作战啊!是以海南军的进展极为顺利,每天推进三十公里以上,一个又一个捷报接连不断地传来。

清军里面也不是没有好汉,可是大势如此,个人力量难以挽回。广西、贵州、云南的清军连败再败,往往在海南军还没有到来便逃得空无一人,洪勉鸿要做的只是接收而已,这一点跟在湖北、安徽的天平军所遇到的情况何其相似。更别说南边这几个精锐被抽调一空的省份。

战局几乎比初上广西的时候还顺利,特别是云南当地少数民族众多,并且清廷统治中枢离这儿比较远,是以一向对于皇权朝廷没有应有的那种敬畏。闻说广西来的“叛贼”日下清城数个、十几个,审时度势后许多土司、头人、族长认为这支军队力量不小,加上原本跟官府就有矛盾,被压迫得也够久的了,于是纷纷率领私兵、族人驱逐当地的朝廷官员,迎接一路凯旋的海南军。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但这种好事谁都愿意碰到,于是海南军迅速扩大地盘,建立新的行政机关,清廷的龙旗在枪炮声和欢呼声中接连轰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