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3月18日 11:30 环球网

资料图:中国南海舰队169和171号驱逐舰编队进行海上演练

环球时报记者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17日刊发文章分析南海问题的解决前景。


文章说,中国周边的海洋情况,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综合作用,显得错综复杂。中国的南海主权在古代就延至曾母暗沙,郑和七下西洋的航迹犹在。不过这种状况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各国开始认识到海洋除了具备航行和渔业价值外,还有“蓝色国土”和海底战略资源如石油等巨大潜力的时候,才逐步发生了变化。


中国解决南海问题的手段,无非是和平与非和平两种。和平的手段包括外交谈判与交涉。但外交这个东西,必须有实力手段作后盾才能起作用,自古如此,无一例外,否则就沦为空谈。


经济上可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在南海问题上,一个国家如果能自主开发资源,还怎么会对利益共享有兴趣呢?


另一个和平办法,就是通过签署多方协议来促进各国的自我约束,以维持南海的现状。但国际协议的问题是不具备有效的执行监督,可能流于有名无实,现状也就将继续恶化。


非和平的手段也包括了几项选择。从“将来时态”角度讲,未来中国的航母编队兵临南海,也可能有助于主权的恢复。但是远水不解近火,将来依旧不可知,其他国家力量增长和国际大格局演变趋势也都是变数。


再者就是采取打一仗拿回几个岛屿然后驻军的控制模式。但首先打一仗的时机把握比较敏感,一般会尽量避免其他大国的干涉介入。然而,一旦驻军,则可能给他方继续纠缠或酝酿报复提供渠道。而且驻军要求高度的远距离支援和保障能力,还要考虑的是,由于气候和地理的因素,许多南海岛屿实际不适宜长期驻军把守。


于是第三种选择似乎更加实用,即“继续争议,搁置开发”,在南海采取所谓“自然保护区”管理模式。逻辑是,既然有争议,那么在争议有效平息解决之前,各国必须同时停止在有关海域的单方面开发。这样至少可以首先有效制止住南海资源的严重流失。个别渔船偷捕可能难以制止,但掌握争议海区树立有多少海上开发平台,应还是不难的。


这个选择也比较符合先礼后兵的国际惯例,即可以先争取与国际社会和周边国家达成共识,签定有关协议。而后有违背者,即可以采取非和平手段对其有关基础设施予以摧毁。对方如果重建,就再摧毁,直到其单方开发的成本变得无以复加,反到可能为真正的争议解决和共同开发提供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