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里江传奇 下卷 第三十七章

wb1951 收藏 6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URL] “把这个中国美人抓住!把嘴封上,别让她喊出声来!”一阵沙哑的俄语喊话,几个穿着黑皮夹克的俄罗斯青年一拥而上,一个瘦削的俄罗斯青年一把抱住爱英,先用一块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用一根塑料绳子在背后帮助了爱英的双手,又用一块黑布蒙住了爱英的双眼,几个人架着爱英,把她推到一辆门外早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


“把这个中国美人抓住!把嘴封上,别让她喊出声来!”一阵沙哑的俄语喊话,几个穿着黑皮夹克的俄罗斯青年一拥而上,一个瘦削的俄罗斯青年一把抱住爱英,先用一块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用一根塑料绳子在背后绑住了爱英的双手,又用一块黑布蒙住了爱英的双眼,几个人架着爱英,把她推到一辆门外早已准备好的货车里。

爱英在车上挣扎着,嘴里呜呜叫着,可就是说不出话来。那个瘦削的俄罗斯青年也随后上了货车,坐在爱英身旁,用沙哑的嗓音对爱英说:“中国美人,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们决不会欺负你,如果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们哥们不客气了!”

那个瘦削青年说完话,摘掉了头上的毛线头套,露出了一个光光的秃头。

“他们是‘光头党’?!”一阵巨大的恐惧瞬间袭遍了爱英的全身。爱英早在10多年前,还是在比曼纺织厂上班的时候,就听到工友们忠告,外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留着光头,身穿黑色服装,衣服上有白手或者白骷髅标志的人。这些人号称“光头党”,唯俄罗斯独尊,信奉纳粹,专门欺负外来国家、特别是亚裔国家的有色人种。他们对这些外来国家的有色人种搞袭击、抢劫、绑架、甚至暗杀。俄罗斯警方对他们虽然也严加管制,但因为他们只是对外来人员施暴,所以,经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始终也没有将其彻底铲除。

这时,又听到一个尖细的嗓音淫邪的浪笑着说:“瓦列里,这么漂亮的东方美人,找个地方赏给弟兄们玩一玩吧!我看她很有些寂寞呢!”

爱英心里一阵颤栗,今天难道是在劫难逃了?哎,也怪自己太粗心大意,当时要和王叔叔,或者是徐哥一块出来就好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时,又听到那个沙哑的嗓音说:“列夫,别胡来!看样子,这个中国美人不是一般的人物,从她一下车我就悄悄地跟踪她,从她的穿戴打扮和气质上看,一定是中方商贸团的头面人物。我们如果将她非礼,就会引起国际纠纷,警方是不会饶过我们的。这几天,弟兄们输的太惨了,手头太紧张,我连买一瓶‘伏特加’的钱都没有了,正好可以拿这个中国美人当人质,要几个卢布花一花!”

听到这里,爱英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原来这些“光头党”是准备向她绑票的,那个沙哑嗓音的瓦列里一定是个小头目。想到这里,爱英的心情稳定了下来,看来只有见机行事了。

货车飞快的驶离了比曼公园,凭着感觉,爱英觉得货车是向北面市郊的方向开去。一路上,车子停了几次,爱英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还有人下车关门的声音。又过了20多分钟,车子转了几个弯,终于停下了。车门打开后,爱英听到敲门的声音,一位俄罗斯妇女在门里埋怨道:“瓦列里,你又到那里去野混了?家里的面包已经快吃光了,你也不想想办法!”

“妈妈,就会有办法了,我们‘找了’一位大财神回来。”瓦列里说完,和那个叫列夫的青年把爱英领进院里,在院子里,瓦列里把爱英的眼罩、贴嘴胶布都取了下来,并把捆绑她手臂的绳子也解开了。爱英揉了揉麻木的手臂,又用手揉了揉眼睛。院子里的光线很暗,爱英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天空,天气越发阴沉沉的了,爱英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东方牌”坤表,时针指在“1”上,已经是下午1点了,按规定要求,中方商贸团应该到了返回的时间了,可是自己却待在比曼北郊这个不知名的乡村里,王叔叔、徐哥他们一定为自己的失踪在着急上火。想到这里,爱英愧疚的眼泪顺着脸颊簌簌地淌落下来。

再说比曼公园易货交易场这边的情况。自打爱英离开交易场去打电话后,王振华和徐哥在场内继续组织中方商贩进行易货和小额现金交易;王振华还在场内给有需要的双方商贩当翻译。时间又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王振华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饶头蔬菜队员工带去的农副产品已经全部易货、销售完毕,中方其他单位的个体商贩的货物也所剩无几了。可是还是没有看到爱英回来;王振华问了一下徐哥,徐哥也说没有看见。

王振华分析了一下,爱英对此地的情况应该是很熟悉的,既不会迷路,打电话联系也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再说,爱英也是一个纪律观念很强的人,有事会打招呼的;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了他的心头。王振华皱紧了眉头,心里飞快的盘算了一下,对徐哥说:“小徐,你组织我方商贸人员先收拾货包,准备上车,自由活动一律取消。我到公园门口去找一下爱英,如果有其它情况,我们随时通报。”

“王叔叔,你就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徐哥答应着,脸上也充满了焦虑的神色。

王振华看了看天气,云层越来越厚,北风比来时也大了许多。必须赶快找到爱英,上车返回;否则,一旦天气变坏,下起大雪,回去的道路,特别是江上的通路,就会因雪雾太大,而分不清车辙和方向。现在乌苏里江即将开江,有些河段冰层已经开始融化,一不小心,车子开到冰层薄的地方,将会发生冰碎车沉的惨剧。所以,必须及早动身,在烟泡还没有刮起来之前,抓紧时间返回西岸。

王振华快步来到公园门口,只见电话亭外围了一群人。伊万先生也在电话亭的门口站着,只见他正在焦急的和中年女服务员大声的说着什么。伊万看到王振华来了,急忙对王振华说:“王先生,我是被这位服务员找来反映一位中国小姐被绑架走的情况,我根据她反映被绑架人的相貌和着装,估计就是贵方的陈爱英小姐,我们已经向比曼市警察局报了案,警察局说警员马上就到。”

“绑架?”王振华脑子嗡的一声,他的眉头锁的更紧了。“绑架爱英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有多长时间了?”

伊万满怀歉意的点了点头说:“出现这样的事,我们感到十分抱歉和遗憾。听这位服务员和周围的人说,陈小姐是被外来和本市的‘光头党’成员合伙绑架走的。”

“什么,‘光头党’?!”王振华心里又咯噔了一下。据他在俄罗斯待过多年的经历,他知道,这些所谓‘光头党’的成员是由一些激进的俄罗斯青年所组成。他们仇视华人和有色人种,唯俄罗斯民族独尊,信奉纳粹。他们游手好闲、好逸恶劳、嗜酒成性;他们经常抢劫绑架华人,勒索华人钱财。但以往光头党多数是以抢劫、绑架男性为主,这次连妇女都绑架了,看来俄罗斯经济的不景气已经使这些人顾不上所谓的“绅士”风度了。这些人还有个特点,就是每到冬、春季,遇到阴沉、寒冷、不见阳光的日子,这些人就会按捺不住心情的烦躁,出来作案的机率就会更大一些。王振华又抬头看了一下阴冷的天空,心情更加沉重了。

“这些俄罗斯民族的败类!”他强忍住愤慨的心情,转过头去,对那位中年女服务员和善的说:“您好!您能谈谈那位中国小姐被绑架的经过吗?”

这时,站在一旁的伊万先生赶紧向女服务员介绍道:“啊, 叶列娜,这位就是这次来我市易货贸易的中方商贸团的领队王振华先生;也是那位被绑架小姐的直接领导。他俩都是我们比曼市民的老朋友了。你就把你所看到的陈爱英小姐被绑架的经过谈一谈吧!”

“好吧!”叶列娜由于紧张,两只手还在微微颤抖。她定了定神,凝神望着王振华,慢慢地说:“就在1个多小时前,您说的那位陈小姐来到电话亭里,她长得非常漂亮,俄语说的很棒,在我听来,如果不看相貌的话,光听声音,还以为是我们俄罗斯人呢。特别是,她的讲话带有一种比曼的地方音。我好像在哪里曾经见过她似的。哎,我扯得太远了。就在陈小姐进来时,有一些穿黑夹克的人也跟在后边,看他们一脸的凶相,我想提醒一下正在打电话的陈小姐,可是,为首那个高个子青年眼珠一瞪,摆了摆手,把我吓得也没敢多说话。看来,那位陈小姐是打电话联系人,可是打了好几个电话,看样子也没有联系到应该找的人。

正当陈小姐放下听筒,结完帐,准备转身离开时,那个操本地口音的高个子用沙哑的声音喊了一声,一个瘦削的好像是内地的青年一把将陈小姐抱住,堵嘴、蒙眼、绑住双手,随后又上来几个人,把陈小姐架到门外的货车里拉走了。

从陈小姐进来打电话,到被绑架,整个过程也就20多分钟吧。事情发生后,我当时也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时,亏了门外的一名等着打电话的顾客提醒我说,这位小姐很可能和今天来做易货交易的中国商贸团有关,叫我赶紧到交易场去报告情况;我刚走出电话亭不远,正好看见我认识的伊万先生,就把他领到这里,向他报告了发生的情况,并向警察局报了案。以后的情况,王先生,您都看到了,我就不多说了。”

“啊,谢谢您,叶列娜女士!您看见货车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好像是出了公园大门后,一直往北面开下去了。”叶列娜走出电话亭,用手向通往北部市郊的公路指了指。

正在这时,两辆警车呼啸着赶到了。车门开处,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官,为首的是一个上校警官。伊万对王振华说:“王先生,看来事情很严重啊,这不,警察局的斯洛夫局长都亲自来了!”

斯洛夫?看着这位鬓角有些斑白的警察局长,王振华想起来了,当年爱英第一次越境到比曼来的时候,就是这位当时还是少尉警官的斯洛夫,在弗洛伊卡村发现了爱英,并打算把爱英遣送回国去。后来因为彼得司令官的干预和保护,爱英才没有被遣送回去,并在比曼待了下来,这一待就是6年。王振华待在比曼期间,也多次和这个斯洛夫警官打过交道,时间一长,三个人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这时,快步走上前来的斯洛夫也认出了王振华,只听他大声喊道:“啊,王振华先生,您好啊!我们又见面了!”说着,大步走上前来,向王振华伸出双臂,王振华也迎上前去,两人紧紧地拥抱到了一起。

斯洛夫松开手臂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急迫的问道:“王先生,陈爱英小姐没有和您一起来吗,我可是真有些想念她呢!”

王振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斯洛夫局长,叶列娜女士向您报案被绑架的中国女孩就是陈爱英小姐!”

斯洛夫点了点头说:“接到报案后,我也在心里就犯嘀咕,通过报案人叙述这位中国小姐的容貌、气质,我就估计是陈爱英小姐,看来,还真的被我猜中了!这些该死的‘光头党’,这次抓住他们一定不会轻饶了这些坏蛋!”

随后,斯洛夫又和同来的警官详细的询问了叶列娜和周围在场的市民,并作了笔录。

调查结束后,斯洛夫说:“通过这些罪犯一系列犯罪事实来看,这是一起比曼和内地的‘光头党’成员在联合作案。这些‘光头党’成员的主要目的就是以陈小姐为人质,准备勒索钱财;其他的,我估计他们还暂时还不敢对陈小姐怎么样,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调集警力,尽快破案!这帮暴徒既然是想勒索钱财,就不会保持沉默,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有所动作!”

说到这里,斯洛夫向同来的一位少校警官说:“谢尔盖队长,带领你的缉捕队,另外,向北部邻市警察局通报,要求立刻封锁弗洛伊卡及其周围几个村庄通往外地的通道,在这几个村庄集中侦查、搜捕,一定要尽快破案!”

“是,局长同志!”少校向斯洛夫敬礼后,带领警员坐上其中一辆吉普车,疾驰而去。

随后,斯洛夫又握着王振华的手说:“王先生,时间不早了,您也要乘车回国了,祝您一路顺风!”

王振华坚毅的摇了摇头说:“在爱英没有找到之前,我是不会回到西岸的!我这就向我方商贸团交待一下,让他们先返回去,我就在比曼等着你们破案!”

听了王振华的一席话,斯洛夫和伊万两人都深受感动,两人都争着邀请王振华到自己家里去住,王振华衡量了一下,斯洛夫局长直接指挥这次破案任务,住到他那里会知道破案的第一手消息;于是,就同意住到斯洛夫那里去。

这时,中方商贸团已经收拾完毕,大巴车也已经开到了公园的大门口。徐哥从车上跳下来,向王振华询问了爱英的情况,当他得知爱英是被‘光头党’绑架了、王振华又要留下来等待破案时,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向王振华要求说:”王叔叔,蔬菜队和区、县的工作都离不开您呀!还是让我留下来吧!”

王振华深情的拍了拍徐哥的肩膀说:“听话,小徐。我是这次来俄商贸团的负责人,出了这样的事,我是应该负主要责任的。再说,我对比曼的情况比较熟悉,留下来处理问题也比较方便。待案子破了,我接了爱英回国后,会向领导请求处分的!天气要变坏,就这样吧,赶紧上车,争取在烟泡来到之前,赶回西岸去!”

徐哥还想说什么,王振华一把将他推上大巴车,车门关闭了,王振华向车上连连挥手:“再见了,小徐;再见了,同志们!一路平安!”

大巴车上的车窗玻璃纷纷摇下,中方人员纷纷向王振华挥手道别;徐哥含着眼泪,向王振华挥着双手说:“王叔叔,多多保重了!盼望您和爱英一同平安归来!再见!”

车上又是一片道别声:“王主任多保重!王主任再见!”

大巴车开动了,迎着飘下来的淡淡雪花,一路向西,向乌苏里江边驶去……

就在这一刹那,王振华的眼睛湿润了。他凝望着渐渐远去的大巴车,脱下旱獭帽,向大巴车不断地挥动,他的有些花白的头发,随着西北风在飘动,飘动…忽然,他把头转回来,望着俄罗斯的土地,毅然的抬起脚步,走进斯洛夫局长的吉普车,进入车内,关好车门,吉普车向东面比曼市区疾驰而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