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太极,何须钢盔!――与医务同行们共勉////转贴

zxw1242 收藏 1 241
导读: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看到媒体报道深圳有医生护士头带钢盔上班,内心只能默默祝愿这些同行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多保重,尽量不要走到这种地步。顺便也把我自己的经验写出来,与同行共勉。 说实话,导致我们医护人员必须头带钢盔上班,好像出丑的是我们医生,但是同行们实在没有必要自卑,更没有必要内疚。现在也不是划分责任大小的时候,也没有纠正这个机制的环境。其实,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大家心里很清楚。作为一个后知后觉者,我愿与同行分享我的成果。 之所以说我是后知后觉者,是因为我一直在名师手下工作,水平

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看到媒体报道深圳有医生护士头带钢盔上班,内心只能默默祝愿这些同行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多保重,尽量不要走到这种地步。顺便也把我自己的经验写出来,与同行共勉。

说实话,导致我们医护人员必须头带钢盔上班,好像出丑的是我们医生,但是同行们实在没有必要自卑,更没有必要内疚。现在也不是划分责任大小的时候,也没有纠正这个机制的环境。其实,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大家心里很清楚。作为一个后知后觉者,我愿与同行分享我的成果。

之所以说我是后知后觉者,是因为我一直在名师手下工作,水平比较高,差错出的较少,半年前才认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当一些医生在前几年被纠纷搞得灰头土脸的时候,我还有些暗自高兴:终于有“庸医”被淘汰了。当我最近2年也被卷入医疗纠纷的漩涡中的时候,开始我还在寻找,还在反思,还在改进,看我在哪做错了,哪里有做得不足之处,并尽量在工作中仔细,仔细,更仔细。但是,今年有三起纠纷彻底改变了我的行为准则。三起纠纷说起来都不复杂:三个被多位医生误诊的患者,最后都在我手里得到了正确诊断,手术成功并且完全康复。本来一个医生能将别人误诊的病例,纠正并使患者康复,这是患者对医生的最大奖赏。但是这三位患者最后都选择了上告:因为这个病是卫生局规定的限额病种,只能在5000之内诊疗。我最终虽然使患者痊愈,但费用却都超过了1万元。为了息事宁人,医院赔钱了事。作为同行,大家都知道,最终的费用其实都是我们医生买单。我也为这三位患者交了近3000元的罚款。虽然钱不多,但对我的心理冲击是这三千元永远买不回来的。 痛定思痛,我最后在两位高级助手(主治医生)的建议下,开始了保护性医疗政策。这些以前被我嘲笑的(同行们的)花招,自半年前开始使用以来,成绩不错。我在最近的几个月(06年9-12月)手术量比前年同期下降了43%。其实,推脱手术很简单:凡是80岁以上者,我再也不做手术(要知道我去年还为一个92岁老太太做过一次大手术)。推脱的唯一原因就是65岁以上者,每增加一岁,手术风险也增加1%-2%。这是实话,但只要你说得重一点,最后家属都会选择不做。以这样的借口我这半年推脱了6-7病人的手术。如果你的水平还没有到完美的地步,建议把年龄下限下降到70岁甚至60岁。

其次,是把自己的水平说低点。有100%把握的,说成80%;有80%把握的,说成只有60%。反正下降20-30%,最后好几个家属都说,没100%,我们不做了。这样走的患者,没有统计走了多少,反正不会少于20人。

能够保守治疗的绝对不要手术治疗。是手术就有风险,是手术就要纠正术前错误的诊断。我们知道,哪里有100%的正确诊断率?规定入院3日正确诊断率必须达到100%的卫生部,不是白痴就是傻瓜,哪个真正的医生能够做到这一点?阑尾炎这样最普通不过的疾病,误诊率在30%以下还是好的,全世界如此,凭什么要我们做到100%。我们做不到,就要挨骂挨打扣奖金,就要提心吊胆。内科医生的纠纷就少了很多。为什么?不就是没有探查没有病理没有术中诊断吗?这还不好学?初诊保守治疗复诊保守治疗最后还是保守治疗。总之,就是不开刀不做手术。治好了是你的福气,治不好是你的命!这里最搞笑的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开始在某大医院诊断为阑尾炎,要开刀,老太太自己要保守治疗。以后怀疑成了阑尾周围脓肿,妇科怀疑是盆腔炎。下级问我怎么办?这还不好办:保守保守再保守!反正绝对不能手术不能探查不能搞清楚病情不能把风险揽到自己头上!谁叫她第一次不听医生的话。如果你良心尚存不忍看她哪痛苦的表情(我经常有点于心不忍),那就建议你少看几眼,反正不死人。其实,这类拖久了的病人,死了家属也会不找你。如果你搞清楚了,反到是要被控告。

这半年来,应该手术但是我采取保守治疗的人,至少也有30人了吧。谁应该得到保守治疗,谁应该得到手术治疗?因人而异。不过读到这里,千万别读反了,千万别把病人送不送红包放在考虑之列。而应该把病人问话的方式放在第一位。以前我跟家属谈话,只找一个管事的,但现在我的原则是集体谈话:所有能来的亲属,都必须到场。只要有一个亲属对治疗方案有疑问,是个潜在的闹事者,这个手术就尽量地往不要手术上谈。因为我发现,闹事的家属,往往不是那个在医院签字的家属。为了发现这些潜在的闹事者,集体谈话是一个比较好的途径之一.

"有没有家属打探情况后一致要求我手术,但被我拒绝的呢?也有。有个很复杂的病人,一个很大的腹腔内肿瘤压迫了内脏还有肠内瘘,很多医院都不敢接,被同事介绍到我这里。我仔细检查了病人,发现病情的确复杂,但我处理类似的患者,也不是第一次。在精心准备之后,我准备手术。可就在手术的那天早晨,患者家属团成员中有一个说了一句很重的话,大意是“他红包都没收,肯定是嫌少了。如果做不好,应该如何如何”。我立即与他交谈,看看他的反应。果然判断不错,此人非善良之辈。我毫不犹豫地停止了手术。想想看,一个肠瘘的病人,还有一个瘤子在体内,能没有痛苦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哪个患者很善良,他老伴和儿子也非常老实,但是我却再也没有勇气去看他一眼(可能是我良心尚存,每看一眼这些无助的善良的患者,内心就要内疚一次。所以现在对这类患者,我尽量少看)。尽管他的直系家属百般求我,我还是拖了2周,最后把患者转到另外一家医院去了。据说仅仅只做了个造瘘手术。肿瘤呢?留着。呵呵,这是后话。

我开始进行保守治疗的时候,内心还有些惶恐,有些不安,有些内疚。尤其是两个80多岁的老太太,在医院拖了4个多月才死去。最后那个病人,不仅老实,而且是望着我的水平和声望由同行推荐来的。前两个病人,只希望他们在天国不再痛苦,后一个病人,希望他再次到医院就诊时,不要将那些很厉害的家属带来见医生。不过,现在看了这么多网友在痛骂我们,在赌咒我们,我的良心,在慢慢地消失;我的惶恐,在慢慢地蚀去;我的内疚,在慢慢地平息。如果他们称赞我们,会加大我的痛苦。可是,这里没有理解,没有反思,只有漫骂!同行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何须惶恐!何须不安!!何须内疚!!!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违背了我们行医的初衷,那就来读读这里的读者评论,我想,你的思想境界或迟或早会变得和我一样。

同行们,醒醒吧!我们不是天使,更不是救世主!我们最近几年吃亏就吃在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放正这个最基本的原则上。黄洁夫副部长不是引用了美国的资料吗?“大约有30-40%的手术是没有必要做的!”我吃惊的不是别的,吃惊的是这样的话竟然出于黄部长这样的专家出身的部长之口。再把话说绝点,即使对所有的病人都不做手术,天也不会塌下来。少做点吧,我这半年就是这样做的。成绩如何?不错!没有一起投诉,没有一起纠纷!只需太极,奈我以何?!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