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入道 正文 第八节 化缘(上)

dbldbl2002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URL] 在家待了两个多月,李富贵给天雷办了一张身份证。他知道,出门没有身份证不行。拜别了父母,天雷踏上了自己的修行历炼之路。去哪里呢?想了想还是先去县城看看吧,活这么大还有去过县城呢?顺便挣点历炼的路费,虽然师父说历炼是为了自己更好的修行,在别人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应及时的予与援手,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


在家待了两个多月,李富贵给天雷办了一张身份证。他知道,出门没有身份证不行。拜别了父母,天雷踏上了自己的修行历炼之路。去哪里呢?想了想还是先去县城看看吧,活这么大还有去过县城呢?顺便挣点历炼的路费,虽然师父说历炼是为了自己更好的修行,在别人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应及时的予与援手,不是去用道法危害社会,不是个人的享受,但在这个社会,没有钱哪里也去不了。虽然李富贵在天雷再三的推让下给了他200元钱,但200元确实少了点。

泥罔县县城不大,是个边远的县城。步行半个小时就可以把他的角角落落逛地一干二净。但它毕竟是县城,饭店、商店、旅馆、菜市场、学校、政府机关、地摊、各种门面还是一应俱全。大街上涌动的人群川流不息,间或人群中夹杂着屁股后面冒着黑烟响着最高分贝喇叭的汽车。中国有人的地方,人都是这么多的,不过人多了才热闹。

太阳的光芒洒向这座古老落后的县城,带来的光明使每个人都阳光灿烂。这也包括在人流中穿梭的天雷。天雷长这么大是第一次来县城,看着人来人往,听着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让他高兴莫名。为什么村里人都喜欢进城,原来这么热闹啊。呵呵,一个人不自觉傻笑起来。逛小吃街,手口不停,逛商店换来的是各种衣服。整整一天,天雷都没闲着,很快200元告罄了。摸着空空如也的口袋,让天雷很是懊恼,200元真是太少了,也没有怎么花就没了。连晚上住旅馆的钱都没了。这该怎么办呢?天雷无助的叹了口气,心里对自己说明天要挣点钱。今晚先胡乱睡个地方了。

天黑了下来,天雷终于在一家银行的24小时自助取款机的地方对付了一晚。好在修炼了<<天道术志>>,没有任何铺盖也是无妨的。

翌日,太阳通过玻璃的折射把光线射向了睡在里面的天雷的眼睛上。强烈的阳光把他刺的一阵难受,天雷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梦才开始一半,天就亮啦,太不给我面子了吧,起码让我发展到和梦中的姑娘牵一下手哇。恨死你啦,我的老天。抱怨归抱怨,天已经亮了,不能再占用这里了。伸了个懒腰,穿上昨天新买的衣服,晃晃悠悠的起来走出门去。

来到依然拥挤的大街上,天雷看着这些忙碌的人们不知道为了什么奔波于此,心里一阵的不爽,我可是还没吃饭吶,你们就这么有精神。他又抚摩了一下空空的口袋,看来要乞讨?天雷摇了摇头,我可是堂堂七尺男儿啊,怎么能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把手伸到别人面前啊。又抱怨起了师父:你教我画符,教我擒鬼,怎么不教我点石为金啊。你这个臭老道。远在天道山的灵清道长一早起来连续打了三个喷嚏,灵清惺惺的说道:“哪个小兔崽子咒我,我、、、、啊嚏、”

天雷想来想去,先挣点钱再说。在垃圾堆上找了一张大纸,一面已经脏的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又在垃圾堆上翻找了半天,找到了一截铅笔。于是,他在纸上写道:风水面相,可解其详。字体歪歪扭扭的。找了个临街的地方,坐了下来,用树枝把那张写了字的白纸挑了起来。随风来回摆动。天雷把头低的很低很低。总怕遇见同村的人。过往的行人,无不拿着能把人杀死的好奇心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抹杀着那个坐在路边,旁边挑着一张白纸的大男孩儿。连轿车里的人都把头伸出窗外,看着这个奇怪的男孩。天雷把头低的更低了。心也在狂跳不止:我怕什么,对于风水面相,我有那个能力,我怕什么。在脑子里经过了无数次的斗争,终于,天雷敢把头抬起来了,高高的抬了起来。但是,仍旧是观看的人多,没有一个人上来问津的。人群的议论声断断续续:这个毛头小孩儿怎么可能会这些东西啊?我村的村长他可是高中毕业都搞不懂,他怎么可以?一个说:说不定是个骗子,来骗钱的,不能相信他!议论纷纷,不过议论的重点是两条,一是看年轻不可能会这些;二是怕受骗。总的来说还是天雷的年龄带给了人们的不相信。天雷听到耳里,思考在心上。他收了摊子,急匆匆的走了。来到人不注意的地方找到垃圾堆,又一阵翻找,找了些碎头发,橡皮泥什么的。在背人的地方,把自己又一阵包装。嘿嘿,看这次你们信不信!天雷心里说道。

下午,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张白纸,不过坐在旁边的不在是那个男孩儿,而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老人眉目微微转动,轻轻捋着那白白的胡须。一眼就给人一种神仙下凡的感觉。来看相算命的人接踵而至,场面好不红火。生意好的不得了。来看相算命的什么人都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钱的、没钱的、有病的、没病的、当官的、没官的等等,从社会底层到社会上层,各色人等。在每个人问询了以后,个个眉开眼笑,仿若瘫了十年突然可以下地走路一样兴奋。从这些人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位老者的相术何其高超,让他们如此心服。个个赞不绝口,都认为是刘伯温再世。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来看相算命的竟然排起了长队。都把这个自称天道子的老者传为赛神仙。其实,这个自称天道子的老者就是天雷装扮的。这一下午的收入真的不菲,竟然挣了好几百。让他惊讶不己。原来钱是那么好挣啊。我这样的生活岂不很好!以后的历炼之路将不会辛苦了。心里乐开了花。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也亮了起来。天雷在给一个年老的妇女看完相后,好说歹说的劝走了仍然排队的人们,并向他们保证明天依然在这里。人们在他这个空口的凭证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去。天雷开始收拾回去,想等下找个好的旅馆,好好舒服的睡上一觉,一刻不停的说了一下午,铁人也会累啊,太不会体谅人了,等下要好好吃上一顿,那个羊肉汤真的好喝耶。哎!他正在想着如何好好休息去哪里痛痛快快吃上一顿时,从黑暗中一辆豪华的轿车里下来一个年龄在40多岁的人,一身西装革履,气宇轩昂,那气势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他来到天雷面前,很礼貌的说道:“你好,天道子前辈,我知道你的相术高明,想必风水术也是不错吧。鄙人姓张,能否给在下帮个忙啊!”说着厚厚的红包就递到了天雷面前。天雷很恼怒的推开了红包说道:“同志,我虽然是求财的,但无功不受禄,想必你也清楚吧。我现在已经收摊了,明天再来吧!”自称姓张的男子,不好意的收起了红包。说道:“前辈,就一分钟,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还不行吗?”这个男子的脸在路灯照射下看起来红红的,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的原故。这个自称姓张的男子已经观察了天雷一下午了。因为很多人都说他算的贼准,帮别人消了不少灾,甚至一些久治不愈的怪病也是这个看相的老者给看好的。神了去了。在观察了一个下午后,终于在人们都散去的时候上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