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破船究竟要驶向何方?

藏东浪人 收藏 99 443
导读:[size=15]破船这个人真是心不死,昨天他又代表封楼帮公社内的少数派,那几个死不改悔的封建余孽残渣们跳出来,瞎得瑟、叨比叨像个八婆,滥竽充数发表了一篇文章《还差5万就到上将时我的忽悠!》,破船在文中大肆为封建世袭制度摇旗呐喊、树碑立传,到了新世纪的今天,怎么还会有人为封建世袭制欢呼雀跃、激动的眼泪花儿四溅,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破船的这篇“巨著宏文” 可谓是洋洋洒洒、以字数取胜,最后居然骗得了A级精华。但纵观其文,空洞无物,惟有声嘶力竭的狡辩与申诉。从该文中,我们可以看出,破船内心的虚伪与担忧,

破船这个人真是心不死,昨天他又代表封楼帮公社内的少数派,那几个死不改悔的封建余孽残渣们跳出来,瞎得瑟、叨比叨像个八婆,滥竽充数发表了一篇文章《还差5万就到上将时我的忽悠!》,破船在文中大肆为封建世袭制度摇旗呐喊、树碑立传,到了新世纪的今天,怎么还会有人为封建世袭制欢呼雀跃、激动的眼泪花儿四溅,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破船的这篇“巨著宏文” 可谓是洋洋洒洒、以字数取胜,最后居然骗得了A级精华。但纵观其文,空洞无物,惟有声嘶力竭的狡辩与申诉。从该文中,我们可以看出,破船内心的虚伪与担忧,他明知道民主自由的潮流不可阻挡,但他仍然虚伪的为封建世袭制摇幡招魂,他更加担忧的是,在封楼帮公社内以藏东浪人、都督、叶子以及拉拉为代表的民主势力的迅速崛起,他时刻活在人民反对强权、发对专制的浪潮中,破船是惶惶不可终日的,他没有一天睡过好觉,他唯恐天下大乱,他念哉念兹的是自己的皇位不保,将来会不会被人民公审判决,他念哉念兹的还有自己那点剥削帮众的小财产,就是这些小财产,破船知道将来会被充公的,民主自由的历史脚步是谁也不能阻挡的,他已经准备夹着尾巴逃跑了!


广大封楼帮帮众,请你们擦亮眼睛,破船准备夹着尾巴逃跑了!他携带者原先的帮有资产封楼帮银行、股票、债券等这些帮众的血汗,他就要悄悄跑路遁世,我们必须在近日严防死守各个交通要道,我们必须彻底打倒封楼帮内第一号保皇党人破船!我们必须把破船抓起来交给人民去判决!

试想,在前一个阶段,破船等人是怎样的咆哮,怎样的残酷打压帮内民主力量,破船是有着强烈报复心的,不过他没有料到的是,民主自由的呼声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一夜之间,人民就冲进了封楼帮皇宫,将当时尚趴在被窝、正处于温柔梦乡里的破船一把揪起,他将被押上人民正义的审判庭。


破船在狱中伤心的、歇斯底里的哭啊,他乞求着人民能够原谅他以前残暴专政的过错,他乞求着人民能够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他说上天如果能够给他一次重新做帮主的机会,他将会对全体帮众说爱你们!他还说了,如果非要在这个爱上加一个期限,他希望是一万年!嘿嘿,到了这时候,破船居然还能够想起周星驰港剧里面的台词,我们真鄙视他!


可惜的是,破船那流的都是鳄鱼的眼泪,他拙劣的表演再也没有人能够同情、相信他,这个专制暴君以往迫害帮众太久了,人民早已经忍无可忍,古人讲:苛政猛于虎也,而破船早已经把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他平日里装着爱封楼帮也爱广大帮众,其实骨子里他是痛恨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的,他总是害怕听到帮内不同声音,他不能容忍帮众内部的民主浪潮和进步力量,他唯一考虑的是怎样保持自己的皇位万万年不变,他想的是自己如何一辈子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他完全不顾广大民众的死活。


言归正传,我还是针对破船《还差5万就到上将时我的忽悠!》一文中一些奇谈怪论来一一戳破他的阴谋!我们一定要让广大善良的民众知道,破船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该文中第四段,破船违心的说:“要搞一个民主的普选,一个适合封楼帮具体情况的选举。”他在广大人民铺天盖地的发对声中不得不发表了上述言论,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这番看似民主的甜言蜜语所打动,你以为破船就要在封楼帮公社内实行民主普选制度了吗?善良的民众们,你们错了!破船所谓的他要搞“民主普选”,完全是在蒙蔽广大帮众,他的险恶用心并不是在于此,破船说这样的话,一方面是出于博取广大帮众的同情之心,他要让大家看到,他并不是封建专制的,他是有开明思想的,可惜这些都是破船玩弄的花招;另外一方面,由于封楼帮公社内民主运动风起云涌,他不得不在当前做这样一个表态,以便面对复杂局势,他只是想暂时平息一下帮众对他的反对呼声而已!

狡猾的狐狸还是露出了尾巴,破船这厮假惺惺的说了一番:“好歹玄烨号航母是封楼帮的创始人,大家尊称我一声帮主”这样的话,他这是理屈词穷的表现,他面对帮众的民主呼声已经是焦头烂额,要求破船早日结束独裁统治的觉醒帮众越来越多了,他拿创始人做幌子,意思是他的这个地位不可动摇,谁说你不是封楼帮公社的创始人了?谁又否认这个事实了?你再次强调一下这个问题有必要吗?你这是在吓唬谁?你真是自欺欺人,可笑之至,到了民主进步的今天,你还能用创始人这句话来瞒天过海吗?创始人怎么了,创始人就该独裁统治压榨普通老百姓的血汗?创始人就应该高高在上,成天泡妞喝茅台五粮液、抽天价烟、出门让帮众打伞鸣锣开道?

破船,你应该正视帮众以前对你的信任,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思悔改?你难道感觉不到封楼帮公社内部正义力量的强大呼声吗?你敢在帮内做一次民主调查吗?你所扶植的傀儡弘历号航母就是你的影子,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这是换汤不换药,还要继续统治封楼帮公社,你问了没有,帮众答应吗?

纵观封楼帮公社的现状,很多杰出的人物都隐身到了元老院,不再过问世事。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大家厌倦了帮内缺乏民主气氛,破船,你开过民主生活会吗?你有没有认真听取过民众的呼声?你有没有真正关心过帮众们的生活疾苦?


破船从来不关心帮内弱势群体,像“我非常爱拉拉”这样的好同志,为了维持生计,拉拉在封楼帮总部门口摆了一个烟酒摊子,像拉拉这样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上有老下有小,你破船当帮主,就应该救济他,可你居然还成天欺负他,你巧立名目,让他交什么帮务管理费!你破船简直是做事情太过分了,你简直比城管还牛逼啊,你那一天出门就对拉拉同志下了狠手,一脚蹬掉拉拉的烟酒摊子,顺手就是给人家脸上一个饼子啊!你嘴里骂骂咧咧,好像人家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东西一样,老百姓活得不容易啊,你怎么能暴力执法呢?后来你居然把人家拉拉同志打得满脸是血,你怎么能对帮众下得去手,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啊?拉拉同志被你一顿毒打之后就住进了医院,我们几个人替拉拉同志垫付了医药费,我想这是你破船的过错,你不应该打人,你不应该不让人家困难户摆烟酒摊子;我希望你能去医院看望一下人家拉拉同志,你确说拉拉同志本来就是一个刁民!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想当年,拉拉同志在你危难的时候,还借过你几千块钱呢!人家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还能这样帮你,你这么快就把人家过去的好全部忘掉了?我找你去报销拉拉同志的医药费,你却说拉拉同志就该打?你简直太过分了啊!


我们几个元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那一天我和骨头渣子找他去理论,谁知道破船这厮的态度非常恶劣:“我是帮主,我爱咋咋滴!我是终身制,我是创始人,这是封楼帮宪法里面规定的,天授皇权,我就是老大,咋滴!你们要是不想在封楼帮混了,随便你们到哪里去,我随时欢送!” 骨头渣子那是和他当时一起创建封楼帮的人啊,他是眼看着破船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的破船居然堕落到了这步田地,想当初,破船是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温和可亲,多么体谅下属,可如今的破船,除了嚣张跋扈、大放法厥词,还有什么能够在一起沟通的?想想我们两个人还是封楼帮公社内元老身份,破船都这样对待我们,帮内现在也只有我和骨头渣子可以这样直言相劝破船了,别人都在破船的淫威之下活的战战兢兢……

破船还为自己的独裁统治寻找法律依据,他说:“封楼帮帮主玄烨号航母是终身制的”,并且声明这个已经写入了帮规条款,你用这样苍白的理由能说服谁?帮规条款不可以改吗?帮规不健全,就是当前封楼帮公社面临的重大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要修宪,制定出完善的民主帮规,以利于带动民主和进步思想在封楼帮内的进一步开展。


破船还非常虚伪,他又说他是支持帮内民主普选的,但是他又担心民主普选会引起混乱,他甚至搬出来前苏联分裂的事情来阻挡民主呼声,按照他的说法,只要维持他的皇权地位,就会万事大吉,总之说来说去,破船就是不愿意搞民主普选,其实他自己心里面最清楚,一旦搞了民主普选,他马上下台,呵呵,以他的那点破人气,现在已经不足以吸引多数选票来支持他。

破船在他的文章中又絮絮叨叨的给大家讲了一番封楼帮的历史及发展过程,他分别用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来形容过去封楼帮的发展情况,说来说去,还是来辩解他的观点,他认为封建世袭制度是适合封楼帮公社的唯一发展道路,他的下一任接班人就是他自己弘历号航母,他又谆谆告诫帮众:“步子迈得过快,会摔跟头的,不如保留世袭制。”看看,原型毕现,简直是无道理可讲!

呵呵,唠唠叨叨谈了这么多,还是希望破船能够加快自身学习改造,不要总是沉溺在封建世袭皇权梦中,其实新的时代,你完全不必作茧自缚,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们清楚!


这是我对破船的万言书,希望破船拿到封楼帮政治局委员会上好好讨论一下,我不怕你丫滴打击报复,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封楼帮群众支持我!

破船夹着尾巴逃跑了,封楼帮内民主进步力量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情都是值得我们庆贺的!

最后,让我们共同振臂高呼:打倒破船!打倒破船!!




本文内容于 6/27/2009 7:12:54 PM 被藏东浪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