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终结有无数钟形式,不论哪一种都是彻底的灾难。

生是偶然的,死却是必然。我时常为生命的脆弱和短暂感到深深的悲哀。一个生命体,不管成长时身躯多大、力量多强、学识多丰富、容颜多美丽绝伦,终有一天都会转眼成空、归于尘埃。有时甚至仓促得来不及看清灾难的面目,来不及做一丝挣扎,来不及发出一声呼喊。

当然,有的生命体在消失之后,会有一些东西留下来,譬如名声、譬如文字、譬如思想。因为他们,生命得以走得更为久远。

仔细想来,这样虽死犹生,非人莫属。

一天,我走进二十九年前的硝烟,面对一幅幅熟悉的画面时,心一次一次地被剧烈的撞击:原来有些生命,不朽得远远超过了身躯。

微风轻拂着硝烟,面孔栩栩如生。我凝视着仿佛还能接触到他们的眼神,还能感到他们的气息,还能聆听到他们的心跳。

从古到今,有多少浴血士兵能千古流芳,也许在历史的记载中能找到他们的踪迹。对天浩叹,低头沉思,灾难无法预料,命运同样不得而知,可是生命真是玄妙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