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饮酒,应是一个人默默地喝,静静地吮,慢慢地品。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何等的洒脱!左手一卷书,右手一杯酒,看一面抿一口。谁能品出那杯名叫生命


的酒,到底有多少度呢?

人有失意的时候。此时一个人呆呆坐在桌边饮酒,饮着饮着,某些解不开的情怀,求不出的结果,未达到的


心愿,都慢慢释然了

独斟,不一定非要醉个一塌糊涂,不省人事。独斟,有时是为了保持思想清醒行为冷静,于滚滚红尘中,抽


出一点空闲——可以是某个下雨的晚上,也可以是某个起风的黄昏,一个人坐在桌边,满满地斟上一杯白酒,哪


怕是轻轻地啜上一口,都不能不说是自己赐予自己的一分美妙。

若得意,则为自己斟一杯祝贺的酒,这时候酒是朋友.

若失意,则为自己斟一杯解闷的酒,这时候酒还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