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兄弟抢功

til1111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袁克恒派去支援伊万师的骑兵营发挥了作用,一波迅猛的反冲锋将红军的进攻压制了回去。趁此机会,伊万没等到天夜黑就下令撤退,整整一个步兵师如逃一样飞奔了二十五公里,但王金镖没让这群丢盔卸甲的散兵横穿自己的阵地,拿机枪逼着,把他们赶进了阵地西侧的狭窄地带。 喘息了一会,伊万开始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袁克恒派去支援伊万师的骑兵营发挥了作用,一波迅猛的反冲锋将红军的进攻压制了回去。趁此机会,伊万没等到天夜黑就下令撤退,整整一个步兵师如逃一样飞奔了二十五公里,但王金镖没让这群丢盔卸甲的散兵横穿自己的阵地,拿机枪逼着,把他们赶进了阵地西侧的狭窄地带。

喘息了一会,伊万开始收拢兵员清点人数,发现足足少了两千多人,心疼的要死。这一天的战斗对他的消耗其实不大,红军的先头部队也只是做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两千多人中的一大半肯定是趁机开了小差,要不就是投靠了红军。如果他能按照中国人布置从容撤退,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当伊万垂头丧气的带着部队退回‘叶卡捷琳堡’时,袁克恒已经在城外等着他了,废话没多说,命令他把所有重武器交出来。

开始伊万不乐意,但袁克恒答应只要他肯交出重武器,就让他的乘最后一列火车返回‘车里雅宾斯克’休整。伊万犹豫了,并最终妥协,带着‘轻装’后的部队登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列车。

“旅长,叶卡捷琳堡先就省下我们这一万多人了”列车一开走,赶来调拨车皮的军需总长边永茂就担忧地说道,只是他似乎忘记了,现在的袁克恒已经是师长了。

“咱也是没办法啊”望着火车尾巴,袁克恒无奈道:“我们在外面打着俄国人,城里还关着俄国人,身边再若放上这么一支俄国军队,能放心得了吗”。

“对了,小伊万国民军团在城里没惹什么麻烦吧?我怎么听说他又抓了不少人”。

小伊万那些家伙从耶夫斯克起跟着袁克恒,到现在已发展到九百多人,成立了一个团,都是些坚定的反布尔什维克青年。大军开到进叶卡捷琳堡后,袁克恒让他们管理城内的治安,同时负责化装侦察等事项。他那些人做起事来倒是挺用心的,但就是也总惹麻烦。这几个月中,袁克恒的心思都放在了战场上,便让边永茂这个俄国人的准女婿管着小伊万,听说出事了,当然要来找边永茂的麻烦。

想到这些袁克恒乐了,偷偷地看了看边永茂,心下琢磨,这小子和狄安娜亲热的时候会不会带上翻译一起去?否则,他们怎么沟通?

“伊万说,赤卫队要在城里组织暴动,所以又抓了不少人” 边永茂认真的回答道,他当然不知道袁克恒的心里正在想那件事。

“恩” 袁克恒收住心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事是应该抓一抓,但现在最好不要再杀人,捷克人来的时候把这里折腾的够戗,我们对他们好点,他们应该很容易满足”。

边永茂点了点头。

“好了,你忙你的去吧,不要小瞧了军需官这个职位,上万人的吃喝拉撒都指望着你。回去让,让安菲娅做做准备,马上就会有大批伤员送下来,本地医院都征用了吗?”。

负责此事的边永茂回答道:“征用过了,并按您的意思,添加了1000张床位”。

袁克恒没什么就走了,因为他知道添再多床也没用,缺医少药,趟在病床上也只能等死。

数小时之前………

负责追击的伊万师的是红军第三集团军所属,乌拉尔步兵第一师,师长瓦列金少将。这支刚刚成立不久的部队的前身是‘彼尔姆苏维埃赤卫队’,全师三千多人也都是彼尔姆城内几所大型工厂的工人,放下手中的工具拿起枪还没多长时间,其中的很多人,至今还在惦记工厂里闲置的机器。并抱怨,耽误了他们的生产。

现在俄国非常困难,尤其是实行粮食垄断和产业归公后,整个经济体系受到重创,从前做买卖的人都被赶跑了,市场缺乏流通运作,商品很难再像从前一样有效的到达百姓手中。物资缺乏和粮食短缺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许多人开始对苏维埃体制产生了怀疑,但却也不敢说什么。

士兵们缺少必要的觉悟,他们应该更勇敢!更不惧怕牺牲!这就是士兵委员出身的瓦列金少将,对自己部队的评价。他叫喊着让这些人跑的再快点,一定要追上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的伊万师。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瓦列金焦急的朝黑暗中望着,他收到情报,中国军队在前方布置了坚固的防线,但前面却是一马平川,连座小山包都看不见。

瓦列金下令继续追击,但没过多久,砰砰——砰——

数发托着长长尾巴的白色照明弹在前方不到200米远的地方腾空而起,刺眼白光映照下,瓦列金看到了自己士兵们的背影,密密麻麻的就像长在荒野里的庄稼。

士兵都抬起头,呆望着天空中的照明弹,而在士兵们的正前方,一道长长矮墙呈现出狰狞的模样。

火蛇翻飞,枪炮轰鸣,等了一整天的王金镖旅长亲自上阵,把持在马克沁机枪前狠狠地过着瘾。

……………………..

冬天的夜便是没有风也会让人觉得受不了,尤其是骑马上朝北去,没风也就变成有风,那刺骨的感觉会从每一个缝隙中钻进身体,让人的牙齿打颤。

孟克接到的任务是在第二道防线的东侧寻机而战,现在,他本应该返回‘叶卡捷琳堡’休整,但突然爆发的战斗却绊住了他的马蹄。

骑兵旅是新二师中的元老,从库伦一直到这里走了好几千里的路,没有哪一场战斗是他们没参加过的,但师长做的战役部署却把重头戏都交给了新兵蛋子们,老兵们想不通,更有很多人在抱怨。

听着近在咫尺的枪炮声,调转马头回去,那和逃跑有什么区别!

孟克决定,趁敌人的后续部队没上来前,在第二道阵地以北几里外的敌军后部发动一次横向冲锋,由东至西,近千人的马队好好地杀个痛快!

“全军准备冲锋,谁掉队就自求多福吧”孟克的话说的很平静,但心里却激动无比,他第一个策马而去,先朝北再转西,地动山摇般从‘乌拉尔步兵第一师’的侧翼杀了进去。

步一旅的阵地前,还没打过瘾的王金镖眼巴巴的看着敌人退了下去,心中不免奇怪,师长不是说红军都不怕死吗?怎么就这么两下子,不打了?

枪声渐止,有士兵提醒他道:“旅长你听,好象是我们骑兵在冲锋,杀啊杀的一直在喊”。

那声音王金镖也听到了,应该是从敌军的后部传来的,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孟克刚派人来说要撤回叶卡捷琳堡,怎么又出现在了正北方,打起了敌人的侧翼?

“这小子,抢老子的买卖!”王金镖挥着铁锤一般的拳头骂,并发誓,等回了叶卡捷琳堡定要在师长面前告一状,骑兵仗着多长了两条腿,专干不是人干的事!抢别人的战功,太过分了!

远在叶卡捷琳堡的袁克恒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想。

(短了点,星期六晚上出去一会儿,抱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