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一节 封将,两爱欢

罗列 收藏 0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邛都的人们,都回来了。 王带领着大臣,百姓,站在城门口,迎接大军凯旋。 人群无数次欢呼! 自有一番热闹! 在欢呼的人群中,让我感到意外的有两件事: 一是爹和娘,也出现在欢迎的队伍里。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从俞元到邛都来的。他们看到我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大战,毫发无损,简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邛都的人们,都回来了。

王带领着大臣,百姓,站在城门口,迎接大军凯旋。

人群无数次欢呼!

自有一番热闹!

在欢呼的人群中,让我感到意外的有两件事:

一是爹和娘,也出现在欢迎的队伍里。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从俞元到邛都来的。他们看到我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大战,毫发无损,简直是欣喜若狂;

二让我欣喜若狂的是,我看到了玲儿和玉仙站在一起。她们看来很是亲密,除了不停朝我挥手,还在说着悄悄话儿。

我在经过她们身边时,朝她们招招手。她们都跑过来。我下了马,示意她们上去。玲儿将手交给我,我把她一送,她坐上去了。玉仙却已经很熟练了,身手矫捷的上了马,她坐在后头。

我在下面牵着马,慢慢走。

人群见此情形,再次欢呼!


我们来到王宫前,停下。

滇王登上大殿,群臣在殿下依次排列。

我站在宫门外,等待觐见。

“你们怎么……”我用手指指她们两,意思是怎么会在一起的。

“你大闹太尉府的那天,我也听说了。我坚决不相信你会叛国,所以,追着我爹问是怎么回事。爹说要我先别管那事,然后,还跟我说了玉仙妹妹的事。”

“你同意了?”

“我当然不想。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她说,“我不想你在我们之间为难,不想我们也和爹娘那样。”她低下了头。

我把两个美女抱过来,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个。

“放手!”玉仙挣扎着说,“你看,成什么样子?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怕什么?”我说,“谁叫你是我老婆?”

“玲儿才是你老婆。”玉仙说。

她说得对,我只好呵呵一笑。

玉仙说:“玲儿姐,我们走,不想理他这个混蛋,没个正经的。”

两人果然走了。

“喂,喂,别走啊。”我在后面大喊,“你们夫君还没得到封赏呢!”

她们两转过身来。

“玲儿姐,你认识那个大喊大叫的混蛋吗?”玉仙问。

“不认识。”玲儿很配合。

“就是啊。都不认识,他有没有封赏,关我们什么事啊?”玉仙又转身,“我们走!”

“恩。”两人走了。

我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啊。

玲儿走了好几步,头也不回的大声说:“完事了,到我家来,爹和娘都在那里等着你!”

还是玲儿好。


“宣虎师左卫旅陈旅帅上殿。”宫门的卫士大声喊。

我赶忙整理好衣服,把兵器交给卫士,快步上殿。

王端坐在大殿正中央,下面是文武官员站列两旁。

我走上前去,跪下,三呼万岁。

“陈旅帅,平身。”王说。

我站起来。

“各位卿家,本次我国能大破秦军,解邛都之困,全靠陈旅帅献计献策,并亲赴秦军内诈降,以至我们能大胜秦军,伤蒙婺,杀敌五万,降敌三万。此实是不世之功。”滇王说,“根据各位卿家所议之结果,本王特封陈旅帅为威武将军,赐府邸一座,良田两百顷,仆役三十人,俸禄一千锡币,辅佐小卜上将军处理军机大事。”

我说:“王,请容微臣说一句。”

“将军,请讲。”

“此一战,能取全胜,全仗太尉大人和小卜上将军调配有方,各位大人协助,和全体将士奋勇杀敌。微臣不过是些许小力,王许以不世之功,实不敢当。”我谦辞道,“王所封赏的府邸,我接受。良田,请给予百姓耕种;仆役,只需三五人即可,俸禄可减半。”我说。

“这个,这个……”滇王是第一次碰到拒绝封赏的情况,有些不知如何处理。

“王,威武将军既有体恤百姓之心,实是难得,可准其建议。”钟太尉站出来说。

“那好。就依威武将军意见。”滇王说,“窦卿家,起草王诏,重赏各有功将士。”

“是。”御史大夫窦先章出列答道。

朝上还商议了,要在明日大宴旅帅级以上有功将士。


出了宫门,丞相鲍晋、御史大夫窦先章、小卜上将军、小卜将军、靳将军、邬郡尉等都过来恭喜我。

丞相鲍晋说:“威武将军,青年才俊,谋略非常,真是我滇国之大幸!”

我说:“丞相言重了。丞相才是我滇国之柱国栋梁。”

双方谦虚不已。

御史大夫窦先章说:“恭喜将军。将军目下住哪里?”

我说:“暂住金辅街。”

“如此,待府邸、仆役等,一旦安排妥当,我即派人去请将军。”窦御史说。

“有劳御史大人。”我赶紧道谢!

小卜将军、靳将军、邬郡尉依次过来恭喜。

小卜上将军过来说:“威武将军,用计如神,此次大胜,一如所料。将军如有其他谋略,请记得来找我。”

“那是当然。敢不尽心尽力。”我说。

然后,众人散去。


“走吧,将军。”钟将军笑笑说。

我和钟将军、岳父一起来到金辅街。

玲儿、玉仙、我爹、我娘、岳母等,听闻我一下子从旅帅加升为威武将军,辅助上将军处理军机大事,非常高兴。

岳父说:“这是滇国开国一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威武将军,辅助上将军处理军机大事,相当于一下子就是各个将军的头了,只比上将军小一级了,比我也只低两级而已。贤婿,这是连升5级啊,校尉,偏将,副将,将军,再到威武将军。”

“是啊。就连我这个叔叔,以后都得听他指挥了。”钟将军说。

全家人自是无比欢乐。

我问爹娘:“爹,娘,你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们就是昨天傍晚才到的。那时候,听太尉大人说,你们还在义宾城呢。”爹说。

“你爹啊,是为了给你们送兵器来的。”娘说。

“我那弩机做好没?”

“做了。昨天已经交给邬郡尉了。我还带了一些短矛,玲儿拖人跟我说,你觉得好用。我就又做了些。”爹说。

“恩。”我跟他们说,“知道吗?我还用短矛投中了蒙婺呢。估计他不死也得重伤。”

我又问:“我那六个受伤的兄弟呢?”

岳父说:“哦。他们都安排到统一的营地里去医治了。就在城南门口,七八千人集中治疗。”

“哦。”我恍然。

岳父说:“跟我们说说你在秦军里的情况吧。”

于是,我将到了秦军营地发生的事情,都简略的说了一下。

玲儿和玉仙听到我被秦军绑了,要推出去杀头的时候,都惊叫起来。

“没事。”我说,“我不好好站在这里嘛。”

说到滇军冲锋那里时,我问岳父:“岳父,那撤退命令,怎么来的那么晚?”

“哎,这都是我和小卜上将军的过失,我们在城墙上看着,怕秦军不追,一犹豫,就多牺牲了好多将士?”

“我在晚上有吹埙,没听到吗?”

“没听得很清楚。而且,吹的时间好象也很短。”钟将军说。

“恩。我本来想按照我们预定的计划吹两遍,但是,被王翦打乱了。”

“算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岳父说。

后来说到莫迟被王翦所杀、冯天向被秦军射死,大家都低下了头。

“这就是战争啊。”钟将军说。

“孩子,你可得多加小心啊。”娘说,“陈家就你根独苗苗啊。”

爹说:“对了,玉仙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人家姑娘好歹跟了你,你总得有个说法吧。”

我看看玲儿,看看玉仙。

玲儿说:“看我们做什么?你自己拿主意啊。”

我只好求助岳父和叔叔,这种事情,他们有经验。

岳父说:“这好办。等窦御史安排好了府邸,我们就把搬迁、玉仙姑娘的喜事一起办。”

爹娘也说好。

我对钟将军说:“叔叔,前卫旅和左卫旅旅帅一事,您看,如何安排?”

钟将军说:“现在,你可以拿主意啊。到时候,你报给上将军即可。如果是我,还不得要找你商量,要找你和上将军批准?”说完,大笑起来。

我说:“我这不是王的诏书,还没正式下来嘛。”

岳父说:“你先指定谁代理吧,明天也把他们带去赴宴。”

“哦。”太尉说了,我自然遵从。“那今晚上,我想请他们喝酒,行吗?”

“好吧。”岳父说,“有什么事,我给你顶着。”

于是,大家又都乐了一场。

饭后,我和玲儿、玉仙,三人又腻歪了一回,然后,我就跟大家说,要回军营去看看。

他们都放我走了。


由于,攻下了长宁和义宾,都要分军队去守。

所以,西门外和东门外的军营都撤掉了。南门外的营地,经过重新布置,成了伤兵营地。

我们虎师的营地,换到了东门里面。

我买了三坛酒,来到营地,找到了郭启、傅连他们。

我把我被加升为将军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且,指定傅连暂代前卫旅旅帅、郭启暂代左卫旅旅帅。当然,他们都明白,说是暂代,实际上就已经是了。因为前卫旅旅帅冯天向为国家捐躯,而我已经荣升,所以,这旅帅一职,肯定是需要有人做的。

邱亮、大山、凌霄、乐关、包荣、余子龙、祝开运等都向我、郭启、傅连祝贺。

我说:“各位兄弟,来,大家都来干一杯。”

说到兄弟,我就又想起冯天向和莫迟来。

只能一声叹息。

经过那么多次的锻炼,我也能喝一点酒了,当然,也就是一两杯的酒量而已。

至于他们,我让他们喝个痛快。

我们直喝到三坛酒喝光,凌霄、余子龙两人喝醉了,在那里大喊着莫迟和冯天向的名字。

我让他们扶着两人去睡,我也回了金辅街。

我来到玉仙的房里。

“你去玲儿姐那吧。”玉仙说。

“干嘛?不想我?”我诞着脸问。

“不是。”

“那是为什么?”

“太尉不是说了吗?”

“说什么了?”我喝了酒呢。

“哎呀,就是,就是过几天……”她没说下去了。

“我今天陪你,明天去陪她还不行吗?”

“她们都说,男女行礼前,最好不要见面。”

“哦。那好吧。”我指指外面,“我出去,我陪她去。”

“去啊。”

“可是,我心会痛的。”我故意装着很痛苦的样子说。

“那你就忍着痛。玲儿姐,也好多天没见你,她见了你,还不得有好多话说呢。”她说。

她把我推出门了。

我只能去玲儿那了。

和玲儿在一起,虽然也是蜜爱如疯,但总由于蛊毒在,不能全意放松.

但想着玲儿能够成全我和玉仙,也是满心感激。算了,心痛,就忍着吧。


第二天,滇王大宴群臣,我把郭启、傅连带了去。

又是一场热闹。

第三天,滇王的诏书下来,加封了原来的各个旅帅为校尉,又升了一些校尉为偏将,偏将的升为副将,副将的升为将军。其中,郭强直接升为偏将,邬郡尉升为副将军,钟将军也正式由副将升为将军。其他已经是将军的和朝中大臣等,俱有封赏。

有些旅队的旅帅,有了空缺,于是,上将军又发布命令,提升一些表现突出的卒长,做了旅帅,比如郭启和傅连。空缺了卒长的,自然是由旅帅来指定。

那些投降的秦军,有些有将官的,大部分依旧做将官,其实挂这个虚职而已;兵士按照滇国的编制,500人一旅,旅帅一级的,全部由滇国军人担任。我又推荐了邱亮、大山、凌霄、乐关、包荣、余子龙、祝开运等做了降兵的旅帅。

于是,大家见面,都改了称谓,又是一番贺喜。

而我编的《出征曲》,也由滇王颁布文告,变成滇国的军歌。

第四天,我的府邸分到了,坐落在金胜街上,5个仆役也到了。于是,又是搬迁,又是我和玉仙的婚礼,各个将官、大臣、营地里的兄弟们,又来热闹了一场。

滇王也到到场祝贺。

蝴蝶夫人以公主身份来祝贺,但只喝了一杯茶,说了句恭喜,就走了,看得出她脸上的落寞。

红烛下。

掀开了玉仙的盖头,喝了交杯酒,我抱着她,躺在床上。

怀中的姑娘别样娇媚。

“还是床上舒服啊。”我慨叹说。

“你想说什么?”她怕我提那天的事呢。

“我说,床就是比草地要舒服啊。”我偏提。

“你还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巴。”她真来撕。

我不让。

于是,两个人在床上翻滚。

那一夜,浓情欢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