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帮的龙头—山口组

duyahong1971 收藏 2 39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山口组是战后日本势力最大的黑社会组织,第一任首领是出生于兵库县谈路岛的渔民山口春吉。

山口春吉因在农村破产来神户谋生,一时找不到职业,就投奔到神户最大的赌徒集团大岛组门下。他以骁勇善赌得到大岛组首领大岛秀吉的悉心栽培,遂以大岛组赌徒为基础,纠集50名赌徒、浪人于1915年正式成立山口组。山口组的最高首领称为“组长”,在各地的头目以他们的姓氏为名组成次级组、会,其下又有更小的组、会,根据地位高低有不同的职位称呼。二号人物称“若头”,即帮头,下设“帮头助理”、“老弟头”、“老弟”等。各组第一任首领死后,若要保留组名,新头目则被称为第二代、第三代等。此后山口春吉又迅速吸收神户地区来自农村的大量的港口搬运工入伙,并施展手腕进入神户最大的欢乐衔新开地,把利润颇大的浪曲剧场的演出权搞到手。山口春吉经营山口组10年后,于1925年把首领的宝座让给了儿子山口登。


23岁的山口登上任后,立即显示出王者之气,他以巧妙手段独占了神户中央市场的搬运作业权和相扑、歌谣的演出权,并拥有春日井梅莺、广泽虎造等日本一流歌手,使山口组事业有了空前的发展。但山口登由于在多年的奋斗中树敌过多,1940年夏在与笼寅组争夺名演员广泽虎造的武斗中被刺,此后病情加重,于1942年死去。山口组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田冈一雄因为与山口登之女文子的恋爱关系而于1946年出任第三代首领。


田冈1913年出生,自幼家境贫寒,而且父母早亡,很小的时候田冈就被叔父领到神户扶养。高小毕业后,田冈一雄到川崎造船厂当了一名见习工,不久就参加了山口组。


田冈一雄自幼喜欢斗狠,骄横凶悍。到了山口组后,更是如鱼得水。有一次山口组在对外袭击战中,田冈一雄竟用手把对手一员勇夫的眼睛给挖了出来,由此田冈获得了“熊人”的称号,山口登对其特别照顾,总是把最重要的也是最能体现个人才能的工作交由田冈一雄去做,而田冈凭借其过人的天赋和胆略总是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1936年,一位远近闻名的赌徒酒后闻进兵库的一家山口组事务所(也是赌场)寻畔闹事。众位山口组的成员与之相博,都不能制服这个赌徒。田冈正好路经此地,见有人胆敢在他的地盘撒野,当即火冒三丈,挥起日本刀,一刀就把赌徒杀了。警察闻讯而来,田冈一雄并不逃避,在向山口登告别后昂首进了监狱,他被判了8年徒刑。


正当田冈在狱中度日如年时,山口登因病于1942年死去,山口组一时群龙无首,而此时日本由于战植焕??咏粽鞅??娇谧榈拇蠖嗍?稍倍加φ魅胛椋?娇谧榈幕疃?负醮τ谕V妥刺??


1943年,田冈一雄因遇大赦,提前出狱。田冈回到山口组后,立即召集昔日的部下成立了田冈组,并且在成立之初就干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第一件事是利用日本人对旅日华人、朝鲜人(即所谓的“第三国人”)的排斥心理,把在这些外国黑帮控制下的黑市摊位及部分地盘给抢了过来,所使用的手段就是恐吓、凶杀和炸弹。结果使田冈组的名声响彻神户一带。自然,地盘也随之扩大。


第二件事是广开财源,田冈认为,黑道组织如果经济上不能自立,无异于自杀。所以田冈出狱后即先后开办了神户、甲子园、明石赛车场,姬路和阪神赛马场,尼崎赛艇场,福原土耳其浴室,使一般平民的消费都能装入山口组的钱袋。


第三件事就是争夺山口组的首领宝座。山口登有一爱女山口文子,聪明精干,颇有稻赂,早就偷偷喜欢上了田冈一雄。自从山口登死后,山口组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而田冈的出狱又使山口组恢复了生机,文子有时也向田冈提些建议。久而久之,两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而田冈利用这条件,逐渐取得了在山口组中的支配地位。1946年,田冈一雄终于登上了山口组组长的宝座,当时,田冈只有33岁。


田冈上任伊始,就抓“组织的团结”,他认为“暴力团”要想生存,团结是第一要务。他知道自己刚上任,可能有些人不太服气,他就处处身先士卒,以笼络人心。有一次,兵库县警察掌握了山口组众头目在“田冈御殿”即山口组总部议事并私藏毒品的情报,突然包围了田冈家,进行搜查。在场的其他人都大惊失色,认为大势去了,而狡猾的田冈却无事一般,在榻榻米上闭目养神,听到警察来,还满脸谦恭地请警察“请用心慢慢搜查”。警察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走了。原来毒品已被田冈吩咐文子暗中提前转移了,连众头目都不知道。经过这一变故,众头目对田冈更服气。


田冈的“帮规”甚严,谁违反了处分起来是无情的,断指、处死、破门是常有的事。但田冈也颇有义气,如果他手下有人受难,田冈必全力相助,或派人或送款。如果手下的人受其他帮会的人欺辱,田冈一定去为之复仇,如有一次,田冈特别欣赏的一位歌手被另一黑社会团体“明友会”成员殴打,田冈知道后立即下令手下围歼“明友会”。当天就袭击了“明友会”总部,打死“明友会”人员一人,打伤二人。过了几天,“明友会”被迫向田冈赔礼道歉,这就是战后日本著名的“明友会事件”。


1950年,驻日盟军总部决定打击日本的黑势力,发布了以日本主要黑道组织为对象的“团体规制令”,命令山口组立即解散。田冈一雄见明里硬顶不过,就于当年的11月20日,在神户的凑川神社主持了山口组的解散仪式。


田冈一雄当然不会就此“金盆洗手”,他偷梁换住,带领手下的那帮暴徒干起了合法的“正当”行业——土木建筑、流浪演艺、港湾搬运,如田冈一雄设立的在神户的建筑公司,就颇具规模,而歌舞表演团曾在日本轰动一时。此外通过与当地有名的“赌徒”帮“本田会”的明争暗斗,田冈最终吞并了“本图会”,控制了当地的赌博业。他又开设了几十家妓院,财源滚滚而来。


田冈控制财路的方法是把手下的各个行业包给若头(中层干部)、舍弟(自己的结义弟兄)们负责,然后让他们每月按时交纳贡金,违反者给以严厉的处罚,由此保证了日常开支之需。


田冈控制山口组期间,手下有340多个组织,黑帮人员达l万余人。


田冈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有他“公关”工作杰出这一因素——他的背后还是因为有政客撑腰。当时的运输大臣河野一郎就一直是田冈的“铁杆”“后盾”。




60年代以来,日本发展最快的黑道组织是曾经由田冈一雄控制的山口组,直到今天,山口组仍然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成员的襟前饰物是菱角形金针,成员多身上刺青。在山口组全盛时期,其成员所到之处,汽车要让路,商品要折价或干脆不要钱,一般百姓谁也惹不起他们,就是一些很有地位的人物对他们也要礼让三分。山口组的威名可谓举世皆知。


但也就是在山口组最风光的时候,日本政府采取了坚决打击黑道组织的政策。从60年代后期开始,日本政府把危害极大.臭名昭著的山口组、住吉联合、稻川会三大黑社会犯罪集团列为优先打击的目标。由于山口组势力庞大,手段凶恶,不太好对付,日本政府于1966年专门成立了“官公厅消灭山口组对策联络协议会”,并出动大批精锐警察在一次大规模的扫黑行动中,突袭了山口组设在兵库县的本部,杀死、捕获了数百名山口组成员,可是田冈一雄并不是好欺负的,不久以柳川组为主力的山口组成员疯狂反扑,许多日本警察都被打死,最后警方居然抵挡不住被迫撤退。


初战失利,使日本警方大丢颜面。为挽回在公众心目中的“良好”形象,1967年,日本出动数干名警察,在广岛等地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仁义之战”。这次行动的目标是消灭山口组中最精锐的部队——柳川组。上次重创警方的正是这支“最强军团”,警方这次设下圈套,围点打援,先以小股精锐部队佯攻柳川组本部。柳川组当时在本部的人只有几十人,但多为骨干。面对警察部队,柳川组殊死抵抗,无奈寡不敌众,忙向田冈一雄求救,待田冈派来的地道中雄等四大金刚赶来时,却发现已陷入了警察的重重包围之中。四周都是机枪。在做了一番垂死挣扎后,这些亡命之徒死伤惨重,剩下的人感到大势已去,只好投降了。


“仁义之战”使山口组遭受了重大损失,警方很是得意。但很快田冈一雄招兵买马,不久就恢复了元气。到70年代初,田冈一雄仍然威风八面,一般小帮会都依附于他。田冈又在日本政府中活动,终于有人替他们讲情,结果警方也放松了对山口组的监控。本来山口组所在的大阪警察局正想成立“刑事部搜查四课”,专门对付山口组,以彻底铲除这颗令大阪警方头痛的毒瘤。此时也不得不“奉命”解散,这些反黑组的警察重回原来的暴力对策一课、二课,实际上停止了对山口组的镇压行动。


山口组借此良机,大肆扩充地盘,大有重振雄风的气势,可山口组万万没有想到,这次“扩军”却给他们的头目田冈一雄带来了血光之灾。


1975年7月,山口组与一群隶属于松田帮的大日本正义团的打手为争夺丰口市的“冲凉架步”这块黄金地盘而大打出手。“冲凉架步”原属一位大资本家所有,后来因其要去美国发展,这位大资本家有意出让这块地盘,山口组闻讯即联系,不料松田帮也看上了这块肥肉,并且提前与那位大资本家进行了洽谈,山口组居然没有成功。以前由于慑于山口组的“威名”和残忍,很少有人敢与他们作对,不料山口组这次竞被一个小小的松田帮所阻,自然是恼怒万分,正准备动武,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松田帮早有准备。结果山口组的三名成员被埋伏在旁边一家咖啡厅内的松田帮神枪手给打死了。另外的人知道情势不妙,落荒而走。


田冈一推闻报,大为震怒,他素以爱护手下的弟兄著称,马上下达了“屠杀令”。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200余名山口组成员在若头(第二号人物)山本健一的指挥下包围了松田帮总部,松田帮首领忙率众喽罗应战。这时山口组的金牌杀手本田突然用冲锋枪向松田帮头领吉田芳弘健扫射。吉田未及防备应声倒地而亡。头目一死,松田帮成员顿时乱作一团,这时山口组乘机向他们发动了总攻。顿时整个大版市都听到了激烈而密集的枪声。两帮暴徒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松田帮终因人数少而败下阵来,最后山口组把松田帮的残部给“收编了”,这就是日本黑社会组织的“第一次大阪战争”。


有点武士道精神的松田帮成员哪里愿意“认贼作父”,他们这次是在“不从即死”的高压下被迫忍辱加入山口组的,并不是真心归降。他们偷偷吞下了“父亲”吉田芳弘健的骨灰,发誓一定要替众位死难兄弟复仇。他们拟定了一个暗杀田冈一雄的计划,只等时机一到,就付诸行动


但田冈一雄的保卫工作做得很好,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但松田帮并不放弃,还是坚持等待。


漫长的三年过去了,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1978年7月12日晚上,田冈一雄与山口组的五六名高级助手,来到京都市东山区的一家豪华夜总会寻欢作乐。这是他们经常来的一个地方,这里不仅有温柔的日本妓女,还有性感的菲律宾小姐,甚至还有从美国“招聘”来的人高马大、丰满迷人的金发女郎(这是田冈一雄近期为迎合一些日本色鬼而准备的“杰作”),至于其他豪华设施就更不用说了。


田冈一雄进入这著名的“温柔乡”之后,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谁敢惹这位“魔王”呢?随即就去了一间雅致的小房间,立即有六七个穿着三点式,美艳绝伦的丰满女郎微笑着走了过来,声音娇滴而柔软,田冈不由全身都酥了,忙色迷迷地搂着其中一位亲个不停,另外几位也各就各位,肆意寻乐。


突然,有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的青年冲进房间,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白衣青年举起一把手枪,对着田冈扣动了扳机,田冈右后脑中了一枪。几位随从马上掏枪反击,不料那行动敏捷的刺客已逃走了。


田冈马上被随从用一辆美国防弹轿车送到关西医院抢救,也许是田冈命不该死,在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之后,居然脱离了危险,田冈一雄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出院了。


行刺田冈一雄的是松田帮大日本正义团的成员鸣海清,他逃回家后,竟没有人来接应他,鸣海清找了几处地方都不安全,这位胆大艺高的杀手居然无处藏身。此时的大日本正义团早己今非昔比,不但没有几个人,就是连基本的活动经费都少得可怜。本来象鸣海清刺杀田冈这样的事,一定应该有周密的善后安排,可是因为无钱无势,大日本正义团连送呜海清出外“避风”的资金都筹集不到。无奈,只好跟山口组的死对头忠诚会联系,希望对方能帮忙,让鸣海清藏在那里。忠诚会本来对田冈一雄的山口组恨之入骨,也早有谋杀田冈的打算(70年代以前,日本帮会有不成文的规矩,不得刺杀对手首领或高级干部,但后来就不那么“严格”了),现在有“壮士”呜海清替他们出这口鸟气,虽然未知田冈生死,也还是值得为之提供保护的,于是呜海清很快就在忠诚会潜伏起来。


日本大阪警方很快就知道了田冈一雄被刺的消息,马上通知属下兵库县警察局,要趁此良机,出动大批人马,彻底剿灭令他们头痛的山口组,还给他们出主意,最好以“逃税罪”的名目逮捕元凶田冈一雄。兵库县警察立即遵照上峰的命令开始行动。


但山口组方面那些谋士岂是吃干饭的,他们早就料到了警方的这一手,他们把枪支弹药都藏了起来,这样当兵库县的警察来搜查山口组的每个“堂口”时,总是一无所获抓不到任何把柄,自然也就无合法理由和借口对山口组的成员下手了。


至于田冈一雄本人,警方也是拿他没办法。在医院住院时,田冈就收买了所有医生,后来当警察要进田冈的病房讯问他时,这些医生就装出一付惊惧而紧张的样子,出面阻挡,并威胁说,田冈正处在危险期,如果警方非要进去“干扰”,一旦出现问题概由警方承担责任。警察哪里料到有这一手,顿时目瞪口呆,只得悻悻而去。田冈感到情形危急,事不宜迟,随即重金聘请了一位资深律师,全权代理有关事宜。这位律师果然厉害,引经据典,为田冈洗脱“罪名”,又联络多家新闻单位,向他们散发材料,弄得警方一筹莫展,从而使山口组安然度过了这一“非常时期”。


可是,田冈被人行刺一事却不能就此了结。经过周密调查.山口组查出行刺行动是松田帮人所为,但具体是何人却不知道。其实山口组也不需要知道得那么细,按规矩,只要找有关“组织”即可,鉴于山口组的威名和田冈的幸免于难,他们相信凶手迟早会由对方交出的,但需要施加巨大的压力。


于是,山口组开始袭击已脱离山口组的松田帮,在一连串的攻击中,松田帮有6名成员被打死,而松田帮又无还手之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松田帮通知忠诚会叫他们处死了呜海清,并把他的尸体扔在六甲山,然后通知警方说在六甲山发现一具死尸,请警察前来辨认处理,警方很快到达现场,几位法医从已腐烂的尸体背部发现了黑帮中人常有的“纹身”图案,再经过一番调查,确定死者正是鸣海清。


山口组也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田冈表示,既然对方替自己“血祭”了凶手,向山口组发出了和解的信号,山口组就不必再追究了。


过了两天,田冈委派若头山本健一和山本广在神户一家酒店召开了规模庞大的记者招待会,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出席招待会的记者要出示证件并接受山口组成员的安全检查,可能是为了防止松田帮的人混入再造事端。在招待会上山本公开对外界表示,山口组与松田帮的“斗争”已停止,以后不会再有流血事件,也不会再有影响社会安定和市民生活的事了。有记者间道:“呜海清及松田帮行刺田冈,应由警方处理,你们怎么可以私下解决呢?”山本健一面对200多名记者,微微一笑,说:“呜海清及松田帮已并入山口组,就是山口组的成员,他们不遵守帮规,胡作非为,我们怎能坐视不管呢?执行家法非常合乎情理,况且又有利于社会治安的维护,有何不妥当的呢?”


至于受命处死鸣海清的四名忠诚会会员,后来也在狠毒的山口组向警方提供线索后被捕,警方以谋杀罪判他们入狱。


事情处理得很利落,令人满意,可是“帮主”田冈一雄却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威风了。



日本是世界上惟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据刑事局的资料显示,目前在日本主要有3家黑道势力最引人注目,分别是山口组、住吉会和稻川会。其中又以山口组的势力最大,党徒最多,截至2005年末,其有成员2.17万人、准成员1.93万人,占日本暴力团体总人数的一半以上。


山口组成员都只有9个手指,因为据规定,每个山口组会员正式入会之前,都要切断自己一只手上的小拇指,送给大哥来表示自己的忠诚。


在日本人看来,日本是一个“民主”社会,公民有结社的自由,黑社会的存在理所当然。日本黑帮经历了二战和战后的经济发展,也致力于漂白组织,除了经营毒品、赌博和UU1001词语替换业,更多的是转做利润丰厚的房地产业,开始从事经济活动,对日本社会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最有名的例子是1995年的日本神户大地震。神户是山口组的故乡,在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反应迟缓冷淡,山口组反倒全力提供粮食及民生用品,还给予灾民最大的医疗救助。


除了日本本土外,山口组在海外均有活动,包括亚洲其他国家及美国等。


2004年,日本最高法院判决第5代山口组组长渡边芳则对手下行为负有“连带责任”。去年7月,第6代组长篠田建市继任后,发出“严禁火并”的命令,如下级组员犯事,连其上司也要受到严厉的内部处分、被开除甚至断绝关系。有些组员说:“现在已不能做坏事了。”


有人说,“日本全国黑道中两个人里就有1个是山口组的,但现在已经不是靠凶狠发迹的年代,现在会赚钱的才受重用。”山口组旗下的菱和集团(菱是山口组的标志)是房产销售业的上市公司,2005年3月的决算销售额为430亿日元。



新闻链接 山口组给台“立委”候选人带队


近几年,山口组开始渗入台湾政坛。2004年年底,台湾“立委”选举前夕,“立委”候选人曾蔡美佐,为了在18名候选人中成功争到一个席位,竟然去日本,找到山口组来帮忙助选。


山口组成员抵达台湾时,曾蔡美佐亲自去机场接机,随后和6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一同坐上了开往云林县北港镇朝天宫的车。


经过几个小时的秘密会谈,当天下午3点,曾蔡美佐在竞选总部成立大会。会上,在6000多名支持者的簇拥下,6名壮汉横站一排,跟在曾蔡美佐后面保护其安全。


这6个来自日本山口组的黑帮成员,参与了曾蔡美佐的所有助选活动。据了解,在这6人中,为造势队伍带队的,竟然是山口组最大的“堂口”———古川会会长滨中胜。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