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正解《我的兄弟叫顺溜》剧中最大的硬伤[长城军团]


与我的《集结号》正解一样,用了个正解开头,不外乎自我炒作拉大旗扯虎皮,其实本文是杂谈,观看电视随感而谈。

看到今晚的第11集,后面的没有看,皆源于电脑太慢无法网上观赏,只好看看简介了。然后心浮气躁囫囵吞枣的急于写观后杂谈,呵呵。

一、剧中最致命的硬伤

看了几个关于该剧的失误评说,什么用不锈钢锅等,本人认为剧中最大的漏洞在55师的对日作战部署上,与后来剧情的发展似乎对不上牙。陈大雷指出很多李欢的作战部署的漏洞,最后的作战部署改为予敌重创并相机占领淮阴,陈大雷的任务是阻击支援淮阴之敌并相机占领A城(这个地名忘了,着急写完出去有事没有再查资料,哪位劳驾给补上),任务要求阻敌3天即完成了任务。这有什么漏洞吗?让我们接着往下看,吴大疤拉告密使日军早作准备,日本人判断李欢一定会攻击A城,于是采取了事先伏击的策略,这里日本人的战略部署到底是建立在己方判断基础上的一种防范措施,还是进一步获得确凿情报而作的部署,影片好像没有交代清楚。感觉日本人只好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最大的漏洞在陈大雷被日军包围在厚冈,55师李欢只想到反包围歼灭日军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而忘了最初的战略部署——相机占领淮阴。影片里李欢嘲讽他的上级竟然连这点军事常识都不懂还要研究研究。我看我们应当嘲笑李欢此时为什么忘了当初与陈大雷制定的战略部署,这也是简单的常识,淮阴空虚,不正是进兵的大好时机吗?愚蠢的何苦要等到新四军大司令围魏救赵袭击淮阴来解救陈大雷之围?这里的情节安排是个明显的败笔,感觉国民党55师是一群笨蛋在带兵打仗。

二、艺术不在于形式

就艺术谈艺术,有人评论说《顺溜》剧以幽默喜剧开头,以悲剧结尾,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看晕了。感觉这样的论调有点郑人买履了,《顺溜》电视剧军事部署的安排有缺陷,然而艺术上的确把军事艺术活学活用了。孙子兵法说“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悲喜剧也一样,不过是个手法而已,如果拿现实生活来衡量,喜怒哀乐谁知道不能发生在同一天?所以我看没必要按照传统常规行事,只要符合剧情,符合生活的逻辑,就是一会悲剧、一会喜剧、一会闹酒、一会正剧、一会又喜剧,又有何妨?人的情绪不过悲喜,五味之变不可胜尝,悲喜之变也是不可胜尝的。

三、象征之手法

这个感觉可能有点文字狱的味道,完全是以己之心而度导演之意图,呵呵。国共合作,当年互不信任,这个大的历史背景是事实,如果蒋介石不搞皖南事变,何来被人不信任?以古喻今,今天之中国,欲强国壮大,采取蒋公的消灭对方的方式恐怕不合时宜,兴亡谁人定,胜败岂无凭?当年的蒋公逐步走向反动使自己具备了被击败的条件,而今天,不论大陆台湾,政治上都各有先进性,也各有不足需要改革发展的地方。任何一方被毁之的理由不足,必将造成人民的痛苦和动荡,稳定和平的统一局面必将打折扣。我想《顺溜》剧在呼唤中国人的诚信,拿出真心去关心对方,以心换心才是和平统一的基础。陈水扁败在哪里?借机挑起岛内两派矛盾,阻挠以心换心,推促隔阂矛盾不合人道,不合人心,不合潮流。焉有不败之理。

四、片尾的感觉

顺溜为报私仇而去,但镜头却怪异频出,不知当时顺溜是何想法,反而把私仇放在一边,首先打掉了所有船上的日本国旗,然后击碎坂田胸前的骨灰盒。顺溜为何没有选择一枪击毙坂田,然后在未被发现前迅速撤走?感觉这里好像也是个象征性的手法,导演是要表现某种思想或情节。我的理解可能是一家之言,至于导演的意图可能随大家领悟猜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