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解决领土争端要有两手准备

枭龙FC-1 收藏 1 203
导读: 中国是一个陆地和海洋大国,周边情况十分复杂。中国与邻国的陆地和海上领土争端,大多是历史遗留问题,有的已经解决,有的仍然悬而未决。从目前情势看,这些难题不仅短期内解决无望,而且趋于恶化和复杂化,这对中国继续贯彻稳定周边的方略,无疑将带来重大考验。 中国和印度、日本以及越南等国,因领土争端所造成的矛盾由来已久,中印、中越为此还刀兵相见,但领土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目前,上述国家都号准了中国的“脉搏”,即为了谋求和平发展和维护周边稳定,中国不会轻易使用军事手段解决领土争端。所以,他们有恃无恐,变本加




中国是一个陆地和海洋大国,周边情况十分复杂。中国与邻国的陆地和海上领土争端,大多是历史遗留问题,有的已经解决,有的仍然悬而未决。从目前情势看,这些难题不仅短期内解决无望,而且趋于恶化和复杂化,这对中国继续贯彻稳定周边的方略,无疑将带来重大考验。

中国和印度日本以及越南等国,因领土争端所造成的矛盾由来已久,中印、中越为此还刀兵相见,但领土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目前,上述国家都号准了中国的“脉搏”,即为了谋求和平发展和维护周边稳定,中国不会轻易使用军事手段解决领土争端。所以,他们有恃无恐,变本加厉的在争议地区改善态势,并加速进行资源掠夺。

当前,印度最为猖獗,不仅在争议地区建“邦”立府,高调宣示主权,而且增兵筑路,调整兵力部署,加快战场建设。印度的这些举动,当然不是要大举进攻中国,而是为了巩固既得利益,取得战略主动,保证谈有筹码,打有准备。越南等国则在加紧掠夺南海资源的同时,不断更新武器装备,大力提升海空军作战能力,并尽可能促使南海问题国际化,企图借助其他大国力量制衡中国。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也丝毫没有松动,出动军舰驱赶“保钓”船只,足以反映其态度之强硬。

这些问题的存在和发展,从中国自身原因看,有的是错过了解决时机,有的则是自己背了“包袱”。南海问题在越南统一之前本可解决,在西沙之战期间也有机会,但当时国际环境影响和对美斗争需要,以及中国海洋意识的淡薄,导致收复南沙失之交臂,从而造成现在的困难。中印边界问题,在1962年中国实施反击作战时,军事上取得的成果,原本提供了最有利的谈判条件,但因政治需要,中国从已经进抵的传统习惯线,退回到战前的双方实际控制线,夺回的领土得而复失,最终形成现在的局面。上述决策指导的失误,不可挽回的铸成大错,历史“旧帐”终归要今天的中国来“埋单”。

领土问题涉及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实际占有者决不会轻言退让,要么以谈判方式做出利益交换,要么在战场上一决高下,时间不会改变对这两种方式的取舍。近年来,中国通过谈判解决了中俄边界划界问题,使两国历史上的领土争端不复存在。这说明,谈判方式并非只是“务虚”,在双方都有诚意和条件成熟时,以“谈”定乾坤也是可以办到的,当然有争有让也在所难免。然而,中俄模式对于解决其它领土争端是否同样适用,现在很难做出定论,但完全复制几乎没有可能。

――中印边界争端,这是中国迄今唯一存在的陆地边界纷争。对此,中国仍主张谈判解决,但难度颇大,前景堪忧。主要原因在于,中印东段争议地区自然地理条件好,印度占地面积大,加之在实际控制区域已经建立行政管辖,既得利益很难拱手相让。中国在西段争议地区握有控制权,但这一地区多是不毛之地,自然环境恶劣,中国即便以此为交换,谈成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中印边界争端,总体上是印度得势得利,中国处于较被动地位,在此情况下,希望谈判解决争端,很可能成为中国的一厢情愿。

――中越海上领土争端,这个问题也很突出,越南是侵占我南沙岛礁最多的国家,况且争端并非局限双边,还涉及南海周边其他国家。尤其重要的是,南海争端不仅是主权问题,也牵涉经济利益问题,资源诱惑对有关各方谈判解决争端,将会造成巨大阻力。南沙群岛距离中国远,距离越南等国近,这对中国恢复和行使主权,带来天然的不利条件。越南等国在南海的开发,早已进入获利阶段,中国至今却没有一口油井,要想既得利益方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恐怕也是天方夜谭。所以,中国以谈判解决南海争端,同样处在被动地位,“共同开发”更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愿望。

――中日钓鱼岛争端,这是美国造成的历史麻烦,也是中日关系的难解之结。钓鱼岛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占领了该岛,不仅可以控制台湾北部重要港口和空中航道,而且雷达监视范围可达中国大陆沿岸的福州、温州和宁波等大片地区。钓鱼岛附近又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这对日本这样的资源贫乏国家,更是有着巨大的诱惑。在此情况下,中日要想通过谈判解决钓鱼岛争端,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中国与上述国家长期存在且难以解决的领土争端,不仅影响到相互关系的健康发展,也使稳定周边增加了诸多不确定因素。存在领土争端的国家,并非不能发展正常国家关系,甚至还可以成为相互合作的伙伴,但争端毕竟尚未消除,这种如芒在背,如骾在喉的感觉,始终是挥之不去的。如果双方都能以大局为重,“搁置争议”,维持现状,倒还有可能待以时日,通过谈判寻求彼此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倘若一方欲放,另一方却并不想放,甚或得寸进尺,寻衅惹事,两国关系势必会出问题,周边有事也断难避免。

多年来,中国一直奉行睦邻友好,与邻为善的政策,营造了相对稳定的周边环境。但要看到,取得这种稳定,也付出了很大代价,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以忍让态度换来的。中国历来主张以谈判方式解决争端,中国老一代领导人甚至提出,把这些问题留给后代去解决,足见中国的和平诚意。但在目前情况下,中国不能无视严酷的现实,也不应对谈判中的被动甚至“弱势”地位熟视无睹。谈判桌上当然是以实力为后盾,但如果对方看准你不会用实力做筹码,那么主动与被动,强势与弱势的地位,显然会对谈与不谈,谈出何种结果带来更大影响。

对于领土争端问题,有的可以通过谈判解决,有的则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这就需要有两手准备。就中国现时情况而言,稳定周边的大政方针当然不会改变,但对于日益凸现的领土争端问题,谈和打的考虑都不能偏废。对方存心要惹事,光靠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没有必要的军事准备,谈判没有底气,遇到突发事件也难以处理。现阶段,中国的“底线”应该放在维持现状,决不容许改变现状的基点上,同时必须做好应对突发事变的准备。长远目标则是要收复失地,无论是谈是打,都要确立这样的着眼点。能否有效应对领土争端这个最大考验,将决定中国能否营造长治久安的周边环境,也将影响到中国未来的长远发展。对此,在战略上需要深谋远虑,政治、经济和军事上也应做好必要准备。(田一枫)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