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朝核问题看待中国的国家存在(6)民族梦想篇

zhanmgfei000 收藏 9 1411
导读: 朝核问题是一个大国利益斗争的历史民族问题,它是东北亚以美国主要支持的美日韩军事同盟同以中俄缓冲范围为主要打击对抗的韩朝对峙的延续.当美国不断加强自身以及盟友军事存在之日,朝鲜面对的是军事国家实力远落后于美立坚民族的中国和曾经强大现在沦为资源输出国的俄罗斯的无力支持.这就决定了朝鲜必须也只有加强自身的军事存在来平衡日益倾向半岛南部的军事天平,苏联的解体和长期封锁已经让朝鲜在质量上远落后于美日韩军事盟,当数量上的先军政治已经无法支撑自身国家存在之日,无奈的朝鲜只有而且必须追逐热核武器.而昨日的朝鲜十万人大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核问题是一个大国利益斗争的历史民族问题,它是东北亚以美国主要支持的美日韩军事同盟同以中俄缓冲范围为主要打击对抗的韩朝对峙的延续.当美国不断加强自身以及盟友军事存在之日,朝鲜面对的是军事国家实力远落后于美立坚民族的中国和曾经强大现在沦为资源输出国的俄罗斯的无力支持.这就决定了朝鲜必须也只有加强自身的军事存在来平衡日益倾向半岛南部的军事天平,苏联的解体和长期封锁已经让朝鲜在质量上远落后于美日韩军事盟,当数量上的先军政治已经无法支撑自身国家存在之日,无奈的朝鲜只有而且必须追逐热核武器.而昨日的朝鲜十万人大会在平壤招开,当我们把朝鲜的宣传口号把美国从地球上划去当做夜郎自大的国际笑话之日,当朝鲜威胁用核流星雨袭击三八线自己的手足韩国之日,我们看到的是朝鲜无奈的拼命追求生存的背影,也看到一个曾经伟大的朝鲜民族在大国利益下被分割对抗的现实.对一个民族来说,国家的存在是民族存在的外在形式,是一个民族利益维护的存在实体.而任何一个民族都有而都可以追求自我价值的权利,但是这些权利在以美国为主导的资本主义扩张阶层在一些大国沙文主义者的眼里,成了利用 操作的工具.在民主 自由 人权的合法外衣下,是直接的 赤裸裸的的殖民入侵和无耻强权压迫.当美国人在独立宣言上发出解放北美的呼声之日,当美国人宣称任何民族都可以通过投票 全民公决来进行国家独立来干涉中国西藏 新疆问题之日,美国人为什么不在自己历史上容忍南方国家政权的独立.南北战争爆发的根源是以北方为主导的自由经济资本对南方保守的奴隶农业制度的对立,美国人宣称对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有独立的权利,那么为什么以林肯为首的北方集团一定要统一南方,而不能容忍南方独立的现实,那么为什么克林顿会对美国民族分裂主义者要无限期推迟特赦.为什么美立坚民族不能容忍分裂,而他却认为俄罗斯民族可以一分为散,而他认为中国民族可以分割独立,当他打着民族自由大旗运用军事 政治 外交 实力处处干涉威慑世界弱小民族的时候,他有没有想过他一定会遭受到世界人民 被压迫民族的无情惩罚.以本拉登为首的民族主义者运用人肉炸弹报复美国之日,美国人悲伤痛苦之时,他有没有想到被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方式压迫 屠杀的阿拉伯民族,.当布什指责本拉登的运用不合理的手段进行民族战争,当美国人指责中国不开放自己的稀土资源之时,他有没有想到过在以色列的铁蹄下,中东的巴勒斯坦的人民在流着血泪,他有没有想到过三八线的两侧是血浓于水的朝鲜民族,他有没有想到过在他到处输出革命 军事威慑的中东人们的心中古兰经的梦想支撑着他们的反抗斗争.于是我们看到在阿富汗,在伊拉克,在伊朗,在南美,在非洲,甚至在欧洲内部,都是对美国的愤怒和不齿.英国社评专家西蒙在把911评价为,美国双重标准的惩罚,无耻谎言家的报应.

当然朝鲜民族的分裂不能全怪美国,二战后的苏联依然有份甚至包括我们,双方以协商方式在远东划定势力范围分割主宰世界,而冷战则是表现为以两个超级大国为幕后主导的地区局势紧张和部分热战格局,从朝鲜战争,到越南战争,再到苏联阿富汗斗争,甚至到两伊战争,我们看到的画面是为主要的陆 海空 三军协同作战理念下的美式装备和大兵团 机械化的苏式装备的对抗,而对抗中牺牲的付出的却不止是两个超级大国的人民.朝鲜从一次次的南北对抗中,在一次次的民族痛苦中,失落着,挣扎着,前行着.当南北和解,平壤金大中和金正日进行的对话谈判之日,我们在三八线上看到是哭泣的抱成一团的耋髦老人,我们看到的是在边境线上双手紧握和平祈祷的朝鲜民族,我们看到的是在世界奥运会入场仪式上,一起出现的民族团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力 以及这个民族背后人民的梦想.在昨天的韩国KBS新闻调查中,有一个女孩的留言让无数大韩民族的人失落怅然.那个女孩说,她不相信北面的朝鲜人屠杀南面的韩国,她相信她们身上血肉相连,她认为韩国应该扔掉所有军事防御,这样北方的朝鲜就不会干扰他们平静的生活.我们可以嘲笑,也可以指责这位朝鲜民族的女性的无知,但是在韩国大多民众的眼中,那个叫善良.请你明白,韩国人的痛依然在我们身上,抛弃所谓的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我们难道对海峡那边的中华民族的台湾儿女没有任何的痛和思念吗>当高金素梅在日本的靖国神社前愤怒的率领高山族民众抗议之时,我们的网络黑客为什么会对靖国神社群起而攻之,我们的日本华人为什么走上街头一起防反抗?同样是这位可爱的女性,当她带着山地原住民在奥运会开幕式的前场唱起我们是一家人的时候,为什么在场的很多人都激动落泪/我们是一家人,你来自大陆,我来自台湾,你们爱长城,我爱阿里山.我们是一家人,血浓于水的一家人........当奥运会会跆拳道的赛场上,苏丽文冒着残疾的后果一次次的为奥运梦想起立的的时候,喝彩和哭泣的全是中国人,无论你来自哪里,苏丽文都是坚强的中华儿女,当马英九上台之时,说出中华民族再也不能骨肉相残的时刻,我们的朋友们为什么一无反顾的支持,请不要把眼睛老放到深绿的那一小撮,台湾人有眷村,台湾人有思念故土的灵魂,台湾的蒋介石为了回望故乡,把自己的棺裹放在和自己奉化的家乡一样的慈湖,死也要安葬归国.朋友们,请大家记住.无论政治怎样,无论国家怎样,我们和海的那边永远是一个民族,永远是一家人.于是当地震之日,可爱的台湾人民做晚会,做公益,把爱传出去,延续对大陆的血肉之情,而在TVBS 中天电视台主办晚会的台子上,我们也看到了马英九和他的妻子周美卿..................

一个民族的梦想是什么?,抛弃政治人物的名利观念,抛弃国家机器和意识形态,一个民族的梦想很简单,就是幸福生存和民族昌盛.所以当二战之后,巴基斯坦的民众准备在自己的土地上开创幸福之日,美国人为了把利益的触角放在中东,强迫安置以色列,而苏联由于和美国已经做好利益交换,对此也为支持.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牺牲巴基斯坦的民族利益为前提的造成以色列和巴基斯坦双重民族悲剧的中东历史.二战中的犹太人值得同情,当一个民族把日耳曼种族主义放置于世界民族之上,为了追求所谓的纯种来作为宣传理念对他国完成血腥战争和殖民掠夺的法西斯政权对其他民族进行集中营式种族屠杀之日,其必然遭到惩罚,二战后的德国分裂如果从柏林危机算起,到柏林墙倒塌之日,两德统一之时算起,整整痛苦了45年.而犹太民族整整在世界漂泊了几千年,而他们的民族国家梦想总是在一次次的利益争夺中被牺牲,而当犹太民族作为美国精英阶层的存在和美国的资本扩张输入中东达到控制石油资源的需求相合之时.一个以色列起来了,阿拉伯世界群起而攻之.流尽血泪的巴基斯坦和以色列民族,当阿拉伯世界群起而支持巴基斯坦人民而想抹去以色列之日,我们看到的是整个世界的犹太民族团结一心,对以色列拼命捍卫,维护着他们经历千年才能有的独立权利.于是有了美以特殊利益和五次中东战争,当以色列终于明白不能光为了战争而战争之日,他们付出的是拉宾总理的去世和巴基斯坦激进组织的 报复.我一直在思考,美国你不是维护犹太民族的利益么,既然是同情犹太民族,你为什么不从自己的国土中稍微划出一块地来,给以色列,既能实现犹太民族的梦.又能带给世界和平?答案是不可能,原因很简单,中东是石油产地,通过支持以色列,分化阿拉伯民族来达到控制石油战略资源的以达到资本扩张所需要的廉价资源目的,怕是美国所想,事实上,如果从今天的中东局势看去,罗斯福的蓝图是多么具有智慧和前瞻性,而被世界人民所骂的布什,或许也会成为下一个美国的国父.

资本主义殖民者在民族问题上从来都是双重标准,当问题产生在自己身上,便失落怅然,希望获得别人的同情和支持,努力实现国家和民族统一.从美国的独立战争到英国的北爱尔兰和平危机,再到80年代英阿马道之争,从法国的南部分裂到西班牙的埃塔,从德国的民族统一到日本的北方四岛,没有一个问题不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面对着或者曾经面对着的,当分裂的痛苦落到自己身上,他们的决策阶层从来在统一的问题上不做丝毫妥协.而当面对他们既得的资本扩张利益与弱小民族利益产生矛盾冲突时刻,他们都是从自我利益出发,毫不也不会同情也不会在乎任何弱小民族的感受.从1919的巴黎和约,将战胜国中国的山东送给日本,我们的民众群起反抗,54运动点燃了近代中华民族不屈的斗争历史,而那个时候的美国是投了赞成票(那些认为美国把庚子赔款还给中国就帮助中国的人要醒醒了),从朝鲜的民族分裂,捷克的民族分裂到中国的台湾问题,从印巴分治到我们的澳门香港,从印尼的东帝汶到波黑族群冲突危机,从科索沃战争车臣问题,再到最近的格鲁吉亚问题,还有我们的西藏 新疆 ,甚至包括南美的.世界上有资本扩张利益的地方,就会有对抗.如果没有对抗,资本主义者就制造对抗,而对抗往往表现为政治冲突和民族对立,资本主义者往往找寻代理,扶持阶层,一次次的对不服从其全球扩张战略进行所谓资本主义民权改造,而为了缓和对内矛盾,资本主义者往往对内采取高福利,高工资,高待遇,让全民享受资本扩张实惠,通过全民战争来保证延续其既得利益.于是,资本主义世界上演着一幕幕的民族战争掠夺历史.欧洲人先是自我民族屠杀进行热战,从古罗马的扩张再到一战二战,从对印地安民族的屠杀再到对非洲的血腥掠夺,从八国联军进北京再到中日战争,当资本主义者内部出现矛盾危机时,强大的资本主义者往往是为了分割出卖弱小民族的利益达到相互妥协;二战的开始不是张伯伦为首的英国和达拉第为首的法国把波兰和苏台地区划给德国的交换么,而德国日本国内不是信心满满民族主义者想通过民族战争的形式扩张大和和日耳曼民族么?可是德国日本的资本扩张阶层胃口太大,最后终于把自己撑死

落后必然挨打,落后民族一定没有民族话语权.因为现在的世界不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而是弱肉强食的丛林地带.只有自我强大,才不会亡国灭种,反观中国,我们曾经被资本主义者运用民族主义分裂,现在依然承受着历史和现实阵痛.北方的蒙古的产生是北方的俄罗斯希望对中找寻战略缓冲,而蒙古的独立现在已经成为现实,一个人口不足中国县级市的国家联俄联美,妄图实现成吉思汗的梦想,并吞内蒙.东部的日本,南方的南亚小国在美国的利益支撑之下,蚕食我海上和南沙诸岛,陆地上的西藏则承受着达赖喇嘛在舆论的指责和印度藏南的军事存在的双重压力,而据说在越南的网络上,部分伟大的越南理论先驱者希望除去南海的既得利益之外,他们能和平演变广西,北部湾归他们.我们唱着东方红,中华民族站起来,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邓主席死之前没有看到香港回归是他永远的伤,当东方之珠唱起,可是谁又能想到80年代和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谈判的艰辛.那是一个在马道战争中不曾妥协的女人,为了服从美国的中美合作对抗苏联的战略利益不得不.不甘心的交出香港,从治权到主权到自由港的一次次挑衅,我们的领导阶层坚强的顶了过来,于是有了香港澳门的回归,于是有了让人动容的七子之歌.我们的民族还不强大, 经济的世界第三又能如何,我们甚至还不如岛国日本,我们的军事除去量上的优势还有什么,不要给我讲述红色警戒里的共和国之辉,那只是我们的梦想,中国没有航母,中国也没有天基武器,中国的飞机还是三代还没有象样的发动机,中国的软件是UNIX红旗.我们需要强大,南海的占领风云还不是因为没有军事存在,而美国居然在我们的潜艇基地放上声纳船.我们现在依然是一个经济技术上不先进,军事落后从而导致外交失败的的发展中国家.匹夫之愤是不能解决国家问题的,我也想拿着菜刀去南海冲杀,但是对不起,你还没到,一个导弹,全体玩完..........................(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不窝囊,不被打,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朝鲜民族伊朗民族 的事情摆在那?谁敢保证我们不会成为明天的朝鲜,伊朗?

结尾来自方志敏,那个被敌人搜遍身体没有一毛钱的共产主义战士,他的遗著:(可爱的中国)

朋友,这是我永不能忘记的一幕悲剧!那肥人指挥着的鞭打,不仅是鞭打那三个同胞,而是鞭打我中国民族,痛在他们身上,耻在我们脸上!啊!啊!朋友,中国人难道真比一个畜生都不如了吗?你们听到这个故事,不也很难过吗?

朋友,以后我还遇着不少的象这一类或者比这一类更难堪的事情,要说,几天也说不完,我也不忍多说了。总之,半殖民地的中国,处处都是吃亏受苦,有口无处诉。但是,朋友,我却因每一次受到的刺激,就更加坚定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决心。我是常常这样想着,假使能使中国民族得到解放,那我又何惜于我这一条蚁命!

朋友!中国是生育我们的母亲。你们觉得这位母亲可爱吗?我想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见解,都觉得这位母亲是蛮可爱蛮可爱的。以言气候,中国处于温带,不十分热,也不十分冷,好像我们母亲的体温,不高不低,最适宜于孩儿们的偎依。以言国土,中国土地广大,纵横万数千里,好像我们的母亲是一个身体魁大、胸宽背阔的妇人,不象日本姑娘那样苗条瘦小。中国许多有名的崇山大岭,长江巨河,以及大小湖泊,岂不象征着我们母亲丰满坚实的肥肤上之健美的肉纹和肉窝?中国土地的生产力是无限的;地底蕴藏着未开发的宝藏也是无限的;废置而未曾利用起来的天然力,更是无限的,这又岂不象征着我们的母亲,保有着无穷的乳汁,无穷的力量,以养育她四万万的孩儿?我想世界上再没有比她养得更多的孩子的母亲吧。至于说到中国天然风景的美丽,我可以说,不但是雄巍的峨嵋,妩媚的西湖,幽雅的雁荡,与夫“秀丽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可以傲睨一世,令人称羡;其实中国是无地不美,到处皆景,自城市以至乡村,一山一水,一丘一壑,只要稍加修饰和培植,都可以成流连难舍的胜景;这好像我们的母亲,她是一个天姿玉质的美人,她的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有令人爱慕之美。中国海岸线之长而且弯曲,照现代艺术家说来,这象征我们母亲富有曲线美吧。咳!母亲!美丽的母亲,可爱的母亲,只因你受着人家的压榨和剥削,弄成贫穷已极;不但不能买一件新的好看的衣服,把你自己装饰起来;甚至不能买块香皂将你全身洗擦洗擦,以致现出怪难看的一种憔悴褴褛和污秽不洁的形容来!啊!我们的母亲太可怜了,一个天生的丽人,现在却变成叫化的婆子!站在欧洲、美洲各位华贵的太太面前,固然是深愧不如,就是站在那日本小姑娘面前,也自惭形秽得很呢!

听着!朋友!母亲躲到一边去哭泣了,哭得伤心得很呀!她似乎在骂着:“难道我四万万七千万的孩子,都是白生了吗?难道他们真象着了魔的狮子,一天到晚的睡着不醒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伟大的团结力量,去与残害母亲、剥削母亲的敌人斗争吗?难道他们不想将母亲从敌人手里救出来,把母亲也装饰起来,成为世界上一个最出色、最美丽、最令人尊敬的母亲吗?”朋友,听到没有母亲哀痛的哭吗?是的,是的,母亲骂得对,十分对!我们不能怪母亲好哭,只怪得我们之中出了败类,自己压制自己,眼睁睁的望着我们这位挺慈祥美丽的母亲,受着许多无谓的屈辱,和残暴的蹂躏!这真是我们做孩子们的不是了,简直连一位母亲都爱护不住了!

朋友,看呀!看呀!那名叫“帝国主义”的恶魔的面貌是多么难看呀!在中国许多神怪小说上,也寻不出一个妖精鬼怪的面貌,会有这些恶魔那样的狞恶可怕!满脸满身都是毛,好像他们并不是人,而是人类中会吃人的猩猩!他们的血口,张开起来,好似无底的深洞,几千几万几千万的人类,都会被它吞下去!他们的牙齿,尤其是那伸出口外的獠牙,十分锐利,发出可怕的白光!他们的手,不,不是手呀,而是僵硬硬的铁爪!那么难看的恶魔,那么狰狞可怕的恶魔!一、二、三、四、五,朋友,五个可怕的恶魔,正在包围着我们的母亲呀!朋友,看呀,看到了没有?呸!那些恶魔将母亲搂住呢!用他们的血口,去亲她的嘴,她的脸,用他们的铁爪,去抓破她的乳头,她的可爱的肥肤!呀,看呀!那个戴着粉白的假面具的恶魔,在做什么?他弯身伏在母亲的胸前,用一支锐利的金管子,刺进,呀!刺进母亲的心口,他的血口,套到这金管子上,拼命的吸母亲的血液!母亲多么痛呵,痛得嘴唇都成白色了。噫,其他的恶魔也照样做吗?看!他们都拿出各种金的、铁的或橡皮的管子,套住在母亲身上被他们铁爪抓破流血的地方,都拼命吸起血液来了!母亲,你有多少血液,不要一下子就被他们吸干了吗?

嗄!那矮矮的恶魔,拿出一把屠刀来了!做什么?呸!恶魔!你敢割我们母亲的肉?你想杀死她?咳哟!不好了!一刀!拍的一刀!好大胆的恶魔,居然向我们母亲的左肩上砍下去!母亲的左壁,连着耳朵到颈,直到胸膛,都被砍下来了!砍下了身体的那么一大块——五分之一的那么一大块!母亲的血在涌流出来,她不能哭出声来,她的嘴唇只是在那里一张一张的动,她的眼泪和血在竞着涌流!朋友们!兄弟们!救救母亲呀!母亲快要死去了!

啊!那矮的恶魔怎么那样凶恶,竟将母亲那么一大块身体,就一口生吞下去,还在那里眈耽地望着,象一只饿虎向着驯羊一样的望着!恶魔!你还想砍,还想割,还想把我们的母亲整个吞下去?!兄弟们,无论如何不能与它干休!它砍下而且生吞下去母亲的那么一大块身体!母亲现在还象一个人吗,缺了五分之一的身体?美丽的母亲,变成一个血迹模糊肢体残缺的人了。兄弟们,无论如何,不能与它干休,大家冲上去,捉住那只恶魔,用铁拳痛痛的捶它,捶得它张开口来,吐出那块被生吞下去的母亲身体,才算,决不能让它在恶魔的肚子里消化了去,成了它的滋养料!我们一定要回来一个完整的母亲,绝对不能让她的肢体残缺呀!

呸!那是什么人?他们也是中国人,也是母亲的孩子?那么为什么去帮助恶魔来杀害自己的母亲呢?你们看!他们在恶魔持刀向母亲身上砍的时候,很快的就把砍下来的那块身体,双手捧到恶魔血口中去!他们用手拍拍恶魔的喉咙,使它快吞下去;现在又用手去摸摸恶魔的肚皮,增进它的胃之消化力,好让快点消化下去。他们都是所谓高贵的华人,怎样会那么恭顺的秉承恶魔的意旨行事?委曲求欢,丑态百出!可耻,可耻!傀儡,卖国贼!狗彘不食的东西!狗彘不食的东西!你们帮助恶魔来杀害自己的母亲,来杀害自己的兄弟,到底会得到什么好处?!我想你们这些无耻的人们呵!你们当傀儡、当汉奸、当走狗的代价,至多只能伏在恶魔的肛门边或小便上,去吸取它把母亲的肉,母亲的血消化完了排泄出来的一点粪渣和尿滴!那是多么可鄙弃的人生呵!

朋友,看!其余的恶魔,也都拔出刀来,馋涎欲滴地望着母亲的身体,难道也象矮的恶魔一样来分割母亲吗?啊!,不得了,他们如果都来操刀而割,母亲还能活命吗?她还不会立即死去吗?那时,我们不要变成了无母亲的孩子吗?咳!亡了母亲的孩子,不是到处更受人欺负和侮辱吗?朋友们,兄弟们,赶快起来,救救母亲呀!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死亡的呵!

朋友,你们以为我在说梦呓吗?不是的,不是的,我在呼喊着大家去救母亲呵!再迟些时,她就要死去了。

朋友,从崩溃毁灭中,救出中国来,从帝国主义恶魔生吞活剥下,救出我们垂死的母亲来,这是刻不容缓的了。但是,到底怎样去救呢?是不是由我们同胞中,选出几个最会做文章的人,写上一篇十分娓娓动听的文告或书信,去劝告那些恶魔停止侵略呢?还是挑选几个最会演说、最长于外交辞令的人,去向他们游说,说动他们的良心,自动的放下屠刀不再宰割中国呢?抑或挑选一些顶善哭泣的人,组成哭泣团,到他们面前去,长跪不起,哭个七日七夜,哭动他们的慈心,从中国撒手回去呢?再或者……我想不讲了,这些都不会丝毫有效的。哀求帝国主义不侵略和灭亡中国,那岂不等于哀求老虎不吃肉?那是再可笑也没有了。我想,欲求中国民族的独立解放,决不是哀告、跪求哭泣所能济事,而是唤起全国民众起来斗争,都手执武器,去与帝国主义进行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将他们打出中国去,这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也是我们救母亲的唯一方法.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15:15:43 被小编M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