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二十八章 林下美人(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王府井儿南口北京饭店豪华套房里,坐着一个郁闷的中年人,正是怡和洋行从上海来北平公干的三人之中,硕果仅存的周先生。


周先生最近很有些烦躁,先是乘坐的飞机在青岛海滩被击落,死了一个同伴,一件重要的货物被日本人抢走。然后带头儿的徐买办害怕责罚,丢下自己连夜卷款逃走了。


好不容易到了北平,却交不出军方要的货物,险些让美忪将军的副官给枪毙了,只好原价退款,外带一笔高昂罚金,才算把这桩麻烦了结。为了这事儿,没少让洋人上司训斥。


事情虽然有点不顺,日子还得照老样子过,说不定因祸得福呢……最少徐买办的位置跑不了吧,周先生抽着雪茄暗自思想。这时候,侍者来报,有位“老天利”的熊掌柜求见。


一见面,没说两句话,气的周先生差点儿背过气去。原来“老天利”昨夜被盗,怡和洋行定做的两只景泰蓝“穿花玉壶春瓶”被飞贼顺手牵羊偷走一只。熊掌柜前来赔罪,看看能不能宽限两天。


周先生大发雷霆,坚决不允,最后收受了贿赂,才松口宽限十天。熊掌柜千恩万谢,打保票说要抽调所有大工匠一定在十天之内做出一只一模一样的瓶子来,绝对耽误不了周先生的行期。


这天正是礼拜六,十月的最后一天,天气已经转寒,路上行人匆匆,萧瑟秋风卷起落叶,黄包车都备了薄毡子供客人搭住双腿。好在刚到北平时候,我从袁记车行订做了一架骡车,此时已然送来。聂掌柜套了牲口,我和唐棣儿共乘了车子去赴北总布胡同儿的约会。


……该不该在北平也买一辆轿车代步呢?这里不比上海,有轿车的人家都是达官巨贾、学界名流,轿车数量止及上海十之二三,会不会太招摇了?……如果能把国内的倭寇穿越者都消灭,那就不用太小心翼翼了吧。倭寇穿越者人数虽多,但神州只是全球一隅,比起美国、日本、欧洲、苏联、东南亚,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斗争中所起的作用实在有限。


也许穿越者的战略重点不在中国?何况时间过去已经不短,倭寇穿越者的身份应该都已定型了。这就好比是造血干细胞,可以千变万化,能发育成任何机体,但一旦定型,也就失去了变化的能力。我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活捉一个倭寇穿越者,拨开笼罩未来的重重迷雾。


崇文门内北总布胡同儿3号居住着一位貌美如花,绝顶聪明,又有古道热肠的小姐,乃是林宗孟的女公子,梁任公的长媳,名字叫做林徽因。


魔门月宗的一代俊彦徐志摩(自己取字“志摩”,看来是有心光大我摩尼教的)称林小姐为“中国的曼殊斐儿”。


民国十三年,印度诗哲太戈尔来华访问。其时,太戈尔已垂垂老矣,在日坛草坪,林徽因搀了这个衰翁上台演讲,徐志摩担任翻译。林小姐人比花娇,与诗翁挟臂而行,加上郊荒岛瘦的徐志摩,犹如一幅松竹梅的岁寒三友图,一时倾倒多少豪杰。


过了些日子,北平学界为太戈尔做寿,林徽因、徐志摩等人又在协和小礼堂演出太戈尔的诗剧《齐德拉》。林徽因扮演齐德拉公主,徐志摩扮演爱神玛达那。演出前,林徽因穿了一身儿古装,恋望象征着上升、新生、幸福、吉祥的“新月”,表明乃是新月社组织的这场演出活动。


那时,沈岳焕刚刚在文坛展露头角,经常给徐志摩主编的《晨报副刊》写点儿东西,有幸得了一张入场券,看着魔门月宗分崩离析,一伙子人搞出个什么“新月派”,满嘴的洋文在台上又唱又跳,不知心中是何等的滋味。


林小姐不但有曼殊斐儿的才情,还有曼殊斐儿的病情,和这位著名的英国美女作家一样,都得了一种美丽的病,每每娇咳啼血,惹人怜爱。


其实不过是肺病而已,放到今天当然不算什么,但在当时简直就是一种绝症。


据说可怜的曼殊斐儿一战以后得了肺病,医生的结论是只有两、三个月好活。她与自己心爱的人儿麦雷相处的日子已屈指可数,多见一次夕照,多经一度朝露,她优昙似的余荣,便也消灭了如许的活力。


这颇象茶花女一边儿吐血一边儿纵酒恣欢时的名句:“You know I have no long to live,therefore I will live fast!——你知道我是活不久长的,所以我存心活他一个痛快!”我真不知道多情的麦雷,对着这艳丽无双的夕阳,渐渐消翳,心里“爱莫能助”的悲感,浓烈到何等地步!


相比之下,林小姐就幸运的多,身边不但有自己深深挚爱的丈夫,还有一位不离不弃的密友,就是咱魔门日宗,当年火烧建福宫,克毙“苍山鬼母”无牙娭毑的金岳霖。金岳霖“逐林而居”,眼下居住在林小姐家的后院儿,与前院儿的围墙上开有一扇小门儿,常来常往十分方便,沈岳焕来北平也是借住在老金的院子里。


林小姐深喑养生之道,春天的时候在香山慈幼院附近找了间房子养病,与熊希龄的双清别墅毗邻而居,最近才搬回北总布胡同儿的家里长住。


这美人儿和黄侃之一样,都喜欢“述而不著”,所以她许多的艺术成就,不载于文字,而是散播在那个让无数文人墨客心怀向往的“太太的客厅”里。


每到星期六,一批学界文坛的名流常聚集在北总布胡同儿3号,一杯清茶,些许点心,谈文学,说艺术,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林徽因是客厅里的“女主角”,而“男配角”都是顶尖高手,常来的有政治学家张奚若、经济学家陈岱孙、逻辑学家金岳霖、物理学家周培源、社会学家陶孟和,还有名满天下的胡适之、沈岳焕、叶公超、朱光潜。


林小姐家充满阳光的客厅里除了这些尊贵的客人,还有几个正读大学的夫家的侄女儿,喜欢把她们的同学们带到这个充满生机的家里来。不过这些人都不是我此行的目标,我热切想要结交的是考古学家李济之,眼下正领导着中央研究院的殷墟发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