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10)


出了门,俩人撒了脚丫子地跑。一口气跑到街头的拐弯处,低着头,把舌头伸出老长,跟两只大尾巴狗似的,大口大口地哈气,笑得象两个得了手的小偷。


良久,板凳边喘气,边说:“今天真他妈险,差点就给五马分了尸!这姑奶奶还真肯下得去手!”


王小帅从荷包里掏出两颗烟,递了一颗给板凳,自己点上,边吸,边喘气,边说:“这是你丫的从哪儿倒腾回来的一活宝?娘哦!敢情一中国话都说不利索!”


“还不是上次我们去的那家婚姻介绍所给介绍的,我俩还处了几天,以前还真没发觉这娘们手黑,就是觉得说话跟她特费劲!但想想咱们是一无产阶级,不能挑人家不是,所以我一直没说推的话!”


“哈哈哈,她还真没把咱俩当外人!瞧那架势,今儿是真要撸着膀子打算把咱俩给吃趴下的。她还真没跟你客气,就把你当地主了哎!”


“你丫的还别说,当时我还真就感觉自己特傻,她在哪儿点菜吧,我这脑袋就搁那儿嗡嗡的。我当时想的就是小时候我看的那电影,我就是那财主,穿一免裆裤,戴一瓜皮帽,就那么傻傻地坐着,净等人家来批斗我了!”


“当时我差点没笑死,瞧她说话那劲,一口一个语气助词,我听着真想煽自己两耳刮子!特别是她把一好端端的‘我’不说成‘我’,还就非得说成‘偶’,象一鼻子里飞进一只苍蝇,上呼吸道堵塞似的!我的天,你要跟这妞过一辈子!?得,你可千万别对人说认识我,我跌不起那粪!”


“算了吧!你还是饶了我吧!跟这娘们过日子,就别说一辈子了,能让我活到结婚一周年纪念那天,就算我烧了高香了!”


“原来你小子不傻啊?还真能分出个好歹来!”


“听你这话的口气,好像不是在夸我吧!?”


“行,有救,你丫还没傻到家,能听出个好坏话来了!不容易!”说完,王小帅摇头晃脑的向前走去。走得如QQ表情里那只含着鲜花逛街的狐狸。


板凳望着王小帅走远,低着头还在想王小帅说自己有救,是个什么意思?没想通,上撵着王小帅问:“你到底是不是夸我呀?”


王小帅把烟卷用手指弹了出去,划出一道很糟糕的弧线,然后一边向前走,一边无边痛心状地小声嘀咕:娘的,说你不是近亲结婚的产物,打死我都不信!


王小帅不理板凳。


板凳朝街面上吼了句:“什么世道?真他妈扯淡!”说完,赶了几步,跟上了王小帅的脚步。路上行人纷纷则目,一脸的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