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后方训练(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严艳组织的民夫们连续奋战了大半月,现在的训练基地倒是初具雏形。该平的地方都平了,该特别加工的地方也特别加工了,基地里还建上了纯木制的几座房子,最外围甚至是插上了木条做的篱笆。

张林将五十多士兵跟成百的青壮民夫们都聚在了一块儿,士兵在前民夫在后的都站好了队。基地建设完毕,看来自己要招上几十个自己的士兵了,毕竟自己帮助汤恩伯训练的侦察兵还是要归建的。

现在是早上八点,武汉七月份的太阳毒辣的照射在士兵们和民夫们的脊梁上,张林在王绍伟跟严艳中尉的陪同下眯着眼睛对士兵后面的民夫进行忽悠。

“徐州会战已经打完了,现在小日本儿正准备向我们武汉进攻。按照现在的势头,小日本儿打进武汉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张林说道,“我也不说什么‘国家有难,你我身为身为中华之国民应该竭力抵抗’之类的大话,就是想让你们看看小日本儿在攻占我领土之后的所作所为。你们都是武汉人,想想你们在家的父母兄弟,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小鬼子想要杀害我们的父兄,想要侮辱我们的姐妹,我们就眼看着他们无耻的所作所为吗?大家都是爷们儿,是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更是家里的守护神,我们能面对凶残的鬼子无所事事吗?”张林慷慨激昂的说道。总的来说效果还是不错,毕竟说的都是关于他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上百民夫群情激昂的看着面前张林的演说。

“要是我的话,我会立马参军。”张林握紧自己的右拳,紧紧的盯着士兵后面的民夫们,“抛却所谓的家国大业,就是想想我们可以为保护我们的亲人、家园而战斗。我想,大家即使死在了对着小鬼子冲锋的路上,那么我想我们也可以在黄泉之下骄傲的拍着自己的胸膛,说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严艳一脸幸福的看着面前背对自己的男人,挥手间尽显自己的男人本色。‘为保护自己的亲人而战’,他可以为保护我而牺牲一切的,严艳甜蜜的想着。

“队长说的好,我现在再为大家补充上几句。”王绍伟走到张林的身边,看了眼民夫后面站定的抱着孩子的老婆,“在我们这支队伍,在平时军饷是按时发放的,可以为自己的家庭带来一定的收入。大家都是穷苦人出身(王绍伟曾经深入到民夫中去了解过他们的家庭情况),家里什么情况我们也清楚,即使不能发放军饷,也能为家里减去一定的负担(当时一个家庭的劳动力过剩,多口人不是多打粮食,而是增加了一张吃饭的嘴)。好了,现在报名参军,想要当兵的都到边上去报名,现在每人先发放五块大洋的安家费。”王绍伟在他老婆漫说庸俗中向后退了几步,士兵后面的民夫们则以同村为单位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

“你还挺能鼓动人的啊。”严艳一脸幸福的盯着张林。

“呵呵,怎么想怎么说。都是乡野村夫,说的太冠冕堂皇了效果不一定很好。”张林自从挨过严艳的绝户脚并与王绍伟激烈探讨之后对严艳充满一种爱并敬畏的感情,果然玫瑰花是带刺的。

“我可以帮你点什么吗?”严艳说道。

“先看看吧,我今天下午到城里去领新兵们的武器装备。你一块跟着吧,老戴有可能看着你的面子多给点什么的。”张林带着严艳来到充满原木香味的木屋里,训练场上的大部分民夫们开始踊跃的报名参军。

来到屋子里后,严艳一把拉住张林,然后有点羞涩的问道,“你……你喜欢我吗?”

“呵呵,开玩笑啊?”张林一惊,女追男让我碰上了?然后一口气儿的噎在那里。

“你?”严艳一听,羞怒而且不知所措的钉在那里。张林知道严艳是在想什么,于是连忙一口气喘过来,对着严艳连忙摆手,“不是,不是的。我喜欢,是非常的喜欢。”

严艳一听,心中豁然高兴起来,终于不用假装淑女了。严艳高兴了一阵之后立马变脸,“你不会是看着我有点用处喜欢我的?让我跟你一块儿去拉装备,你是想占我的便宜。”说完严艳拿出一副超级大的卫生眼仔细的、大胆的盯着张林的眼睛,然后拳头紧攥,做好了一切的战斗准备。

“怎么能会呢?我是真的爱你的,我对你的爱就像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啊。”严艳是宪兵总队出身,她的作战效果应该比王绍伟的老婆王丽要厉害吧,张林战战兢兢的想着。

“听说过没有?黄河花园口被老头子炸开了,现在黄河中游一代都成黄泛区了。”严艳难过的对张林诉说着前两天才听来的新闻,她惊奇的看着张林并没有什么吃惊的样子,“你听说过了?”

“没没。”张林连忙否认。从后世来的张林那不知道老蒋的以水代兵的计策,不管怎么说,张林还是很认同老蒋的这种做法的。再怎么样也给中国军民缓冲的时间,避免了有可能的亡国,倒是便宜了GCD的宣传发展。

“报告!”正在张林、严艳二人想要进一步的谈情说爱的时候,负责今天值日的时小毛敲响了木屋的门。时小毛抬头看了看毒辣的太阳,什么时候把门关的这么严实,也不怕热出病来。

严艳立马从张林的手中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坐端正了。“进来!”张林一听就是时小毛那毛孩子的声音,无奈的让时小毛走了进来。时小毛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然后在差点装在严艳身上时来了个急刹车,“严连长也在这里啊。”时小毛神经超级大条的把手上捧着的花名册捧给张林,“八十二个人,全部是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壮劳力。”

“怎么才这点人?”张林挨个的翻看着花名册上的人名,什么李狗子、王耙子的,一看就是贫苦劳动人民出身。张林在想什么时候自己的忽悠水平这么低了,忽悠了一顿,才忽悠出两个满编排来。

时小毛说,“不少了,我们当兵的那会儿,不是都是抓来的。单凭嘴皮子招到兵的不多,再说才多少民夫啊,几乎让我们挑干净了。”时小毛接着说,“人都招来了,我们穿的不能太乱了吧。”时小毛说的是实话,八十多个民夫穿着便装在军营里很难看,再说新兵数量要多于老兵数量。

“哦,这个我跟你们队长今天下午就去解决,你还有事儿吗?”严艳下着逐客令,本小姐刚刚跟自己的凯子聊的正欢呢,你来打扰我。张林见严艳这么说,便主动的走向里间去更换衣服,这呢子的军装看着好看,但是能热死人,还不如换上就一层破布料的士兵服凉快。

“哦,你们先聊。”经过老兵十几天的谆谆教诲,时小毛终于完全明白张林并不是他们的私有物品,他们的队长还是需要谈恋爱的。时小毛虽是看不上严艳的那副在别人面前的冷兮兮的样子,但是看在队长的面子上还是很听话的把门带上走了出去。

“什么时候去啊?”严艳看着刚从里间走出来的张林,张林已经换好了那身浆洗的发白的黄色士兵服。士兵服上明显的折痕说明张林有洗完一副叠放整齐的习惯,就是那些士兵们也很少有那么做的(当时的年代)。

“现在就去,你不回去换换衣服?”张林看着拿着花名册当扇子的严艳说。

“换,走。”严艳拉着张林往外走,“你来这M山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到我们猎场去玩玩。”张林挑选的训练场边上只有一条小溪,仅仅的支持住士兵们的用水。而严艳的猎场里有M山上唯一的水洼,密集的水网使猎场比训练场要凉快多了。

“那不是没空吗。”刚走上小路,张林二人便感到一阵清凉,看来热的只是那被砍光了大树的训练场。

“没空没空,实际上有空也舍不得你那些士兵。”

“不是啊,我是怕别人说闲话。我倒是想去,可是没理由啊。”张林这么说,严艳便听出什么来,于是一阵的脸红。

“那你现在别跟着去了。”严艳拿眼角看着张林说道。

“别啊,我去成吗。”其实二人现在已经来带猎场的外面。张林忽然觉得眼前传来一阵熟悉感,定睛一看时,只是一个雄壮宽阔的背影一闪就跑出了张林的视野。张林紧攥着严艳的手跑到猎场的大门,大门口还站着恋恋不舍的李丹。

“那人是谁?”张林拿双手使劲儿的摇晃着李丹的两个肩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