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台儿庄大捷与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张宏志先生商榷ZT

看了抗战史专家张宏志的就电影《血战台儿庄》、《铁血昆仑关》给中央写信的内容之后,大为惊讶,一个领着国务院津贴的研究员竟能如此片面割断历史,片面的理解国民党在抗战时期的作用,片面的理解当前社会对抗日战争中那些无数英雄们的丰功伟绩的歌颂。


张的原文如下:

一、有些人醉心于为国民党呐喊,为台儿庄之战、桂南(昆仑关)会战喝彩。在国民党的战争史上,台儿庄之战、桂南会战的真相始终是被隐瞒的。至今已隐瞒了67年了!

看一看国民党战争史是怎样记述台儿庄之战的吧。由蒋纬国主编、34个将领参加撰写的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抗日御侮》第五卷第六款,“徐州会战” 一节之第114页:“台儿庄方面,战区以第二集团军之一部(第三十一师)固守。”仅此18个字。国民党战史回避台儿庄之战,就是说,他们并不认为台儿庄之战是大胜利。试向喝彩者,你们的根据是什么?!


桂南会战(即电影《铁血昆仑关》)国民党以精锐之师27个师25万人去攻日军一个师团一个旅团1.7万人;主攻部队10万人攻击日军一个大队 800人扼守的昆仑关。47天没有攻下来。1940年2月4日战役结束。18天之后,即2月22日,蒋介石在柳州主持台开桂南会战总结会。会上蒋介石给予白崇禧(总指挥)、陈诚(中央监督大员)降薪留职处分。第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上将以下八个将军撤职查办。此事国民党战史一直隐瞒。连蒋介石都感到羞耻的一仗,我们却竭力鼓吹,反衬出唱赞歌者是多么地不知羞耻!


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前夕,1994年10月,陕西广播电视报记者王海安就《血战台儿庄》、《铁血昆仑关》两部电影曾访问过我,访问后,王海安写成《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人民——记抗战史专家张宏志访谈录》,文章定稿后上报中央,并刊于《民情与信访》1995年第一期。随后中央作出决定:《铁血昆仑关》不准上映;《血战台儿庄》今后也不要再演了。现将原访问文章重新打印附上。


三、假如风凰台报导属实,我建议中央再做慎重考虑,请专家对台儿庄之庄和昆仑关之战,进行调查研究。如果我所说的情况属实,这两部电影当然不能上映,应维持中共中央1994年的原决定。决策人应对党负责,对历史负责。不可为了某种需要而亵渎历史!






一、不错,在张先生的《公开信》中第一点的意见所说的是事实。据查在那本《抗日御侮》对台儿庄战役的描述的确只有18个字: “台儿庄方面,战区以第二集团军之一部(第三十一师)固守。”但那只是一部条目式的简史,描述的文字简短精练,不过如此。

此外,台湾方面认为台儿庄之战不是大胜利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第一、蒋桂之间一直存在着很深的矛盾。早在宁汉分裂之后的1927年8月6日,白崇禧就在一次高级军官会议上向蒋介石发难,结果以前敌总指挥、第十军军长王天培被军法处置而告终。接着是汪桂联手第一次逼宫成功、1929蒋桂战争爆发、以区域“自治”抗拒蒋介石的独裁、在“剿共”中各存异心(红军过湘江后顺利过广西境就是明显的例子)、“两广事变”、在湖北、安徽中与CC系的争斗,一直到李宗仁竞选国民政府副总统一职以及1965年李宗仁先生回国。都充分说明了这个事实。

注:蒋桂之间的矛盾在《李宗仁回忆录》以及《全国文史资料汇篇》中均有所记述。

(《李宗仁回忆录》成书于1980年,文史资料中的作者均为晚清、民国、伪满时期政权中的人物,故请阅读者留意当时的政治背景。另黎望树亦著有《李宗仁回忆录批判》不妨参考。)

第二、在台儿庄会战中所有参战部队共同特点是均系非嫡系部队,装备、编制、战斗力都不足。如桂系部队、东北军、西北军、川军等。作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汤恩伯部,4月5日后在李宗仁按韩复榘的先例严惩的严令下才南下投入作战序列的。

第三、由于台儿庄战役仅是徐州会战的一个组成部分(正如平型关大捷只是平型关战役的一部分一样),而徐州会战是以徐州很快的陷落而告终的。而徐州会战的结果对中国的抗战、国际上的影响至为深远。


正因为如此,由蒋介石之子蒋纬国主编的于1979年成书的《抗日御侮》对台儿庄战役能有全面而正确的评论吗?张先生仅据此书对台儿庄战役的描述只有18个字就得出台儿庄之战“他们(应为台湾当局)并不认为台儿庄之战是大胜利。 ”是否太过武断了些?请张先生看看以下的事实。


台儿庄战役,我国参战部队有十多万人,日军的是三万多人,但在装备上敌我双方的相差就非常悬殊,像马匹、重炮、坦克、车辆是根本没有的,据我父亲说,当时的八桂子弟兵每人只发一套卫生衣就出征了,有些甚至连鞋子都没有。 这次战役日军近一万多人被歼灭,我军三万将士为国捐躯。但取得了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以来在正面战场上的第一个大胜利。

李宗仁先生后来回忆说:“台儿庄捷报传出后,举国若狂。京、沪沦陷后,笼罩全国的悲观空气,至此一扫而空……经此一战之后,几成民族复兴的新象征。”如果说这句话可能有些夸大其词,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当时社会的一些评价。

延安的毛泽东说:“每个月打得一个较大的胜仗,如像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注:平型关战役中第八集团军115师歼灭日军800~1000人,事后因联络问题撤离不能及时与友军扩大战果。)

伦敦路透社电讯说:“英军事当局,对于中国津浦线之战局极为注意。最初中国军获胜之消息传来,各方面尚不十分相信,但现已证明日军溃败之讯确为事实……英人心理,渐渐转变,都认为最后胜利当属于中国。”


苏联的《真理报》,英国的《新闻纪事报》、设在上海的《字林西报》,美国的《华盛顿邮报》、《纽约先锋论坛报》、《巴尔的摩太阳报》,法国的《巴黎共和报》等以显著位置刊登这则消息,并发表评论,对中国抗战给以肯定和赞扬。


陈诚曾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们乐观地预测:由于台儿庄战役的获胜,“国际间之视听,将为我艰苦抗战之精神所感动,益能助我而抑制敌人。”

4月7日晚,台儿庄大捷的消息便传遍全国,各地欢庆若狂,纷纷举行祝捷。徐州城“鞭炮声彻夜未停,好像过大年一年”。 “前来慰问祝贺的络绎不绝。徐州街市卖零用物品的商店有不少一发现戴有三十一军(桂系、军长韦云淞)臂章的官兵,就白送不要钱。”


在行都武汉,家家户户更是悬起国旗,重要的街口都挂起 “台儿庄大捷,奠定了第二期抗战的基础”、“庆祝我军在鲁南大捷”等标语的横幅。各报社均分别印发号外,党政机关、各抗敌救亡团体、工厂企业纷纷出动大卡车,上置李宗仁白崇禧的巨幅画像、扩大播音器及军乐队、歌咏队等,周游全市。队伍经过之地区,市民均以鞭炮欢迎,民气极度振奋。傍晚六时在中山公园体育场举行庆祝大会,会后紧接火炬游行,游行人数超过五万以上。

广州、重庆、长沙、郑州等地也都举行了类似的庆典。

全国各界、海外华侨,乃至世界各国同情我国抗战的人士,拍致我军的贺电如雪片飞来。前来参观战绩的中外记者和慰问团也大批涌到。

“台儿庄大捷”成为当时文字、口头、歌咏、美术、戏剧、电影、游行等多种宣传方式的核心内容。


本文内容于 6/27/2009 1:26:01 PM 被党国卫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